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深不知處(下)

文/王金丁
font print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之四. 千年絕技佛指神音

市集到了最後一天,買貨的賣貨的已經塞滿了五里坡山谷。一個月的市集倒還沒出什麼大事,江湖上搶圖的事七然爺也不放心上,他手裡抓著菸桿由小箭子陪著從客棧走到河邊碼頭,順著村戶走過月彎橋,在街道上繞了一圈,路旁盡是商攤買客,只覺得這一年一度的市集給五里坡添了昇平氣象。小箭子停了步,在醫鋪前石臼旁的地攤上買了竹鈴鐺,跟著七然爺屁股後面一路咕嚕咕嚕搖著,卻讓雜沓的叫賣聲給掩蓋了,就沒趣的丟在一旁,不留意間,卻在人群裡看到大鬍子俠客坐在茶攤上趾高氣昂的喝著茶。

到了傍晚時分,清風客棧的茶棚裡已經坐滿了客人,七然爺倚著閣樓窗口吸著旱菸,棚裡幾個伙計在桌椅間忙著送茶遞飯。茶棚中間,一個瞎眼老人坐在半高不矮的籐椅上拉著弦琴。

這時,大鬍子俠客揹著大刀從外面踏了進來,才落了座,兩個袒著胸膛的青衣大漢跟著衝了進來,顯然是追著大鬍子俠客來的。小箭子看到了,提著腳步就趕了過去,哈著腰說:「兩位大俠請走這裡。」就把他們帶到西邊窗下,窗外臨著一片池塘,這裡只能瞧得著大鬍子俠客的頭。

兩位青衣大漢悻悻地坐下後,還瞪大著眼睛,其中一位望著桌上盤子裡的豆子,就出手操起一把,一掌向大鬍子拋去,看來大鬍子早瞧見了,伸手在空中打了個掌花,一堆豆子瞬間停在半空,他拿起盤子,將一粒粒豆子收進盤裡。這過程客人不一定瞧見,可讓小箭子瞧清楚了,他抬頭望向閣樓上的七然爺,七然爺也正朝他使了個眼神,小箭子一轉身,看見老和尚安詳的坐在東邊位子上,正巧靠著賣畫趙家主僕的旁邊,向他望了一眼。

有一位伙計給老和尚端去了一壺茶,小箭子倚著棚柱看到老和尚喝了口茶後,又看了一眼身旁的趙家主僕,緩緩站了起來,用洪亮的聲音說:「各位各位,恕老衲直言。」茶棚裡靜了下來,老和尚向眾人拱著雙手說:「五里坡市集今天就要結束了,各位大俠到這裡,有偷來的搶來的東西,老衲奉勸各位,應該物歸原主,五里坡民風淳樸,我們不要玷污了這個清淨的地方。」那邊大鬍子俠客鼻子裡「哼、哼」了兩聲,也不生氣,只是不理不睬,仍然繼續喝著酒。兩位青衣大漢卻是一臉訝異。

棚子裡一時鴉雀無聲,老翁的弦音更顯得清晰,大家都把視線射向老和尚,等著瞧他要變出什麼把戲來。

老和尚繼續說著:「各位大俠行走江湖,行俠仗義,武林中人首重武德,不管那張寶圖有什麼神功密笈,孤兒老僕江湖賣畫,理應濟弱扶傾,怎可為了武功而把人家祖傳遺物據為己有,老衲深信,有了武德,武功才能進步,縱使得倒了秘笈,已失了德行,也煉不出高功夫的,如果一個沒有道德的人擁有高強的武功,那豈不危害人類。」

老和尚環視茶棚一周,眼見仍然沒有動靜,就合起雙掌,雙眼微閉,一掌緩緩擎天,一掌拖地,倏地,右掌掌心射向拉琴老翁,只見老翁急速的拉起琴弦,琴音如一股清流傾瀉而出,老和尚繼而轉動雙掌,氣勢宏偉猶如轉動天地,老翁的臉龐頓時鋪上一層溫潤的色彩,此時,琴弦忽然轉慢,弦音像一股春天的微風,吹遍整個茶棚。不知何時,七然爺已經走到小箭子旁邊,悄聲對小箭子說:「太妙了,這是失傳千年的佛指神音,高德之士運起此功法,能引導弦琴拉出美妙的音樂,能使聽者心靈歸正,心生慈悲。」小箭子看到眾人似乎都沉醉在音樂裡,大鬍子俠客忽然從懷裡拿出那張寶圖,飛身至趙家孤兒身旁,把畫送到孩子手裡,老僕圓睜著兩顆眼珠不斷點頭致謝,大鬍子俠客轉身又回到自己位子上。

