撼世預言 即將到來(6)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

(三)抗戰十四年後八年中共是怎麼幹的?

那麼後八年當中它是怎麼幹的呢?它不是說全面抗戰嗎?中國共產黨真的實行了全面抗戰嗎?我們在講這些的時候,會有高興和厭惡的情緒,可是我們說實在話,我們今天講的是事實。這個事實不是國民黨給我們的,也不是海外學者給我們的,主要是我們大陸歷史學者二十年痛苦反思的結果。

1、是日蔣火拼,不是擁蔣抗日

毛澤東和他的共產黨、他的八路軍和新四軍,在1937年到1939年的上半年,是經常高喊蔣委員長萬歲的。1938年5月毛澤東親筆寫信交給周恩來,周恩來親自交給蔣介石。這封信上說:先生領導全民族進行空前偉大的民族革命戰爭,凡我國民無不景仰,我黨一定在先生的領導下奔赴抗日疆場保衛我偉大民族。1937年8月,中國共產黨對全世界發表《中國共產黨抗日救國十大綱領》,寫的是如何要和國民黨精誠團結,共赴國難,奔赴前方、堅決抗日,為挽救中華民族不怕犧牲,不怕流血。

 

可是就在發表這個綱領的時候,1937年8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陝北召開了洛川會議。當時的總書記張聞天做了一個報告,報告的題目就是《學習列寧》,為什麼要學習列寧呢?學習列寧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時候怎樣讓俄國的軍隊在一戰當中失敗,讓俄國被德國打敗。那也就是說在這場抗戰當中我們不要打,我們的辦法是要使得日本在侵略我們中國的時候讓國民黨南京政府徹底被日本人打敗,將來不就是我們的了嗎?毛澤東繼張聞天之後發言,表明支持張聞天的見解。他認為日本的軍事勢力遠勝中國,抗戰絕無僥倖之理。前此中共強調武力抵抗日本,並不是認為就可以打贏,而是為解決國內矛盾所必須。他警告不要為愛國主義所迷惑,不要到前線去充當抗日英雄,要知道日本的飛機大炮所能給予我們的傷害,將遠過於蔣介石以前所給予我們的危害。

應該承認的是,張聞天和毛澤東在洛川會議上所提出的陰謀抗戰策略,並沒有得到所有中共與會人員的贊成。不僅部分有著愛國情緒的軍事將領對此有看法,連周恩來也在一定程度上持保留態度。因為他需要與國民黨和國民政府周旋,需要“要槍、要錢、要編制和要地位的本錢”。我們看到,所謂擁蔣抗日高喊蔣委員長萬歲那全是做戲的,日蔣火拼才是它真正的策略。

日蔣火拼這個策略真的被它實現了,毛澤東的前秘書李銳先生1999年出版了一本回憶錄,回憶毛澤東在八屆十中全會上的一個講話,毛澤東說:我當時告訴你們(他就對劉少奇這些人說的),叫你們不要打日本人,你們開始還不相信我,現在還是我的主意對吧。抗戰開始以後,中國有三股力量,那就是國、共、日三方,共產黨應該怎麼辦?共產黨就應該讓國民黨和日本人拼嘛,拼完之後江山自然就是我們的嘛。毛澤東秘書李銳先生的《八屆十中全會回憶錄》上白紙黑字的寫著這一段話。歷史已經為他作出了證明。

在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和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聯合出版的權威著作《毛澤東外交文選》(中文版)一書中毛澤東說:“另外一些國家被戰爭削弱了,在中國,由於日本和蔣介石削弱了,我們就起來了。”

 

2、是抵抗日本鬼子的侵略,還是盼望日本鬼子的侵略?

