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楊銀波:封得掉博客,封不掉良心

楊銀波

在網路科技越來越發達、表達慾望越來越強烈的中國,網民們是會想方設法突破封鎖的。不管政府有多少禁令,網商有多少潛規則,網民始終找得到說話的地方。(Getty Images)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8月23日訊】這是一個有著4.2億網民的國家,除去4,914萬僅使用手機上網的用戶,標準意義的「網民」數量仍有3.7億,即每四個中國人當中就有一個網民。互聯網推動著中國的發展,尤其是資訊和公共意見,甚至在改變國民的思想意識……

中國網路的「集體屠殺」

這當中,傳媒的編輯和記者,民間維權者和律師,大學教授和社會學者,還有其他無法一一歸類的公民,積極關注公共事件和自身權利,也紛紛報料於互聯網。網站、貼吧、論壇、社區、博客、空間、微博,加上「牆」外的大批被屏蔽的網媒,這一切都在對中國產生影響,這種影響多是積極的。但政府不這樣看,網路服務商不這樣看。於是,網路封鎖永遠沒完沒了,最近又如「集體屠殺」般封了一批。與之相隨的是,許多律師的律師證通不過年檢,傳媒也不被允許「異地監督」。

看著牆上懸掛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地圖,我不免想到如此冷颼颼的場景:一群肥頭大耳的媒體老總,坐在底下乖乖地聽著比他們還要肥頭大耳的官員訓話。同志們,這個名單上的律師一律不准通過年檢,他們老喜歡跟政府作對;這個名單上的博客全部封掉,他們別有用心,錯誤引導,煽動網民;這些都市報太膨脹了,今後國內報導一律用新華社通稿,廣東的記者只需要報導廣東的事就可以了,北京跟他們沒關係,不准再碰;對了,還有微博,不就是推特的翻版嗎?當初推特把伊朗的革命都搞起來了,消息傳得太快,太密集,後果不堪設想,微博這個陣地要嚴肅整頓一下。這當然是想像,但真實狀況或許比這想像還要肅殺凌厲,「莫名的恐懼」常常比「降臨的恐懼」更加恐怖。

一批知名的敢言者博客、微博被集體關閉,境外記者遂打電話給網站管理員詢問究竟,得到的答覆是:「這我們不敢說,如果洩露了就會去坐牢。」原來,事態已嚴重到這等程度,那足以「坐牢」的「洩露」,具體內容是什麼?是國家機密嗎?張祖樺的一位朋友,詢問自己的博客到底是哪個部門下令封殺的,得到的答覆是:「不敢告知,不能告知。」有位參與關閉博客的工作人員,私下向被封博主道歉,也算是良心發現,罕見得很。其實仔細想來,那些奉命封殺的人,無非就是看在一碗飯的面子上,不得已為之。為了每個月那點吃得起飯的工資,他們必須聽主管的,主管聽老總的,老總聽地方政府的,地方政府聽中央的,都是一群可憐蟲。朋友在電話裡說:「銀波,我們都要同情他們。」

「手術台」上的博客

中國的博客與日本、韓國的博客不同,大多不是拿來寫私人日記的。什麼美食、購物、旅行,這在中國的知名博客中皆不是第一主題。娛樂界的人,無非是把博客當廣告陣地,放點照片,透露行程,但這不是中國博客的主流。訪問量大的博客,要麼是教你如何炒股,要麼是談一些公共事件、關注社會、勇敢發聲。這是一個人人都想說話且希望有聽眾的時代,同樣一件事,譬如唐駿的學歷造假問題,可以在短時間內激起全社會關注,這時的唐駿只不過是萬千者的縮影和代號,人們會把目標瞄準比他更有份量的高層權勢者。在這網路時代,哪裡殺了個人,或者出了個貪官,就能在網上迅速成為全國熱點,眾人評議,誰能徹底控制?

我堅持七年獨立寫作,博客史卻只有兩年。起初想的是開一個就好,沒曾想,一開就被封,遂一次性註冊十個大陸博客,卻在一個月內就被關閉了四家。我原本是這樣想的,封殺大陸博客是常態,乾脆再註冊六個港台博客。結果,一個台灣博客被封,三個香港博客被封,而且封的皆是整個網站。沒辦法,再註冊幾個美國、日本、德國博客,沒幾日,註冊在美國的論壇、博客都被封掉,一個日本博客被封。我粗略統計了一下,這兩年我總共註冊了三十六個博客,到現在只剩下十五個,最近被關閉的一家是和訊博客。我已謹慎再謹慎,將已發表的作品從敏感度最低的部分抽出,再精挑細選,放些到博客上,但仍被時時告之「正在審查中」、「已刪除」、「已設置為私密博文」,或者「有敏感詞彙,請修改」,「涉及敏感政治話題,不予通過」等。

每次打開博客前,我都在祈禱:「上帝保佑,不要被刪掉!」同一篇文章,放在十五個博客裡,最慘之時只有五、六個博客放了行。持續了一段博客生涯後,我乾脆決定,把境外博客作為主要博客,境內博客只發「不可不發之文」。卻還是沒料到,有家香港博客也「自我審查」起來,規定只有註冊用戶登錄後才能看到博客內容。長此以往,不能不思考這樣一個問題:到底還要不要這些博客?徵求諸多朋友的意見,最後統一為:對社會有重大意義,同時又不敏感的文章,在迫不得已之時,可以放入博客。在虎口脫險的博客中,我在「1510部落」的博客,有二十餘萬次瀏覽量,這是大陸讀者熟悉我的地方;至於我在《博訊》和《大紀元》的博客,管理者不是我,但瀏覽量極大,僅前者就有二百餘萬次瀏覽量。

