撼世預言 即將到來(4)

  人氣: 23
【字號】    
   標籤: tags: ,

  1944年初,中國遠征軍和駐印軍在滇緬邊境、即緬北進行反攻,全殲日軍兩個師團,重創日軍兩個師。同年春月,我為打通中印公路,始以駐印軍指揮官鄭洞國率新一軍、新六軍反攻緬北,越崇山峻嶺,進擊新平洋,與日軍戰于太白家。3月5日,克孟關,後又克孟拱,密支那,發動滇西攻勢策應駐印軍作戰。同時,遠征軍司令長官衛立煌亦指揮五個軍強渡怒江,發動滇西攻勢,策應駐印軍作戰,疊克日軍堅固據點龍陵、騰衡,直搗畹町。至1945年1月27日我滇西軍與駐印軍會師芒友,完全打通中印公路,旋協同盟軍收復了緬北。

  1945年後,針對日軍欲確保平漢南段交通,破壞我陝南豫西空軍基地的陰謀,我第五戰區和第一戰區在與日多次激戰、逐次消滅日軍後,又協力反攻,先後收復南彰、襄陽、樊陽,反攻老河口,既擊潰由鄂北前進的日軍,又於西峽口、長水鎮各地阻擊了豫南日軍的西進。作戰七十二天(3月21日至5月31日),斃敵一萬五千七百六十人。之後,湘桂的日軍為鞏固湘桂和堵死粵漢路交通,並作阻止我反攻準備,竟於全縣、東安、邵陽、湘潭各地集結八萬兵力,於1945年4月初分兵三路進犯湘西。我第四方面軍王耀部遂于武崗、江口、新化一帶予敵以堅決抵抗,並挫日軍於雪峰山。第十集團軍王敬久部則于寧鄉、益陽一帶阻擊由湘潭前進的日軍,牽制其行動。第三方面軍湯恩伯部則進出武陽關攻擊日軍側背,並於5月8日在我空軍支援下造成鉗形攻勢,將日軍分別包圍,予以殲滅。日軍經湘西會戰的挫敗,遂一蹶不振。是時,盟軍已攻佔琉璜琉球群島,日本本土日形危急,蔣介石乃下令開始東南戰場的反攻。張發奎的第二方面軍出都陽山脈,奪取邕寧;湯恩伯的第三方面軍一部沿柳宜路直取柳州,主力沿桂穗路越城嶺山脈攻略桂林,日軍望風披靡。我軍乃於5月27日克邕寧,繼之收復柳州、桂林諸重鎮,向東南收復失地七百餘公里。不數月後,日本終於無條件投降,中國終於戰勝其侵略。由中華民國政府、中國國民黨和蔣介石所堅持領導的、長達十四年之艱苦卓絕的偉大衛國戰爭,終於成為我民族歷史和世界歷史上的驕傲!

  1989年以後,正處於全面歷史反思中的中國大陸學者們終於開始放膽說道:“蔣介石自始至終地堅持抗戰,廣大國民黨愛國官兵是熱血抗戰,前仆後繼,給日軍的進犯以極大的消耗,直至爭取抗戰的勝利……在抵抗外來侵略者的民族戰爭的戰場上,這些國民黨官兵的有血氣的表現,是可敬可佩的……在中華民族抵禦外侮的歷史上,鮮有前例……”

  歷史的事實是,蔣介石不但自始至終地堅持抗戰,而且自始至終都在頑強地領導著抗戰。他總是親臨前線英勇沉毅,最後撤退以身效行,甚至數次險被敵人所害的事蹟,實已使今日的中國大陸人民感慨萬端。1993年,由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大學出版社出版的《國民黨 ——一九三七》一書,和在中國大陸出版的其他國民黨抗戰研究著作,已經對他作為一個民族英雄的偉大精神和英勇行為,予以了甚為大膽的歌頌。

  易勞逸先生,以及戰後所有歷史學家們都不會、更不曾想到的是,在中國大陸,將“國民黨人對日本侵略的抵抗作為一篇大無畏之英雄史詩來予以歌頌”的日子,不僅已經來臨,而且近年來,在中國大陸,越來越廣泛和越來越深刻地歌頌國民黨、蔣介石及其軍隊堅持英勇抗戰之著述與作品的大量出現,早已將中國大陸人民的歷史反思引向了深入,並將之推向了對中華民國之整個歷史進行再認識和再認定的更高階段。