其實日蔣火拼這個策略毛澤東在1937年日本開始全面侵略中國之前就已經想好了:“如果有一天民族戰爭代替國內戰爭,他將利用民族戰爭(抗日戰爭)使(敵人)國民黨變成弱小者,使紅軍變成強大者。”在《毛選‧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中毛澤東講了四個特點,第二個特點是國民政府很強大,也就是“第二個特點是敵人的強大”、“第三個特點是紅軍的弱小”,毛澤東也看到了要完成蘇聯侵略者交給的任務:即推翻孫中山締造的中華民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他說“第二個特點和第三個特點,規定了中國紅軍的不可能很快發展和不可能很快戰勝其敵人,即是規定了戰爭的持久,而且如果弄不好的話,還可能失敗”。

接下來毛澤東說的這段話就完全暴露了共產黨在抗日戰爭中的態度,那就是共產黨不打、借機會發展,讓日本鬼子和國民黨打,消耗國民黨。毛澤東說“敵人把紅軍看作異物,一出現就想把它捕獲。敵人總是跟著紅軍,而且總是把它圍起來。這種形式,過去十年是沒有變化的,如果沒有民族戰爭代替國內戰爭,那末,直到敵人變成弱小者,紅軍變成強大者那一天為止,這種形式也是不會變化的。”

弱小的紅軍隨時有被國民政府剿滅的可能,而且這種形式也是不會變化的。怎麼辦?毛澤東很清楚:只有指望民族戰爭代替國內戰爭、就是指望日本鬼子早日發動全面的侵華戰爭,這樣他就可以實現他的日蔣火拼、魚翁得利的計畫了。那就是:國民黨放下紅軍去打日本鬼子了,在和裝備先進的日軍的血戰中,國民黨軍隊會大批犧牲、因此而變成弱小者。而紅軍沒有國民政府軍的圍剿就擺脫了被消滅的危險,不但擺脫了危險而且終於找到了壯大自己的機會,那就是以抗日為名大規模發動群眾壯大自己的隊伍,但不能象國民黨那樣打日寇,否則實力同樣會拼掉(毛澤東說戰勝日寇要打正規戰,正規戰讓國民黨打,我們只能到敵後打遊擊戰。),只有不真正打日本鬼子而把精力放到宣傳打鬼子發動群眾加入、壯大我們的軍隊,我們才能變成強大者。而這一切的前提就是民族戰爭代替國內戰爭。

日本的全面侵略中國真的讓毛澤東盼到了,他寫這篇文章是1936年12月,第二年日本就開始了全面侵略中國,他的日蔣火拼計畫得以實施了。正如毛澤東在《毛選‧中國的紅色政權為什麼能夠存在》中說的:“軍閥間的分裂和戰爭,削弱了白色政權的統治勢力。因此,小地方紅色政權得以乘時產生出來。”日本的全面侵略不是更能削弱了白色政權(國民黨)的統治勢力嗎?紅色政權不就可以進一步擴大了嗎?他就希望國家亂,國家越亂,他越可以趁國難擴展自己,管它是軍閥還是日本鬼子,管它對國家和人民有沒有好處,只要能牽制和削弱國民政府,他就高興。所以毛澤東後來才會一而再、再而三地表示要感謝日本軍閥。

3、是遊而不擊,不是抗日遊擊

當抗戰在山西打得已經熱火朝天的時候,當我國的軍民已經犧牲累累的時候,最高統帥部一再命令延安的毛澤東趕快把八路軍的三個主力師派向山西,去進行戰鬥。毛澤東遲遲不發佈命令。最後,當林彪在平型關,感覺到自己非常丟臉,當國民黨的主力已經消滅了阪垣師團兩萬多敵人的時候,林彪這個時候才‘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地參加了平型關戰役,襲擊了阪垣師團的一個補給部隊,繳獲敵人的一萬五千件日本軍大衣。然後平型關就是它打的了,是共產黨領導打的了,那是後話了。毛澤東給林彪、給八路軍的五封電報,電報反復強調了“我軍必須堅持獨立自主的山地遊擊戰,不能採取運動戰的方針,應該把工作重心放在放手發動群眾,通過山地遊擊戰,深入敵後,建立根據地,獨立自主地發展和壯大革命勢力。”

