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61)

沈畔東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一九八九年的年初八,馮士研和他的工作人員,就開門營業。被交警攔住,要查看貨物發票。會計拿出發票給他查看,只見發票上有中國進出口公司,另加王兵印章。交警不解道:「有公司印章就夠了,為何要加個王兵?」

孫利來笑道:「小夥子,你閱世不深,不知其中奧妙。公司印章不起大作用的,真正能嚇唬人的就是王兵名字。你可知道這王兵是劉大人戰友家的子弟加親戚。你一不小心,被撤了職,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這位交警大驚連說:「快走,快走!」

孫利來暗地沉思:自販運摩托車以來,交警們都用敬佩的眼光目送我們,從未查過。這次查車,看來風頭有點不對。近來又傳言盛起:「有錢買不到東西了。」於是搶購物資風行,尤其是日用品,竟有人搶購的肥皂,夠十年使用。搶購風對於摩托車生意,只有好處,毫無影響,只怕此生意做不長久,可要謹慎行事。

二十天後,孫利來又來到廣州龍潭村大院,開了八十輛摩托車發票,付了款,拿著提貨單,不去取貨,卻去買了兩瓶茅台酒,來到車庫,見到發貨員便笑著說:「老弟辛苦了,承你多方幫忙,給你兩瓶酒喝喝,以表謝意。」

發貨員笑道:「孫大哥,為我們做了許多生意,我應該感謝你才是。」

「多做你們生意,是你們方便的結果,以後還請多多方便。」

「好說,好說」發貨員說著把茅台酒放進櫃裡。

孫利來拿出取貨單,發貨員看了數字問道:「這次怎麼少了二十輛?」

「還欠20輛款未到,要等四五個小時,請老弟還按100輛發貨。」

發貨員作難道:「這恐怕不行,一旦王兵知道,我可要倒大黴了。」

孫利來說:「我們兄弟夥處了這麼長時間,難道你還不相信我。幾個小時的事情,你都不敢承擔,你怎麼能做大事」!

發貨員被他這一激,硬著頭皮,給他裝了100輛。

車出大院,走了幾百米,迎面來了一輛轎車,車內坐著王兵。他們都是老熟人,雙方都停下車,互相客套一番。王兵開口道:「孫兄,您好,今天又是100輛?」

孫說:「下次就不是100輛了,可能是幾百輛。」

「好,好,我一定滿足你的需求,路上走好。」王兵的轎車繞過了孫利來的貨車,開向大院。他下了車,來到倉庫,見到庫內竟然還有七八百輛,他對發貨員歎道:「都要照孫利來這樣的客戶,也不用為這些存貨擔心了。」

發貨員一見王兵,就心慌意亂,生怕被他發現多發貨的事。哪知王兵坐下不走,喝起茶來,伸了一個懶腰說:「你把孫利來所有的提貨單,拿來給我看看,他總共從我們這裡買了多少輛?」

發貨員如大禍臨頭,抖動著手,拿出了提貨單。王兵見他有點異樣,看了他一眼,他這一眼,反而使他鎮定了下來:「反正就這大事了,任他處置吧!」

王兵看完發票,數了數張數說:「老孫是我們的最大買主,每次都是100輛」說著他瞟了一眼提貨單,上面的一張竟是80輛,而且就是今天。他疑惑起來:「我剛才看到明明是一車貨,怎麼是80輛,難道……怪不得發貨員有點異樣。」便問道:「你今天發給他多少貨」?!

發貨員理直氣壯地回答道:「一百輛。」

王兵把桌子一拍:「你好大膽,竟敢私地多發貨給人,你想沒想到後果嗎」?!

「想過了。」

「想過為什麼多發?」

「想過既然為你工作,就要為你分憂解難。你不是急需把這些貨脫手嗎?孫利來還差幾個小時,就把錢送來,不能為四萬元,就把這位大買主得罪了。為了你的利益,我擔了這次風險,如果他在五六個小時內,不送錢來,我甘願受你處置。」

「怎麼處置?!四萬元,你能賠起嗎?趕快去把我追回來。」(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他一時功勞顯著,共產黨正準備培養他先入黨後提幹時,他突然接到一封家信,家裡餓死了五個人,全村餓死七十四個人,這如炸雷一般的噩耗,把他炸醒,他再也不傻了,他想起土改、鎮反、反右、大躍進等等共產黨的累累罪刑。
  • 婦人看了看田思元驚道「哎呀!恩人,你們真的不是神仙呀!我找你們找得好苦啊!快請到我家坐。」
    田思元隨婦人進了她家。還是那個房子,卻整齊、乾淨,有生氣多了。
  • 樹碑的機會終於來了,毛澤東死後,不久他的接班人華國鋒下台,共產黨開始清算文化大革命,為四類分子摘掉帽子,一時間中國沒有了反革命。樹碑不會定為「反革命」了。
  • 一九八二年,清明時節,從遠處回家祭祖的人絡繹不絕。小東山頂上沒有墳墓,卻有一個老婦,一個中年男子和一個約十歲左右的小孩,跪在一棵大樹下磕頭。此時又上來三個人
  • 馮士民說太好了,他們有說有笑走在彎彎曲曲的羊腸小徑上,拐過一個山角,側面突然有一女人說道:「小鳳!只顧自己走,你怎麼不把客人行李拿著。」
  • 女子走到榆樹下,見一老者閉目養神,與相約者無異,便開口說出暗語:大叔有波無浪。老者回道:大姐雙口難辯。他倆對上暗語,都很高興,齊聲說道:「我們快走!」
  • 他們把馮士民給的五百元作為生命支柱,不是萬不得已,不輕易花一分錢。一天餓得實在招架不住,又到集鎮買吃,卻買不到了,個個飯店關門閉戶,市場沒有任何交易。可是大路小路卻人來人往,川流不息,這是怎麼回事?
  • 余波暗驚:五七年豬肉每斤只賣五毛四,豬肉一貫比雞貴,他的兩隻雞相當一個肥豬價錢了。城市肉食都如此緊張,可見農村生活更苦了。
  • 馮士民四人,來到八家濱馮大郢,不料迎接他們的竟是二十多年未見面的弟弟馮士青。馮士青見到哥嫂到不十分意外,使他驚訝的是呂翠雲,呂翠雲明明死在河裡,怎麼又活了。
  • 馮士民夫婦死裡逃生,自那天晚上,從小東山西村逃到馮照陽大伯家,按爺爺吩咐,在家閉門讀書,第二年考上巢湖的高中。他們的一切都為了逃往國外做準備。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