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65)

沈畔東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馮士研的大女兒此時在北京大學讀書,她也加入到遊行隊伍,此時又接到父親支持他們的信,她的反腐敗、反官僚要民主的熱情更高,隨後又加入到絕食的行列中。

天安門廣場求民主的熱潮,很快傳遍全國,各大院校紛紛回應。合肥也不例外,科技大學、安徽大學、工業大學,大多數大學生們,在長江路上遊行,並要求人們捐款,支持天安門廣場上學生的經費。此時馮士研家裡的房屋蓋的已基本完工,正為兒子年底結婚做準備,他到合肥購置傢俱,看到學生們爭民主的熱情如此高漲,深深為之感動,把所帶的1,000元,全部捐給了學生,學生們對這位農民打扮的叔叔深表謝意,要求他留下姓名。馮士民說你們叫我馮叔叔就行了。學生們舉起這一千元,向來往行人大聲呼喊:「向馮叔叔學習,向農民叔叔學習,感謝馮叔叔!」這一消息在合肥傳遍開來。

天安門廣場的學生們的民主要求,受到各界愛國的有識之士的支持,甚至有中央電視台的主持人,也播出了有識之士的聲音。但中共的實權人物,強烈反對,認為學生的要求危害了他們的政權。竟有高官揚言:「我們打下的江山,不能白白送掉。」原來他們打下的江山,不是為人民謀利益,而是為了他們自己的利益,這種邏輯與強盜無異,一貫講假話的共產黨,此時可說了大實話。江山的利益既然是他們的,他們怎能容忍大眾分享,鎮壓就成了他們慣用的手法。

受共產黨長期的欺騙宣傳,在學生的腦海裡難免有相信共產黨的成分,他們以為用和平方式和共產黨抗爭,而且是維護共產黨的社會秩序,共產黨是不會下毒手的。可是湖南的魯德成三君子卻不相信共產黨會發善心,他們認為共產黨的毒根是他的老祖宗毛澤東,只有去掉他的老根,才能徹底剷除共產黨。這三位君子,不顧危險,來到天安門城樓,用墨水撒到毛澤東頭像上,告誡世人,這才是罪魁禍首,是他毒害了幾代人的頭腦。然而共產黨的公安部門卻沒有抓他們,共產黨就望他們做得越激烈,越有利於他們找到鎮壓學生的藉口。而把三君子抓起來的卻是民運學生。這些學生受共產黨多年欺騙宣傳,還在相信共產黨發善心,不會向他們下毒手,況且他們的行為只是幫助共產黨推動民主,並無他求。所以他們對共產黨的現行設施,還是盡力保護。他們認為向毛澤東頭像上澆墨水是破壞行為。這種膚淺的認識,以至維護共產黨統治的情況下,要求基本民主,最終還是被殘酷鎮壓。(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馮影勤補了票,看了看對面那位,已不睡在原來的座位上,竟睡在自己的屁股底下。查票人沒有看到他,沒有查他票。隔著走廊右邊的一位,衣著整齊,他面對台桌上的書,一本正經地看著
  • 只見一個在此時可算是胖乎乎,約十歲左右的小男孩子,手握拖把,在擦地板。他年齡雖小,衣服破爛,擦地板卻很利索,顯得很有力氣。他明顯不是服務員,為何擦地板這樣賣力?」
  • 小寶不但幫炊事員幹活,車上所有服務員,他只要能幫上忙的,就搶著去幹,車上人都喜歡他了。尤其是那賣飯的兩個阿姨,車廂裡只要是能吃的東西,都拾到飯車裡帶給他吃。
  • 現在死了人,就如死一隻小雞一樣沒有人過問,可死了牛非追究不可,隊長不向上彙報,自己也不得了。公安局來人了,大老好也不逃跑,連忙從藏在稻草裡,拿出剩下的一塊生牛肝,用嘴咬住,雙手伸出,讓公安人員銬上。
  • 石建峰仔細分析這四句話:當代沒有皇帝,哪來皇倉?皇倉是否指的就是糧站,糧站是共產黨管的,共產黨就是皇帝。糧食一進入糧站,社員不到三個月就要餓死。餓死的屍骨為何要放在屋裡,不抬出去?
  • 他瞭解到這些遊民大多是步行來的,有人在半路上走不動就餓死了,到達這裡的人都只連一口氣,都湧入飯店。開始飯店還給一點稀飯喝,後來人來的多了,使飯店不能營業,飯店人員告到鎮上,鎮上派來民警,把他們趕到一起
  • 他們踩下一個彭德懷是小事,卻要牽連億萬農民,他們還是按五八年放衛星的數字,強迫農民上繳糧食,這可是無底洞呀!農民沒有糧食,還能活多久?
  • 她要他們坐到炕上,慢聲對他們說:「哪裡能找到人,都餓死了,就是有活著,恐怕也逃出去了。」「死掉這許多人,怎麼見不到一座墳,家裡又沒有屍骨?」「先死的人都被後死的人吃掉了,哪裡有「屍骨,吃不下去的人骨頭,都被倒在東邊的坑裡。」
  • 聽了兒子的話,我如撕心裂肺一般,哪還有狠心把兒子捂死?第二天早上,我的兒子死在炕上了。叔叔又來了,他把兒子弄去,晚上送來兩碗肉,我吃了。幾天後我想起來了,我吃的不是兒子換來的人肉,我兒子是全村最後死的
  • 馮士民說太好了,他們有說有笑走在彎彎曲曲的羊腸小徑上,拐過一個山角,側面突然有一女人說道:「小鳳!只顧自己走,你怎麼不把客人行李拿著。」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