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對過敏的治療之法與日常保健

抗敏行醫紀實:不可不知的類固醇(2)

黃月華醫師

我不認為類固醇是萬惡之最,它的確適用於急性場合,就如同開車發生緊急狀況時需要踩煞車的原理一樣。例如,含有類固醇的噴劑,被體內吸收的含量較少,當病患氣喘很嚴重時,我也會在急救需要下暫時使用。(圖 :photos.com)

人氣: 240
【字號】    
   標籤: tags:

在我的病人中,有四分之一長期服用類固醇;他們來到診所時,大多具有類似水牛背、不正常肥胖、圓臉、乳房脹大的樣貌,讓人可以一眼認出。這些小孩才上小學不久,卻個個走路笨重、腹部廣大、眼神呆滯,類似糖尿病的患者。

小病人的媽媽們都特別疼惜他們,不願承認孩子是吸收過多的類固醇才走樣的;媽媽們反而以為孩子正值發育,吃得特別多才導致身體變「壯」了。王媽媽起初也是抱持一樣想法,直到她看到一位已服用10多年類固醇的病人—外表雖然是高中生,卻只有小學生般的身高—這才開始相信我的話。

幾乎所有的醫師都會這樣告訴病人:「每一種藥都有副作用,治療疾病時會權衡利害取其輕者。」大部分醫師認為,唯有使用類固醇治療氣喘,才能抵抗發炎現象,讓氣喘的徵狀停止。

我不認為類固醇是萬惡之最,它的確適用於急性場合,就如同開車發生緊急狀況時需要踩煞車的原理一樣。例如,含有類固醇的噴劑,被體內吸收的含量較少,當病患氣喘很嚴重時,我也會在急救需要下暫時使用。

我認為醫生必須確定、掌握病人病狀的急症才考慮使用類固醇,而不是因為「保證藥到病除」而持續使用。

我相信醫生開給病人的藥,絕大多數都沒有經過自己的肉體試驗過,或事先被大部分的台灣患者證實過。這是因為醫生很少和病人聊及用藥後的狀況,而病人則懼於醫生的權威而不敢多言。

一般的西藥雖然都通過長達數年的臨床人體實驗,但這些臨床人體都是體型肥壯的西方人,迥異於身材相形纖細的東方人。而且問題是,教科書上的用藥指示只註明每公斤體重要給多少劑量,卻沒說明如何適時適量調整用藥。

當我進入醫院工作後,因為我也是過敏症的病人,所以嘗試過每種治療過敏病徵的藥物。這些藥服用後仍然會出現與一般病人所講的「吃了藥,會想睡覺」的後遺症。

在不解之餘,一遇到用藥的專業醫師及師長就馬上請益,但是得到的答案都很制式,幾乎與教科書大同小異。我開始思索,難道沒有別的用藥標準嗎?東方人的體質,真的適用於西方人的藥劑量?

在傳統體制內我沒有選擇,也沒法做實驗來證實我的想法。作為一個大醫院的住院醫生,我只能根據教科書,或看著老師、學長、主任怎樣做,並遵照慣例診治病人、給藥、寫病歷,我們只能從模仿中學著做醫生。

為什麼會這樣?因為大型醫院所建立起的聲譽,就是靠前輩們成功的治療模式一點一滴堆砌出來,並成為上門求診病人的依據。一個尚未建立起成功治療模式的住院醫生,是很難講求突破的,更遑論在用藥選擇、調整劑量上進行臨床實驗。

當我自己執業後,才開始有機會對用藥選擇、調整劑量做實驗。基本上我會選擇年份長久的傳統藥物,而非新近發明的藥物。

因為前述藥物的秉性溫和,同時經過長時間的人體試驗,比較能夠掌握成效與作用;病人吃起藥來,才不會有「西藥很猛、很傷人、很傷腎、傷肝」的恐懼。

我認為用藥的劑量,不能只考慮病人的體重,而應該從年齡、吸收力、肝臟的代謝力來考量。

現在孩童的營養好,體重和身高往往超齡;但是他們的肝臟代謝力尚未成熟,對藥物的吸收力也不好,如果只考慮體重,服用了以體重恆量藥劑的藥物,反而會造成肝的負擔,往後的副作用影響是很大的。

我沒有用什麼特殊的藥治療氣喘,只是把傳統的藥物劑量減半,甚至減到三分之一、四分之一,讓病人吃起來很順,也不容易造成「其它」的傷害。這就像是吃飯一樣,10分飽或是過飽,反而會造成腸胃不適的問題。

另外,我在用藥上力求簡單,成份、效果絕不複雜,以免造成其他副作用,更不會輕易使用類固醇的藥。

我不當名醫,也不需要為了在市場上生存而競爭業績;我只是一個過敏病人,剛好有機會成為一名治療過敏醫師,在身兼病人與醫生的身份下,我只是革命性地重整大家用藥的觀念。

【取代類固醇的治療體驗分享】

姓名:陳小均 性別:男

出生年次:89年次  初診日:92/7/10

如何認識黃醫師:自己來。

家族史:無氣喘、有過敏

最令您煩心的症狀:

1. 有痰聲 2. 流鼻水 3. 天氣一變化易發燒

4. 眨眼睛 5. 頭痛

(填表人:王萱 99年4月26日)

王萱:

我的小孩從小就是過敏兒,小時候總覺得他怎麼每天都像感冒一樣,一直流鼻水,我以為是感冒我就會帶我的兒子去附近的小兒診所去看醫生,當然醫生都說是感冒,然後就吃藥,之後的日子真的是讓小孩受盡煎熬。

會到黃醫師診所看病,當時是想姑且一試的心態去看病,沒想到第一次帶我兒子(當時2歲多)去看病就被罵的很慘,心想我兒子都生病了還被醫生罵的莫明其妙而且是將盡快1個小時。

因為我兒子胖胖的黃醫師一看到就說我兒子吃了太多的類固醇都積在體內排不出來才會造成我兒子胖胖的,這是我第一次認識黃醫師與類固醇。

因為黃醫師的藥有一定的療程必須要很有耐心,當時還真的很想放棄因為實在太慢了,而且我兒子餵藥非常的難餵當時都快被逼瘋了,就是因為我看到我兒子一點一點的改善,只要一咳嗽氣管裏的痰就輕鬆的排出讓我非常的驚訝與高興,鼻塞、黑眼圈、咳嗽、流鼻水等情況都慢慢的改善了。

就這樣持續到今天只要我兒子(現在已經10歲了)生病就會去找黃醫師,我跟黃醫師的關係真的是亦師亦友,從黃醫師哪也讓我學到了許多醫學常識喔!@(待續)

摘編自 《過敏,和類固醇說再見》 發言權出版社 提供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