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40)

沈畔東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馮影勤在茶壺山上又打開收音機:「這裡是英國BBC廣播電台,中央消息,中共第二號人物,毛澤東的接班人,林彪,墜機身亡,死在溫都爾汗。」馮影勤聽到這個消息,十分震驚。他忙又將波段調到美國之音:「她和妻子葉群,兒子林立果,同在這架機上,機上共有八人,全部遇難。」然後他又調到法國,加拿大,德國各國電台無不在報導這一震驚世界的重大事件。他又由短波扳到中波,聽起國內電台。地方上的電台還在大喊:「毛主席萬壽無疆,林副主席身體健康,永遠健康。」再聽聽中央電台,聽了多時,也聽不到「林彪」的兩個字來。馮影勤這才確信林彪死了。這是怎麼回事,他聽了幾天,才逐漸明朗起來。

原來毛澤東利用林彪,搞掉了劉少奇,又疑神疑鬼起來,認為林彪軍權太大,又有不願任由他毛澤東玩弄於股掌之嫌。毛澤東又坐上專列,去大江南北。一面遊山玩水,玩弄女人;一面扇陰風,點暗火,為動林彪手做準備。林彪嗅覺靈敏,不像劉少奇一副軟骨頭。他立即行動起來,要他兒子林立果,遙控他的親信,炸死毛澤東,不料走漏風聲。毛澤東把他的專列機頭換掉,給林彪親信們辨別不出他的行動目標。毛澤東如喪家之犬,日夜飛奔,逃往北京。快到豐台,毛澤東又怕林彪在北京攔截他,突然停車,從豐台下車,鑽到陳毅的住處,便向陳毅道歉一番,說陳毅受害,是聽信了林彪的誣告,請他原諒,求陳毅救他。陳毅對林彪爬上高位,本就不平,自然願意保護毛澤東,再利用毛澤東之手,來治林禿子。陳毅撥通了周恩來的電話,周立即通知毛澤東的親信部隊,把毛澤東保駕到北京老巢。所以後來有陳毅死了,毛澤東帶病穿著睡衣去悼喪,以表救命之恩。