  然而,令人痛心的卻是,曾堅持長期英勇抗戰的國民黨官兵們,雖然戰死者已矣,其中的倖存者和負傷者,其絕大多數竟於1949年以後,成了中共統治下的“歷史反革命分子”。他們或被處以極刑,或被判刑、關押、勞改、勞教,或被管押、即在家鄉被強迫勞動,並且蔭及子孫“永世不得翻身”。在打內戰的共產黨是革命的,打外戰的國民黨卻是反革命之史無前例的黑暗時代,他們的萬古奇冤是永遠也無處可以訴說的。
  但是,歷史與人民還是永遠地記住了他們。

(六)是血寫的歷史不是墨寫的謊言

我們看看國民黨蔣介石所領導的這一場浴血抗戰到底打了多少?我們現在講的數字,是中國大陸歷史學家經過二十年反思出來的。既不引自臺灣也不引自美國和西方的任何學者。除1932年一二八淞滬抗戰和1933年長城抗戰 ——即榆關、熱河、長城三大戰役外,自1937年7月至1945年8月之八年間,中華民國政府軍發動二十二次大會戰,什麼叫會戰?投入兵力十萬軍隊以上的大的戰鬥才能叫作會戰,二十二次,光長沙一地就是三次。一千一百一十七次大型戰役,也叫大型戰鬥,平型關就叫大型戰鬥,是一千一百一十七次中的一個。台兒莊也叫大型戰鬥,也是一千一百一十七次中的一個。小型戰鬥兩萬八千九百三十一次,小部隊接觸。這就是它所打的仗。在這場戰爭當中,它犧牲了多少?我們報個數字。這是大陸歷史學家公佈的:國民黨軍隊陸軍陣亡、負傷、失蹤三百二十一萬一千四百一十九人,空軍陣亡的四千三百二十一人,毀掉我們的飛機兩千四百六十八架,海軍全部打光。在武漢保衛戰的後期裏面程壁寬上將,面對著他的最後一批軍艦被沉在長江的江底以堵塞日本軍艦的西上,他當時流著眼淚對自己說:總有一天我會重建中華民國的海軍。1929年到1933年,從中央軍校畢業的大約二萬五千名國民黨青年軍官,其中一萬名戰死在全面抗戰爆發的頭四個月。中國國民黨兩百零六位將軍,陣亡在抗日的疆場上,為國捐軀,壯烈犧牲。在歷次大型戰鬥中,國民黨官兵象山海關保衛戰那樣整連、整營、整團地為國捐軀者,屢見不鮮。

據1989年後中國大陸史家記述,在1937年淞滬抗戰中,“國民黨官兵每小時的死傷數以千計,主力各師補充兵源達四、五次之多,原有下級軍官和士兵傷亡達三分之二,旅、團長傷亡竟達半數以上”。其犧牲的壯烈,在中華民族和世界各民族抗敵禦侮的歷史上鮮有其例。上海五行倉庫八百壯士“中國不會亡”的壯烈歌聲震撼全球。“多年來認為中國人是不善戰鬥和易受恫嚇的英國人士,也驚於他們的驍勇善戰和堅毅不拔了。史摩萊少將說:‘他從沒有看過比中國的敢死隊最後保衛閘北更為壯烈的事了!’台兒莊大戰最激烈時分,第二集團軍總司令孫連仲對師長池峰城所言:“士兵打完了,你就自己填進去!你填過了,我就來填進去!”的話,足以催人淚下。這就是歷史!這是消極抗戰嗎?這是積極抗戰。這是血寫的抗戰歷史,不是墨寫的謊言!

