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38)

沈畔東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一九六八年二月九日早晨,馮影勤站在小東山頂上(曾經是槍斃他孫子馮士民站過的地方),平視著初升的太陽,口中念道:「太陽啊!你多少億萬年的光輝也變得暗淡了,難道你也被毛澤東奪取光華?他面對北面東山小隊的廣場,跪下來:神啊!給我智慧,給我力量吧!讓我擺脫這魔鬼的控制!」

此時西村有人向小東山頂上看去,卻見一奇特景象:在太陽光中,跪著一個禱告的老人,由於陽光照射,看不清老人的真實模樣。石虎隊長看到,心中惴惴不安。這一奇特消息,閃電般傳遍小東山大隊。小東山的革命造反派頭頭們,認定這是他們準備抓的,深藏的階級敵人,馮影勤所為。立即組織人去抓。石虎聽到這個消息,也顧不得許多,立即向小東山飛奔而去。造反派們見有人超他們而去,認定這人是去報信的,連忙隨後追趕。石虎見後面有人追來,加快奔跑速度,到達小東山廣場,轉身向山頂上爬去,到達山頂,見馮影勤盤腿坐在那裡,紋絲不動。石虎大聲喊道:「馮老伯!他們抓你來了,快走!」馮影勤毫無反應,石虎後面的造反派們緊追不放,石虎怕自己也被抓去,撇過馮影勤,鑽進叢林中。

造反派們,老遠見馮影勤磐石般坐在那裡,停了下來,等待後面大批人到來。一會他們排成一字形橫隊,齊齊向馮影勤走去。約離馮影勤二十來米時,突然一聲巨響,馮影勤被炸得粉碎,飛向天空,四散飄落下來。造反派們嚇得爬在地上,不敢抬頭。泥土落定,如烏龜般的人頭,紛紛翹起了起來,搖晃掉腦袋上的泥土,爬了起來,只見馮影勤的坐處,炸成一個大坑。造反派們嚇得伸出舌頭,差一點同歸於盡,他們神氣活現的勁頭沒有了,誰也不敢再向前邁開一步,都調轉頭來溜下山去。

躲在叢林中的石虎,對剛才的一幕看得清清楚楚,不由淚水直流:「馮老伯,你死得好慘啊!」待造反派走遠,石虎來到大坑旁,跪下向馮老伯陰魂磕頭,磕完頭,他在大坑周圍尋找起馮影勤的屍骨,好作安葬。哪知找了幾遍,也不見一根骨頭,一塊皮肉,連泥土上也不見一嘀血跡。奇了,他轉身面向西南天空,難道馮老伯飛向西天的極樂世界去了。

石虎回到西村,暗地對大伯石建峰說出見到馮影勤死去前後的一切。石建峰歎道:「恐怕再也見不到馮老哥了。」石虎走後,石建峰悄悄地拿著一把鐵鍬和一個小瓦罐向小東山頂上走去……

石虎忘不了馮影勤對他們西村人的奉獻,第二天一早,他又走到山頂,只見大坑沒有了,飛出去的土又回到大坑,把坑填表平了。在新土上,又栽有一棵小樹,小樹周圍的泥土是乾的。他好生驚奇,這棵小樹,難道是馮影勤的化身。他回到家,拿來一個小水桶,從山下河裡裝滿水,來到山上,澆灌了小樹。自此以後,石虎常來為小樹澆水,小樹長得綠油油,三年後,竟然長成傘狀的一棵大樹。春天來了,滿樹上開出了耀眼的芙蓉花。