 

日本人打來了,我們反擊日寇,這場戰爭國民黨在和日本鬼子打的火燒火燎、鮮血遍地,他告訴他的軍隊:八路軍的中心任務是做群眾工作,壯大自己的隊伍。我們從這裏可以看到毛澤東的心在哪裏。要知道共產黨當時的紅軍已改編為吃國民政府軍餉的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之後南方的紅軍遊擊隊改編為國民革命軍陸軍新編第四軍,受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之統轄。共產黨曾口口聲聲地表示:待命出動,擔任抗日前線之職責。服從國民黨中央政府的命令,無條件地聽從這個總指揮部的指揮……

大家知道,延安有個抗大,叫抗日軍政大學。大家知道這個大學的校歌是什麼嗎?叫到敵人後方去。有許多人從小就會唱。前幾年有一個留學生問辛灝年先生,他說:辛老師,兩軍打仗總得有前方的,為什麼共產黨抗戰沒有前方只有後方呢?他很聰明,我們大陸的孩子。是啊!它只有後方沒有前方。

 

4、把正面的正規戰踢給了國民黨,自己躲到敵後大發展,為魚翁得利作好準備

在《毛選‧戰爭和戰略問題》中毛澤東說:“在抗日戰爭的全體上說來,正規戰爭是主要的,遊擊戰爭是輔助的,因為抗日戰爭的最後命運,只有正規戰爭才能解決。……在戰爭問題上,抗日戰爭中國共兩黨的分工,就目前和一般的條件說來,國民黨擔任正面的正規戰,共產黨擔任敵後的遊擊戰,是必須的,恰當的,是互相需要、互相配合、互相協助的。”我們看到毛澤東明知道抗日戰爭的最後命運,只有正規戰爭才能解決。卻一腳把正面的正規戰踢給了國民黨,達到他在民族戰爭中直到使敵人(國民黨)變成弱小者。

在《毛選‧論持久戰》中毛澤東說:“日本雖強,但兵力不足,……敵以少兵臨大國,就只能佔領一部分大城市、大道和某些平地。由是,在其佔領區域,則空出了廣大地面無法佔領,這就給了中國遊擊戰爭以廣大活動的地盤。”對,在鬼子空出了無法佔領的廣大的地盤。共產黨躲到敵後擔任遊擊戰。遊擊戰有什麼好處呢?

在《毛選‧戰爭和戰略問題》中毛澤東總結了十八項,其中“(二)擴大我軍的根據地(地盤);(六)最迅速最有效地擴大軍隊;(七)最普遍地發展共產黨,每個農村都可組織支部(迅速壯大自己);(八)最普遍地發展民眾運動,全體敵後人民,除了敵人的據點以外,都可組織起來(迅速壯大自己);(九)最普遍地建立抗日的民主政權(建立共產政權);(十)最普遍地發展抗日的文化教育(革命教育);(十五)適合敵強我弱條件,使自己少受損失,多打勝仗;(十七)最迅速最有效地創造出大批的領導幹部(迅速壯大自己);(十八)最便利於解決給養問題(仗多為解決給養而打)”。他的遊擊戰的實質是擴大(地盤)、最迅速最有效地擴大軍隊、建立政權、使自己少受損失、(迅速壯大自己)。在民族戰爭中使紅軍變成強大者。

必須指出的是,在八年抗戰中,除中共以外,可以說不論中央軍、地方軍或系原軍閥部屬的舊軍隊,甚至是曾經屢屢製造過軍閥叛亂的“叛軍”,他們在抗日救國的偉大精神感召下,絕大多數都成了抗日的英雄和抗日的英雄軍隊。曾有一個留學生問辛灝年先生:如果共產黨在八年抗戰中它也去抗日,開始的時候它才幾萬人它不就打光了嗎?辛灝年先生回答說:如果蔣介石也這麼想、閻錫山也這麼想、李宗仁也這麼想、四川、雲南的軍閥都這麼想,大家都不想因為抗日把自己打光了而不願付出犧牲,中國的抗戰不就完了嗎?還要這個國家和民族幹什麼?更何況抗戰後期共產黨正規軍加民兵超過三百萬的時候仍然是在“坐山觀虎鬥”。

