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70)

沈畔東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周順德這一舉動,讓大家不知所措,都愣在那裡了。王世傑見狀,忙上前向大家解釋道:「周順德是我好朋友,早對這個腐敗社會不滿,就盼望離開這個人間地獄。我告訴他這天終於來了,他非常激動。他為了避免家人受共產黨迫害,為不讓任何人知道,又不讓上司有疑心,他照常上班,他想在上班期間突然消失,他的家人還可去找警方要人。哪知接班的人遲遲未到,因此來晚了。他剛才飛奔來到我家,他要脫掉警服,要我給他找件外套換上,我說來不及了,穿這件警服或許對我們路上有好處。因此就這樣來了,哪知使大家受驚,請原諒。」

經王世傑這一說,緊張的氣氛頓時煙消雲散。劉永生忙拉住周順德的手緊緊握住說:「我劉永生誤會你了,請不要見怪。現在我們是共患難的朋友,共同努力,實現我們的共同願望。兄弟們!同學們!我們出發!」

馮士青同全體人員一一握別,祝他們順利到達目的地。第二天他便回去向伯父馮照陽彙報。

劉永生駕駛《舟漁1號》,靜悄悄地離開舟山,向台灣方向開去。快天亮時,一艘巡邏艇向他們駛來,劉永生忙叫王世傑把預先準備好的《舟漁22號》塑膠膜覆蓋到《舟漁1號》上,此時《舟漁1號》變成了《舟漁22號》。一會巡邏艇上的按照燈射向《舟漁22號》,並發出命令:「舟漁22號請注意,舟漁22號請注意!降低速度,降低速度!」王世傑對劉永生說:「他們要來檢查怎麼辦?」

