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江西唱凱決堤確證死人 記者收到封口費

54年黨齡中共老黨員被洪水沖走 江西官員撒謊

被洪水捲走的張根孫,有54年中共黨齡。其生前多次擔任村一級職務。(中國經濟時報記者劉建鋒拍攝)。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7月8日訊】江西撫州撫河大堤唱凱堤潰堤,確證有54年黨齡的中共黨員、現年76歲的張根孫被洪水沖走,他的遺體已找到。今天(8日)中國經濟時報記者劉建鋒發表博文「官員撒謊 唱凱決堤確證死人 本記者收到封口費」,證實江西官員「十萬人安全轉移,無一人死亡」是謊言。劉建鋒強調他的文章在報上發表時被刪除了一些很重要的內容。

76歲中共老黨員被洪水沖走

劉建鋒的博文中寫到,6月21日傍晚6點半,江西撫州撫河大堤唱凱鎮低洲村段突然決堤。水淹4鎮56村,10餘萬人被迫轉移。23日夜晚8時,當地政府宣佈救援基本完成,工作重心轉入安置受災群眾。25日,武警水電部隊動工堵口復堤,27日,決口處合攏,唱凱水退,30日,人們陸續回家整理生計。

劉建鋒見證了從6月23日下午到30日這8天的救援、安置與堵口過程,並訪問了唱凱鎮數十位幹部群眾,追記到唱凱決堤的前前後後。

他找到了21日決口時親眼目睹張根孫老人被水沖走的農民塗俊峰,其後又找到老人的兒子張新林、兒媳鄧鳳香。他們證實,22日上午已向武警、公安和政府報告其父被洪水捲走。7月3日下午,張根孫的遺體在黃家村的一個小港被人發現。當時遺體頭部被河沙埋住,政府將其送往殯儀館。鄧鳳香稱,撫州市方面尚未正式解決這一事件。

此前,當地政府一直宣稱「無人員傷亡」。

張根孫,男,1935年6月18日生人,生前曾在南昌市某區房管所擔任所長,也曾擔任過某次某個災民安置點負責人的職務。其後下放歸鄉,曾在張村做過五年的村支書。已有54年中共黨齡。

堵決口協商會唯有新華社記者

劉建鋒在博文中披露,6月23日下午,中國經濟時報記者趕到設於撫州市臨川區孝橋鎮的防汛搶險指揮部,獲知,二樓會議室正在開堵口復堤協商會。

博文中說:「記者要求進入聽會,在門口被人攔住,其後多位外地趕來的媒體記者,也都被拒之門外,只得逗留在無法獲得任何信息的新聞記者接待處。下午五時許,會議結束,記者們搶入會議室採訪,但幾乎一無所獲,稍候,記者們再次被趕出。這時,記者才發現,唯獨新華社記者一直在會議室內採訪、記錄,當日信息除新華社外,僅向江西省和撫州市的本地媒體全面發佈。」

直到25日,官方纔以召開新聞發佈會的形式,對所有媒體正式發佈動態信息。

決堤時沒有一個幹部在場 農民英雄遭冷遇

劉建鋒經過查證,證實:「決口的時候沒有任何一個幹部在場,要不是王軍發現正在決口,不知有多少人跑不脫。」而今在農民眼裡的英雄式人物卻遭到遇冷。

「有兩個人我們是一定要記住的!」唱凱鎮低洲村的幾位村民在6月24日對中國經濟時報記者說。這兩人一個是親眼目睹決口並打電話報信的王軍,一個是在洪水沖來時跳下水救人的塗俊峰。

中國經濟時報記者做了查證,唱凱鎮低洲村所有受訪的村民乃至於所有受訪的唱凱鎮受災者,都證實,在唱凱決堤現場,並沒有任何幹部在場。6月29日晚9時,鎮長徐長科和其他三位幹部在回答中國經濟時報記者的問題時側面印證當時並無幹部在決堤口。

王軍描述,他發現將要決口時,河面上有一個比拳頭略大的漩渦。王軍知道決口已不可避免,因發現太晚,離崩堤只有大概三分多鐘。他的電話通知,被迅即傳播,塗俊峰等村民得以在洪水到來前跑到高處。