1985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頒發了一個嘉獎令,承認國民黨有八十五個將軍是抗日烈士,為了對臺灣進行新一輪統戰,它頒發了這個嘉獎令,自己給抗戰歷史捅開了一個窟窿。半年之後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了一本《戰死在抗日戰場上的國民黨將軍》收集了一百一十五個戰死的國民黨將軍,為他們樹碑立傳。現在我們大陸的歷史學家終於知道了,到無遠弗屆的電腦互聯網上去看一看吧,在那裏描寫和記錄著國民黨英勇抗戰、國民黨戰死疆場的故事的都是大陸的學者和大陸的留學生,這是血寫的事實,不是墨寫的謊言。中國共產黨到今天為止拿不出它在抗戰中死亡的陣亡名單來,拿不出它連以上的軍官是怎樣戰死在抗日的戰場上的名單來,沒有。它的將軍關向應是病死在延安的醫院裏的,它的將軍左權是逃跑的時候遭日軍轟炸然後病死在醫院裏。它的將軍高敬亭、新四軍的將軍是被它自己處決的,原因就是他不聽新四軍的命令,他想打日寇。歷史是無情的,你可以欺騙一時,不可能欺騙永遠。高敬亭是新四軍四支隊司令,而高敬亭的四支隊的抗日業績又是在新四軍四個支隊中排第一位。殺他的罪名中有違抗中央指示等。說葉挺在收到蔣介石同意處決而沒收到中共中央的的電報就槍斃了高敬亭,可能嗎?高敬亭可是共產黨的支隊司令啊,而且還和陳毅平級的啊。毛澤東死後,1977年高敬亭得以平反。

我們今天講這個的時候,不僅是在講國民黨,是在講我們的先輩。1993年,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大學出版社出版了一本書叫《國民黨——一九三七》這本書蔚藍色的面子,國民黨白色的黨徽,鮮血從這個黨徽上流下來。在這本書翻開來之後,它的扉頁上寫了一段話:“五十年前那一場保衛了我們偉大民族血脈的戰爭究竟是誰打的,誰領導打的,我們有權力知道……”這是共產黨的三個上校寫的。

好,我們從事實上來看中國國民黨確實是我們偉大衛國戰爭的中流砥柱。它犧牲了無量的鮮血,保衛了我們的中華民國,對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做出了卓越的貢獻。而它的成就有幾個方面,簡單地說:它保衛了我們偉大民族的血脈,捍衛了我們的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大中華民國。它成了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當中的最有貢獻的國家之一,使它成了聯合國創始會員國。羅斯福說了一句話:我們不能想像,那一百五十萬日軍如果不是被蔣介石把它牢牢的拖在中國的泥淖之中,如果這一百五十萬軍隊來到了太平洋上和我們盟軍作戰,然後繞過印度,通過紅海,和德國法西斯結合,那人類的這一場第二次世界大戰就前途不堪設想了。邱吉爾說了相同的話。斯坦福大學的教授易勞逸先生說:在一個組織訓練裝備都沒有辦法和日本軍隊相比的條件下,中國國民黨領導的那一支軍隊,他們在抗戰的頭一年,用自己無量的鮮血破碎了日本三月亡華的迷夢,然後他們撤退到了他們的大後方,一方面堅持積極抗戰,另一方面深入敵後,破壞敵人的設施和種種防衛,他們活躍在華東、華北、華南的戰場上,將世界大戰包裹在他們的胸懷之下,為人類的戰爭的勝利、一個和平的勝利流盡了最後一滴血。這就是國民黨的抗戰。今天我們大陸的人民在看到了這些歷史事實之後,大家想一想,想一想我們的先輩對這個民族和國家所做的貢獻。

三、中國共產黨在衛國戰爭裏面做了什麼?