5、毛澤東遊擊戰爭的重大戰略作用給共產黨帶來了大發展

在《毛選‧抗日遊擊戰爭的戰略問題》中“*抗日戰爭初期,中國共產黨內和黨外都有許多人輕視遊擊戰爭的重大戰略作用,而只把自己的希望寄託於正規戰爭,特別是國民黨軍隊的作戰。毛澤東批駁了這種觀點,同時寫了這篇文章,……其結果,在抗日時期內,在一九三七年只有四萬餘人的八路軍和新四軍,到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時就發展成為一百多萬人的大軍,……而到一九四六年發動全國規模的內戰時,由八路軍新四軍編成的人民解放軍就有力量對付蔣介石的進攻了。”

在這裏我們看到毛澤東壓制黨內的部分抗日呼聲,為了自己奪取中國政權的目的,明知道“抗日戰爭中,正規戰爭是主要的,”在國家民族人民遭受日本鬼子瘋狂的侵略中,不願象國民黨軍隊一樣用正規戰爭大量殺傷日寇,反而以遊擊戰為名一味的保存實力、擴展兵力。最終用他的大軍、用正規戰爭來消滅國民黨軍隊(這支在保衛中華民族、和日寇打了十四年,犧牲了三百多萬軍隊,陣亡了二百多個將軍的抗日軍隊)。

6、抗日是幌子,所謂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本質上就是統一戰線中無產階級領導權的問題

在抗日戰爭中無產階級領導權的問題才是共產黨最關心的實質問題。在《毛選‧統一戰線中的獨立自主問題》中,“統一戰線中的獨立自主問題,是當時毛澤東同陳紹禹(王明)在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問題上意見分歧的突出問題之一。這在本質上就是統一戰線中無產階級領導權的問題。……堅決地擴大了解放區和人民解放軍。……這樣,就不但保證了我黨在日本帝國主義侵略時期能夠戰勝日本帝國主義,而且保證了我黨在日本投降以後蔣介石舉行反革命戰爭時期,能夠順利地不受損失地轉變到用人民革命戰爭反對蔣介石反革命戰爭的軌道上,並在短時期內取得了偉大的勝利。”

7、國難當頭,毛澤東說:“革命的中心任務和最高形式是武裝奪取政權”

在《毛選‧戰爭和戰略問題》中毛澤東說:“革命的中心任務和最高形式是武裝奪取政權,是戰爭解決問題。這個馬克思列寧主義的革命原則是普遍地對的,不論在中國在外國,一概都是對的。”大家看到了毛澤東在這裏講的清清楚楚“革命的中心任務和最高形式是武裝奪取政權,是戰爭解決問題。……不論在中國在外國,一概都是對的。”

這篇文章寫於1938年,在日本鬼子瘋狂的侵略中毛澤東告訴他的黨和軍隊:革命的中心任務和最高形式是武裝奪取政權(奪取正在抗戰的國民政府的政權),他能真心抗戰消耗自己的兵力嗎?國難當頭,國民黨浴血抗戰,共產黨的中心任務竟是革浴血抗戰的國民黨的命,武裝奪取國民黨的政權,這不是在和日本鬼子兩面夾擊我抗日國軍嗎?這是何等的罪惡啊!毛澤東為什麼要在抗戰中堅決地擴大解放區(地盤)和人民解放軍(軍隊)?抗戰結束後不發動內戰他又怎能奪取政權?同在這一篇文章中毛澤東還說:“共產黨員不爭個人的兵權(決不能爭,再也不要學張國濤),但要爭黨的兵權,要爭人民的兵權,……誰想奪取國家政權,並想保持它,誰就應有強大的軍隊。有人笑我們是“戰爭萬能論”,對,我們是革命戰爭萬能論者,這不是壞的,是好的,是馬克思主義的。”