馮影勤被炸死在小東山,似乎太玄乎了,其實不然。當馮影勤看到城市的造反派們,大挖起所謂深藏的階級敵人時,他預感到這股惡流不久將會波及到農村。自己的孫兒神不知鬼不覺就送掉兩條人命,不可能不懷疑與自己有關係;西村一百多人的大逃亡行動,不可能不走漏一點風聲,雖然這是挽救生命的善舉,但被奴化的人民群眾,只相信他毛澤東,哪相信他馮影勤,反會把他看成是破壞黨群關係,攏絡人心,為他的資產階級服務的別有用心人物。馮影勤考慮不能坐以待斃,要遠走高飛。於是他用硫酸胺化肥,做成一個炸藥包,趁天明前,埋在小東山頂上,接上一根導線,拉到東山坡的叢林中,再在炸藥包上,用泥土做一個半身人像。一切就緒後,他開始禱告,向山神告別。說來也巧,正好初升的太陽和他在一條線上,西村有人看到,便大聲對家裡人喊:「你們快出來看啊—!太陽裡坐著一個老頭。」這一聲喊,轟動了全村。當石虎隊長向山上跑來時,馮影勤忙脫下身上的外套,套在泥人身上,又給泥人戴上一頂大草帽,他這才彎著腰,走到東山坡的叢林,拿起導線頭,只等造反派的到來。這些造反派已被共產黨變成了禽獸,但他們也是受害者,不能傷害他們生命。於是在他們離炸藥包二十米處,拉動手中導線,炸藥包爆炸了……

石建峰聽說馮影勤被炸身亡,認定這是馮老哥的又一傑作,不會死得那樣慘烈,但堅信不會再見到面了。受馮影勤的委託,在他永離小東山時,把他的精神食糧,埋到小東山,以備後人「食用。」石建峰為留下明顯標記,他把大坑填平,栽上一棵芙蓉樹。因樹根下又是鬆土,以後必然長得快,再把小瓦罐埋樹根南旁。(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吹牛、假話不給戴帽子,講實話卻有帽子戴,這頂帽子取名曰:「右傾分子。」你要是戴上這頂帽子,將壓得你一生直不起腰。
  • 檢查團來了,為體現共產主義的優越性,他們命令各生產的食堂不得停火。沒有糧食能不停火嗎?戰爭年代為共產黨積累了的經驗,在檢查團的帶領下,幹部們挨家挨戶搜糧食。
  • 既然能偷到,何不拿家裡來煮熟吃呢,而要吃生的呢?這都是因為有血的教訓,人們才不得不這樣做。你如果拿家裡來煮,必然要冒煙,煙塵是蓋不住的,一旦被檢查團發現,不但食物全部沒收,還要捆綁起來遊鄉示眾
  • 馮影勤補了票,看了看對面那位,已不睡在原來的座位上,竟睡在自己的屁股底下。查票人沒有看到他,沒有查他票。隔著走廊右邊的一位,衣著整齊,他面對台桌上的書,一本正經地看著
  • 只見一個在此時可算是胖乎乎,約十歲左右的小男孩子,手握拖把,在擦地板。他年齡雖小,衣服破爛,擦地板卻很利索,顯得很有力氣。他明顯不是服務員,為何擦地板這樣賣力?」
  • 小寶不但幫炊事員幹活,車上所有服務員,他只要能幫上忙的,就搶著去幹,車上人都喜歡他了。尤其是那賣飯的兩個阿姨,車廂裡只要是能吃的東西,都拾到飯車裡帶給他吃。
  • 現在死了人,就如死一隻小雞一樣沒有人過問,可死了牛非追究不可,隊長不向上彙報,自己也不得了。公安局來人了,大老好也不逃跑,連忙從藏在稻草裡,拿出剩下的一塊生牛肝,用嘴咬住,雙手伸出,讓公安人員銬上。
  • 石建峰仔細分析這四句話:當代沒有皇帝,哪來皇倉?皇倉是否指的就是糧站,糧站是共產黨管的,共產黨就是皇帝。糧食一進入糧站,社員不到三個月就要餓死。餓死的屍骨為何要放在屋裡,不抬出去?
  • 他瞭解到這些遊民大多是步行來的,有人在半路上走不動就餓死了,到達這裡的人都只連一口氣,都湧入飯店。開始飯店還給一點稀飯喝,後來人來的多了,使飯店不能營業,飯店人員告到鎮上,鎮上派來民警,把他們趕到一起
  • 他們踩下一個彭德懷是小事,卻要牽連億萬農民,他們還是按五八年放衛星的數字,強迫農民上繳糧食,這可是無底洞呀!農民沒有糧食,還能活多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