(一)聽命俄國鬼子,推翻《中華民國》

早在1928年,在《毛選‧井岡山的鬥爭》中毛澤東說:“我們完全同意共產國際關於中國問題的決議。—推翻軍閥政府。—必定要經過這樣的民權主義革命,方能造成過渡到社會主義的真正基礎。”毛澤東說“我們完全同意共產國際關於中國問題的決議。”在這句話中我們看到蘇聯侵略者(共產國際)對《中華民國》的顛覆和在操縱和指揮中共,“我們完全同意”更道出了中共在聽命于蘇聯侵略者。聽命於蘇聯侵略者的實質是推翻由孫中山締造的《中華民國》、既毛澤東說的“推翻軍閥政府”,把孫中山締造的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中華民國》復辟成一個和蘇聯侵略者一樣的由一黨專制獨裁的所謂進步的社會主義國家(即毛澤東說的:“方能造成過渡到社會主義的真正基礎。”)
在《毛選‧〈共產黨人〉發刊詞》(1939年抗戰期間)中,毛澤東說:“史達林同志說過:“在中國,是武裝的革命反對武裝的反革命。這是中國革命的特點之一,也是中國革命的優點之一。”這是說得非常之對的。”抗戰期間,毛澤東在這裏強調史達林命令在“在中國,是武裝的革命(即共產黨)反對武裝的反革命(既國民黨)”是“非常之對的。”這就是抗戰期間共產黨的使命。在《毛選•史達林是中國人民的朋友》(1939年抗戰期間)中毛澤東說“第一次大革命時期,一切帝國主義都反對我們,只有蘇聯援助了我們”、“而我們的事業,沒有他們的援助是不能取得最後勝利的。”

在《毛選‧附錄:關於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1945年抗戰期間)中,毛澤東說:“光輝地發展了列寧史達林關於殖民地半殖民地問題的學說和史達林關於中國革命問題的學說。……發展為今天這樣強大的革命力量,”“曾經在共產國際的正確指導之下,在中國共產黨的正確領導的影響、推動和組織之下,得到了迅速的發展和偉大的勝利。”“黨內以陳獨秀為代表的右傾思想,發展為投降主義路線,在党的領導機關中占了統治地位,拒絕執行共產國際和史達林同志的許多英明指示,”在毛澤東的這些著作中,俄國鬼子對中共操縱和扶持是一目了然的。下面讓我們看看共產黨在抗戰中做了些什麼。

國民黨的教科書裏面說是十四年抗戰,我們今天大陸這幾輩同胞都知道國民黨是十四年抗戰,但大家知道共產黨從來沒說過十四年抗戰,它只說八年抗戰。好,下講我們講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前六年中共在幹什麼,第二個問題,後八年它是怎麼幹的。

(二)抗戰十四年前六年中共在幹什麼?

1、九一八日寇侵華,中共的口號是:“繼續武裝保衛蘇聯”

前六年它幹了這些事,我們只講事實。第一件事,1931年之後,1931年9月18號日本侵佔中國東北,9月18號晚上第三國際從莫斯科根據史達林的命令給中國共產黨發來一個電報,這個電報的名字是:“關於中國共產黨當前緊急任務案”這個電報是這樣指示的:“日本已經侵略了中國的東三省了,實際上是準備侵略蘇聯了,中國共產黨必須站起來勇敢的保衛蘇聯,繼續武裝保衛蘇聯。”這是一段,第二段:“中國共產黨必須在中國的廣大地區,發動暴動、組織工人罷工、組織學生遊行,以推翻反革命的日本帝國主義的走狗南京國民政府。”中國共產黨在兩天之後的晚上,對全黨發出了關於日寇已侵略中國之後的中國共產黨的緊急任務案。這個緊急任務案報導了蘇聯給它的命令,然後這個任務案說:“必須繼續武裝起來保衛蘇聯,因為日本侵略了中國的東三省實際上是拉開了侵略蘇聯的導火線,我們必須保衛蘇聯。”這是一段,第二段話是:“當前中國政治中心的中心,是革命與反革命的殊死決戰,我們必須和南京國民黨政府這個日本帝國主義的走狗鬥爭到底。我們必須在中國的中心城市,大中小城市發動工人罷工,學生遊行,武裝暴動。”大家看一看,這都不是我們亂說的啊,這都是中國共產黨的檔裏面的,蘇聯解密檔,這些東西都全部公佈了,這是它做的第一件事。

2、趁國難搞亂中國、渾水摸魚,制定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憲法第十四條宣佈:“中國境內的各少數民族都可以獨立建國”