21日傍晚6點半過,塗俊峰等人逃到高速公路上,轉頭發現他身後的堤上還有3個人:1個大娘,1個老大爺和1個婦女。

堤上已經開始有水漫過,見大娘跑不動,塗俊峰跳下高速路,拽起就跑,等離高速路20多米的時候,水已經齊腰深了。他們剛上高速,水頭已經起來了,一個浪翻過去,他們眼睜睜看著跑後面的兩個老人被沖走。

塗俊峰救出的大娘名叫胡永金(音)。塗俊峰和多人親眼目擊被水沖走的老漢名叫張根孫,另一婦女則不知其名。胡永金與張根孫均為低洲張村人。

「不怕做這麼危險的事,他們應該上新聞!」多位村民表示普通農民能做到這些事是很不容易的。然而事實令他們失望,除本報記者外,沒有任何其他媒體理睬這些民間英雄,即便本報記者有關農民英雄的報導,也被值班編輯莫名刪除。

損失慘重 民眾要求追責

6月27日,唱凱鎮街道上的水已經退去大半,中國經濟時報記者在街上拍照片時,屢屢被商戶邀請入戶查看。由此獲知一般商戶損失在數萬到十餘萬元不等,一些大米加工廠之類的企業單家損失便高達百萬元以上。商戶們表示,這次決堤,不能只怪天災,不追究責任。米廠的李老闆說:「當天我想把貨轉走,去鎮上找幹部,問他們防汛形勢,他們說,不要怕,沒事,水已經退了,我們都下來睡覺去……」

「決口以後,政府沒人通知,我們是由於有親戚住在低洲張村,才知道的,否則損失更大。」許老闆說。

自稱姓周的女士告訴中國經濟時報記者,當時堤上確實沒有防汛人員。她說::「我在上面只看到塗村的一個小伙子——當時我正在堤下,聽見垮堤,慌神了,不辨方向地亂跑,一氣跑到正在垮堤的地方。我看了堤上,沒有防汛的人,沒有幹部。這個地方是撫河大堤這一段最寬的地方,都認為這裡肯定垮不了,所以那幾天大家把車子都停在這裡。當時我親眼看見一輛大貨車、一輛中四輪、一台割禾機、一台耕田機、一台鏟土機和一輛小三輪掉進去。」

「中午11~12點的時候,確實有幹部在堤上巡查。」張村的村民說,「2點多鐘還查到一個管湧,堵漏找了20來人,到5點半左右,人家喊吃飯去,就一下全都吃飯去了。」

張姓村民說,21日當天,小組長發現了一個地方「漏」水,吹哨子喊小組的村民來堵漏,村書記說,不要緊,是噴泉,堤又沒垮,你亂吹哨子造謠,再亂吹,喊公安把你抓走。幹部們說,1982年堤那麼小這裡都沒倒,現在這麼大的堤,哪還能倒得了?

27日下午1時,武警水電(第五支隊參謀長吳克剛,其人要求發表時將其名職刪除)專家對中國經濟時報記者說,決口當天水位離堤面1米左右,大堤又修了幾十年,近年來雖有一些修補,情況仍然會比較危險,但只要防汛嚴密,及時發現管湧,及時堵漏,也不是容易決口的。村民們說的噴泉其實就是管湧,說明底下有通道進水,稍稍麻痺大意,管湧就會導致決口。

記者收到數千元封口費

劉建鋒在「官員撒謊 唱凱決堤確證死人 本記者收到封口費」一文中披露他收到封口費的過程。6月25日,劉建鋒發表《零距離目擊者講述唱凱決堤瞬間》,26日,他在設於東華理工大學的安置點某棟宿舍樓採訪村民時,受到數人的干預,有人要求他去安置點指揮部單獨申請採訪。劉建鋒出示國家新聞出版署頒發的記者證和撫州市委宣傳部派發給記者的採訪證件,仍被阻止。直到東華理工大學的一位校幹部聞訊後表示應該尊重記者的採訪權利,才獲得在該樓繼續採訪村民的許可,但還是被安排人員陪同採訪。

28日,某人來電,要求停止對唱凱決口洪水捲走人員情況的調查,並稱次日來看望劉建鋒。

29日中午,該人在撫州市財政局某官員的陪同下接劉建鋒到汝水森林賓館,與該市宣傳部長、財政局長等官員共進午餐。

餐前,劉建鋒收到一隻印有撫州市財政局字樣的信封,內裝一沓百元現金。他現場將情況以短信形式匯報給所在部門的主任王克勤,回信說,暫且收下,回報社後上交報社紀委。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10-07-08 6:4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