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鄭恩寵:俞正聲點了我的名

鄭恩寵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5月10日訊】2010年5月1日,上海世博會在各種爭議聲中開幕了。胡錦濤等大部份中共政要雲集上海,從4月29日至5月3日,似乎中共中央搬到了上海。除吳邦國、溫家寶留守北京之外,中共中央政治局及國務院和各省、市50多位省部級領導出席4月30日晚8時10分的開幕式。

在官方電視直播上,像人大副委員長陳至立、國務委員公安部部長孟建柱等政要的鏡頭只是一晃而過。但引人注目的是,中共中央紀律檢察委員會的兩位副書記何勇、干以勝和監察部部長馬馼坐在前三排,他們滿面春光和喜氣洋洋,長時間的鏡頭至少出現過三次。當晚的開幕式由俞正聲主持,而韓正市長及上海其他政要被邊緣化,鏡頭中幾乎沒有出現。韓正只是在5月1日上午8時30分,24分鐘的開園式中主持禮儀,講話由賈慶林佔據了大部份時光。

世界展覽局是各國政府間的組織,主題為「城市讓生活更美好」的上海世博會的市長韓正,未出席百年一遇的世博會開幕式。在中共中央搬到上海的數天中,韓正、吳志明等上海政要一直被邊緣化,顯得十分低調又無奈……

江澤民和家人一直未出現在公眾場合,但在世博會開幕之前,我成為俞正聲唯一點了名,「抓起來嚴加看管的人」。我有三位親友,分別在普陀、嘉定和浦東新區擔任大型國有企業的中層以上的黨員幹部。在世博會開幕之前,分別聽了上海市公安局和所在區國保處處長作的報告:這次世博會的安保是特級和一級,嚴加防範境內外的恐怖份子;嚴加防範境內外各種敵對勢力;包括港、澳、台等反對勢力;嚴加防範法輪功、藏獨、疆獨等破壞活動,對各類群體事件、上訪、各種對社會不滿的人要逐個排查……有的維權人士已走向政治,例如以前做過律師的鄭恩寵已被我們抓起來嚴加看管……

這個按俞正聲親自批閱的中共上海市委、中共上海市委政法委員會統一口徑的講稿,分別自各單位中層以上的幹部傳達。我的一位親友認識其中一位國保處處長,他說:「我見到鄭恩寵還是老樣子,被24小時軟禁在家,並未抓起來……」,而這位國保處處長笑了一聲:「這是上面統一的口徑……」。

事實上我並未被當局抓起來,只是在4月29日上午起對我的警戒升了級。當天上海市公安局和閘北分局分別出動了二輛警車,車上坐滿了人,守在大樓底下,其他人員一律不准進出我家的家門。上海公安局閘北分局國保處的警官24小時吃住在現場,不能離開現場一步。我家所在住宅小區只有1號樓和2號樓兩幢公寓及商住、辦公的22層大樓。離上海市的中心人民廣場和南京路步行街只有800米,其中大部份是閘北區副區長、局長等區級政要居住在此,底層1—4樓是閘北區政府街道辦事處,只有我一人享受省、部級幹部的安全保衛。整條大街和北站街道10萬人的社區,幾乎人人都知道這幢大樓內居住著一位十分重要的人物。許多老百姓都在看共產黨和上海當局的笑話,這是個什麼人?怎麼共產黨至今對方不了他?有的老百姓更多的是,天天在海外廣播和網絡上得到我的訊息。有一位老人對我說,只要你在美國之音、自由亞洲等電台講過幾句話,第二天就會有40萬市民聽到你的聲音。有一位中年男士對我講,他的妻子每週都要在網上等待,看我有新的網文發表了沒有……

俞正聲點了我的名,只是騙騙上海一些黨員幹部而已,到目前為止,上海當局對我的監管還是放鬆是一些。例如:5月2日下午4時15分至晚21時,在警方護送下批准我到妻姐家吃飯,與近20位親友和鄰居歡聚。其原因可能當局已將馮正虎先生當作上海一號政治異己人物嚴加看管。