第二件事:二個月以後,1931年11月7日,前蘇聯的國慶日,中國共產黨在江西瑞金,在史達林的命令下創建了“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大家都說台獨搞兩個中國,大家不知道台獨、藏獨和疆獨都是共產黨養出來的呀,第一個分裂、煽動少數民族脫離中國的是中國共產黨啊!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主席毛澤東。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的憲法第十四條說:“中國蘇維埃政權承認中國境內少數民族的民族自決權,一直承認到各弱小民族有同中國脫離,自己成立獨立的國家的權利。”第十四條,大家去查。今天中國大陸的那些歷史學家們也把它悄悄捅出來了。這就是日本侵佔我東北兩個月之後它所幹的。它為什麼要這麼幹呢?毛澤東在《毛選‧中國的紅色政權為什麼能夠存在》中說過:“軍閥間的分裂和戰爭,削弱了白色政權的統治勢力。因此,小地方紅色政權得以乘時產生出來。”

那麼現在乘日本侵佔我東三省之機煽動所有少數民族都搞分裂,不就更能削弱中華民國也就是削弱了白色政權的統治勢力了嗎,他的紅色政權不就得以乘時大發展了嗎。然後蔣介石沒有辦法對方它了,只好去對付日本了,我們剛才講了,它就大發展了。1932年8月27日召開的共產國際第十二次全會,就繼續向中共提出了“發展蘇區與紅軍”和“推翻國民黨”等六大任務。1933年9月,共產國際又派出軍事顧問李德抵瑞金,任中共“蘇維埃國”軍事顧問,控制紅軍指揮權,與在莫斯科的王明遙相呼應,堅持命令並指揮中共繼續武裝叛國。

第三件事,1933年,它策動原十九路軍的陳銘樞部建立福建人民革命政府,志在推翻南京國民政府。在1937年前的這一段時間裏它主要就是在中國發動武裝暴動、土地革命和建立蘇維埃政權,它已經建了“國”了。大家都知道滿洲國是分裂中國的第二個中國,不,滿洲國是日本軍閥效法共產黨、效法蘇聯在中國竊取的又一個中國。

3、在日本侵佔我國東三省整整四年多以後,在蘇聯侵略者的命令下第一次提到抗日

由於東西方法西斯勢力的日益猖獗對蘇聯產生了巨大威脅,由於中國的抗日對於蘇聯具有重大意義,還由於中共在蘇俄命令下的叛亂和叛國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由於上述原因正在促使蘇俄尋求儘快地改善它與中華民國政府的關係。所以,由共產國際“七大”所制定的,命令中共既要建立和實行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方針,又要借助建立和實行抗日民族統一戰線以進一步擴張中國蘇維埃運動和加緊顛覆中華民國政府。於是就有了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有了中共駐莫斯科代表團王明的“八一宣言”。也就有了毛澤東的《毛選‧論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策略》。

在《毛選》中我們清楚的看到這是毛澤東第一篇關於日本侵略中國的文章,時間是1935年12月27日。毛澤東說:“同志們!目前的政治形勢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根據這種變化了的形勢,我們的黨已經規定了自己的任務。目前的形勢是怎樣的呢?目前形勢的基本特點,就是日本帝國主義要變中國為它的殖民地。”大家看看啊!在1931年9月18號日本侵佔我國東三省整整四年多以後,在中國國民黨1932年一二八和日寇打了第一次淞滬抗戰以後,在1933年蔣介石親臨長城抗戰,在榆關、熱河、長城三大戰役中指揮我國的國民革命軍抵制日本對華北侵略以後,在國民黨官兵整連、整營、整團地為國捐軀、壯烈犧牲、血灑國土以後。毛澤東才在1935年12月27日告訴他的共產黨、告訴他的紅軍說:“同志們!目前的政治形勢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就是日本帝國主義要變中國為它的殖民地。”這就是真實的歷史,白紙黑字的寫在《毛選》中。

