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中國走錯了方向

姜維平

人氣 4
標籤:

【大紀元7月16日訊】去年11月的一天晚上,我第一次見過趙岩之後,在美國紐約的某地鐵站口與其分手,我一邊目送他高大的背影遠去,一邊回想我們剛結束的談話,然而,他忽又轉身逆行。原來他走錯了方向,不得不折回,一路重新開始,我再次與他握別,隨後,思緒裡牽出一個文章的題目:《中國走錯了方向》,記者想說明它,但我們已經無能為力!

昨天,拜讀了趙岩的又一篇振聾發聵的力作,使蒙塵淡忘的主題重會腦際。他以記實思辨的筆觸,揭開了一個利用改制之機,巧立名目,損公肥私,大肆蠶食國有資產的盜賊的醜惡嘴臉,他說,在中國,一個國有企業家借改革改制之機,發了大財的人可謂是不少,少的幾十萬、幾百萬,多的千萬或上億的都有。但是,成幾何級數魔幻增值的,在中國可能沒人能超過集董事長、總裁、總工程師于一身的福建紫金礦業公司董事長——陳某河。接著,趙岩以鐵的事實,告訴讀者:改制之前,陳某河系福建省龍岩市上杭金礦的礦長,公司改制後保留了公司原有一定的國資股,吸收社會上的資金,2004年在香港上市。紫金上市後陳某河立刻搖身一變,成了擁有近140億元的富翁。實際上,在我看來,我們國家最大的悲哀,不僅僅在於有了陳某河這樣的暴發戶,而且在於:當記者一身正氣,冒著風險揭露他侵吞國有資產的罪行之後,往往受傷的不是陳某河之流,而是遭到打擊報復的良心記者!近幾年類似的新聞比比皆是,觸目驚心!

究其社會原因,這裡最根本的困惑是,我們的許多企業是有名無實的所謂國有制企業,實際上是法人代表一人獨有,因為法人是國資委任命的幹部,只對上級負責,而上級的領導幹部由人的本性所決定,由體制所縱容,無一不見錢眼開,大肆斂財,爾後走馬燈般地輪換,不論誰接手,都和企業法人同流合污,所以,前幾年的改制上市,均是貪官和老闆互相勾結的良機,從中央到地方,從北京到邊疆,均誕生了一大批千萬富豪,億萬富豪!這些人一夜暴富的程度和富可敵國的氣勢難以想像,他們發家的歷史,帶著老百姓的血和淚,濃縮在趙岩的筆下,它使我們又一次看到了官商一體化的極大危害!這也正是目前廣大工人陷入絕對貧困化的主要原因!

對此,中國記者選擇了兩條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趙岩的新聞報導裡已有清晰的描述,一種人是「鐵肩擔道義,妙手著文章,」寧可失去飯碗,也要勇敢地披露真相;一種人是像《中國改革報》駐福建記者站巴某之流那樣,被金錢所輕易打倒,賣身投靠權貴資本家,用沉默或假像欺騙老百姓!這實際上是生死攸關的抉擇。因為一旦被共產黨剔出了體制,記者再也別想過上安穩富足的日子了!既使流亡到了海外,也會被那些佔據媒體的假民運份子和中共特務所困擾,同樣生活艱難!趙岩就選擇了這樣一條危險的有去無回的道路!我知道,以前作為海外媒體駐京辦的特別助理,他的收入是非常可觀的,如果他像巴某等人看齊,幾年下來就會發家致富,說不定還可以背靠陳某河,混個兼職的助手,但趙岩義無反顧地走上了維權人士和「扒糞記者」相結合的人生險途,不能不令人敬佩!

不過,從其文章看出,趙岩和我一樣,似乎還對中共高層抱有某種幻想,仿佛要通過這些記實性的報導引起領導的注意,如同黑龍江省的劉傑案一樣,但願能牽動胡溫關注的目光。但我認為,中國已是積重難返,已經徹底地走錯了發展方向,鄧小平的「貓論」使社會變成了動物園,關在籠子裡的陷入絕對貧困化的普羅大眾,與坐在外面觀賞他們的陳某河之流,不僅有天壤之別,而且,都相信叢林法則!