且說林彪一下沒有了毛澤東下落,知道大事不好,帶領妻兒倉惶逃跑。官方說是林彪飛機斷油而摔死,傳說是周恩來派人用導彈打死,林彪死了,倒是千真萬確。

毛澤東雖然死裡逃生,除掉了林彪,去了心頭之恨,卻怎麼也想不通,他的學生,親密戰友,會下如此毒手。他受到精神打擊,不亞於兒子要奪皇位,而要殺死皇父之痛。毛澤東的身體一下垮了下來,玩弄女人的勁頭沒有了。他對張毓鳳說:「老夫已不是皇帝,變成太監了。」他成天昏昏欲睡,回憶著被他玩弄過的眾多美女的美妙時光:李氏、陶斯詠、楊開慧、賀子珍、吳廣惠、史沫特來、藍蘋、馮鳳鳴、孫維世、小芳、大玢、張毓鳳、夏菊麗、上官雲珠、白玉蓮、小於、小丁……只有化名藍蘋和張毓鳳在他身邊最長,其他都是過眼雲煙,大多已慘死,他似乎感到這些冤魂,陰魂不散,找他索命來了。美麗動人的孫維世,也不美麗了,她披頭散髮,遍體鱗作,向他走來;上海明星上官雲珠,鼻青眼腫,口角流血,向他走來;大玢褲子被人撕爛,衣衫襤褸,向他走來……有的怒目圓睜,有的哭哭啼啼,一個接一個向他走來。他閉上眼睛,用被子蒙住頭,照樣擺脫不掉一串串的幽靈。為了擺脫這些女鬼的糾纏,他轉移目標,思考到國際上來:北邊的蘇聯,冷戰天天有,熱仗已經打過一次;西邊的印度打過一次惡仗,現在小打小鬧還在不斷;東邊的日本、南韓,雖然隔海,兩眼卻盯著我的一舉一動;對我威脅最大的是南邊的台灣,他可名正言順的光復大陸。我真是四面楚歌了。我的兩個接班人,劉少奇、林彪都被我活活弄死,他們的陰魂從未侵擾過我,難道他倆活時位居高們,死後升仙去了。等我老毛下到陰曹地府,閻王爺審判我罪刑時,才來找我算賬不成?只有這個周恩來,屬泥鰍的,捉了幾次都沒有捉到,現在身得癌症,只要拖延他的治療時間,他死期不遠,也不用捉了。那些文人墨客,只會招搖惑眾,還能幹什麼,死了也不足惜。至於那些賤民們,死了幾千萬,天生賤骨頭,死得越多,喊我萬歲的就越多。距我要求赫魯雪夫把美帝引到中國來,用原子彈炸它,派三億中國人死亡,還差得遠,只是個零頭。赫魯雪夫還罵我是瘋子,到底誰是瘋子?你不是瘋子還會被趕下台?毛澤東想到這裡又有了欣慰感。他又聯想到,赫魯雪夫雖然下台,換了個勃涅日列夫,對我毛澤東也並不友好,我毛澤東不但罵你蘇修,也罵他美帝。啊!如果美帝蘇修聯起手來對付我,將是什麼後果?毛澤東又憂慮起來。(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既然能偷到,何不拿家裡來煮熟吃呢,而要吃生的呢?這都是因為有血的教訓,人們才不得不這樣做。你如果拿家裡來煮,必然要冒煙,煙塵是蓋不住的,一旦被檢查團發現,不但食物全部沒收,還要捆綁起來遊鄉示眾
  • 馮影勤補了票,看了看對面那位,已不睡在原來的座位上,竟睡在自己的屁股底下。查票人沒有看到他,沒有查他票。隔著走廊右邊的一位,衣著整齊,他面對台桌上的書,一本正經地看著
  • 只見一個在此時可算是胖乎乎,約十歲左右的小男孩子,手握拖把,在擦地板。他年齡雖小,衣服破爛,擦地板卻很利索,顯得很有力氣。他明顯不是服務員,為何擦地板這樣賣力?」
  • 小寶不但幫炊事員幹活,車上所有服務員,他只要能幫上忙的,就搶著去幹,車上人都喜歡他了。尤其是那賣飯的兩個阿姨,車廂裡只要是能吃的東西,都拾到飯車裡帶給他吃。
  • 現在死了人,就如死一隻小雞一樣沒有人過問,可死了牛非追究不可,隊長不向上彙報,自己也不得了。公安局來人了,大老好也不逃跑,連忙從藏在稻草裡,拿出剩下的一塊生牛肝,用嘴咬住,雙手伸出,讓公安人員銬上。
  • 石建峰仔細分析這四句話:當代沒有皇帝,哪來皇倉?皇倉是否指的就是糧站,糧站是共產黨管的,共產黨就是皇帝。糧食一進入糧站,社員不到三個月就要餓死。餓死的屍骨為何要放在屋裡,不抬出去?
  • 他瞭解到這些遊民大多是步行來的,有人在半路上走不動就餓死了,到達這裡的人都只連一口氣,都湧入飯店。開始飯店還給一點稀飯喝,後來人來的多了,使飯店不能營業,飯店人員告到鎮上,鎮上派來民警,把他們趕到一起
  • 他們踩下一個彭德懷是小事,卻要牽連億萬農民,他們還是按五八年放衛星的數字,強迫農民上繳糧食,這可是無底洞呀!農民沒有糧食,還能活多久?
  • 她要他們坐到炕上,慢聲對他們說:「哪裡能找到人,都餓死了,就是有活著,恐怕也逃出去了。」「死掉這許多人,怎麼見不到一座墳,家裡又沒有屍骨?」「先死的人都被後死的人吃掉了,哪裡有「屍骨,吃不下去的人骨頭,都被倒在東邊的坑裡。」
  • 聽了兒子的話,我如撕心裂肺一般,哪還有狠心把兒子捂死?第二天早上,我的兒子死在炕上了。叔叔又來了,他把兒子弄去,晚上送來兩碗肉,我吃了。幾天後我想起來了,我吃的不是兒子換來的人肉,我兒子是全村最後死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