毛澤東還為自己找藉口說:“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的事變,——只是日本侵略的範圍暫時還限於東北四省(一九三三年又侵佔當時的熱河省)就使人們覺得似乎日本帝國主義者不一定再前進了的樣子。”這就是他沒想到抗戰的理由。按照這種邏輯就是應該在日本全面侵華(1937年7月7日)才想到抗日,怎麼是1935年底想到的呢?是因為剛剛逃亡陝北的中共中央及其紅軍殘餘已弱小到一戰就被消滅的地步了,當接到蘇共也就是共產國際關於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新指令,借抗日的名義以“圖生存”的指令後,便迅速地接過了“抗日”的旗號以自榜,宣傳“停止內戰、一致對外”的口號,而且立即開始策劃“抗日救亡運動”。張國燾坦承說:“我們沒有想到可以在抗日的問題上找到我們的救生圈”。真正為了國家、民族、人民的人不會在日本侵佔我國東三省整整四年多以後才想到要抗日。在同一篇文章中毛澤東罵已經多次親臨抗日前線、領導抗日多年的蔣介石是日本帝國主義的“走狗”。有人說共產黨沒講抗日嗎?共產黨不是有一個叫方志敏的嗎?曾經在1934年的10月打著抗日先遣隊的旗號東進抗日嗎?是這樣嗎?不是,1934年10月21日中共中央的第五次反圍剿失敗,已經南下突圍了,方志敏是突圍隊伍的一支,第一次打出了抗日的旗號逃跑,不是抗日啊。

4、抗戰當中,毛澤東告訴他的紅軍說“紅軍的敵人是國民黨”

在1936年12月,紅軍到了陝西,按共產黨宣傳所說是去“北上抗日”。在日本侵佔我國東三省整整五年多以後,在《毛選‧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中。國難當頭,毛澤東沒有告訴他的紅軍中華民族的敵人是日本鬼子,而是說:“紅軍的敵人是國民黨- —–它的政權是全國性的政權”

5、凇滬抗戰,國民黨血戰日寇之時,共產黨背後捅刀子

在中國北京師範大學名教授白壽彝先生主編的《中國現代史》教科書裏面寫著這麼一段話:“我黨派人到上海凇滬戰場,”看到這裏我們以為共產黨是去幫助國民黨抗戰。不是,那派人去幹什麼呢?派人去“發動下級軍官和士兵成立士兵和軍官們的軍事委員會,推翻國民黨高級軍官,奪取軍權反過來推翻國民黨南京政府。”那個時候凇滬抗戰打得是國民黨官兵滿臉鮮血的時候啊!如果這段話是我們從國民黨教科書裏面看到的我們未必會相信,可是它就一字一字地記載在中國共產黨的大學歷史教科書、北京師範大學名教授白壽彝先生主編的歷史教科書上。在《中共中央檔選集》中,在(中央關於上海事件的鬥爭綱領)中寫道:“革命的士兵們,殺掉你們的長官,加入紅軍”,日期是1932年2月2日,也就是在1932年1月28日開始的凇滬抗戰最激烈的時候。

6、紅軍長征是北上抗日?還是第五次圍剿失敗南下突圍逃跑?

大家知道中國工農紅軍艱苦長征二萬五千里北上抗日,是北上抗日嗎?還是白壽彝先生為共產黨編制的這本教科書上,他說:1934年10月21號,晚上八點鐘,中央紅軍就是江西瑞金的毛澤東領導的中央紅軍反對第五次圍剿失敗南下突圍。同在這本書裏面,翻過了幾頁以後,同樣一句話:1934年10月21號,晚上八點鐘,中央紅軍莊嚴宣佈:長征,北上抗日。大家不是傻子啊,怎麼同一天的晚上八點鐘,同是一個編寫組寫的,同是一本教科書。一句話是南下突圍,南下突圍不就是南下逃跑嗎?一句話是莊嚴宣佈北上抗日。那到底是南下逃跑,還是北上抗日?我們查它的長征路線。

它從瑞金往南跑,跑到湘西,它以為湘西還有一塊根據地,那知道湘西的根據地也沒有了,站不住腳。只好跑,向那跑,向西跑,跑到貴州東部,貴州東部曾經有一塊紅色根據地,也就是蘇維埃政權的地方。沒想到守不住,只好四渡赤水,倉皇逃跑。再跑,跑到四川西北的懋功。張國濤在大別山,在安徽、河南和湖北交界的大別山,他帶著他的軍隊他也跑,從東往西跑了五千里。然後在四川南部、貴州北部的紅二、紅六軍團也就是中共紅軍的第三大主力,它也跑,它也向西北跑也跑到四川,他們先後在懋功和甘孜會合。

