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夫人

歐陽子雲 整理
  人氣: 49
【字號】    
   標籤: tags:

樊夫人是劉綱的妻子。劉綱在上虞縣作縣令,有道術,能召來鬼神,還會使各種神通變化。這都是他秘密修行的結果,無人知曉。他以清靜無為的原則處理政事,政令一旦發佈施行,百姓皆受其益。在他管轄的地域沒有旱澇、瘟疫和猛獸的傷害,一片太平景象,年年五穀豐登。

閒暇的時候,他常與夫人一道比試道術。一次,劉綱與夫人去四明山遊歷,有猛虎堵在路上,劉綱施道術,讓虎趴著不動,但他剛要從虎身邊走過,虎一躍而起要吃他。當他夫人朝著虎走過去時,虎伏在地上,不敢仰視。劉綱每次和夫人相互比試時,他總是甘拜下風。即使在他們修成要昇天而去時,他也走得不如夫人那樣自如。縣衙正廳的側面從前有棵大皂莢樹,劉綱必須飛到樹上,方能飛起來。而夫人則平靜地坐著,冉冉地如同飄飄而上的雲氣,他們一同昇天而去。

到了唐朝貞元年間,湘潭縣有個老婆婆,自稱為湘媼,卻不說姓名。她平常借住在別人家中,已有十多年了。她常用丹篆寫文字在鄉里治病救人,沒有不靈驗的。鄉里人非常敬重她,想蓋幾間奢華的房屋奉養她。湘媼說:「不必了,我的願望就是有個屋子能容身。」湘媼鬢髮黑亮如雲,長得富態,皮膚潔白如雪。她拄著枴杖,一天可行數百里。

忽然有一天, 她遇見一個名叫逍遙的鄉下女孩。她十六、七歲,長得光彩照人,正手提竹筐采菊。她一看見湘媼就睜大眼睛看著她,一動不動,像定在那裏一樣。老太太看著她的眼睛說:「你喜歡我,想與我一同到我住的地方去嗎?」逍遙高興得把筐也扔了,趕忙給湘媼行禮自稱弟子,隨著湘媼就回家了。她的父母追上她,用杖打她,叱吒她,要她回家。可是,逍遙的志向愈加堅定,並以死來抗爭。親戚鄉鄰見此情形,都來勸導她的父母,讓逍遙去做她想做的事。她的父母見無力挽回女兒的心,就隨她去了。逍遙又回到了湘媼那裏,每日只是掃地、打水、燒香、讀道經而已。一個多月後,湘媼告訴鄉鄰:「我到羅浮山去一段時間,門上鎖了,你們千萬不要去開門。」鄉鄰問逍遙去哪裏,湘媼說:「與我同往。」如此三年過去了,人們看見湘媼房舍周圍小松、竹筍叢生。終於湘媼回來了,她召集鄉鄰一同去開鎖,打開房門,只見逍遙在室內迷糊地坐著,容貌宛若平日一樣。老太太用枴杖敲地,說:「我回來了,你可以醒了。」逍遙如夢初醒,她剛起身,就要下拜時,忽然左腳掉了,像被人砍落的一樣。湘媼急忙命逍遙不要動,她撿起斷腳接了上去,並用水噴了一下,左腿竟然完好如故。鄉鄰驚駭不已,像敬神一樣敬畏她,人們從幾百里外趕來朝拜她。

湘媼神情優閒,不喜交往。一天,湘媼忽然告訴鄉鄰說:「我要前往洞庭去救一百多人的性命,你們誰願意為我準備一隻船?一兩天後,可以和我一道去觀看。」有個叫張拱的村民,家裏很富有,願意為湘媼準備船隻,並且親自駕船送她。快到洞庭的前一天,遇見了大風大浪,一隻大船被風浪刮到君山島上撞碎。船上載著幾十家,將近一百多人卻毫髮無損,也不見有船來救,他們就散落在島上。忽然,有一隻一丈多長的揚子鱷游到沙灘上,幾十個人把它攔住,打死,把它的肉給分著吃了。第二天,一座像雪似的白城圍繞島上,誰也不知這是怎麼回事。那座城慢慢變窄把人夾住,島上的人恐怖地哭喊著,行裝都已碎為粉末,人也都被捆成一簇。那裏面不到幾丈寬,難以逃離,形勢緊急。岳陽城裡的人遠遠地也能望見雪城,但也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就在這危急關頭,湘媼的船已經到岸,她快步登上君山島,手裡拎著長劍,踏著罡步,隨著一口法水的噴出,長劍飛快地刺向白城。只聽見白城發出如霹靂般的一聲吼叫,城就崩塌了。原來是一隻長十多丈的大揚子鱷,它蜿蜒而死,劍正插在它的胸上。這一百多人的性命終於被救了下來,否則的話,頃刻之間這些人都被拘束成了血肉。島上的人感激得放聲大哭,並向湘媼行禮致謝。

湘媼命張拱把船駕回湘潭,張拱不忍馬上離去。 這時,忽然有個道士與湘媼相遇,道士問道:「樊姑近日從何處來?」他們彼此寒暄一會兒,非常高興。張拱詢問道士湘媼是誰,道士說:「湘媼就是劉綱真君的妻子樊夫人。」人們這才知道湘媼就是樊夫人。張拱回到了湘潭。後來湘媼與逍遙同返仙境。
(資料來源:《女仙傳》)

--轉載自正見網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