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34)

沈畔東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話說歐陽化成一家和馮士青,五九年秋後逃離家鄉,來到江西南昌,卻沒有料到南昌是省會,為不影響市容,不讓遊民在市內。他們只得無目的地四處行乞,雖然難以討到飯,卻可以拿錢買到。六零年夏末,他們來到鄱陽湖邊,湖水清澈見底,他們多日沒有洗過澡,於是脫掉衣服,下到水裡。馮士青和歐陽化成的兩個兒子在水裡戲耍,大兒子在水中抓到一個小東西,拿出水面,見是一隻大蝦子。馮士青在水裡也摸了起來,竟然也被他捉了一隻。歐陽化成見到用手都能抓到蝦子,可見湖裡的蝦子很多。他說:「如果能捕獲到大量的蝦子,賣出去也能維持生活。」

馮士青說:「我大伯在巢湖就釣蝦子。」

歐陽化成忙問:「你見到他是怎麼釣的嗎?」

「沒有見過,我倒見過他的釣蝦工具,是用一塊很稀的,像蚊帳一樣,黃不黃白不白的像麻織成的布,做成正方形,再用兩根和正方形對角一樣長的竹片,把兩根竹片捆紮成十字形,再把麻布四個角,分別捆紮在竹片四個頂端,在竹片中拴上一根小繩,小繩另一端拴上約一人長的一根竹根,這就是釣魚工具。怎樣放到水裡釣蝦,我沒有看見過。」

歐陽化成說:「對!把網放在水裡,等蝦進網,拿起竹杆,往上一提,蝦子在網裡跑不掉了。我們不妨試一試。」

歐陽化成到就近的小鎮上,買來五尺麻紗布,首先做成一個邊長二尺的蝦網,放到水裡,等了十幾分鐘,拿起竹杆,往上一提,不見一隻蝦子,這是怎麼回事?蝦子為什麼要自投羅網呢?必有吸引它的東西,只有吃食能吸引它。於是他扳了一塊乾餅放到網裡,等了一會,提上網來,果見幾隻蝦子在網內亂蹦亂跳。孩子們一見手舞足蹈:「成功了,成功了!」

歐陽化成把剩下的麻紗布,共做成五個蝦網,可問題又來了,有的網不但沒有蝦,連乾餅也不見了。看來乾餅被蝦子吃了,或被蝦子抬走了。歐陽化成又想出一個辦法來:他把乾餅加上一塊小石頭,用一小塊布包紮在一起,放在網裡,這樣蝦子只嗅到乾餅,既吃不到,又抬不動。把網放在水裡,果然生效,個個網裡都有蝦子,放的時間越長,蝦子越多。半天時間,居然釣到兩斤多蝦子。

歐陽化成又做了三十只網。一次他偶然在醬坊店,見用碎米烤成,粉碎了的五香渣麵,老遠就能嗅到它的香味,他買了一斤,如法炮製,放在網裡,釣的蝦子更多。一天能釣到二十餘斤,他把這些蝦子賣掉,可保五個人吃飯錢還綽綽有餘。

一天歐陽化成在小鎮上賣蝦,有個飯店的採購員,對他說:「你的蝦子要是放在冬天,還能賣出好價錢,可惜你養不活到冬天。」

「這麼說冬天釣不到蝦子?」

「那當然。你釣蝦還不知道?看來你還是初幹這一行,不但冬天釣不到,現在白天也難釣到,夜晚最多。」

「你這位老表,看來還是釣蝦老手。」

「哪裡,哪裡,我買菜時,聽賣蝦人說的。釣蝦是很辛苦的。」

「辛苦倒不怕,只怕冬天又沒有錢吃飯了。」

「聽你口音,像是安徽人。據說安徽人在景德鎮的最多……」

歐陽化成聽了採購員一番話,他回到湖邊,改成白天休息,夜晚釣蝦。夜晚竟比白天多釣三倍。幾個月下來,賣蝦的錢,除了吃用,還餘下七八十元。

天氣一天比一天冷了起來,蝦子也釣不到了。歐陽化成把釣具丟在一個社員家,又帶著妻子孩子,一路行乞,走了二十幾天,到達景德鎮西南的一個小鎮。進了一家飯店,買了幾碗稀飯吃了,見店員還比較溫和,中午五人又回來買飯吃。吃完飯,夫妻倆唉聲歎氣:「這樣下去,再找不到工做,真要餓死了。」(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馮士青確認抱住自己的是親伯父了,淚水止不住流了下來:「士民哥哥和嫂嫂都死了。」說著從袋裡掏出書信。馮照陽大驚,連忙接過書信來看,看完書信,又驚又喜,掏出火柴,把書信燒了。
  • 二孫兒士青匆匆走了進來,馮影勤眼睛一亮,走到後院,士青隨爺爺身後,爺孫倆耳語一陣,士青走出大門,繞到屋後去了。馮影勤開了自己臥室門鎖,對士民夫婦耳語了幾句
  • 右派分子還不如地主、富農、反革命被一槍打死利索。他們活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連豬狗都不如了。看來共產黨不喜歡富人,也不喜歡文人,按說它是喜歡窮人的
  • 經過參觀學習,取得了經驗,有人放起了更大的衛星——畝產小麥十五萬斤。這才叫「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他們竟能把一萬斤的小麥,變成十五座糧囤,讓人來參觀。
  • 吹牛、假話不給戴帽子,講實話卻有帽子戴,這頂帽子取名曰:「右傾分子。」你要是戴上這頂帽子,將壓得你一生直不起腰。
  • 檢查團來了,為體現共產主義的優越性,他們命令各生產的食堂不得停火。沒有糧食能不停火嗎?戰爭年代為共產黨積累了的經驗,在檢查團的帶領下,幹部們挨家挨戶搜糧食。
  • 既然能偷到,何不拿家裡來煮熟吃呢,而要吃生的呢?這都是因為有血的教訓,人們才不得不這樣做。你如果拿家裡來煮,必然要冒煙,煙塵是蓋不住的,一旦被檢查團發現,不但食物全部沒收,還要捆綁起來遊鄉示眾
  • 馮影勤補了票,看了看對面那位,已不睡在原來的座位上,竟睡在自己的屁股底下。查票人沒有看到他,沒有查他票。隔著走廊右邊的一位,衣著整齊,他面對台桌上的書,一本正經地看著
  • 只見一個在此時可算是胖乎乎,約十歲左右的小男孩子,手握拖把,在擦地板。他年齡雖小,衣服破爛,擦地板卻很利索,顯得很有力氣。他明顯不是服務員,為何擦地板這樣賣力?」
  • 小寶不但幫炊事員幹活,車上所有服務員,他只要能幫上忙的,就搶著去幹,車上人都喜歡他了。尤其是那賣飯的兩個阿姨,車廂裡只要是能吃的東西,都拾到飯車裡帶給他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