4月10日—12日,我的繼母梁秀英85歲去世,在上海警方護送下,我參加了繼母追悼會。我有機會到基督教懷恩堂,到了淮海路、南京路、外灘、復興公園、瑞金賓館、孫中山、張學良故居並留影,見到世博會前的上海。我也有機會到過思南路一帶歷史風貌優秀建築保護區,作為一名律師參加過抵制非法拆遷保護或保留下的思南路一條街,感到無限欣慰。當年經韓正、時任盧灣區長張學兵(現任市長助理、公安局長和世博會副部級專職副主任)親自批示策劃強拆強毀而劫後餘生保護下的思南路一條街,就不難理解胡錦濤為何要遠離韓正這些小人,就不難理解我的生命為何被中共高層保護下來。繼母原住北京西路640號三樓(近石門二路),屬於東八塊沿街房屋,此次我特意從繼母家(現變為綠地一角),步行到南京西路用腳步量了一下,只有276米遠,證明了東八塊確屬上海的鑽石地段,附近中檔住宅,每平方米售價在人民幣7萬元許,而且有價無市,只有零星幾個單元的二手房在掛牌出售。

我父親在三兄弟中排行老三,二伯父只有二個女兒,從小他特喜歡我。小學六年級上半學期,伯父去世了。臨終前,父母將我過繼給伯父一家,伯母是上海大明造紙廠工人。伯母的妹妹響應黨的號召到四川綿陽紡織廠支援內地大三線去了,生了三個女兒。我們家全是男孩,伯母家全是女孩,這是神的賜給。在繼母目前的家(瑞金路),見到兩位妹妹和二位表妹(另一位在綿陽安家當工人,去年四川地震中全家倖存)等50多位親友。大表妹小萍比我小15歲,二表妹阿敏比我小17歲。1971年9月,我穿著軍便裝第一次從黑龍江回滬探親,那年我才21歲。從位於東八塊的繼母家,一手抱著4歲的阿敏,一手拉著6歲的小萍穿過北京西路到了南京路王家沙一帶遊玩,至今她們還記得在宋慶齡兒童書店,我給她們買了六本小人書,她們至今還珍藏著。到了附近的兒童服裝店,那時只需5元錢就可買到一套很好的童裝,但摸了一下口袋既沒有布票也缺人民幣,那時一個月工資只有32元且持續了八年。

三年中,有一年十個月手持衝鋒鎗在黑龍江邊巡邏站崗,對岸就是蘇聯的國土,除連長、指導員26歲外,其他都是16到20歲的戰士,近二年沒見過30歲以上的人、沒見過孩子、老人和女人。每天與江水、魚兒、大山、樹林、太陽、石頭和野生動物做伴。想爹、想媽了,只有仰望天空,看著星星和月亮與你說話,陪你笑,陪你高興…… 第一次探家,二位小表妹把我當男童,給我抱娃娃,要我教她們學開槍,她們也要打懷人,打蘇聯人,要去解放台灣…… 吃飯時,一個坐在我右腿上,一個坐在左腿上。抱著她們時,想起自己七尺男兒的責任,為保衛祖國,白天巡邏站崗,晚間抱著槍在山洞中睡覺……(有關這一節將另行文)。

俞正聲為什麼要點我的名,又動用如此大的警力保護我的安全?今年來,中共從上到下都辦了不少的各類《網絡輿情通報》。俞正聲在媒體中稱,他每天都要在早晨六時到上班前,從網絡上看上海的負面報導。這些《網絡輿情通報》經常刊登我在海外網絡上發表的署名文章以及接受各類媒體來訪、談話。早在今年一月,《網絡輿情通報》上刊登我寫的《土地救經濟?》一文,其中有《上海世博選址奧秘》這一段。

有著150年曆史的世博會,歷年選址在主辦城市遠郊,以帶動一個未開發區域的發展。國際展覽局曾對上海世博會提出兩條選址的思路,一是在上海郊區某個地域進行改造,以帶動周邊地區的發展;另一是對城市廢棄地,受污染地區進行改造。

一九九九年上半年,上海官方組織的選擇中有,崇明島、松江縣、嘉定縣、閔行區和浦東幾處遠離市中心城區黃浦江等幾處方案。當局讓六個設計組分別提出預備方案,結果五個選在川沙和南匯兩縣交界處的一個黃樓村附近,這兒離浦東機場較近,對於外地和海外參觀者交通很便利。當時我已取得國務院國家計劃委員會和司法部頒發的三千萬元以上大、中型基本建設工程招投標法律事務的律師資格,這是從當年全國十萬名律師中按每一百位律師經考試合格中選拔一名從事該重要工作。徐匡迪市長要市司法局推薦擔任浦東國際機場專職法律顧問,當年首先推薦我的是時任司法局局長助理,現任上海公安局副局長和市610辦公室新主任江憲法。

