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對過敏的治療之法與日常保健

抗敏行醫紀實:真正紓解過敏發炎的症狀

黃月華醫師

生活環境的污染問題日益嚴重,而我們的飲食習慣則逐漸高熱量化、速食化,種種原因使得過敏患者的人口急速增加。(圖 :photos.com)

人氣: 114
【字號】    
   標籤: tags:

用咳嗽的方式將痰咳出來

才能真正紓解過敏發炎的症狀

最近幾年,生活環境的污染問題日益嚴重,而我們的飲食習慣則逐漸高熱量化、速食化,種種原因使得過敏患者的人口急速增加。

許多來到我診所的病人與家屬,看到診間牆上整面的病患分享圖文,他們以為我這裡專治兒童過敏、氣喘的問題。其實大人過敏者更多,尤其過敏兒的父母,多半也是過敏患者;只是,父母寧願拿錢先幫孩子治病,自己的病痛能忍就忍。

我在治療兒童病患時,總是習慣觀察他們的表徵。過敏的孩子很容易被誤認為是過動兒,由於小孩的鼻子會癢、眼睛不舒服而喜歡眨眼,因此不容易專心、不安定,往往容易頻尿,動不動跑廁所,又有駝背,及運動統合協調不好等問題。

我也會順道觀察孩子的家長:有些父母有明顯的黑眼圈,說話時都是鼻音;有些父母看起來很壯,說起話來也是喘氣吁吁的。

有位家長帶3個孩子來看診,她自己卻是標準的月亮臉、水牛背、黑眼圈,在幫她孩子作過敏檢測時,我也要她也一起檢測。

她說:「不用吶,幫我孩子看病就好,我不需要。」她堅稱自己沒病,黑眼圈是因為晚上照顧咳喘的孩子所致。

她帶孩子來看診幾次後,孩子的狀況漸漸好轉了,她的臉色依然沒改善。「為什麼不來醫治呢?孩子很需要父母身體也健康。」我勸她儘早接受醫治,如果拖得越久,需要花更長的時間治療。

這位母親禁不住我一再追問才告訴我,她實在沒餘錢幫自己治病。原來她的先生很反對她帶孩子來治病,並認為孩子只是感冒而已。她只好自己偷偷地來,還得向娘家借錢才付得出醫藥費。

「沒關係,你先來看病,不要擔心醫藥費,等你以後有錢再還就行了。」身為一個過敏患者的母親,我深深瞭解過敏在生活上所造成的困擾,她還有3個年幼的孩子需要照顧,我願意伸出援手幫她一把。

經過多年持續的治療後,這位媽媽的月亮臉已經消腫,肥厚的水牛背也轉變成纖細秀麗的身材,她非常感謝我當年的苦勸,讓她有機會改變自己的命運。

「我先生特別請我代他謝謝你。」原來因為她晚上咳嗽不停導致老公無法入眠,夫妻倆早就分房睡;之後又為了孩子看病的事,倆口子經常鬧歧見,幾乎瀕臨婚姻破裂的邊緣。

現在他們的孩子不再體弱多病;她的身體也健康無虞,還找回昔日的美麗,讓他們全家沉浸在前所未有的幸福中。

類似這樣的過敏家庭不勝枚舉。有許多家庭因為家人都是過敏者,一早起來全家就噴嚏聲、咳嗽聲不斷。

大人在照顧孩子之餘,自己也咳得眼淚直流;許多人花費100多萬元添購無塵寢具、家電,以為控制過敏原,就能減少過敏症狀發作的機會,其實這是治標而非治本。

某些人一經我治癒之後,先前添構的昂貴玩意只得束之高閣。當然,過敏患者的確須避免在室內鋪設地毯;不要使用布質窗簾,改以容易清理的百葉窗、塑膠遮板代替;而且儘量不要給過敏兒棉絮填充的玩具;居家環境應保持乾燥,讓溼度控制在50%以下左右。

我也常叮嚀過敏患者及其家長,當天氣溫度變化太大時,外出最好帶圍巾、口罩以保護肺部、氣管,或是外出時儘量應配戴口罩。

經營搬家公司的陳媽媽,從她懂事以來就經常咳嗽,後來還併發氣喘,可是她不知自己是過敏患者,一直將病狀當作感冒來醫治。由於她經年「感冒」的緣故,每當公司工作忙碌需要有人幫手時,她往往虛弱地抬不動一件家具。

