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57)

沈畔東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馮大郢的馮士研,看透了官僚們的心態,為了避開他們的敲榨,他拋棄農產品的生產,搞起水產品來了。他利用靠近巢湖水源的優越條件,把農田改成池塘,養起魚鱉蝦蟹來了。待魚長成,他把池塘裡的大魚網起出售,所得竟比安種農作物收入高出幾倍。在出售鮮魚期間,發現市場上的老鱉價格猛漲,而且不是以前號稱的「筆桿黃鱔,馬蹄鱉。」那時的老財們認為小鱉魚肉嫩,小鱉價高,又好出售。現在不同了,按重量計算,越是體重,價格越高。每斤竟然高達二三十元。平民百姓未見問津,多被一些魚販子收去。馮士研心想,看來還有比本地價格更高的。於是他帶了三隻個大體重老鱉南下,去瞭解市面行情。三日後,來到廣州白雲菜市場,選了一個空位,揭開小魚簍蓋,等待買主。一買菜老者,一見老鱉,眼睛一亮,也不問價格就要買一隻。馮士研問道:「老先生,你還沒有問價,知道這只老鱉值多少錢嗎」?老者答道:「這隻不過兩斤重,給你四百元行嗎」?馮士研一驚:「此處每斤200元」?!他萬萬沒有想到有如此高價。便又平和地說道:「老先生,就按每斤200元,你也得給七百元。」老者驚喜道:「這老鱉有3斤半重」?!他連忙掏出700元給了馮士研。老者帶著占了一個大便宜的喜悅,笑嘻嘻地走了。人們一見老者的老鱉,都擠到馮士研的魚簍邊,搶購餘下的兩隻。他的三隻老鱉賣掉,竟然得兩千多元。他在驚歎中,只見一個中年男子拍著他的肩膀說:「你老兄,是初次來廣州吧」?

馮士研向這位地道的廣州腔回道:「是的,來此處看看行情。」

「有這種看行情的嗎?價格由買主定。你的三隻老鱉就少賣八百元。」

「難道每斤能賣250元」?

「一點不錯,價格還在上漲。」

「我就不明白,此處甲魚價格為何這樣高」?

「現在癌症不是無藥可醫嗎?傳說甲魚能防治此病,會用腦的人就發明一種用甲魚做成的叫『中華鱉精』口服液,於是甲魚用量大增,價格自然也就大增。」

「啊!原來如此,請問兄長尊姓大名?我沒有做過生意,你們廣州人歷來經商,有經驗,請您多給我指教。」

「我叫孫利來,長期在這菜市場疊買疊賣,對行情瞭若指掌。聽你口音,好似安徽合肥人。你要想把四千里外的甲魚運到這裡來,要先瞭解這趕時髦的當天行情,才能保證你有盈利。稍為把握不好,就要虧本。」

「您講得很有道理。我叫馮士研,確是住在合肥郊外,請您告訴我,怎麼個聯繫法?」

孫利來掏出一張名片,給馮士研說:「你如信得過我,你回去按這上面打電話和我聯繫。」

馮士研還是第一次看到這個小「玩意」,只見上面標明,孫利來,是市場的聯絡員,有電話號碼及住址。忙說:「謝謝,謝謝,麻煩你了,我們以後多多聯繫。」

「不用謝,以後或許有請你幫忙的時候。」

「需要我時,我會在所不辭。」

馮士研回來後,每晚去郵局打電話給孫利來。他掌握廣州甲魚價格,第二天天一亮,就去集市收購。他先是乘火車,後來得知准許乘飛機。來回三天就可一趟,而且每斤漲到300元。每趟100斤,幾個月後,就賺了幾十萬元。甲魚收穫期過,馮士研不忘孫利來給他的説明,給孫利來五萬元,以表謝意,孫利來堅決不收,並表示都是生意場上的人,互相幫助,情意為重。只要求他回去幫助他瞭解一下,合肥的摩托車行情。馮士研滿口答應。

馮士研回到合肥,不見出售摩托車的商店。沒有銷售,哪知價格。他又來到市百貨大樓,卻見大門前停放兩輛新摩托。但不見車主,他只得在車旁轉悠,等待車主到來。一會只見一青年拿著鑰匙,插進點火開關鎖孔。他忙上前問道:「請問小大哥,我想買輛像你這樣的摩托車,不知從何處買到?」

只見這個小夥對他上下打量,看他的年齡與穿著都不像是騎摩托車的人。馮士研忙說:「是朋友請我買的。」

小青年笑道:「我說呢。我這摩托車來路可就遠了,是從溫州買來的,搞到家共花去八千元。有人出我一萬,我可不賣,自己享受。」

馮士研隨即打電話給孫利來,告訴了這一資訊。(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約離馮影勤二十來米時,突然一聲巨響,馮影勤被炸得粉碎,飛向天空,四散飄落下來。造反派們嚇得爬在地上,不敢抬頭。泥土落定,如烏龜般的人頭,紛紛翹起了起來
  • 劉少奇被打倒了,紅衛兵對毛澤東來說,已沒有利用價值了。於是毛澤東又來個「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運動。把城市沒有上過一天課的中學生,也列入「知青」行列,強行放到閉塞的農村去。
  • 馮影勤在茶壺山上又打開收音機:「這裡是英國BBC廣播電台,中央消息,中共第二號人物,毛澤東的接班人,林彪,墜機身亡,死在溫都爾汗。」馮影勤聽到這個消息,十分震驚。
  • 被魔鬼纏昏了頭的人民,哪能一時醒悟過來。毛澤東死後,一時間全國各地,哭聲慟天,如同沒有毛澤東天就要塌下來,大禍就要臨頭一般,可見毛澤東「造神」的力量。
  • 他一時功勞顯著,共產黨正準備培養他先入黨後提幹時,他突然接到一封家信,家裡餓死了五個人,全村餓死七十四個人,這如炸雷一般的噩耗,把他炸醒,他再也不傻了,他想起土改、鎮反、反右、大躍進等等共產黨的累累罪刑。
  • 婦人看了看田思元驚道「哎呀!恩人,你們真的不是神仙呀!我找你們找得好苦啊!快請到我家坐。」
    田思元隨婦人進了她家。還是那個房子,卻整齊、乾淨,有生氣多了。
  • 樹碑的機會終於來了,毛澤東死後,不久他的接班人華國鋒下台,共產黨開始清算文化大革命,為四類分子摘掉帽子,一時間中國沒有了反革命。樹碑不會定為「反革命」了。
  • 一九八二年,清明時節,從遠處回家祭祖的人絡繹不絕。小東山頂上沒有墳墓,卻有一個老婦,一個中年男子和一個約十歲左右的小孩,跪在一棵大樹下磕頭。此時又上來三個人
  • 馮士民說太好了,他們有說有笑走在彎彎曲曲的羊腸小徑上,拐過一個山角,側面突然有一女人說道:「小鳳!只顧自己走,你怎麼不把客人行李拿著。」
  • 女子走到榆樹下,見一老者閉目養神,與相約者無異,便開口說出暗語:大叔有波無浪。老者回道:大姐雙口難辯。他倆對上暗語,都很高興,齊聲說道:「我們快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