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說:葉落歸根(37)

一篇「紀實專訪」
靈子
font print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秀蓮姐說:「那些好的事例就不多說了吧!說說另一面,有個別不想學的。比如,村北坎的那個『高實在』。他開個農用三輪車,一天拉兩趟腳,不起早不貪黑,夠吃夠花就足了。他總說:我不信神佛,沒有虛的,最講實在的:掙點小錢,玩點小牌,喝點小酒,看點小孩。不圖大福大貴,這多實在!因為他姓高,也有人逗他:還是你高!高!!所以號稱『高實在』,他還自以為得意呢。」

「大前年,肚子痛得沒法,去市醫院一檢查,花了幾百元錢,確診為膽結石,動手術費好一點的得花一萬二,最少的也得七千元。有的人取笑說:這回才叫『石在』呢!你留著吧!真的『石石在在』多好!可他疼得嗷嗷叫,硬著頭皮也得花錢治。後來,他說:『悔不該沒早學法輪大法!這回學了大法沒病了,再也不用去醫院了!這才是真實在的呢。』」

村長說:「還有像『老算計』,這些年的運動都搞怕了,成了『老運動員』了,就怕『秋後算帳』。不敢來學大法,給真相資料都不敢看。現在也變化了;還有『牆頭草』,老看中央電視台的新聞聯播,看有什麼新的動向!就隨風倒。『六四』風潮時,他先說:比『五四』運動都高;鎮壓以後,他又說:不能搞資產階級自由化呀!這回也和村裡大多數人一樣,安裝了大鍋天線,接收新唐人電視。由於親傳親,現在這周圍村子,學大法的、安大鍋的漸漸多起來了。那幾個少數的人,也都在逐步地變。」

秀蓮姐說:「清平鎮的幹部和派出所的民警,也都是當地的人,現在也瞭解了真相,都『三退』了,不像當初那會兒了。那時,鎮裡有個張書記,緊跟上頭阿諛奉承,領著派出所的人燒大法書。可是因為我們村去北京上訪的人多,他稻草沒撈著反到把烏紗帽丟了。後來的李忠漢鎮長,到這裡來幾次,觀念轉變了,已經拿去《轉法輪》開始學煉了。」

村長說:「這個忠漢鎮長,由於推廣了我們村的做法,提倡『一村一特色』,各村根據不同條件,大量種植一種有特色作物,施用農家肥,走向大市場。這兩年收效很好,市裡正要提拔重用他呢!」

陸伯伯說:「這麼好的人可別走,再來新的不定什麼樣!」

博士王說:「這裡的人心就像煉鋼的洪爐,誰來都能熔化了。去年省、市的工作組來倆人,總結這裡的經驗。開頭感到奇怪:你們村的人怎麼都這麼好?後來明白了。最後,帶上《轉法輪》這本書走了。」

小穎說:「派出所原來有個所長,抓大法弟子,還打人電人,後來出車禍,撞成植物人了。現在派出所不但不管咱們,有時還給報信;有個副所長是我的姑舅姐夫,已經修煉了大法。」

秀蓮姐說:「學大法的人多了,《轉法輪》這本書也需要得多了。遍地開花的上網點、小資料點不少,可製作大法書得精心,也得精明,多虧了『醫電園』夫妻倆。叫『醫電園』,是資料點的別名,也是為安全才這樣稱呼。可是沒成想,上個月他們去市裡買材料,買複印紙時,被那裡的便衣跟蹤了,市裡『六一零』把他們綁架了,這個資料點也遭到了破壞。」

「全村的人都惦念他們,我們想了很多營救辦法。特別是搞了個『千人請願簽名書』,本村幾乎全體成員都簽了名,還有一些外村的人也簽了。交到了市委、市政府,我們還拿著簽名書到市公檢法,去直接地講真相、要人,向他們講不能關押善良的基本群眾。現在看,聲勢還應該大。『千人請願簽名書』,還要大量地複印散發。我們按著《憲法》做,沒有錯!」

趙主任說:「要人時,還講了一條理由,他們是非法關押人,沒有法律依據:說民政部定的『非法組織』,可它一個部門沒權制定法律;說人大在事後制定個所謂的『反邪教法』,可也沒有給法輪功定什麼性;(那裡的條文,套在中共的頭上正好,它正符合邪教的特徵。)說後來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又有個『若干問題的解釋』,它同樣不能制定法律,當然也無權『解釋』法律。就是在它的『解釋』中,也沒提到法輪功如何。總之,給法輪功定性,沒有任何法律依據,問它司法部門,它拿不出來!」