她先生因而嘲諷:「身體怎麼那麼爛?」她的兩個孩子出生不久後,也開始咳嗽不停、喘氣;看了許多醫院、診所,也都無法根治。

在朋友的引薦下,陳媽媽帶著孩子來找我。我的看診模式比較類似傳統老醫生,通常我不靠儀器,而是透過望、聞、問、切的方式,以眼睛觀察病人的表徵,用耳朵辨別病人的呼吸、聆聽病人或家屬敘述發病的狀況。

其實罹患氣喘的病人來到診所時,醫生不一定聽得到患者咳嗽;因為他們無論是坐車或走路來到診所,或多或少都有運動,而運動一定會讓體內的氧氣增加,因此比較不會有氧氣不足而氣喘的現象。但是這些病人晚上一定會咳嗽或者氣喘。

某些醫師只有在聽到病人呼吸發出「咻咻」聲時,才會依照氣喘病症的處理方式加以治療,其餘情況大都被診斷為感冒。這也是為什麼許多氣喘病患看了醫生後,都沒能徹底找出問題關鍵的主因。

陳媽媽的兩個孩子都是過敏氣喘患者,經我醫治了6年才痊癒。陳媽媽第一次就診時我就察覺,她也是過敏患者。

雖然我要求她也一起看診,可是她一直等到看到兒子的病況改善了,才有信心接受治療。陳媽媽的氣喘已經累積了20多年,在還沒進行實際治療前,我知道這會是一個大挑戰。

陳媽媽所接受的療程與其他兒童病患一樣,主要還是設法用藥幫助她咳出積沉已久的痰液,再逐步改善她其他的症狀。然而陳媽媽一開始治療就向我抱怨:「黃醫師,你真的是在幫我治病嗎?」

她不解為什麼治療後咳嗽反而更厲害,甚至還咳出血來,讓她十分驚恐。直到她到大醫院就醫後,醫生告知她這只是氣管的微血管破裂,並無其他大礙,她才寬心。

雖然陳媽媽一度質疑我的治療方式,但是她也發現咳嗽時有咳到痰的感覺,這是她以往咳嗽從未有過的感受。

我告訴她,過敏發炎所引起的痰液會卡在氣管的彎曲處,必須逐步訓練氣管肌肉,並用咳嗽的方式將痰咳出來,才能真正紓解過敏發炎的症狀。

事實上有很多病人,尤其是小病人,雖然在治療期間咳嗽得很厲害,但是他們的直覺會告訴自己,身體確實有舒緩的感覺。

這些小病人第一次來就診時,往往都哭鬧不休;但是複診幾次後,這些小朋友不但不再哭鬧,看到我還會自動拉起上衣讓我聽診,或是把耳朵自動貼近我讓我看診,看診完畢還會向我說:「醫生阿姨,再見。」實在讓我覺得好感動。

甚至有些還不會說話的嬰兒回診,看到我就高興地舞動雙手,瞬間讓我倍感溫馨。

我的診所從未擺設玩具、噗噗車、氣球以吸引小朋友來看病;我的長相嚴肅,問診謹慎,也絕不是小朋友願意親近的醫師類型,但是為什麼這些小病人會願意持續就診?有的孩子還會催促父母道:「快要沒藥了,要去看黃醫師阿姨了。」好像要去郊遊般地期待。

這是因為他們察覺到身體有好的變化,而這種感覺並非人人均能馬上領悟。有些病人看診半年多以後,由於察覺不到自己身體的變化,就貿然離開診所。

往往當這些半途而廢的病人看遍其他醫生,逐漸「體會」到身體狀況並未如先前般好轉;在恍然大悟之後,這些病人多半會回來繼續接受我的治療。

後來,陳媽媽的過敏與氣喘逐漸好轉,身體與體能各方面也變得更好,此後不必每逢冬天就頻繁進出急診室。

她的先生也是過敏體質,雖然長得粗壯、有力,但是從不承認自己有過敏體質,先前還十分反對陳媽媽帶孩子來就診。

因為他們家住得遠,老公質疑為什麼要每天花300多塊計程車費、加上龐大醫藥費來這裡看病,難道附近都沒有醫院、診所嗎?

但在他親眼目睹兒子與老婆的身體好轉、恢復體力的老婆居然逐漸取代他在搬家公司的位置後,對我的態度終於改觀了,後來也成為我長期看診的病人。@(待續)

摘編自 《過敏,和類固醇說再見》 發言權出版社 提供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