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水河在呻吟(4)植物化石——桫欏的毀滅

韋登忠等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2.植物化石——桫欏的毀滅

陸上動物、植物

貴州冊亨巧馬林場砍掉巧馬鎮數萬畝松林,幾乎來不及栽樹就解體,留下來的只有原林場總部的一處圩集,也還有某些人利用「巧馬林場」牌子在做一些與當地農民爭搶土地的不光彩的「事業」。

廣西樂業、田林境內 「廣西國營雅長林場」1954年成立,50年來把紅水河沿岸兩個縣5個鄉鎮的松林幾乎砍光。砍到哪兒,哪兒就變成林區,砍到哪兒,哪兒的農民就變成林區內農戶,除了水田,旱地坡地荒地甚至宅基地都是林場,面積已有600多平方公里。森林海洋不見蹤影,林場卻沒有解散,十年來,林場與當地農民一直進行著一場爭奪「領土」的「戰爭」(將有章節敍述)。

飛機播撒松樹籽很難成活,種植松樹杉樹既耗勞力,又長得慢,而桉樹很容易成活,又長得快。以前雅長林場很少栽樹,這兩年栽桉樹就像一場運動,一是可以得到大筆林業款;二是林場職工不用直接栽樹,只要把外地來的農民帶到山上,東指一片,西指一坡,「你們可以在這一片種玉米,條件是要把桉樹栽好管好,每一年交一點租金給我們就行」;三是原來砍到哪兒,占到哪兒,現在栽到哪兒,哪兒就不會再有人來爭來奪,即使是荒坡荒地,當地農民都不敢去開墾開荒,更不用說上面還有幾棵桉樹。

巧馬林場和雅長林場其實只是伐木場,而處於雙江口三角地帶的貴州黔西南州共青林場是真正意義上的造林林場,有數萬畝杉林,還有當地百姓二十多年來種植的數十萬畝的杉林桐林,三角地帶是新林區。杉林桐林為林場為農戶帶來利益,可是卻不能給一直生活在雅長林區、三角林區數萬數十萬甚至上百萬年的動物提供食物。上世紀九十年代,政府要求持有火藥槍的農民辦持槍證,有了名單,沒多久就令他們上繳銷毀。銷毀農民手中的火藥槍,一方面是政府與農民常有摩擦,預防有人走極端;另一方面是防止打獵。只有杉樹松樹桉樹,沒有了原始森林,不用槍打,動物自己會滅絕。

現在還栽種玉米水稻,還有一些麻雀,偶爾也能見到山雞、野豬,至於黃麂、鹿之類,只有安徒生童話才有。

萬事萬物被分成有生命和無生命,有生命又分為動物和植物。動物也即「眾生」,眾生皆有佛性,皆有頭腦,皆有意識,皆有情感,動物在滅亡之前會呻吟、嚎叫,人類會為之哀憐,有人還會為之祈禱,亡之壯烈,重於泰山;而植物沒有意識,沒有情感,有人會因為一棵樹倒下,會為一片林子被燒毀而哀歎嗎?也許有,不過不是因為樹被砍倒,不是因為林子被燒毀,而是因倒下燒毀後他不能再去賣錢。植物的滅絕輕如鴻毛。


[

植物化石——桫欏的毀滅

宇宙在演化,地球在演化,地球上的動植物億年來也在不斷地進化。人的祖先或祖先的祖先究竟是什麼樣?杉樹蘋果樹在無數萬年以前究竟是什麼樣?人類只有去研究化石,惟獨只有桫欏,現在的桫欏與億年前的桫欏沒什麼兩樣。

桫欏是現存唯一的木本蕨類植物,極其珍貴,堪稱國寶,被國家列為一級保護的瀕危植物,是中國的植物大熊貓,桫欏分佈區域很少,數量也少。貴州冊亨原雙江區得天獨厚,地處紅水河上游南北盤江交接處三角地帶,面積七八百平方公里,是貴州僅次於「中國的侏羅紀公園」--赤水桫欏國家自然保護區的一處桫欏園,2005年我曾寫有關於桫欏一文寄到國務院,轉載如下:

《植物化石——-桫欏的毀滅與拯救》

貴州省冊亨縣是中國最貧窮落後的民族縣之一,面積2,500平方公里,人口約20萬,其中布依族占75%。與廣西壯族自治區(布依族、壯族應屬同一民族)隆林、田林、樂業三縣接壤,珠江水系上游南、北盤江在壩賴鎮雙江口匯合。因南北各有一條江,又屬亞熱帶氣候,濕潤多雨,使被稱為植物活化石的桫欏樹能在這些崇山峻嶺中繁衍生息上億年。

「土地分到戶以前,到處都是原始森林,許多地方有桫欏樹,有兩、三丈高(約10米)」。上億年的歷史,差一點被幾十年的「工業革命」、「經濟浪潮」毀滅殆盡。

冊亨縣原雙江區及臨近地區因地廣人稀,原住民全部是布依族,大煉鋼鐵未波及那裏。六、七十年代,坡坪區有少部分漢族農民遷入;土地承包後,政府鼓勵農民植樹造林,一些原始森林被砍掉,桫欏樹未能倖免。最大規模毀滅開始於80年代末成立的黔西南州共青林場以及後來的「584」世行貸款造林工程。

因造林被授予「十大青年」的某領導曾試圖把桫欏作為一項收入,無奈桫欏有靈性,一旦讓她背井離鄉,為了保護種群繁衍,她們都選擇了犧牲自己。世博園的白桫欏奄奄一息,興義馬嶺河峽谷有十多棵,沒有一棵能活下來,縣城有識之士自己或請人到山上去挖,結局一樣。即使桫楞以自殺相威脅,還是免不了遭浩劫。

