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則靈」的實驗證據

一夫

「綿羊-山羊效應」給人們常說的「信則靈,不信則無」提供了實驗基礎,在心理學上提供了科學依據。(攝影:李昀茱/大紀元)

  人氣: 61
【字號】    
   標籤: tags: ,

美國心理學教授格特魯德•施梅德勒(Gertrude Schmeidler)女士1942年在哈佛大學做了一組有關「超感官知覺」(ESP)的實驗[注] 。她在實驗之前給每一個參加實驗者一份調查問卷,問他們對ESP的態度。她把信ESP的參加實驗者稱為「綿羊」(sheep),把不信ESP的參加實驗者稱為「山羊」(goat)。

然後,施梅德勒博士對參加實驗者進行經典的「超人的視力」(clairvoyance)測驗(測試人們說的遙視功能),即猜為研究ESP而設計的牌(ESP Cards)。實驗結束後,她對「綿羊」和「山羊」們的實驗結果進行了比較,驚奇地發現「綿羊」們的平均成績明顯比「山羊」們的平均成績好。這個信和不信者之間的區別被稱為「綿羊-山羊效應」(The Sheep-Goat Effect)。在1948年至1951年間,施梅德勒博士又做了一系列的實驗,進一步證實了「綿羊-山羊效應」。她和合作者的實驗結果在美國心理學等學術刊物上公開發表了出來 [1-7] 。

許多研究人員重覆了施梅德勒博士的實驗,得到了同樣的結果,給「綿羊-山羊效應」建立了堅實的實驗基礎 [8-11] 。這個實驗結果的重要意義是,信仰(belief)對參加實驗者自身「超能力」的表現有明顯的影響,信ESP者可以增強自身的特異能力,更容易見到「特異功能」現象;而不信ESP者減弱自身的特異能力,不容易見到「特異功能」現象。

「綿羊-山羊效應」給人們常說的「信則靈,不信則無」提供了實驗基礎,在心理學上提供了科學依據。有意思的是,在信不信特異功能的辯論中,「綿羊-山羊效應」雙方都支持:不僅支持信的一方,也支持不信的一方。換句話說,不要輕易地給信的人扣上「迷信」的帽子,人站在哪一方都會看到有利於自身的現象或證據。這可能是佛家講的「相由心生」的一種表現吧。

如果深入地想一想,「綿羊-山羊效應」本身說明特異功能是真實存在的。可以用反證法來證明:因為如果特異功能不存在,那麼信和不信不會產生任何區別。現在實驗上發現,信和不信是有區別的,所以證明特異功能是真實存在的。

和信不信特異功能有關的是信不信神的問題。因為「綿羊-山羊效應」涉及的是精神和靈界領域,所以我們自然地用這個效應來幫助理解精神信仰問題,幫助我們理解信不信神的問題。信神的人常常講述自身感受到的「神跡」,感受到(甚至看到)神的存在;而不信神的人會說,哪有神啊?誰看見神了?(即使感到「神跡」,可能也不相信,認為是「巧合」或「偶然」)。這和「綿羊-山羊效應」是一致的,「信則靈,不信則無」。因此,一些科學工作者用現代實證科學來否定神的存在是片面的,而在中國,共產黨用「無神論」的政治力量打擊包括法輪功在內的信仰自由更是野蠻的。

「綿羊-山羊效應」揭示出人的精神(意識)後面有現代科學還無法認識到的深層的力量,精神信仰本身具有真實的力量。法輪功學員在反迫害中所表現出的正是強大的精神力量的體現。

註:「超感官知覺」—— Extrasensory Perception ,縮寫為ESP,即人們常說的「特異功能」。

部份參考文獻

1. Schmeidler, G. R. (1943). Predicting good and bad scores in a clairvoyance experiment: A preliminary report.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Society for Psychical Research, 37, 103-110.

2. Schmeidler, G. R. (1943). Predicting good and bad scores in a clairvoyance experiment: A final report.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Society for Psychical Research, 37, 210-221.

3. Schmeidler, G. R. (1945). Separating the sheep from the goats.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Society for Psychical Research, 39, 47-49.

4. Schmeidler, G. R., & Murphy, G. (1946). The influence of belief and disbelief in ESP upon individual scoring levels.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36, 271-276.

5. Schmeidler, G.R. (1952). Personal values and ESP scores. Journal of Abnormal and Social Psychology, 47, 757-761.

6. Schmeidler, G. R., & McConnell, R. A. (1958). ESP and personality patterns. Oxford, England: Yale University Press.

7. Schmeidler, G. R. (1966). The influence of attitude on ESP score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Neuropsychiatry, 2, 387-397.

8. Lawrence, T. (1993). Gathering in the sheep and goats … A meta-analysis of forced-choice sheep-goat ESP studies, 1947-1993. In Proceedings of Presented Papers: The Para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36th Annual Convention (pp. 75-86).

9. Smith, M. D., Foster, C. L., & Stovin, G. (1998). Intelligence and paranormal belief: Examining the role of context. Journal of Parapsychology, 62, 65-77.

10. Storm, L., & Thalboume, M. A. (2005). The effect of a change in pro attitude on paranormal performance: A pilot study using na’ive and sophisticated skeptics. Journal of Scientific Exploration, 19, 1 1-29.

11. Walsh, K., & Moddel, G. (2007). Effect of Belief on Psi Performance in a Card Guessing Task. Journal of Scientific Exploration, Vol. 21, No. 3, pp. 501-510.

--轉載自明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建議尊重知識、尊重科學的人士不妨仔細深讀《轉法輪》,深入地了解法輪大法及大法在人間的洪大展現,您就會得出你的真知,那將使您受益無窮。
  • (shown)依傍著現代科學的“無神論”恰恰迴避了存在著無數其它空間、現代科學至今不掌握通往另外空間的途徑這一事實。
  • 一個國家、一個社會,如果人人重德行善,這個國家就會風調雨順,國泰民安。反之,則天災人禍不斷......
  • (shown)固執保守的人,當他遇到當代科學解釋不了的現象,他一概把它歸為自然現象而不再深入研究。那麼自然是什麼呢?宇宙規律又是什麼呢?其實,宇宙規律就是神,神就是宇宙規律。
  • (shown)如果以人的能否見到或以人能認識到的科學去驗證是否存在,是不是還是把主觀放在了第一位,而把客觀上是否存在放到第二位了呢,這是「唯物」主義嗎?
  • (shown)信仰是防止一個人做壞人的第一道防線。可在中國,這條防線讓外來邪靈給摧毀了。這正是整個中國道德淪喪的根源。
  • (shown)我是快60歲的過來人了,在我身邊的長輩、親朋好友中,重德憨厚的人,他們的子女都非常優秀;而狡詐陰險的人,子女多犯罪或多病,他們都沒有善終,所以我確信因果報應,我相信‘三尺頭上有神靈。’
  • (shown)其實中共也是虛偽的“無神論”者,很多人都被這種假理邪說給矇蔽,就像它們鼓譟的共產主義是一樣的,它們自己也不相信共產主義,只是打著共產黨的旗號來維持其統治而已。
  • (shown)當賈會平一看這些,回頭就想去找賭錢這些人,這時被他妻子攔住了,說了他幾句。賈會平也清醒了,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原來和鬼耍了一宿錢。
  • (shown)長期信奉神佛者,個人清心寡欲,社會安定祥和。當“善惡有報”成為社會的常識,哪裏有毒大米呢?當“天人合一”是追求的目標,哪裏有這麼多環境污染呢?當“忠孝節義”是人們奉行的典範,哪裏有這麼多貪污腐敗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