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葉家書:夏日炎炎似清秋

真子
font print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中國文字很妙,妙在形象繪意。比如說「熱」,英文只會一個勁說”Very hot”,中文更具體,乾脆來個二火雙管齊下,好個「赤日炎炎似火燒」,形容到家了,還不熱死人麼?

加拿大在北半球的高緯度地帶,雖少不了壯麗的北國風光,但當盛夏艷陽高懸,則令人感覺強烈的紫外光,照在身上還真夠灼熱的。四季毫不含糊的循環往復,冬雪化了,葉兒綠了,花兒開得爛漫,夏天又來了。夏天在溫哥華是另一幅濃淡相宜的風景畫。

當節令進入七月,看新聞報導全球各地熱浪滔天,溫哥華卻伊人獨美,炎夏珊珊來遲。好不容易某日溫度達至攝氏23度,有西人朋友臉色凝重告訴說,今天會很熱。我差點沒歡呼:可愛的夏天終於來了!又不想與之唱反調強調自我感受,於是模稜兩可說:呵!真很熱麼?

是的,老西真的把攝氏20多度的溫度當那麼回事,直覺熱不可耐。七月初才熱上兩三天,是真有夏天的感覺了,大街上碧眼金髮的洋女士們把衣服穿至最簡練的程度,海濱人流如潮,當地最繁忙超市Costco的空調數天內銷售一空,風扇勁賣,噢!夏天真的來了。

可是真子總覺的老外們是小題大作,常常心裏暗笑:那算什麼熱呀?你們這些老洋小子們過慣舒服自在的生活,還真沒吃過苦,沒見過真正酷熱逼人的天氣。想當年咱在中土大陸生活,赤日炎炎30多度的天氣坐在沒空調的汽車裡,車在滾燙的柏油路上跑,無論走哪兒都熱浪襲人。那時咱每天洗澡至少要洗上四五遍,因為動輒便熱汗淋漓。就在這麼苦熱的環境下度過迷茫的青春歲月,直至來到加拿大。

在加拿大也經歷似曾相識的四季輪轉,只是天格外藍,白雲亦悠悠,滿目深深淺淺的翠綠總在如洗的陽光中亮人心懷。加國西岸的夏日得天獨厚,說是夏季,天氣卻清涼似秋,只是在正午陽光下才有那麼份盛夏的感覺,而清晨及入夜則清涼如水,甚至帶點寒冷。如果住獨立房屋,大多房子的底層入地尺餘,如此建築乃至佳避暑之地,即便盛夏也少用風扇,開一點窗,清風徐來,入夜又冷了,關了窗戶,關上一夜的酣然入夢,這就是溫哥華的夏天。

在這個清涼似秋的夏日,總有新聞報導地球村這兒那兒酷暑逼人,中土尤甚,北京僅七月接連數天氣溫達至攝氏40多度,創歷史之最,車在公路上動不了,因輪胎給熱熔的柏油膠住了,唉!那才真叫熱。也許知足都較易在比較中衍生吧,當想及大洋那邊乾旱火熱的夏日,感慨人類之苦難深重,然彼岸得天獨厚,不礙熱上那麼一陣,權當七色四季中的一點變奏吧。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那一夜,我看到北美平原清明高遠的天空飄過一片西藏潔白的雲,那一夜,我聽到一位真正的藏人的歌唱。年青的依西姑娘,穿著草綠色藏族的長裙,黝黑的肌膚閃爍著青藏高原溫暖明亮的陽光,她以沉厚和緩的嗓音悠然唱出自己譜曲的歌。我聽不懂她唱的藏語,可是我聽懂了她歌中那份真誠的祈盼,當席中所有漢人和藏人來賓輕拍著節拍和著她的歌唱,也唱和著同一樣慈悲的祝願,霎那間淚水漫過了我的雙眼。
  • 來到加拿大,真的見著「鬼」了,不是那陰森恐怖的鬼,這邊的「鬼」們都笑咪咪的,年齡都不大,有高有矮,有胖有瘦,有許多小不點兒,衣著古靈精怪,在每年同一天相同的時辰,三五相繼而,滿街市遊走。
  • (shown)秋色再美,然轉瞬即逝,如短暫人生,奈何功名利祿,神仙美眷,誰又能長久擁有?真個是秋色人生,剎那芳華,終究千葉飄零,塵歸塵,土歸土,那枯枝殘葉又歸何處?
  • 作為選民,甜言蜜語免了,承諾和夢想也無需聽太多,最重要的一個準則是,候選人的道德良知可決定其未來。如不信各位選民可以走著瞧瞧
  • 加拿大海闊天高,處處景色怡人,連墓葬之地也不例外。這兒的墓園寬闊平坦,藍天下,如茵草地灑滿陽光,陽光也靜靜地照著靜穆的墓碑。這天然的寂靜,草和樹,單純的綠和風景,好像在靜靜的展示,死亡不過是生命的另一種形態,是從喧囂回歸沉靜和平,死亡代表的不全是憂傷
  • 人們心目中的審美尺度,總是自覺或不自覺的來自傳統的審美意識,因傳統乃神傳神授,亦乃人本源之真性也
  • 人生許多事往往皆利弊相隨,上天若給人什麼好條件,便讓人也執著於此。給你動人的容貌,說不定便由此生起明星夢,不住的想入非非,至少穿衣打扮上絕不會虧了自己。反之條件稍遜者或乾脆沒條件的也就乾脆不去執著了。呵呵這便是人生吧?人在迷中,大千世界的種種誘惑如迷幻夢影,誰又能從對自身的執著中真正超脫出來呢?
  • 走過漫漫的心路歷程,已然明白世間萬物縱美好終難永恆,人間蝸居固溫馨,也不過是生命行腳的驛站,在我心靈深處有一個真正美好的家園,我知道那才是永恆生命終極的歸宿。
  • 人類的步伐沿歷史的軌跡走,走過一個又一個時代,生活的風格與形態在日換星移中變換著,人類不斷的創造,創造者留下可觸摸的物品,然後撒手人寰。而物體的成住壞滅似乎較人之生老病死都來得長久,於是便有了無數文物的積累,古老的現代的,默默見證著時代的變遷,並展現不同文化的風貌。走在這條舊物店的街上,宛如看一個個文化的櫥窗。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