那麼,面對中國不歸的身影,記者無能為力,律師能力挽狂瀾嗎?趙岩說,2008年,紫金礦業在滬市上市前一週,大陸著名的人權律師,憲政學者李柏光博士,實名向中國證監會舉報紫金礦業「資本黑洞」和陳某河侵吞國有資產等犯罪事實,其官員既不給李柏光答覆,也不調查紫金礦業的違規違法事實,反倒多次派福建省公安廳和其它的政法部門,到北京對李柏光進行恐嚇,還以「敲詐」的名義多次傳喚他,甚至以「危害國家安全」的罪名警告李柏光博士,不要插手紫金礦業爆出的嚴重污染問題。這充分說明了堅守社會良知的最後兩道防線已經全部崩潰!

人們常說,新聞記者是第四種權力,但是,沒有獨立的司法保障,沒有憲法法院,中國良心記者的力量只能是微弱的,命運只能是悲慘的,正如以上提到的,早在2002年至2003年,紫金礦業的首次嚴重污染汀江,致使附近村落108人因癌症死亡,那時,趙岩就把《中國改革報》領導溫某軍扣發的文章《紫金礦業污染導致超百人致癌死亡》轉給了中央電視臺經濟部記者壽某蓓等中央的多家報紙,但沒有完善的政治體制,它起不了任何作用!於是,陳某河為首的利益集團上下其手,把它扼殺在搖籃之中。

試想,如果不是荊某生那樣的腐敗官員,在福建省幫助陳某河這類「江洋大盜」打壓或收買新聞界的記者,也許,福建省有關方面會在新聞界的輿論監督中,對紫金礦業的腐敗之事進行調查處理,也許今天的汀江嚴重污染的悲劇就不會再次發生。然而,中國走錯了方向,並且已經無法挽回!任何一個暴發戶由本性所決定,都不可能拿出錢來做善事和幫助窮人,因為他們是共產黨精心培養的權貴資本家,他們相信目前的一黨執政能夠存在一萬年,所以他們繼續賄賂官員,繼續花天酒地,繼續做傷天害理的事,汀江污染就是一例!

今天,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07時03分報導,昨天(12日)下午,福建省環保廳通報稱,紫金礦業集團公司旗下的紫金山銅礦濕法廠污水池發生滲漏,污染了汀江,部分江段出現死魚。據初步統計,汀江流域僅棉花灘庫區死魚和魚中毒約達378萬斤。據瞭解,這起污染事件實際發生在9天前,即7月3日。而這個災難的罪魁禍首即是趙岩筆下的人渣!

據報導,紫金礦業是國內最大的黃金生產企業,有中國第一大金礦之稱,位列全球500強。2003年12月成功登陸香港股票市場,2008年4月回歸A股,成為A股市場首家以0.1元面值發行股票的企業。昨天,在A股、H股上市的該公司突然停牌一天,我想,可能與上述污染事件有關吧,既然如此,胡溫或許真能讀到趙岩的文字,但我還是認為,一個人走錯了方向,關係不大,一個國家走錯了方向,而且,充滿自信,將是十分危險的!當越來越多的窮人忍無可忍,把地區性分散的維權抗爭連成一片,如同山火沖進了森林,被焚毀的不是陳某河之類的商人和貪官,還有何人?到了那時,花花綠綠的炒票只能助燃吧!趙岩,我們都能看到這一天,因為中國若不進行政治體制改革,它的崩潰會在一瞬間!

2010年7月15日於多倫多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姜維平:多倫多騷亂使胡錦濤沾沾自喜嗎?
姜維平:重慶女騎警,薄熙來的秘密武器?
姜維平:騙了我父親,別想再騙我們
姜維平:從「鬧市搶雞」 看薄熙來的端午送禮
最熱視頻
【紀元播報】紅二代轉發建議書籲高層問責
【羅廚尋味】蘑菇烤比目魚
【一線採訪視頻版】中共借疫情割韭菜
【新聞看點】中共封關3目的 湖北人仍受歧視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