這時,茶棚裡歡聲雷動,瞎子老翁仍然拉著弦琴,七然爺幾乎看傻了眼,他向眾人高聲喊著說:「各位貴賓,這就是失傳千年的佛指神音,這個絕妙工夫能在這裡出現,真是五里坡的榮幸。」他瞧了一眼掌櫃的說:「五里坡市集在大師高德引導下圓滿結束,我真是太高興了,今晚要特地開封本店珍藏的陳年麥釀來慶賀,請各位貴賓盡量喝吧。」話聲剛落已引來一陣掌聲,七然爺抱拳轉向老和尚,已不見老和尚蹤影。

之五. 雲霧瀰漫了碼頭

第二天早晨,雲霧早早瀰漫了整個碼頭,船夫們忙著把貨物搬至船上,碼頭河邊已鬧成一片。七然爺帶著小箭子趕來時,眾多江湖人士已經站在岸邊,幾艘大小船舟停泊在河裡,河水輕拍著船舷。

老和尚站在船頭向大家揮著手:「後會有期了。」接著,後邊傳來一個洪量的聲音,大鬍子俠客站在小山上望向碼頭:「大師保重。」

船夫撐開櫓槳,小船已緩緩離岸,老和尚靠著船舷不停的向大家揮著手說:「各位大俠不管為了什麼目的來到五里坡,大家要珍惜今天這個機緣。」

七然爺手裡仍然提著菸桿,遠遠的喊著:「敢問大師往何處去?」一陣雲霧飛了過來,老和尚揚起衣袖,笑著說:「雲深不知處啊。」

小箭子站在七然爺旁邊一勁揮著手,一時才想起來,掏出兜裡的那本經書看了看,也不知該說什麼好。@*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砰然一聲巨響,大師啊!我終於看見了那一道曙光;亙古繁衍的三千紋路被斷然劈開,鴻蒙渾沌中,赫然劃破宇宙洪荒的,就是這一道斧光。
  • 大師茶藝工夫一流,這武夷大紅袍進了大師壺裡,才顯其意境高遠,端起茶杯即似聞風聲,茶一入喉又像看見高山清泉,及入腹頓覺熨人心脾,中國茶道文化深厚悠遠,大師的茶藝想必與修行相輔相成。
  • 牡丹把廚房的事料理就緒,抱著包袱輕聲的鑽出了張家宅院西角門,瞧見一輛牛車正奮力往上爬坡,傾斜的車軲轤顫危危的嵌住石板隙縫,車上高高堆著收割的稻子遮蔽了金黃的天空,駕車的榮貴伯嘶聲吆喝著水牛,水牛嘴裡「噌!噌!」的喘著氣。
  • 這江川一帶五鎮十八莊,任誰都稱讚咱們的胡琴好聽,真要這胡琴拿去了無妨,我早就想換把琴試試,這幾年來總覺得功夫上不去,一直停留在這節骨眼上,過不去這座山倒是滿痛苦的,只是這琴跟了我一輩,這樣一夕之間丟了,心裡也是怪難受的。
  • 小憨子抱緊衣襟,一時腳下踢到了石頭,懷裡的柑橘洶湧散落地上,四處翻滾,阿柱仔也懶得理會,一顆跳得快的柑橘卻滾進了他的腳底,正要跳開,可是那柑橘已被他踩出了汁液,身子瞬間滑了十幾步。
  • 蕭寒天看著趙富客寫好了,把毛筆往桌上一丟,從侍女手裡接過茶碗,喝了一口茶,看著畫說:「就叫《追泉尋仙圖》,這畫算是完成了,等墨乾了明天再來題字吧。」
  • 城頂街,台灣五十年代前後中南部小城鎮一條默默無聞的街道,是老台灣社會樸實無邪、唇齒相依的縮影,現在雖然街道仍在,但已不見昔日的煙雨風華。
  • (shown)綿密的枝葉在陽光裡迎風招展,紅透了的楓葉紛紛飄落地上。記得那老頭告訴清雲寺在東南方向,正猶豫間,老頭已經出現松樹林旁…
  • 有三十年手工製鼓經歷的製鼓師傅梁正穎告訴我,一位老和尚打了他的鼓之後說:「這鼓是天上來的。」這話引起我的興趣,問他有什麼涵義,梁正穎輕淡的說:「我想就是打出來的鼓聲很細很柔,像仙樂一般,能夠傳達打鼓者慈悲的心境。」
  • 三月的晨霧從五里坡山坳裡悄悄泊進七然爺的「清風客棧」時,客棧前「酒」字旗旛高高的飄揚在晨曦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