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國有毒食品探源

人氣: 26
【字號】    
   標籤: tags:



這種含有三聚氰胺的毒奶粉已經導致四名嬰兒死亡、六萬多名嬰兒生病。圖為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一日,安徽省合肥市的一家醫院,擔憂的父母帶孩子來檢查身體。(AFP)

自中國的有毒食品危害人類健康,當地業者的貪婪與疏忽使其進入食物鏈中。中共政權對其危險性低調處理或視而不見,當問題大到無法否認時,中共領導人才下令檢查並允諾懲罰違法者。儘管中國食品業者的道德敗壞導致目前這場危機,但是中共官僚制度的缺失,卻應負起最大責任。

有毒食品事件層出不窮

據《時代》雜誌報導,今年年初,食用三鹿奶粉的嬰兒被發現有腎臟問題,該公司和地方政府官員對家長的抱怨置之不理。當此新聞於九月份爆發時,這種含有三聚氰胺的毒奶粉已經導致四名嬰兒死亡、六萬多名嬰兒生病。在經過擴大範圍的檢驗後發現,在中國一百零九家奶粉製造商中,有二十二家的奶粉含有三聚氰胺。這種物質也出現在所有牛奶和乳製品中,包括白兔牌糖果等。

到了十月,香港當局在中國進口的雞蛋中發現三聚氰胺,此一醜聞進一步擴大。中共當局下令擴大檢驗動物飼料,並發現三千六百公噸的有毒產品。中共農業部部長孫政卻聲稱,這些有毒雞蛋是獨立事件。

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去年。一百多名巴拿馬人因服用中國製造的有毒感冒藥而喪生。幾百隻北美寵物因食用含有中國原料的飼料而死亡,這些原料中也含有三聚氰胺。正當這些醜聞發生時,中國製造的玩具、輪胎、海產食品和牙膏,陸續被發現含有毒素。


中國製造的牙膏也被發現含有毒素。圖為二零零七年六月九日,出口到尼加拉瓜的牙膏被檢測出有毒,尼加拉瓜政府沒收了十五萬支牙膏。(AFP)

中共官僚制度是禍源

消費者質疑為何中共不控管有毒食品問題,甚至讓三聚氰胺的使用變得如此普遍。芝加哥大學東亞研究中心(Center for East Asian
Studies)主任楊大力(Dali
Yang)表示,儘管中國乳業的道德敗壞導致這場危機,但是最終責任仍應落在中共當局上。他說,這是政府責任的問題,中共官僚制度並未把它當成重大事件來處理。

紐約大學公共衛生系教授內斯特爾(Marion
Nestle)指出,去年在寵物飼料中發現三聚氰胺的事件顯示,三聚氰胺已經進入食物鏈。一旦三聚氰胺出現在動物的食物供給鏈中,它很可能出現在動物的飼料中,最後在人類的食物裏。因為動物吃了這些飼料後,三聚氰胺會殘留在肉裏。儘管中共當局宣佈將擴大檢驗乳品業、打擊三聚氰胺製造商並開始調查飼料,但它尚未宣佈對肉類和蛋類進行檢驗。

楊大力說,如果說最近的有毒食品醜聞有什麼好處的話,那就是業者可以學到出售有毒產品的風險。他們的公司不但可能因此而倒閉,他們本身也可能面臨刑事懲罰。如果他們沒有記取這些教訓,那麼明年同樣會發生有毒食品醜聞。

奶農眾多 難以監管

《華爾街日報》十一月三日報導,蒙牛乳業公司是中國最大的本地乳品業者,它忙著和奶農玩貓捉老鼠的遊戲。該公司使用不同的檢驗方式,試圖檢驗出奶農添加的物質,包括三聚氰胺、殺蟲劑殘餘物、獸醫藥品和抗生素等。

據北京一名喬姓乳品顧問表示,中國眾多的小規模奶農很難監管,而且很少人有資金和技術從事良好的乳牛農場經營。於是,攙假就成了一種常見的解決方法。

這名喬姓顧問說,很多奶農不知道如何正確地飼養和照顧乳牛,以致於這些乳牛生產的牛奶經常達不到乳品業者的標準。甚至知道飼養乳牛的奶農,也經常選用較便宜的飼料,這可能導致牛奶品質不佳。

攙假是公開的祕密

據中國奶農與乳品業的專業人士表示,在牛奶裏攙入非法物質,在中國乳品業是公開的祕密。為了矇騙乳品公司的品質檢驗,在未達營養標準的牛奶裏添加不知來源的蛋白精,已經是行之有年的事實。

據河北省農村居民表示,三聚氰胺來自附近工廠的廢料,它在變成牛奶添加劑之前,經常堆積在學校外的路面。這種粉末的生意很好,以致於村民必須長時間工作,並在假日加班,才能滿足客戶的需求。

三聚氰胺的化學性質,可以使食品中的蛋白質含量看起來變多。添加劑製造商有時候會將三聚氰胺與麥芽糖糊精之類的食品添加劑混合,重新包裝後再出售給奶農,卻不標示內容物。同樣地,飼料製造商為了讓飼料看起來有較高的蛋白質含量,也會將三聚氰胺攙入飼料中。

河北省奶農指出,長久以來,奶農們一直利用添加劑矇騙乳品公司對於蛋白質、脂肪和新鮮度的檢驗,有些人甚至添加過氧化氫這種抗菌劑。

蛋白精的推銷人員,幾年來往返於乳牛農場之間兜售蛋白精。它通常以沒有記號的棕色紙袋包裝,每包重量二十五公斤,售價三百至四百人民幣。幾十家生產蛋白精的公司仍在網絡上做廣告,但是,自從三聚氰胺醜聞在九月份引爆之後,很多公司已經關門。◇
 

評論
2010-05-14 6:5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