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若有問題? 家長應如何處理?

黃如真(台灣/ 高中教師)
font print 人氣: 47
【字號】    
   標籤: tags:

嚴禁體罰讓學生越來越難以管教,雖然家長授權處分,並支持老師嚴管,但是多半老師選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以明哲保身。但是,也真的有老師管教不得當的時候,家長又該如何處理?新聞報導常看見有家長端出議員、或讓老師吃上官司等等。其實,家長在贏得那口氣的當下,卻輸掉了教育孩子的珍貴意義。

猶記得小女小一的時候,有一天,我按照往例去學校接她,不料,老師帶著學生魚貫地朝校門口出來,卻怎麼也沒看見她的影子。我於是將車停下,走進校門,剛好碰上她的導師,我還沒開口,那位女老師看到我就表示,孩子被留在教室,我謝過老師後,往教室走去。

到門口,只見她小小的身影獨自一個人背著書包,直挺挺的站在電視機旁(被罰站),一看到我,她叫聲「媽媽!」,眼淚就忍不住掉下來,我當下看了很不捨,因為偌大的教室,只有她一人在裡面。我告訴她說:「不要哭,媽媽等一下聽老師怎麼說。」只見老師隨後就來,什麼也沒多說,就說:「可以跟媽媽回家了。」

我牽著她的小手,輕聲告訴她:「待會兒在車上,媽媽聽妳說發生什麼事情了。」她一上車,話未到嘴邊,眼淚又掉下來了。我要她慢慢說,才知道,放學排隊時,她看見前面一位小朋友的書包有皮卡丘的吊飾,於是好奇地把玩了一下,沒想到,剛畢業甫任教的女老師,已經被這群亂無秩序的小朋友弄得一個頭兩個大,看見女兒的動作,就把她留下。女兒辯解的表示,當時有更多小朋友大聲講話、推擠,但是,只有她被留下。(顯然,她覺得被重罰,有些委屈。)

我搞清楚了這來龍去脈之後,以自己同樣也是老師的角度來看,第一個念頭,直覺老師有些小題大作,而且的確有失公允;後來想到,老師剛畢業,面對剛上學的小孩,難免手忙腳亂。但是,我要怎麼跟孩子說呢?想了想,我對孩子說:「妳不要傷心,其實,老師會這麼做,是因為妳是班長,老師對你的要求更高,媽媽覺得這次的事情正好可以提醒妳,要做同學的模範,才是老師的小幫手喔!老師認為妳可以做得到,才會這麼嚴格的。」小淚眼人兒聽了似懂非懂的點點頭,但是委屈之心好像頓時煙消雲散。

我覺得,孩子成長的過程中,需要學習一些重要的功課,如體諒和尊重。於是,當時的我即便不贊同老師的做法,也不會當面批評老師來安撫孩子。畢竟孩子還小,價值觀在成長的過程中一點一滴地被建構著,我希望孩子學會尊重老師,而不是對老師不信任,這樣,才能有更多的學習、成長和被教育的機會。再來,同樣是教育崗位上的一員。我相信一回生二回熟,年輕女老師會很快適應這群小小孩。

「尊師重道」是自古以來的美德,我們做家長的,在面對孩子在學校遇到的問題時,請不要被親情沖昏頭,和孩子一起大罵學校、教師、或其他的學生,因為事情的真相不能只憑片面之詞。而且,理智的家長要以身作則,告訴孩子如何站在別人的立場想問題,這才是真的替孩子著想,這樣的結果往往會是三贏的局面:家長身教典範、教師受到尊重、孩子的看問題的思維擴大、懂得體貼別人的辛勞,這絕對比在旁幫腔胡亂罵一通,來得有意義!◇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身為三個孩子母親的我,有非常多的機會當上家庭法官。但是,不論結果如何,總會有小孩覺得「不公平」。這不在孩子的心眼大小,而在我的基點恰不恰當,畢竟我是母親。在孩子還未成年的時候,父母角色的功能是永遠無法用朋友的內涵來取代的。
  • 以前,總以為功課好才是好孩子!所以我一直把大兒子送安親班,安排他上心算、畫畫班,我努力賺錢滿足他一切物質需求,認為這一切都是為他好,我的辛苦也是值得的,然而事與願違......我挑起了每周一晨間班級媽媽的工作後,有機會能與孩子一同學習、一同成長,才弄清楚兒子真正缺少的是什麼。
  • 隨時隨地都能機會教育,路途上就是很好的親子時間,家長也能當優秀的老師,更重要的是:從小記得的東西不容易忘,因為那是孩子「最純真、最美好」的回憶。
  • 有機會再一次檢視自己的成長歷程,終於能更深刻的了解到赫曼赫塞在《徬徨少年時》裡面透過主角辛克來的吶喊:「我只是嘗試著過自己要的生活而已。為何如此艱難呢?」,對於青春躁動的靈魂,這是必經的途徑,無須擔心、阻止,重要的是包容與接納。
  • 從胎教開始我即對寶寶的進行傳統文化教育,不僅使她保持著善良的天性,也讓我收益非淺。
  •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看著個頭比我還猛的女兒,不禁感歎中國成語的如此傳神。十五年前搖籃中的baby ,已成婷婷玉立的娉婷少女,似乎握著她那嬌柔小手的感覺還留在手中,但女兒已開始用嚴肅的語氣,同我探討關於人生的深奧話題了。
  • 教會孩子「體貼」是父母的責任,而真正的體貼則來自於「感恩」的心情。
  • 以前彭老師跟天下的慈母一樣,期望孩子健康、茁壯、功課好、品德佳、有良好的社會人際關係等。但是她覺得「愛之深、責之切」,必須經常叮嚀、提醒孩子。經年累月後,媽媽的印象,只剩下嘮叨的聲音和那張諄諄教誨的嚴肅面孔!彷彿對孩子,最溫暖的愛已經消磨殆盡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