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說:葉落歸根(31)

一篇「紀實專訪」
靈子
font print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七)回歸

秋後有一伏,這末伏莊戶人稱:「秋傻子」,天仍然是很熱的。可是立秋之後,卻天高氣爽了。瓦藍瓦藍的天上,飄動著幾朵棉團般的白雲,白雲飄過之後,在更高的天上呈現出幾片淡薄的魚鱗雲和馬尾雲,就像繪畫在天幕上的圖案,協和而雅致,好似天外還有天。

正逢週六,今天也帶上了天生,兌現了對他的許諾,大家一起回華姨和喬舅的老家——尚官屯。

途中,小明明閉目合十,自言自語地又好像對人說:「謝謝您!再見!」

我問:「小明明,你在和誰說話?」

她說:「兩位同修,坐在蓮花盤上。他們說:尚官屯歡迎您們,大家都在國道岔路口的橋頭等著,準備迎接您們哪!」

小豐說:「神了神了,橋頭就是通往尚官屯的岔路口,真的有人來了!」

喬舅問:「人呢?」

「飛走了。」

「什麼樣的人?」

「一個大哥哥,一個小姐姐。」

陸伯伯說:「小明明是第六感覺吧?」

華姨說:「她天目開了,能看到另外的空間。那個來的人功能就更大了!」

這下倒引起了我的好奇心,增加了對尚官屯的神祕感。尚官屯本是清河市清平鎮的一個村,據說古時候,這地方出過尚姓當官的,故此得名。還出了華姨和喬舅這樣的人才,現在又出了超人,真是地靈人傑!

唐舅說:「還是眼見為實吧!」

陸伯伯也說:「對!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嘛!」

華姨說:「你那又來了黨文化:說『人的正確認識只能從實踐中來,不是天上掉下來的。』那也是本次人類的實證科學、爬行科學。未來的科學,重於內修,開發人體的潛能,即特異功能。比如過河:你那個以實踐檢驗真理的科學,得摸著石頭過河;而有了功能的人,一眼就看出河裡的水哪兒深與淺,哪兒便於通行,很快就過了河;你還在那兒摸石頭呢!太落後了。小明明看到佛像上有蛇附體,可多少人還在燒香磕頭呢!得徹底轉變觀念才行!」

我真佩服華姨,過去聞所未聞的知識,她深入淺出地說得很明白。我不由自主地輕聲說:

「華姨咋懂得那麼多,真厲害!」

華姨笑了笑說:「可不是我厲害,是大法開啟人的腦筋。」

正說笑著,由遠及近地來到岔道口。不但有人迎接,還很像是迎接國賓的架式:各種彩旗有序地插在路兩邊和橋欄杆上,各種車輛整齊地停放在路旁;和平鴿放飛之後,鞭炮齊鳴;鑼鼓聲震天,嗩呐聲悠揚;秧歌隊,踩高腳,還有舞獅子;一條黃地紅字大橫幅寫著:「歡迎海外親人回歸故鄉!」

在歡騰的氣氛中,從人群中走過來幾個人,熱情地和我們相見,經介紹認識了他們。有村長尚春風,有華姨的兩姨外甥女劉秀蓮,有喬舅表侄小學教導主任趙心田,有「會社」會計尚穎。後邊還有倆人:大鵬和小傑。

小明明一下便認出了他們:「剛才就是他們倆!」

大鵬和小傑祥和地笑,小明明跑過去用兩隻手分別拉住了他們。

他倆向大家施禮問好後,特意走到華姨跟前說:「姑奶奶,您辛苦了!我們去過多倫多看天國樂隊,還去過您那溫哥華的藍色小屋呢。」

華姨看來很激動,眼睛濕潤了。我也感到了大法弟子們,是個龐大的無形的整體,相互之間心是相通的。同時,也能感覺到,這個屯子,一定有這樣的土壤,才產生出這樣的人才。

村長一揮手,說了聲:「停!」吹的、打的、扭的、跳的、舞的,都停下來了。她又對我們說,「到家再敘談。前輩們還是上轎車吧!」他指了一下前邊的三輛轎車。

轎車倒不高級,富康、捷達,還有夏利王,但是說明這個村子富了。讓我們坐他們最好的車,也是農民的真誠心意。可是不必來回換車,特別是陸伯伯的輪椅挪動不方便,我們以此為由謝絕了。

於是,迎賓隊伍回村了。前面由十幾台摩托車排成A字形,每人打著一面彩旗開道。接著是:獅子車,一輛轎車,我們的麵包車,兩輛轎車,幾輛麵包車,中貨、大貨,還有一些摩托、電動車、農用三輪車等。

說來也怪,還是坐在原來的車子裡,可是感覺卻不一樣了,真好像被抬舉得起空了,忽忽悠悠,浩浩蕩蕩,有點受寵若驚了!

在村中一座大房子前,還有一夥人在等待。原來是鎮長李忠漢、尚老太君、博士王王波深,還有一幫小學生,在夾道歡迎。

(未完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喬舅說:「老是說上頭,上頭再高還高過憲法了?信仰自由,是人的基本權力。中共的憲法確實是廢紙一張,總算領教了!十七大要和諧,就這麼和諧呀?!陸兄還相信它這和諧嗎?」
  • 到了報社,總編、胖老頭說:曉靈,你的報導真是有力度,在廣大群眾中反響很好!可是也惹來了麻煩,縣領導等的電話,倒不必去管他;主要是市委宣傳部來的電話,傳達了市委曹書記的講話…
  • 唐舅對媽媽說:「現在民眾逐漸覺醒了。咱們也來個溫故而知新,把遭蛇咬的事都抖落抖落。」
  • 這個黨肇的事,我總覺得說不出口啊!有個叫張鐵子的,也是實逼無奈。倆口子仨孩子,小崽才幾個月,沒奶吃餓死了。剩下的倆孩子,餓得打蔫,眼睛都睜不開了。…
  • 陸伯伯說:「我這回看準了,我原來是上了賊船,這個黨從根上就是邪的,不能老在賊船上待了,我不是黨員,可入過團,現在就聲明退出!」

  • 同是炎黃子孫,同是承傳了仁、義、禮、智、信,兩岸監獄為何有天壤之別?此乃正邪之分。中共的老祖宗說國家機器就是統治工具,監獄就講專政、鎮壓、酷刑;而傳統的中華文化,講究教化子民。
  • 喬舅看著冬梅,有感而發:「大法弟子了不起,國外的在中國駐外使領館請願、講真相,不分晝夜,不避寒署;在國內的,為了維護真理,身陷獄中也不畏生死,酷刑下仍堅如磐石,高貴品格令人崇敬!正是這種和平的方式,才震撼人心哪!」
  • 大陸的警察,就是越來越黑社會化,還搞得黑白顛倒。有一家子人,去北京旅遊,興高采烈地來到天安門廣場,正準備搞個全家合影,上來一個人就把照相機搶奪過去,膠捲給拿出來曝了光,把相機摔在了地上。他們定睛一看:竟然是『人民警察』。
  • 華姨又說:「要是沒啥特別情況,遵照你媽媽的囑託,週六咱們一起去農村遊玩。參觀一下養殖場、蔬菜大棚,採摘些瓜果,住一宿火炕,吃兩頓農家飯……不難做到。」
  • 中外先賢們,都是有智慧的大思想家,他們留下很多傳世預言,都經過了歷史的反覆驗證。如明朝國師劉伯溫的《推背圖》,十六世紀法國預言家諾查丹瑪斯的《諸世紀》等預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