喬舅說:「原來這麼荒唐啊!中共說建設法制社會,全是口頭匯氣!」

華姨說:「在『千人請願簽名書』上,再添上我們倆尚官屯老人的名字:喬仁、華慧敏。」

唐舅說:「我想,你市政府不是提倡和諧嗎?熱烈歡迎我們投資,我們也真想投資,可是你這環境不和諧,我們的故鄉親人被非法關押。就以觀光考察團的名義去要人,加上前山莊被關押的五個人和順福兄的兒媳,共計八個人。」

陸伯伯說:「我要以政協常委和家屬之名,也去要人。」

我說:「我這個記者也要寫個《內參》,直截送市委書記和市長。」

老太君說:「我也要倚老賣老,這回尚老太君也要掛帥出征!」

這位老人很幽默,說得大夥都樂了。

唐舅說:「讓前山莊再增加個請願團,『老山爺』這名老將,也可以出馬!」

華姨概括一下說:「這叫做:仨團、倆名人、一個『千人簽名書』。還應該搞個內部策應,你們的村長、鎮長,前山莊還有個『偽村長』,你們這土地爺得配合,肯定奏效!」

唐舅又說:「不叫配合,就叫裡應外合。怎麼裡應外合呢?我現在主意已定:就在這兩個鄉鎮投資,把這裡的農副產品粗加工或精加工,打到國際市場上去,主要目的是解決就業問題。初步想就叫『老唐人土特產品公司』。」

(未完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喬舅看著冬梅,有感而發:「大法弟子了不起,國外的在中國駐外使領館請願、講真相,不分晝夜,不避寒署;在國內的,為了維護真理,身陷獄中也不畏生死,酷刑下仍堅如磐石,高貴品格令人崇敬!正是這種和平的方式,才震撼人心哪!」
  • 大陸的警察,就是越來越黑社會化,還搞得黑白顛倒。有一家子人,去北京旅遊,興高采烈地來到天安門廣場,正準備搞個全家合影,上來一個人就把照相機搶奪過去,膠捲給拿出來曝了光,把相機摔在了地上。他們定睛一看:竟然是『人民警察』。
  • 華姨又說:「要是沒啥特別情況,遵照你媽媽的囑託,週六咱們一起去農村遊玩。參觀一下養殖場、蔬菜大棚,採摘些瓜果,住一宿火炕,吃兩頓農家飯……不難做到。」
  • 中外先賢們,都是有智慧的大思想家,他們留下很多傳世預言,都經過了歷史的反覆驗證。如明朝國師劉伯溫的《推背圖》,十六世紀法國預言家諾查丹瑪斯的《諸世紀》等預言,…
  • 秋後有一伏,這末伏莊戶人稱:「秋傻子」,天仍然是很熱的。可是立秋之後,卻天高氣爽了。瓦藍瓦藍的天上,飄動著幾朵棉團般的白雲,白雲飄過之後,在更高的天上呈現出幾片淡薄的魚鱗雲和馬尾雲,就像繪畫在天幕上的圖案,協和而雅致,好似天外還有天。
  • 走進屋來,好像個小禮堂。前面是舞台,下面有桌椅。舞台正中還是那樣的歡迎橫額,旁邊掛著兩個條幅。左邊是:「遠隔重洋,心心相連!」;右邊是:「轉變觀念,改地換天!」舞台下面擺放著幾盆鮮花。
  • 「《聖經啟示錄》說,所有崇拜紅色惡龍(即中共)和加入其組織的人,都在右臂打上了獸的印記,將來在眾神剷除中共的時候,就成了陪葬品。」
  • 秀蓮姐他們都坐在地上,排列地整整齊齊,規規矩矩盤腿打坐。老太君領著這夥人,鄭重其事地開會。她先讓我把家堂竹子打開,這是放置幾十年未動過的尚家老祖宗的家譜圖,以前很多人沒見過,都覺得開的這個會很特別。
  • 村長說:「老天爺真關照,就是周圍都大旱,我們這裡也偏得一些雨水,這幾年都五穀豐登。求雨那年,本來地都種晚了,到了芒種又強種了好幾天,人們怕莊稼不成熟,先啃了很多青苞米,沒成想秋後籽粒還挺成實。人心正,天地順!」
  • 「她娘倆學了法輪大法以後,她眼睛復明了,重見天日;兒子堅強也能走路了,還學會了掌鞋的手藝。那個心情無法形容!她逢人便講:『法輪大法好,活了一輩才見到光明!』因為她又撿又收破爛,所以她這真相講遍了方圓上百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