毛澤東講的很清楚,他的‘革命戰爭萬能論’是針對‘誰想奪取國家政權’講的。好一個革命戰爭,不革日本鬼子的命,革浴血抗戰的國民黨的命!大家再看看毛澤東在《毛選‧中國共產黨在抗日時期的任務》(1937年5月3日)中是怎麼說的:“(一一)為了和平、民主和抗戰,為了建立抗日的民族統一戰線,中國共產黨曾在致國民黨三中全會電中向他們保證下列四項:(1)共產黨領導的陝甘寧革命根據地的政府改名為中華民國特區政府,紅軍改名為國民革命軍,受南京中央政府及軍事委員會的指導;(2)在特區政府區域內,實行徹底的民主制度;(3)停止武力推翻國民黨的方針;(4)停止沒收地主的土地。”事實已經證明這四項保證是騙人的謊話。

8、不打鬼子愛國官兵有情緒,毛澤東說:“不要以為少打大戰,一時顯得不像民族英雄,降低了資格”

 

共產黨中也有真心想抗日的愛國官兵,林彪參加配合國民黨打的平型關戰鬥和彭德懷的百團大戰都是違背了毛澤東和黨中央的戰略方針而打的。但共產黨的軍隊整體被毛澤東用遊擊戰壓制著,而遊擊戰的實質主要是發動群眾、擴大軍隊,所以有許多愛國官兵有情緒。在《毛選‧抗日遊擊戰爭的戰略問題》中“*抗日戰爭初期,中國共產黨內和黨外都有許多人輕視遊擊戰爭的重大戰略作用,而只把自己的希望寄託於正規戰爭,特別是國民黨軍隊的作戰。”我們看到中國共產黨內和黨外都有許多人他們羡慕正規戰爭,特別是國民黨軍隊的作戰,毛澤東自己也說:“因為抗日戰爭的最後命運,只有正規戰爭才能解決。……國民黨擔任正面的正規戰,”所以八路軍和新四軍中的愛國官兵能不羡慕嗎?

毛澤東還說:“共產黨擔任敵後的遊擊戰,”在前面毛澤東曾說:“敵以少兵臨大國,就只能佔領一部分大城市、大道和某些平地。由是,在其佔領區域,則空出了廣大地面無法佔領,這就給了中國遊擊戰爭以廣大活動的地盤。”毛澤東不允許八路軍、新四軍到前線到正面打正規戰,而把他們分散到敵後,在敵人空出了廣大地面無法佔領的土地上發動群眾、招兵買馬,他們能不鬧情緒嗎?為此,毛澤東為了那些因不能抗日打鬼子而有情緒的愛國官兵寫下了這樣的話,在《毛選‧論持久戰》中毛澤東說:“被指定的軍隊(發動群眾、招兵買馬),要自覺地負擔這種神聖任務,不要以為少打大戰,一時顯得不像民族英雄,降低了資格,這種想法是錯誤的。”大家想想,戰不在大小,有機會打鬼子的人那會覺得不像民族英雄,只有拿著槍沒機會打鬼子的人才會有這種恥辱的感覺。