對於博客,我已無精力經營,無論是境內還是境外。這無疑是「自我閹割」的諷刺之舉,原本想雄心勃勃地運用互聯網建立作品平台,卻沒想到上了政府和網路服務商的「手術台」。每篇文章都像一個將死的病人,要麼被拋之荒野,要麼被踢打得奄奄一息。也許某篇文章被臨時放行了,但時隔幾個月,又遭「過期追訴」,被告知「已刪除」。這無疑是網站搜索敏感詞時的「批關批刪」之舉,一批一批地關和刪。刪的博文多了,嫌麻煩,他們乾脆把整個博客給你關掉。如果這樣的博客在同一個網站中實在太多,乾脆把整個網站也屏蔽。我曾將我的幾百篇政論社見文章整理出來,統一放在香港的一家網路日誌站點上,還沒存幾天,整個網站都被屏蔽。這種事情發生過好幾次,註冊一個站點,居然整個網站都遭殃。如此看來,我這樣的人實在害人不淺,禍及全體。為了不惹禍,乾脆忍了,不再申請新的博客。

我們找得到說話的地方

從今年7月開始,有一批公共知識分子的博客陸續消失。僅我所知,就包括:劉軍寧、張祖樺、溫克堅、吳祚來、楊恆均、浦志強、姚小遠、賀衛方、許志永、章立凡、老虎廟、滕彪、劉曉原、李天天、張建中等人。這些人,我大多熟悉,不少人還曾與我有過聯繫。服務商開辦網站,是商業行為,按理說必須遵守商業規則,但網商們很無奈,他們又不是「道不同不相為謀」的Google,更不是牛博網捍衛言論自由的站長羅永浩,他們必須100%聽政府的話。甚至,政府沒要求做的,他們也要先為政府考慮到,對於所謂「敏感」的容忍度,他們連政府都不如。當Google撤離中國大陸之時,百度總裁李彥宏正在出書炫耀他「成功的人生」,一將功成萬骨枯啊!這種個人的「成功」借的是專制屠刀的東風,滿城殺戮之後,只剩下勝利者的高枕無憂,以及鷹犬之輩瘋狂數錢的巨響。

對比我們的鄰國印度,我們自愧不如。2006年7月,孟買發生火車爆炸事件,二百多人喪生,該事件之後,印度封殺多家博客網站,引發民間抗議。最初,印度電信部要求印度互聯網服務供應商協會禁止接入十五家網站的某些博客,但是網路服務商卻採用拉網方式,將封鎖範圍擴大至那些網站的全部內容。政府解釋說,他們只下令關閉幾個人的博客,但網路服務商把打擊範圍擴大了,封了那麼多網站,全體遭殃。被封掉博客的網民極為憤怒,在網上從知情權一直討論到立法缺失,並紛紛寫信給政府和電信部,要求作出解釋。而且,他們還組織了抗議活動。有位叫格立芬的官員說,一天之內,他個人就收到了三百封控訴信。這時,政府和電信部趕緊為自己開脫,把責任都推給網路服務商。隨之,印度解封了大量網站,網民寫博客的言論自由再次獲得了保障。而且,經歷這一事件之後,印度政府再也不敢動不動就搞網路封鎖。

安全部門或者網管警察,固然有「國家安全」、「社會秩序」的考慮,但是不能以此為由,搞擴大化的鎮壓異見行動。劉軍寧、張祖樺、溫克堅等人的博客,既不會威脅國家安全,也不會擾亂社會秩序,相反,他們是發表公共意見的傑出者,是敢說真話的有良心的人。中國那麼多專家學者,與民眾之間隔著高牆,現在網路時代有一部分人公開站出來,和民眾打成一片,對公共政策、國家事件、社會現象發表意見,為民眾提供了有價值的參考。很多時候,他們的意見比政府和傳媒要誠懇得多,真實得多,也有用得多。如果真的是間諜或恐怖主義製造危機,封掉他們的網路陣地,估計美國的FBI也會這麼做。但是,劉軍寧、張祖樺、溫克堅等人不是這種人,他們確實有社會影響,與許多人都成了共同命運體,但總不至於有影響力的人與政府稍有不同意見,就一概剷除吧?

封,是封不完的。全世界的博客服務商成千上萬,一個人一天就可以註冊幾百家,這個封了,那個又繼續。但中國人希望自己的博客產生社會效應,所以大多數人會在排名靠前的博客網站註冊發文,譬如新浪、網易、百度、搜狐、騰訊、和訊、鳳凰等。開個博客,只要你水準足夠,圈子就會越來越大,僅需幾天「好友」就能超過千人,再加入上百個「圈子」,博客、微博一起做,網友轉載、推友散發,每篇博文都能做到「無遠弗屆」。推特、牛博網、Blogger、飯否等網站雖然被屏蔽了,但在網路科技越來越發達、表達慾望越來越強烈的中國,網民們是會想方設法突破封鎖的。不管政府有多少禁令,網商有多少潛規則,網民始終找得到說話的地方。正如一位友人給我發來的短信所言:「就算某一天『第一博主』的韓寒被封掉新浪博客,韓寒還是韓寒。製造恐懼,其實也是在製造仇恨。川壅則潰,民怒思變。」◇

本文轉自【新紀元週刊】186期「自由評論」欄目
http://mag.epochtimes.com/b5/188/8385.htm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10-08-23 11:4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