1935年6月,中共中央紅軍即第一方面軍與張國燾第四方面軍於逃亡途中在懋功會合,並召開懋功軍事會議。在懋功會議上,毛澤東“提出了向甘北寧夏北進的軍事計畫”。他說明“共產國際曾來電指示,要我們靠近外蒙古,現時根據我們自身的情況也只有這樣做”。會上,當張國燾提問“共產國際何時有這個指示”時,“張聞天起而答復,在我們沒有離開瑞金前(按:十個月前),”共產國際在一個指示的電報中曾說到中國紅軍在不得已時可以靠近外蒙古。中央紅軍離開江西蘇區後,即與共產國際失去聯繫,現在無法通電報。對此,張國燾在他的《回憶錄》裏還記述說:“毛澤東談笑風生地說下去。他說他打開地圖一看,西北只有寧夏這個富庶的區域,防守在那裏的馬鴻逵部,實力也比較薄弱。莫斯科既有這樣的指示,雖然事隔多時,相信仍會從外蒙古方面來策應我們。那我們也就不怕外蒙與寧夏之間那片沙漠的阻隔了。他加重語氣說,打開窗子說亮話,我們有被消滅的危險……如果寧夏再不能立足,至少中共中央一部分幹部,還可以坐汽車通過沙漠到外蒙古去,留下這些革命種子,將來還可以再起。”

後來張國濤和毛澤東分裂了,我們就不說了。中共黨史專家稱,1935年9月1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俄界,就是甘肅的俄界開了一個會議,毛澤東為這個會議作了一個決定:“放棄川陝甘方針,決定經甘東北和陝北,以遊擊戰爭打通國際路線,到接近蘇聯的地區去創造根據地,休整力量,但沒有明確落腳點放在陝北”。打通進入蘇聯的道路幹什麼呢?日本人又不在那裏呀,逃跑。

十多天之後,1935年9月28日,在陝西榜羅鎮,中共中央又召開的一個政治局會議,在這個會議上毛澤東說:我們沒想到在陝西還存活著一支紅軍,也就是劉志丹的一支紅軍,他發現這支紅軍以後,然後決定我們不跑了。因為我們向北跑太危險,我們幹什麼呢?我們就找到劉志丹的紅軍,就在陝北落腳,然後領導全國的革命,這是榜羅鎮會議的決定,所以中國共產黨落腳在陝北了。

落腳陝北以後毛澤東和張國濤鬧矛盾,然後史達林命令中共要開拓河西走廊、甘肅和新疆,要把這塊中國的大西北地區掌握在共產黨手裏。1936年11月上旬,西路軍一支約二萬二千兵力,由徐向前率領從清遠渡黃河向西擴張,因遭遇政府軍追剿而徹底敗亡,僅存七百人,後由徐帶領逃入俄境,直至全面抗戰爆發後才陸續回到陝北。另一支由張國燾賀龍率領,約一萬五千兵力,於1936年11月中旬奪取了東接陝北的寧夏同心城,因立即遭遇政府軍圍剿,基本被殲滅。

  我們現在問大家?日本人在那裏啊?日本人在東北呀,你跑到黃土高原幹什麼?再打算往甘肅、河西走廊、新疆跑幹什麼?日本人沒有進攻蘇聯啊。所以北上抗日整個是假的呀,長征是逃亡啊。我們現在才知道,整個共產黨從瑞金向西南又到西北,這樣逃跑的路線,不過一萬里左右。到臘子口的時候,現在共產黨人自己回憶的時候說:毛澤東問我們到底跑了多少路了?周恩來在臘子口上,坐在岩石上,跟毛澤東算了半天說:大概也就萬把裏吧。毛澤東說什麼萬把裏,就兩萬五千里長征。這兩萬五千里長征就成了全世界人民都知道的偉大的、抗日的、英雄的長征了。歷史就是這麼笑話,我們都信了,我們從小就信。然後長征是播種機,什麼機都出來了。毛澤東寫了一大堆關於長征的東西,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文藝家們年年歲歲歌頌偉大的長征。在所謂的毛澤東的史詩《東方紅》裏面,大家看到那爬雪山、過草地那種了不得的狀況,都是為了抗日嗎?不是啊,是逃跑啊。