9、抗戰中,念念不忘的是奪取政權

在《毛選‧論持久戰》中毛澤東說:“把舊中國化為新中國,……我們把抗戰和建國聯繫起來看,是正當的。”大家知道抗戰勝利是一九四五年,共產黨的所謂“建國”是一九四九年(其實中國早就存在,它那是建立政權),它的所謂“新中國”也是指的一九四九年它建立政權之後,也就是說毛澤東在國難當頭的抗戰中念念不忘的是推翻國民政府奪取政權和建立政權即所謂“建國”,所以他說:“把舊中國化為新中國,……我們把抗戰和建國聯繫起來看,是正當的。”在《毛選‧中國共產黨在民族戰爭中的地位》中毛澤東說:“同志們,還有一個問題,這就是中國共產黨在民族戰爭中處於何種地位的問題,這就是共產黨員應該怎樣認識自己、加強自己、團結自己,才能領導這次戰爭達到勝利而不致失敗的問題”,“我們的任務,是領導一個幾萬萬人口的大民族,進行空前的偉大的鬥爭。”“這樣,我們就能在全國人民中形成一個堅強的核心,爭取抗日的勝利和建立一個新中國。”

大家知道,在抗日戰爭中“奪取抗戰勝利”是必須喊的口號,但要達到領導一個幾萬萬人口的大民族的目的,就必須推翻國民政府,要建立一個所謂新中國同樣要推翻國民政府。奪取中國的領導權始終是在國難當頭之時毛澤東所一心要達到的目的。中共的黨史研究家們,早已對毛澤東的《論持久戰》一針見血地作了這樣的歌頌和吹捧:“毛澤東……於一九三八年五月發表的‘抗日戰爭的戰略問題’和‘論持久戰’的著名演講,深刻地揭示了抗日戰爭是以農村包圍城市、武裝奪取政權的革命道路,在民族戰爭條件下的具體體現這一本質。”(何世芬:“毛澤東同志在抗戰初期軍事戰略轉變中的傑出貢獻”。中共《黨史研究》1984年第一期)。1938年7月,當中共中央要求在武漢的王明等人於《新華日報》上發表毛澤東的“論持久戰”時,身為中共中央長江局負責人的王明、博古、項英、凱豐等,曾一致反對發表這篇文章,認為“該文的主要傾向是消極抵抗日本侵略,等待日本進攻蘇聯。這個方針既同中國人民的民族利益又同中共的國際主義相矛盾”。當然,王明他們並沒有說透他們為何不登載該文的原因。因為他們瞭解,毛澤東要借日本侵略的“良機”,以達到他發展農民戰爭打天下的目的。所以王明後來在延安給毛澤東整得七死八活呀!

10、承認蒙古獨立,並大加讚賞。賣國嘴臉暴露無遺

 

大家知道蒙古人在元朝統治過中國,這個民族是中華民族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可外蒙古丟失了,丟失在俄國鬼子手上。外蒙古加上被俄國鬼子直接霸佔的我國領土有300多萬平方公里,也就是說中國有四分之一的領土損失在俄國鬼子手上。蒙古作為蘇聯的附庸國,獨立後一直受俄國鬼子控制,實行俄語教育。就連竊國賊袁世凱也不承認外蒙古獨立,可是共產黨、毛澤東承認了,在《毛選‧中國革命和中國共產黨》中毛澤東說:“現在中國的國境:……正北面,和蒙古人民共和國接壤。”也就是說毛澤東在他1939年寫的這篇文章中就公開承認我國被俄國鬼子霸佔的外蒙古是獨立的蒙古人民共和國。

他不但承認,還對外蒙古在俄國鬼子支持下分裂中國、背叛祖國的罪行大加讚賞!稱外蒙古脫離當時中國的北洋政府的叛國行為是外蒙古發生的人民革命。在《毛選‧唯心歷史觀的破產》中毛澤東說:“蒙古土地那麼廣大,人口那麼稀少,照艾奇遜的道理是不能設想會發生革命的,但是卻早已發生了”[3]。注釋[3]指一九二一年至一九二四年外蒙古發生的人民革命。在這次革命中,蒙古人民革命党領導蒙古人民,在蘇俄的支持和幫助下,驅逐日本帝國主義所支持的白俄軍隊,推翻外蒙古地方的封建統治,脫離當時中國的北洋政府,建立了蒙古人民共和國。”由於共產黨奪取了政權,中國也就失去了收回外蒙古的機會。