領導不是因為他自己栽不活就故意毀滅她,但為了杉林,他命令林工們大片大片砍掉、燒光、挖光,幾年下來,杉林面積有近十萬畝。為使土地得到最大效用,造林太規範、太科學,以致於在林區內,除了杉樹,樹腳寸草不生,更不用提桫欏樹。

因為該林場,有十多位村民被投進監獄。93年底,我把材料反映到中央及地方各級政府,沒多久,林場停止侵佔。可是這時當地農民已覺悟,餘下的森林被砍被挖,栽上桐籽樹,為了撿桐籽,每年七、八月份都要砍掉清除桐樹腳的雜草雜木。無論是林場的杉林還是農民的桐林,桫欏樹已絕跡。

八、九十年代,當地農民們也陸續栽一些杉樹,由於原始的栽植方式,東一棵西一棵,成活率又不高,杉林裏留下許多空間。因禍得福,桫欏樹又在那些縫隙裏拚命擠了出來,正如照片裏所看到的。

桫欏樹屬群居性,照片裏的一片約有三十多棵,只是在數百平方公里適宜桫欏生長的崇山峻嶺中已沒有幾處,並且她還面臨著再一次被毀滅。

一、這一區域數十個村寨習慣敞牛敞馬,秋收後,牛馬放到山裏幾個月,草場缺乏,牛馬群從這山竄到那山,從這坡遷到那坡,小桫欏難逃厄運。

二、十多二十年前的杉林已成材,如果是間伐,無論計件還是計時,林工們絕不會爬到十多二十米高用繩子把杉樹往逆方向拉,「桫欏樹又不能當飯吃」;如果要把杉林全部砍掉栽桐林或重新栽杉林,桫欏根四腳朝天,斬盡殺絕。為了幾棵筍子,有人會射殺大熊貓;為了幾棵杉樹桐林,有人會毫不猶豫地把桫欏砍掉挖掉。

三、風景區移栽未成活,領導幹部們想把她做成盆景也沒成功,林業局技術員們把農民挖到大街上叫賣的桫欏沒收,也未見她們在哪兒生長。不過這些古老的化石喜歡窮人,有村民把她移栽到房前屋後,長得比山林裏還茁壯。桫欏可以移栽,不是好兆頭,要是有人先移栽到盆裏,一、兩個月後拉到興義、百色或是貴陽、昆明,相同的氣候,即使桫欏因犧牲我一個,幸福全寨人,那時選擇自滅也死不了。

2005年9月初,鄰縣望謨有人拉去7棵,給挖來的農民7,500元,等他們轉手倒賣,遠不止7萬5千元。一隻大熊貓價值幾許?中國植物大熊貓——桫欏樹,可想而知。人一旦有了欲望,就會使出渾身解數,桫欏的毀滅已為期不遠。

桫欏樹不是人類留給我們的財富,而是宇宙演化,地球變遷留給人類的共同財富,她是中國國寶。倘若哪一天「中國桫欏」能植根於肯雅、坦桑尼亞,抑或被吹到黃石公園、亞馬遜,那將是中國人對地球和人類及其歷史的一大貢獻。

恐龍早已滅絕,曾與之朝夕相處的桫欏存在了上億年卻能保持原貌,這是奇蹟,難道讓她在我們這幾代人手裏(只相當於一瞬間)毀滅?@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紅水河在呻吟》記錄的是紅水河——珠江水系主幹流沿岸農民的一些現狀,正如戰爭是49年前中國的特徵,階級鬥爭是毛時代的特徵,計劃生育是鄧、江時代的特徵,《呻吟》也許算是我們時代的一個特徵吧。
  • 《紅水河在呻吟》不是小說,不是文學,也很少評論,她只是一堆堆材料,是紅水河及南、北盤江流域農民生活的一些片段,是二十世紀末二十一世紀初這一帶農民的某些歷史記錄;從某一角度,她即是當代中國農民的一些生活現狀,興許也是當代中國農村的縮影。
  • 紅水河從貴州、雲南交界處的黃泥河口即天生橋一級水電站至下游廣西桂平大藤峽,全長1100多公里,流域面積19萬平方公里,水位從天生橋一級785米至大藤峽23米,水位落差達762米。
  • 《呻吟》不是一、兩個案子,不是一、兩個人或一、兩家人之間的摩擦,也不是一、兩個鄉村之間的衝突,而是直接涉及兩省區十多個縣市十多二十萬農民近百億水電站淹沒補償及土地糾紛;她不是書齋式的理論探討,而是一堆堆紅水河沿岸農民想說的話,想寫的報告。
  • 大化、岩灘、百龍灘三大水電站庫區遺留問題多 六、庫區地質災害發生頻繁,移民危房嚴重,急待處理
  • 由於電站蓄水發電後出現了施工原來設計沒有考慮到的問題,長期遺留沒有解決。
  • 大化、岩灘、百龍灘三大水電站庫區遺留問題多
  • 他們最初不約而同地湧向了三輪計程車行業,因為買車成本低廉,又不需要非常高的技能,之後市場很快飽和,以至巴掌大的縣城不得不出臺了讓三馬車分單雙號營業的規定
  • 附錄一:龍灘移民生存現狀報告<中國財富>雜誌 (2008-12-06 22:15:43)(網上轉錄 作者:胡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