7、中共策劃了西安事變,死裏逃生

西路軍於1936年11月被國民政府軍給剿滅,至此,中共在分途逃亡到川康、陝北之後會合的三大主力,共五萬五千人,僅剩下陝北的不足兩萬人馬了。然而,這兩萬人馬亦在政府軍的包圍之下,處在朝不保夕之中。1936年12月,中共終於成功地策動了西安事變,得以死裏逃生。

在《毛選‧為爭取千百萬群眾進入抗日民族統一戰線而鬥爭》中,注釋、[5]“西安事變以前,東北軍駐在陝西、甘肅境內,同西北紅軍直接接觸,深受中國共產黨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政策的影響,促成了西安事變的發生。”撇開“深受中國共產黨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政策的影響,”這句粉飾的話,我們清楚的看到“東北軍駐在陝西、甘肅境內,同西北紅軍直接接觸,深受……影響,促成了西安事變的發生。”

事變的台前人物是張學良和楊虎城。就此二人的歷史而言,張學良是奉系軍閥張作霖之子。張作霖則是十七年軍閥復辟混戰的主要軍閥之一。張學良本人乃一介花花公子,由封建的傳承關係,因數承父業而成為東北王。其後,只是迫於日本壓力和內部異動,加上年輕氣盛,有一定的愛國情緒,而同意“東北易幟”,歸屬中華民國以為功。但這並沒有改變他作為一個封建軍閥的根本性質。《九一八小調》中唱的“中國的軍隊好幾十萬,‘恭恭敬敬’讓出了瀋陽城”就是他,因此有不抵抗將軍之稱。

(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這個中華民國在我們的心裏叫什麼?叫大中華民國,是包括外蒙古在內的1912年元月1號由我們的國父孫中山先生創立的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所以我們才敢說,中國人民長達十四年的抗日戰爭在性質上、在本質上,就是我們大中華民國的衛國戰爭。誰在那個時候將自己的熱血和生命奉獻給了這一場戰爭,誰就是在捍衛我們的大中華民國,就是在捍衛我們國父所創建的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
  • 最近幾年以來,每到了颱風季節,最常在電視新聞上看到的就是各地所發生的土石流,滾滾的泥沙吞沒了許多人的家園。而隨著事件發生,就會有許多專家學者們討論土石流發生的原因,多半與濫墾濫伐、水土保持脫不了關係。
  • 我們都有一個國家,我們都是一個國家的一份之。我們每個人在討論我們的歷史問題、現實問題和前途問題的時候,如果我們每個人都把國家、民族、人民放在自己的立場之上,我們的心,我們的態度,我們的感情都是以自己的國家、民族、人民放在第一位來討論歷史追求未來的話,我們就不會犯太大的錯誤,我們就不會相信謊言,我們也不會自我誇張,因為國家、民族、人民對一個國家的人來說她永遠是我們心中最重要的。
  • 戰國時代,各國正互相紛爭徵伐,策士們到處遊說「合縱連橫」策略,王次仲正住在大夏小夏山中。他認為當時通行的篆體字,寫起來很費事而用處不廣,而且人們很難在短時期內學會使用篆字。現在天下這麼紛亂,事情繁雜,文字的普及是很重要的。王次仲就把篆體、籀體字變化成隸書。
  • 2002年6月,都勻國際攝影博覽會推薦該景區為攝影采風點。原任村幹部王國富在清掃景區時,無意中發現巨石上有“產”、“黨”兩個大字。他把長期堆放在石頭旁的秸杆搬開後,發現巨石斷面上隱約出現“中國共產黨亡”六個橫排大字,字體勻稱工整,每字約一尺見方,筆劃凸出於石面,如浮雕狀。
  • 陝西省黃陵縣城北1公里處橋山一帶,山清水秀,風景宜人,中華民族始祖軒轅黃帝的陵寢「黃帝陵」就坐落在橋山之巔,號稱「天下第一陵」。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