魔窟逃生(56)

沈畔東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且說馮大郢的馮士研因為單幹被關了一年兩個月,放回家來,成了當地的大英雄。公社要組織幹部來向他學習,省裡派來記者採訪。馮士研給來者一頓臭駡:「老子被抓時,成了罪人,你們都幸災樂禍。你們為了迎合毛澤東的追隨者,說我是劉、鄧資產階級的追隨者,那時你們為什麼不來向我學習,不來採訪?現在毛澤東的追隨者倒下去了,你們又來迎合有勢力的鄧小平。鄧小平要把經濟搞上去,我搞分田單幹,正是鄧小平所需要的。他為了攏絡人心,坐穩江山,而搞單幹,我是為了農民有碗飯吃而搞單幹。我和鄧小平想得根本就不是一碼事。鄧小平想利用我為他歌功頌德,為他當吹鼓手,辦不到。如果你們認為我是有良知的人,就拋掉你們搖頭擺尾的狗奴才像,把我所說的話,登在報刊上,用電台播出來。如果你們沒有這個膽量,都給我滾開!去做你們的哈巴狗!」

從此,馮大郢的幹部學習、記者採訪,消聲滅跡。而遠離馮大郢300里的鳳陽小崗村,卻成了共產黨大肆宣揚的對象。這個小崗村,搞分田單幹在馮大郢後一年多。農村有一句俗話叫做「鬼頭把戲。」共產黨慣用的「鬼頭把戲」辦法,把他們分田單幹如何神祕,如何不怕風險,又是共同訂立的條約,每人蓋上私章,按上手印,拿出來展示。好一個有膽識的小崗村人呀!令你佩服不已,又顯示了廣大人民對鄧小平搞單幹的迫切願望。鄧小平多得人心啊!

安徽鳳陽的小崗村,成了全國學習的榜樣,這些固然是好事。可是這一學習,又給人產生對它的可信度。正如毛澤東時「農業學大寨」,大小幹部都去親眼參觀過,到頭來卻是共產黨製造出來的「偽劣產品」,越學人越窮。那時是強迫學的,現在的「個人承包責任制」都是自願的。儘管農村的既得利益者的幹部們,用種種藉口不讓單幹,但也擋不住受壓迫的廣大農民抗爭。由於幹部們的阻撓,分出的責任田極不合理,所以又產生了分田後許多糾紛。這是馮大郢分田後所沒有的,馮士郢是根據大家提的意見,得到大多數人同意的。訂出的條約,大家無法不遵守,產生不了糾紛。

儘管其他生產隊,單幹後糾紛不斷,但農產品的產量還是大增。農民除了豐衣足食,手裡有了錢,就向更高要求發展。他們拆掉幾十年搖搖欲墜的稻草棚,蓋起了磚瓦房,農村出現了一片繁榮景象。由於農村向市場經濟先走一步,國有企業還按計劃經濟的老辦法,與農村的經濟不配套,農民多收的糧食無處賣,只得賣給國有糧站,糧站的倉容不夠,現金又跟不上,又加上糧站的收購人員懶散慣了,就用打白條、壓級壓價的辦法,來消極抵制收購。

話說肥東縣路口鄉有一農民高習強,他看人家磚瓦房都蓋了起來,看著自家幾千斤稻子賣不出去,好生著急。於是他寫封信向他在部隊官到師級的哥哥訴苦。哥哥找到一位戰友,託他把這封信轉到安徽省委書記萬裡手裡。大抓糧食的萬里,見信大發雷霆,糧食生產,抓出的糧食竟然沒人要。派他手下配上記者去路口糧站調查。並直接向高習強瞭解情況。糧站頭頭見省裡來人,哪敢壓級壓價打白條,只得及時付現金。收購一天,記者一走,他們又打起白條來了。過了幾天,記者又來到高習強家,瞭解收購落實情況。高習強只是乾笑。記者先後去了他家七趟。高習強的糧食賣光了,連他親戚的糧食也冒充是高習強的賣了,可是其他人的糧食照樣賣不掉。

農民蓬勃發展的經濟開始受阻。幹部們,特別是城市裡的幹部們反以為農民富的「滴油」,又產生了「紅眼病」,開始向農民勒索,農民的負擔逐漸加重。(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抓修正主義,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之風,席捲全國。上至國家主席,省、縣一二把手,下至公社,大隊,都成了修正主義,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農村貧下中農的革命造反派,大的抓不到就抓小的
  • 約離馮影勤二十來米時,突然一聲巨響,馮影勤被炸得粉碎,飛向天空,四散飄落下來。造反派們嚇得爬在地上,不敢抬頭。泥土落定,如烏龜般的人頭,紛紛翹起了起來
  • 劉少奇被打倒了,紅衛兵對毛澤東來說,已沒有利用價值了。於是毛澤東又來個「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運動。把城市沒有上過一天課的中學生,也列入「知青」行列,強行放到閉塞的農村去。
  • 馮影勤在茶壺山上又打開收音機:「這裡是英國BBC廣播電台,中央消息,中共第二號人物,毛澤東的接班人,林彪,墜機身亡,死在溫都爾汗。」馮影勤聽到這個消息,十分震驚。
  • 被魔鬼纏昏了頭的人民,哪能一時醒悟過來。毛澤東死後,一時間全國各地,哭聲慟天,如同沒有毛澤東天就要塌下來,大禍就要臨頭一般,可見毛澤東「造神」的力量。
  • 他一時功勞顯著,共產黨正準備培養他先入黨後提幹時,他突然接到一封家信,家裡餓死了五個人,全村餓死七十四個人,這如炸雷一般的噩耗,把他炸醒,他再也不傻了,他想起土改、鎮反、反右、大躍進等等共產黨的累累罪刑。
  • 婦人看了看田思元驚道「哎呀!恩人,你們真的不是神仙呀!我找你們找得好苦啊!快請到我家坐。」
    田思元隨婦人進了她家。還是那個房子,卻整齊、乾淨,有生氣多了。
  • 樹碑的機會終於來了,毛澤東死後,不久他的接班人華國鋒下台,共產黨開始清算文化大革命,為四類分子摘掉帽子,一時間中國沒有了反革命。樹碑不會定為「反革命」了。
  • 一九八二年,清明時節,從遠處回家祭祖的人絡繹不絕。小東山頂上沒有墳墓,卻有一個老婦,一個中年男子和一個約十歲左右的小孩,跪在一棵大樹下磕頭。此時又上來三個人
  • 馮士民說太好了,他們有說有笑走在彎彎曲曲的羊腸小徑上,拐過一個山角,側面突然有一女人說道:「小鳳!只顧自己走,你怎麼不把客人行李拿著。」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