2000年,上海世博會的選址目標突然轉向,靠炒賣土地起家的上海政要,黃菊、徐匡迪、陳良宇、韓正等,最終選定在上海中心城市區——黃浦江兩岸,位於南浦和盧浦大橋間的濱江地區,佔地5.28平方公里。上海開埠160年來,建立的江南造船廠、上鋼三廠、南市發電廠、上海溶劑廠都在該區域,可謂是李鴻章洋務運動以來上海現代工業的起源地,歷史優秀的萬國的建築風貌區。這一反向選址使數十萬工人下崗、失業,數十萬農戶失去土地,大批優質農田、苗圃和商舖毀於一旦。八年來,上海有八千個大小工程加緊施工,為世博會建設配套,每天導致上千條道路擁堵……

150年的世博會歷史,規模上有大小之分,由主辦國選擇。2005年,日本愛知縣世博會和上海世博會之後的韓國麗水世博會選擇舉辦小世博會。上海舉辦的大世博會,這在二戰後十年才舉辦一次,在全球金融海嘯之際,上海進行的大世博會,十分不合時宜。

2010年上海世博會展期184天,預設參觀人數七千萬人次,境外參觀者達30%。2010年韓國麗水世博會展期九十天,佔地50公頃,預設參觀人數九百萬人次,境外參觀者達人員占7%。1967年,加拿大建國一百年時才在蒙特利爾舉辦的世博會,這個是自150多個民族定居和五分之一人口在國外出生的移民國家,才吸引五千萬人次參加。

俞正聲認為,歷年世博會只有三分之一盈利,上海世博會之後的5.28平方公里土地搞經營,可以做到不盈不虧。俞一語道破天機,為「賣地經濟」留下空間。2009年11月11日,俞正聲在中共上海市委舉行的九屆九次會議說:辦好世博會,是明年各級黨組織頭號任務。全市八萬個黨的基層組織,一百六十萬黨員都要帶頭做世博知識傳播者……。

正因為我在今年一月初的文章中點了俞正聲的名,所以俞正聲才在世博前夕點了我的名。歷史的實踐,誰也壟斷不了真理。在當今中國走向民富國強和民主自由的進程中,一個無神論的工程師與一個基督徒律師誰的影響力大?人在做,天在看。至少目前沒有一位上海市民的影響力能超過27歲的韓寒。俞正聲們在馮正虎回國問題上敗下陣來,今天在美國紐約的上海世博會難民胡燕與俞正聲們鬥智鬥勇,哪個笑到最後?

上海世博會的開幕,至少可以使眾多的市民清醒。去年十‧一前,俞正聲出動了100多位律師與750戶拆遷老上訪戶溝通,個別訪民「領袖」級人物稱,在世博會前90%的老上訪戶可以得到解決,每戶至少在300萬元以上得到補償。我有一位好朋友認為70%可以解決;一位和我走得很近的朋友認為,至少40%可以解決。當時我認為有5%得到解決就不錯。實踐證明這750戶上訪戶中只有2%得到自己認可滿意的解決方案。

1999年至2001年,江憲法親自開車送我一人,我坐到市信訪工作會議的主席台上,而江只坐在第一排為聽眾,由我代表全市律師與78戶老上訪戶溝通,我太瞭解這批中共高官的內情運作了。由於我不配合他們作惡,才導致入獄三年軟禁四年的後果。今天的上海幫改朝換代或改朝換制了嗎?我看這15家律師所的100位 律師是俞正聲聘用的,還是訪民聘用的。這個世界沒有免費的午餐,好貨不便宜,便宜無好貨。俞正聲是個無神論者,眾多市民也是無神論者,世上無神論之間的爭鬥是沒有結果的,或許是強者更強,弱者更弱。

有個訪民跟我講,俞正聲批示解決她的問題,只是區政府卡著不解決。我認為這個訪民太善良也太就「精明」了,不要低估了俞正聲,他是畢業於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的高材生,哈軍工是中共軍事領域的清華大學,是培養包括導彈專家在內的高等學府,其智商是哪個區長比得上?一位只有初中文化中年婦女可能太「聰明」了,你的智商真不及俞的百分之一,俞正聲要解決你的上訪訴求,那麼解決一個就新增加十位新訪民,俞正聲何苦自找麻煩?看人頭辦事,這是中共一些幹部的潛規則,目前官方寧願花錢花力去穩住一個馮正虎,也不會花錢花力去騙一個胡燕回上海,也不會花錢花力向500名訪民「低頭」。

俞正聲寧可花錢花力騙取500名黨員幹部的忠誠,也不敢馬上對我動粗,這是俞正聲們真實一面。《聖經》中的僕人,實際指孩童,無知、天真、謙卑地接受神的話語,接受神的大愛與真理,時時刻刻神與我同在。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10-05-10 10:0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