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68)

沈畔東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舟山的劉永生,自那年馮士民給了他五萬美元後,受祖父劉阿狗的影響,一直想脫離共產黨的統治,他用這筆錢買了一般鋼板機動漁船,這在當時可算是高級別的船。他雇用了幾個政見相似的青年,出海打魚。幾年下來,劉永生已是身份百萬的富豪,雇員們也跟他富了起來。他們不滿足現狀,經劉永生提議,大家合夥投資,換條大船。劉永生占股份百分之五十,收入按股份分紅。這條大船可到國際海洋捕撈。

自有了這只現代化的漁船,劉永生全身投入捕魚事業,但他對時局還很關心,收聽西方國家電台是他生活的一部分。當他聽到共產黨在天安門廣場屠殺學生,十分憤怒。這天他們在西沙群島海域捕魚,又接接到妻子發來電報,說馮士民有信來,要他速回。於是他經大家同意,收網返程。他們日夜不停地往舟山航行。

一九八九年六月十日,劉永生駕駛的漁船,順利到達舟山海港,拋錨停泊,留下一人守船,其餘船員放下柵板,駛到岸邊上岸。此時已是中午時分,劉永生要船員在家休息,等候通知。船員紛紛回家。

劉永生的妻子聽出是自家漁船停泊的喇叭聲,忙放下手中活,跑來迎接丈夫,只見劉永生一副疲憊的樣子,忙叫他回家休息。劉永生問:「家裡來人了嗎?」

妻說:「昨天一個老者帶著五個青年到我家,問老者何事,他說找你,見到你再說,並要求我不要對外人說。」

「我明白了,看來今天不能休息了。」劉永生隨妻來到二樓西室,只見老者在和青年們說話,忙上前握住馮士青手問:「您是?」

馮士青忙問:「你是永生侄?我是馮士民的弟弟馮士青。」

劉永生笑道:「二伯快請,」回頭對妻子說:「你去準備飯菜,不用叫人陪客。」

妻子說:「別忙,你先把士民大伯來的信看一遍,再和他們談。」說著把信給了劉永生,轉身去了。
劉永生看過信,歎道:「士民大伯真有先見之明,不想事情真就發生了。看來二伯來此,正是大伯信上所說的事?」

馮士青說:「哥給我信說,已給你信了,大約就是這封信了。」

劉永生說:「我能有今天,都是士民大伯全力支持的結果。請你們放心,我一定滿足大伯的愛國心願。」

酒桌上劉永生首先向馮士青敬酒,然後一一向大學生們敬酒,對他們的愛國精神表示敬佩。他們又逐個向劉永生敬酒,劉永生都是一飲而盡。大家飯後,只見劉永生碗裡的飯卻一口未動,便趴在桌上睡著了。馮士青想把他推醒,吃口飯再睡,怎麼推他都深睡不醒。妻子對馮士青說:「他在船上晃動慣了,你越是推晃他,他越是睡得沈。你們幫我把他扶到床上睡吧。」

劉永生一覺睡到日落西山,夢中被機槍聲驚醒,一下子坐了起來,卻見自己坐在床上。他忙下床,叫妻子把五個心腹的船員請來,有事相商。

妻子出去不久,五個船員陸續來到。劉永生給每人泡了杯茶,對他們說:「你們這麼辛苦,今晚又影響你們休息,實在對不起,也是迫不得已,請你們原諒。」

船員們說:「和你在一起幹,我們很愉快,不感到勞累,你有什麼事只管吩咐。」

「你們在收音機裡可能也聽到了,這次中共在天安門廣場的事情。」

「太不像話了,他們竟然用坦克、機槍射殺學生,共產黨豬都不如,簡直是魔鬼。」

「可是你們卻不知道,他們對逃跑的學生都不放過,還在全國各地追捕。如果有學生跑到你們家,你們將會怎樣對待學生?」

船員們齊聲說:「保護學生。」

劉永生說:「你們想的和我一樣,要保護他們。藏起來是一種保護辦法。但是藏是藏不住的,共產黨是靠用特務手段起家的,他有辦法找到學生。我這次放棄捕魚旺季,急於回來,就是因為我家來了幾位學生,向我們求救,所以我請你們來也向你們求救,請大家想出最佳辦法保護他們。」(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馮影勤補了票,看了看對面那位,已不睡在原來的座位上,竟睡在自己的屁股底下。查票人沒有看到他,沒有查他票。隔著走廊右邊的一位,衣著整齊,他面對台桌上的書,一本正經地看著
  • 只見一個在此時可算是胖乎乎,約十歲左右的小男孩子,手握拖把,在擦地板。他年齡雖小,衣服破爛,擦地板卻很利索,顯得很有力氣。他明顯不是服務員,為何擦地板這樣賣力?」
  • 小寶不但幫炊事員幹活,車上所有服務員,他只要能幫上忙的,就搶著去幹,車上人都喜歡他了。尤其是那賣飯的兩個阿姨,車廂裡只要是能吃的東西,都拾到飯車裡帶給他吃。
  • 現在死了人,就如死一隻小雞一樣沒有人過問,可死了牛非追究不可,隊長不向上彙報,自己也不得了。公安局來人了,大老好也不逃跑,連忙從藏在稻草裡,拿出剩下的一塊生牛肝,用嘴咬住,雙手伸出,讓公安人員銬上。
  • 石建峰仔細分析這四句話:當代沒有皇帝,哪來皇倉?皇倉是否指的就是糧站,糧站是共產黨管的,共產黨就是皇帝。糧食一進入糧站,社員不到三個月就要餓死。餓死的屍骨為何要放在屋裡,不抬出去?
  • 他瞭解到這些遊民大多是步行來的,有人在半路上走不動就餓死了,到達這裡的人都只連一口氣,都湧入飯店。開始飯店還給一點稀飯喝,後來人來的多了,使飯店不能營業,飯店人員告到鎮上,鎮上派來民警,把他們趕到一起
  • 他們踩下一個彭德懷是小事,卻要牽連億萬農民,他們還是按五八年放衛星的數字,強迫農民上繳糧食,這可是無底洞呀!農民沒有糧食,還能活多久?
  • 她要他們坐到炕上,慢聲對他們說:「哪裡能找到人,都餓死了,就是有活著,恐怕也逃出去了。」「死掉這許多人,怎麼見不到一座墳,家裡又沒有屍骨?」「先死的人都被後死的人吃掉了,哪裡有「屍骨,吃不下去的人骨頭,都被倒在東邊的坑裡。」
  • 聽了兒子的話,我如撕心裂肺一般,哪還有狠心把兒子捂死?第二天早上,我的兒子死在炕上了。叔叔又來了,他把兒子弄去,晚上送來兩碗肉,我吃了。幾天後我想起來了,我吃的不是兒子換來的人肉,我兒子是全村最後死的
  • 余波暗驚:五七年豬肉每斤只賣五毛四,豬肉一貫比雞貴,他的兩隻雞相當一個肥豬價錢了。城市肉食都如此緊張,可見農村生活更苦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