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潰敗社會的一線光明

梁京

標籤:

【大紀元7月21日訊】本期《經濟觀察報》內容豐富,尤其是「陝西二次分配試驗」的專題報導,讓人在潰敗社會的沉重壓抑下,突然看到一線光明,產生了久違的興奮之情。

現今的中國社會道德淪喪,腐敗橫行已是不爭的事實,這個社會還能不能自救?還能不能重振道德,重建秩序?這是一切有良知的中國人心中揮之不去的問題。如果你首先看到的是那篇關於國土部腐敗大案的報導,一定會倍感悲觀。這篇報導雖然十分出色,但不過是講了一個每天都在大量發生的故事。這個故事再次印證了所有人最壞的判斷,那就是官商勾結無所不在,無孔不入,貪官越反越多,腐敗越反越烈。報導還透露了一個有意思的細節,在權貴庇護之下,企業大額偷稅,案發後竟然都不問罪,只是補稅了事。這後面的黑幕之深,也無人敢深究。

在巨大的輿論壓力下,日前中辦,國辦發佈了《關於領導幹部報告個人有關事項的規定》,要求處級以上幹部個人及其配偶和子女進行財產和重大事項申報。規定一發,引來的是對當局能否執行的一片置疑。《經濟觀察報》發表的署名評論點到了要害,那就是當局只要求官員申報卻不敢公之於眾。評論說,「既然申報內容保密,外人無從監督申報內容真偽虛實,通過申報預防腐敗也就成了難事」。當局何嘗不懂這個常識?因此,新規定與其說讓人看到當權者反腐的決心,不如說讓人看到他們堅持姑息腐敗的決心。

反腐無望令人對中國未來悲觀,而當權者改革無能更是讓人近乎絕望。且不說敏感的政治改革,千呼萬喚看不到動靜,就是胡錦濤高調鼓吹的收入分配和社會保障改革,數年來沒有任何突破性進展。中國政府現在是世界上最有錢的政府,今年的財政收入將突破八萬億人民幣,加上非稅和企業收入,政府支配的收入之大,占國民收入比例之高,世界上難有可匹敵者,但是,中國普通國民能夠享受到的福利,卻比不上許多窮國。中央主持的收入分配和社會福利改革,始終擺脫不了官僚和既得利益集團的裹挾,每一次所謂的改革,都成為權貴尋租的良機。最近的一個例證,就是本來為了降價的所謂「藥改」,反而給了藥商一次大幅漲價的機會。

讀了本期《經濟觀察報》題為「陝西二次分配試驗」的專題報導,不免感到意外的驚喜。沒想到困擾中國多年的「以藥養醫」頑症,竟然收入並不多的子長縣自發改革攻破。報導這一事件的文章是這樣開頭的:「『過去售價46.4元的阿奇雷素針,現在在我們醫院只賣7.8元,原價將近25元的頭孢克肟片,現在只賣3.8元』」。為什麼會發生如此神奇的變化,原來該縣決定由政府財政支付所有醫務人員的工資,醫生再也無須開「大處方」來解決自己的工資問題。

這個方案並不神奇,因為靠常識就能想到,但別的地方為什麼不行,為什麼是子長縣做成了?《經濟觀察報》的評論給出了一種解釋,那就是搞了全民免費醫療的神木縣,全民免費教育的吳起縣和醫改突破的子長縣,全都位於陝北的「能源走廊」,這些縣的政府既可以從能源產業中得到高收入,又「不需要插手,或者說難以插手經濟事務,客觀上對政府理念和行動轉型是一種『倒逼』:從經濟建設型政府轉向服務型政府」。

這種說法雖有道理,卻否定不了一個基本事實:中國的社會改革難以進展,不是因為缺錢,而是因為政府無德無心。子長縣的財力遠不及許多發達縣分,卻改成了,而中央主導的改革卻老是改不成。

子長縣的奇跡來源於一位有德有心的書記薛海濤。中國的紳士傳統是好官最深厚的道德資源,可惜這一資源已被中共政權消耗的差不多了,留在官場內的「紳士」已成鳳毛麟角。本期《經濟觀察報》崔衛平的一篇對話「我來自中國紳士傳統」,對此發出了感人的悲歎。

子長縣的醫改突破給潰敗的中國社會帶來一線光明,它說明逼良為娼的弊政還沒有把好官滅絕。這些為數不多的好官或許還有一點機會,自下而上地推動中國的道德和秩序重建。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梁京:家醜何以會外揚?
梁京:「中國模式」與龐氏騙局
梁京:瘋狂的樓市與溫家寶的難題
梁京:無效的對話與中國的困境
最熱視頻
【直播回放】4·2美國疫情發布會 確診23.4萬
【現場視頻】哈爾濱出動警察 驅散維權民眾
【紀元播報】中國多地現搶米潮 當局又「闢謠」
【新聞看點】自詡「大國擔當」中共須答七問
【現場視頻】吉林白城現沙塵暴 天空瞬間黑暗
【直播回放】4.3疫情追蹤:全球確診逾百萬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