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不畏猛獸

史鑒 整理
  人氣: 23
【字號】    
   標籤: tags:

郭文,字文舉,河內軹縣人。小時候喜愛山水,推崇遁世。三十歲時,每每遊覽山林,十多天才回家。郭文父母去世服孝期滿後,不娶妻,離家遊覽名山,經過華陰山崖,看到了石室裡的石函。洛陽淪陷後,郭文步行挑擔子進入吳興餘杭大辟山中荒谷無人之地,把木頭靠在樹上,上面搭茅草做了個小棚子,定居下來,四周也沒有圍牆。當時猛獸很兇,闖進百姓家裏吃人,而郭文獨宿十多年,卻毫髮無恙。郭文經常穿著鹿皮衣服,戴著葛巾,不飲酒食肉,靠種糧食、采竹葉果實、販鹽為生。有人給他錢少,他也賣給人家。後來人都認識郭文,不再使勁殺價了。郭文有吃不完的穀子,就送給窮人。別人送給他禮物,他只接受不值錢的,表示領了對方心意罷了。有猛獸咬死一頭大麂鹿擱在棚子邊,郭文告訴別人,別人就拿去賣掉,賺的錢要分給郭文一半。郭文說:「我如果要錢,自己就會賣掉鹿。我之所以告訴你,正因為我不要錢。」聽說的人都感歎不已。曾經有猛獸突然張口對著郭文,郭文沒有逃跑,看到猛獸口中有一根橫骨卡住了,就伸進手去把橫骨拿掉。第二天猛獸把一頭死鹿擱在郭文棚子前面。獵人經常到郭文家借宿,郭文摸黑出去為獵人挑水,沒有厭倦的神色。餘杭縣令顧颺與葛洪一起拜訪他,帶郭文一起回城。顧颺想郭文走山路或許需要皮革衣服,就送給郭文一件,郭文不要,告辭回山。顧颺派使者追送,使者把衣服強行放到郭文棚子裡離去,郭文也不說什麼,皮革衣服竟然在棚子裡爛掉,郭文也沒有穿。

王導聽說郭文的名聲,派人把郭文請來,郭文不肯坐船坐車,挑擔子行腳。到了之後,王導安置郭文在西園,園中果木成林,又有鳥獸麋鹿,如同野生動物園。於是朝廷士人都來圍觀這個稀罕動物,郭文懶洋洋的散坐,旁若無人。溫嶠曾問郭文:「人人都有親人能享天倫之樂,先生為什麼要放棄呢?」郭文說:「我本來離家學道,沒想到遭到戰亂,想回家而無路,所以來這裡。」溫嶠又問:「食色性也,人餓了就想要食物,長大了就想要老婆,這是人自然的天性,先生難道唯獨無情嗎?」郭文說:「情由憶生,不憶所以無情。」溫嶠又問:「先生獨居窮山,萬一得病有個三長兩短,就會曝屍荒野,被烏鴉天葬,這難道不殘酷嗎?」郭文說:「土葬的也會被螞蟻吃掉,又有什麼區別!」溫嶠又問:「猛獸害人,人人畏懼,先生難道唯獨不畏懼嗎?」郭文說:「人無害猛獸之心,則猛獸也不害人。」溫嶠又問:「亂世不寧,百姓身不得安。如今起用先生來濟世,如何?」郭文說:「山野草莽之人,如何能濟世!」王導曾雲集賓客,絲竹並奏,試著派人叫郭文來。郭文雙目圓睜、目不轉睛,走進華麗的高堂,如同走在荒山林野。當時坐上嘉賓都大談玄理,郭文也常說不知來歷的玄話,天機莫測。溫嶠曾說:「郭文有賢人之性,而無賢人之才,是柳下惠、梁踦這樣的人物吧!」永昌年間,發生大瘟疫,郭文也病的奄奄一息。王導給他送藥,郭文說: 「命在天,不在藥。壽命長短天意使然。」

郭文住在王導園中七年,沒有出門。一天郭文忽然請求回山,王導不聽。後來郭文逃回臨安,在山中搭草房居住。臨安縣令萬寵接他到縣城裡安置。等蘇峻造反,攻破餘杭,臨安卻唯獨得以保全,人都覺的很奇異,以為郭文知道天機。郭文從此以後不再說話,只是用手指揮表達意思。郭文後來病重,請求回山,想把屍體枕在石頭上,不想讓人安葬,萬寵不聽。郭文就二十多天不吃飯,也不瘦。萬寵問他:「先生還能活幾天?」郭文三次舉起手,果然十五天後逝世。萬寵將他安葬在居住的地方,為他哭喪、舉行祭禮。葛洪、庾闡都為他作傳,讚頌他的美德。(均俱《晉書》)

--摘編自正見網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