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60)

沈畔東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也有些中年男女,為了子女上學、婚嫁的費用,想方設法去賺錢。如賣大餅、瓜籽等等一些不顯眼的小生意。一天也能賺他二三十元,如果順當,每月能掙七八百元。正是這些人能夠買起摩托車。一貫高人一等的工薪階層,卻無經濟能力。此時教授們的月工資不過二百多元,竟然不如一個賣燒餅的村婦收入。那些僵化了的所謂知識分子們,憤憤不平,可是一些如奴隸一般的農民,窮困潦倒,現在讓他們走出監獄般的生產隊,做起生意,成了萬元戶,賣起摩托車,真是揚眉吐氣。

北京市郊有一青年,父親被定為富農,在那受辱的年代,窮困潦倒,更談不上娶老婆。在他鄰村有一地主女兒,與他年齡相仿,雖互有愛慕之心,卻無錢婚嫁。毛澤東一死,這個青年走出牢籠,到各地販運貨物,賺了數萬元,成了村裡的萬元戶。臘月初來到合肥,他準備做完最後一筆生意,回家過年,向他愛慕的人求婚。做完生意,已是臘月二十四,聽說青雲樓有賣進口摩托車,他很驚喜,這是求婚的好工具,又是好禮物。於是他來到青雲樓下,買了一輛,卻沒有料到,用火車托運到北京,要到正月完才能到達,這正是錯過春節期間向女友求愛的好時機。不行!一定要在春節前趕到家。於是他騎著摩托車來到老鄉處,請他想辦法。老鄉正準備回家,苦於火車票難買。老鄉說:「不如我倆騎摩托車回家。」
這青年甚喜道:「只怕辛苦你了。」

他倆料理完事,去加油站加油,加油站卻要油票,方給加油,他倆傻眼了。沒有汽油,如何能到達離此兩千里的路程。無奈他倆向加油站求情,說了許多好話,方准用高價把油箱加滿。這點油僅夠跑一百公里。老天爺也不照顧,下起了鵝毛大雪。他倆冒著紛飛大雪,沿途所到加油站,進去求情買油,都一無所獲。來到一縣城,見一汽車隊,他倆進去,請求主辦會計高抬貴手,會計說他們是國營單位,不對外出售。會計見他們滿身是雪,給他出了一個主意說:「西邊有一家,有私人汽車,此人姓葛,他心軟,你們去求他,看看他能否賣給你一些。」

他倆來到一破屋處,見一老者躬身求道:「葛老伯,我們新買的摩托車,沒有汽油,回家過年心切,無法趕到北京,請老伯幫幫忙,賣點汽油給我們。」

葛老頭見他們雪人一般,忙讓他們進屋。見摩托車上掛著四個空塑膠桶,能容納200斤,為難道:「我也是求爺爺拜奶奶買來的汽油,如果給你們,我家的貨車就不能跑了。」

「請您老隨便給多少,我都感謝不盡。價格再高,我們都照給。」

「今天是臘月二十五,看來你們家人都在望你們回家過年,我不忍心你們回不去,我的油箱全給你們,只夠你們裝滿一桶,如不嫌少,把桶拿來吧。」

他倆謝聲不斷,取下一隻塑膠桶。葛老頭把大油桶抽空,也沒有把塑膠桶裝滿,只有四十六斤,小青年忙掏出一百元,連聲說謝謝,轉身就走。葛老頭忙拉住小青年說:「你給錢多了,我買的雖是高價油,每斤也只是一元,哪能多收你五十元呢。」

小青年堅持不要,那個葛老頭固執。兩青年跨上摩托車,只見他們飛馳而去,逐漸消失在雪海中,葛老頭深為感歎!(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被魔鬼纏昏了頭的人民,哪能一時醒悟過來。毛澤東死後,一時間全國各地,哭聲慟天,如同沒有毛澤東天就要塌下來,大禍就要臨頭一般,可見毛澤東「造神」的力量。
  • 他一時功勞顯著,共產黨正準備培養他先入黨後提幹時,他突然接到一封家信,家裡餓死了五個人,全村餓死七十四個人,這如炸雷一般的噩耗,把他炸醒,他再也不傻了,他想起土改、鎮反、反右、大躍進等等共產黨的累累罪刑。
  • 婦人看了看田思元驚道「哎呀!恩人,你們真的不是神仙呀!我找你們找得好苦啊!快請到我家坐。」
    田思元隨婦人進了她家。還是那個房子,卻整齊、乾淨,有生氣多了。
  • 樹碑的機會終於來了,毛澤東死後,不久他的接班人華國鋒下台,共產黨開始清算文化大革命,為四類分子摘掉帽子,一時間中國沒有了反革命。樹碑不會定為「反革命」了。
  • 一九八二年,清明時節,從遠處回家祭祖的人絡繹不絕。小東山頂上沒有墳墓,卻有一個老婦,一個中年男子和一個約十歲左右的小孩,跪在一棵大樹下磕頭。此時又上來三個人
  • 馮士民說太好了,他們有說有笑走在彎彎曲曲的羊腸小徑上,拐過一個山角,側面突然有一女人說道:「小鳳!只顧自己走,你怎麼不把客人行李拿著。」
  • 女子走到榆樹下,見一老者閉目養神,與相約者無異,便開口說出暗語:大叔有波無浪。老者回道:大姐雙口難辯。他倆對上暗語,都很高興,齊聲說道:「我們快走!」
  • 他們把馮士民給的五百元作為生命支柱,不是萬不得已,不輕易花一分錢。一天餓得實在招架不住,又到集鎮買吃,卻買不到了,個個飯店關門閉戶,市場沒有任何交易。可是大路小路卻人來人往,川流不息,這是怎麼回事?
  • 余波暗驚:五七年豬肉每斤只賣五毛四,豬肉一貫比雞貴,他的兩隻雞相當一個肥豬價錢了。城市肉食都如此緊張,可見農村生活更苦了。
  • 馮士民四人,來到八家濱馮大郢,不料迎接他們的竟是二十多年未見面的弟弟馮士青。馮士青見到哥嫂到不十分意外,使他驚訝的是呂翠雲,呂翠雲明明死在河裡,怎麼又活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