11、專打國軍,不打日軍,命令新四軍擴張,引發皖南事變

中國大陸出版了一本書,這本書在1983、1984年曾經出版過五千冊,鄧小平在它出版後很快又把它收回去了,不再讓它公開出版。可是二十來年之後這本書又出版了,這本書的作者彼得‧弗拉基米若夫。這個人是什麼人?是蘇聯塔斯社駐延安的記者,他的第二個身份是第三共產國際駐延安代表,他有權力列席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他在他的《延安日記》裏詳細的論證了共產黨在所謂的中國人民的抗日戰爭階段,怎麼樣打國民黨的軍隊而不打日軍的一些令人羞恥的事實。

大家都知道皖南事變,說心裏話,八路軍還能夠說幾句話,還參加過平型關戰鬥、還打過百團大戰。儘管毛澤東和黨中央不讓打,批評他們違背了黨中央的戰略方針。但在國難當頭、日寇蹂躪我山河的時候,參戰的八路軍官兵只要是打了日寇了,就是了不起。新四軍從建軍到最後(除了遭遇了日軍不得不打、為了給養等情況打一下)從沒有象八路軍那樣有一定規模的主動打一打鬼子。江蘇溧陽的塘馬戰役是遭遇了掃蕩的鬼子來不及跑了才遭受了損失,當然儘管是被動的,和日寇血戰而死的都是我民族烈士。塘馬戰役中的新四軍十六旅在江蘇宜興閘口成立,成立後打國民黨打了三戰。至於新四軍解放了江南的長興、溧水、句容、高淳等縣,大家從現在中共出的書籍中也看到了,那是1945年8月日本宣佈投降後,毛澤東、黨中央命令部隊要在第一時間和國民政府搶受降權才打下了這些地方。

那日本投降前新四軍主要打誰呀?不是新四軍沒能力打大戰,它打韓德勤的大戰黃橋戰役就消滅了國民黨一萬多人,韓德勤是誰啊?韓德勤是台兒莊大戰血戰日寇的主力部隊呀,韓德勤的抗日戰績讓消滅他的新四軍汗顏。新四軍打死國軍兩個師長,淹死國軍的一個軍長,它成團成營成連的襲擊國民黨的抗日軍隊。1968年,老三屆的高中畢業生下放到安徽皖南涇縣茂林村的時候,當地的老輩們在談到當年的皖南事變時,竟在私下裏對他們說:“哪裡是國民黨打共產黨,是共產黨把國民黨打火了,國民黨才挨它的。”今天我們發掘出的歷史完全和這些鄉民的話是一致的。中共的借抗日以擴張,是不擇手段的。而所謂借抗日以擴張,並不是說,中共乃是一邊抗日一邊擴張,倘若真是如此,倒也罷了。問題的關鍵是,中共為了擴張,非但不打敵軍,而且專打友軍,非但不向敵人佔領地區進攻,甚至向一切敵後地區和戰爭區域的己方進攻。

在《毛選‧放手發展抗日力量,抵抗反共頑固派的進攻》中,在這份“毛澤東為中共中央起草的給中共中央東南局的指示。”中,毛澤東這樣命令新四軍,他說:“所謂發展,就是不受國民黨的限制,超越國民黨所能允許的範圍,不要別人委任,不靠上級發餉,獨立自主地放手地擴大軍隊,堅決地建立根據地,在這種根據地上獨立自主地發動群眾,建立共產黨領導的抗日統一戰線的政權,向一切敵人佔領區域發展。例如在江蘇境內,應不顧顧祝同、冷欣、韓德勤等反共分子的批評、限制和壓迫,西起南京,東至海邊,南至杭州,北至徐州,盡可能迅速地並有步驟有計劃地將一切可能控制的區域控制在我們手中,獨立自主地擴大軍隊,建立政權,設立財政機關,徵收抗日捐稅,設立經濟機關,發展農工商業,開辦各種學校,大批培養幹部。中央前要你們在今年一年內,在江浙兩省敵後地區擴大抗日武裝至十萬人槍和迅速建立政權等項,不知你們具體佈置如何?過去已經失去了時機,若再失去今年的時機,將來就會更困難了。”