劉永生說:「不用慌,你叫學生們都進魚艙,我來對付。」

周順德聽到巡邏艇要上來檢查,便對劉永生說:「劉船長,你放慢速度,向巡艇靠近,我來試試。」

劉永生邊減速邊說好:「好!」同時把照明燈全部打開。

只見周順德身著警服,用大喇叭對巡艇說:「同志們,辛苦了。你們接到通知沒有?在這非常時期,大型漁船出航都有民警跟隨,我就是跟隨出航的民警,還要出示證件嗎?」

巡艇上沒有回音,幾分鐘後,只聽巡艇上的喇叭響了:「我們不上船檢查了,你們走吧!」

劉永生對周順德笑道:「沒想到你這身警服,還真的幫我們解了圍。」

王世傑感到劉永生雖然興奮,但也顯疲勞,便說:「你太辛苦了,讓我來替換你一會兒,你去休息吧。」

「好,那就辛苦你了。」劉永生說著離開舵艙,去了臥室。

王世傑扶住方向盤,只見周順德還在身邊,便說:「不早了,你也該去休息了。」

周順德興奮地說:「我現在哪還能睡著,我陪你聊聊。」

王世傑說:「那好。平時我倆碰到一起,總是有說不完的話,又總是因瑣事未深談。我一直在想,像你有那樣的好工作,願意放棄的人,恐怕少之又少。」

周順德說:「我剛開始幹員警,還真的高興了一陣子,認為是申張正義的好地方。不久就發現它的黑暗內幕。舉一個例子你就明白了,有一天我帶領兩個民警,路過一個路邊休閒長椅,只見上面一個少女,向我們大聲呼救:『員警同志!快來救救我!快來救救我!』我忙飛奔過去,只見一個中年男子把少女抱在懷裡上下其手。我命令男子放開手,男子怒道:『你小子,少管閒事!』『光天化日之下,你敢侮辱婦女!』『她是我女朋友』『是不是你女朋友,和我到派出所說清楚。』『你小子還真不識相!』他說著一腳向我腿梁杆揣來,我忙閃開,我的兩個同事見狀,忙上前把那小子按倒,拿出手銬把他拷住,並要那少女和我們一起去派出所證實一下。此時有個男青年飛奔而來,並大聲喊:『小梅』!少女見那青年說:『你來了正好,我們去派出所』。後來證實那個青年男子才是少女的男朋友,她坐在長椅上是在等他,不想來一個中年男子坐到她身邊,就動起手來,少女起身要走,他一把把她抱到懷裡說:『你真不識好歹,人家想和老子親熱我還不幹呢,老子看上你是你福氣。』說著把手伸進少女的衣服裡。少女奮力掙扎,也掙脫不掉,後來見到我們才大聲呼救。這個中年男子的行為,按慣例不判刑,至少也要拘留十五天。結果當天就被放了,而且我的領導還批評我,說我闖了大禍。我問為什麼?他說那中年男子是市長的大侄子,公安局長都得讓他。領導要我寫個檢討,省得引起麻煩。你想我能同意嗎?我堅決不同意,他們就把我的大隊長職務給撤了。撤了大隊長是小事,大事還在後頭,市長的大侄子還揚言要修理我。這是我親身經歷的一個小例子。官員的貪污,欺壓百姓,內部的骯髒不甚舉。學生們反腐敗,急民主,對他們是一種警告,他們暫時稍微收斂了一點。這次學生們被鎮壓了,他們將是更加肆無忌憚地腐敗、欺壓百姓。弱勢群體將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我要是繼續留在這個員警的位置上,不但保不住,甚至被市長侄子迫害,性命也許難保,就算不死,也將過著非人的生活。你想想,我還留戀那個員警職務,還能留在這個國家嗎?」

王世傑歎道:「未想到公安部門也做出這些見不得人的事,這個國家真的不能住了。」(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馮影勤補了票,看了看對面那位,已不睡在原來的座位上,竟睡在自己的屁股底下。查票人沒有看到他,沒有查他票。隔著走廊右邊的一位,衣著整齊,他面對台桌上的書,一本正經地看著
  • 只見一個在此時可算是胖乎乎,約十歲左右的小男孩子,手握拖把,在擦地板。他年齡雖小,衣服破爛,擦地板卻很利索,顯得很有力氣。他明顯不是服務員,為何擦地板這樣賣力?」
  • 小寶不但幫炊事員幹活,車上所有服務員,他只要能幫上忙的,就搶著去幹,車上人都喜歡他了。尤其是那賣飯的兩個阿姨,車廂裡只要是能吃的東西,都拾到飯車裡帶給他吃。
  • 現在死了人,就如死一隻小雞一樣沒有人過問,可死了牛非追究不可,隊長不向上彙報,自己也不得了。公安局來人了,大老好也不逃跑,連忙從藏在稻草裡,拿出剩下的一塊生牛肝,用嘴咬住,雙手伸出,讓公安人員銬上。
  • 石建峰仔細分析這四句話:當代沒有皇帝,哪來皇倉?皇倉是否指的就是糧站,糧站是共產黨管的,共產黨就是皇帝。糧食一進入糧站,社員不到三個月就要餓死。餓死的屍骨為何要放在屋裡,不抬出去?
  • 他瞭解到這些遊民大多是步行來的,有人在半路上走不動就餓死了,到達這裡的人都只連一口氣,都湧入飯店。開始飯店還給一點稀飯喝,後來人來的多了,使飯店不能營業,飯店人員告到鎮上,鎮上派來民警,把他們趕到一起
  • 他們踩下一個彭德懷是小事,卻要牽連億萬農民,他們還是按五八年放衛星的數字,強迫農民上繳糧食,這可是無底洞呀!農民沒有糧食,還能活多久?
  • 她要他們坐到炕上,慢聲對他們說:「哪裡能找到人,都餓死了,就是有活著,恐怕也逃出去了。」「死掉這許多人,怎麼見不到一座墳,家裡又沒有屍骨?」「先死的人都被後死的人吃掉了,哪裡有「屍骨,吃不下去的人骨頭,都被倒在東邊的坑裡。」
  • 聽了兒子的話,我如撕心裂肺一般,哪還有狠心把兒子捂死?第二天早上,我的兒子死在炕上了。叔叔又來了,他把兒子弄去,晚上送來兩碗肉,我吃了。幾天後我想起來了,我吃的不是兒子換來的人肉,我兒子是全村最後死的
  • 馮士民夫婦死裡逃生,自那天晚上,從小東山西村逃到馮照陽大伯家,按爺爺吩咐,在家閉門讀書,第二年考上巢湖的高中。他們的一切都為了逃往國外做準備。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