在這裏我們看到毛澤東是怎樣命令共產黨的新四軍在國難當頭的抗戰中奪取正在領導抗戰的國民政府的地盤和領導權的。這才是皖南事變的真正起因。陳毅忠實地執行了毛澤東的命令,渡過長江去發動黃橋戰役打韓德勤,引來國民黨報復發動皖南事變。

(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2005年的《炎黃春秋》第九期刊登了原中共中央統戰部部長閻明復的文章,披露了張學良中共黨員的身份。
  • 1944年初,中國遠征軍和駐印軍在滇緬邊境、即緬北進行反攻,全殲日軍兩個師團,重創日軍兩個師。同年春月,我為打通中印公路,始以駐印軍指揮官鄭洞國率新一軍、新六軍反攻緬北,越崇山峻嶺,進擊新平洋,與日軍戰于太白家。
  • 這個中華民國在我們的心裏叫什麼?叫大中華民國,是包括外蒙古在內的1912年元月1號由我們的國父孫中山先生創立的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所以我們才敢說,中國人民長達十四年的抗日戰爭在性質上、在本質上,就是我們大中華民國的衛國戰爭。誰在那個時候將自己的熱血和生命奉獻給了這一場戰爭,誰就是在捍衛我們的大中華民國,就是在捍衛我們國父所創建的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
  • 最近幾年以來,每到了颱風季節,最常在電視新聞上看到的就是各地所發生的土石流,滾滾的泥沙吞沒了許多人的家園。而隨著事件發生,就會有許多專家學者們討論土石流發生的原因,多半與濫墾濫伐、水土保持脫不了關係。
  • 我們都有一個國家,我們都是一個國家的一份之。我們每個人在討論我們的歷史問題、現實問題和前途問題的時候,如果我們每個人都把國家、民族、人民放在自己的立場之上,我們的心,我們的態度,我們的感情都是以自己的國家、民族、人民放在第一位來討論歷史追求未來的話,我們就不會犯太大的錯誤,我們就不會相信謊言,我們也不會自我誇張,因為國家、民族、人民對一個國家的人來說她永遠是我們心中最重要的。
  • 2002年6月,都勻國際攝影博覽會推薦該景區為攝影采風點。原任村幹部王國富在清掃景區時,無意中發現巨石上有“產”、“黨”兩個大字。他把長期堆放在石頭旁的秸杆搬開後,發現巨石斷面上隱約出現“中國共產黨亡”六個橫排大字,字體勻稱工整,每字約一尺見方,筆劃凸出於石面,如浮雕狀。
  • 讀罷“九評”,知國民党有兩百個將軍陣亡,便知中國人民抗擊日寇的主體表現是由國
    民党軍隊表現的,其中中國軍隊在緬甸的戰鬥﹐是中國近代史上值得大書特書的事﹐
    緬甸第一階段戰鬥中的“仁安羌大捷”﹐更是一個聞名于世的戰役﹐是近代史上中
    國軍隊第一次和盟軍並肩作戰所得的榮譽﹐是盟軍在第一次緬戰中唯一的大勝仗﹐
    同時更是一個奇跡。因為孫立人將軍的新三十八師在劣勢情況下﹐竟以不滿一千的
    兵力﹐擊敗十倍于我的敵人﹐救出十倍于我的英軍﹐這十足表現出中國軍人作戰精
    神的英勇 與頑強。另外中華傳統文化“仁﹑義﹑禮﹑智﹑信”的優越性在中國軍隊
    的對日作戰中﹐以緬甸之戰體現的相當淋漓盡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