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亮幸福微光》書摘

書摘:挑戰做不到的事

莊靜潔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在校園裡踩到狗,穿錯衣服和鞋子,
模糊的雙眼,讓生活多了不少有趣的意外。
我不害怕去嘗試沒接觸過的東西,
因為,每個人都想挑戰自己做不到的事!

考上清大後,我在新竹展開一段新鮮、有趣的大學生活。新環境對視障的我來說,是一場艱鉅的挑戰。

首先,從出門買東西說起。

一出宿舍,我要先走上一段木製的深咖啡色人行道,旁邊有樹,傍晚以後雖然有燈,在我來說都是黑漆一片,我通常不會走上去,反而是沿著車道旁邊走。

出了校門,接著要「過馬路」了,這對大家來說是一件再簡單不過的事,對我卻是不可能的任務;因為我看不見紅綠燈和來往的車輛,每一次過馬路都很著急。不過我很聰明,想到了一個好方法,那就是有人過我就跟著過;有人停我就停,如果有人闖紅燈,那……我當然就跟著闖紅燈囉!我想,馬路上有兩個人,車子應該不敢撞過來吧;萬一真的出事,反正有伴,不怕。所以我每次過馬路前都會不斷的祈禱,祈禱有人一起過馬路。

如果沒有其他人怎麼辦呢?我通常會看一邊有沒有車,「感覺」沒有就走到路中間,暫停一下;再看另一邊,沒車就順利過馬路啦,如果有車我就站著不動,這當然挺可怕的,常常車子就在我兩邊呼嘯而去。

記得有一次碰到一位老奶奶,我想有為的青年應該要帶老奶奶過馬路才對,我就說:「阿嬤,我帶妳過去!」她很高興,連說三次「好、好、好」。

老奶奶走路很慢,我平常走到中間的時間她才走到中間的一半,這時紅燈了,她看到車子來很緊張,馬上把我拉回原點,謹慎的告訴我,「有車!」過一會兒,她說:「可以過了。」拉著我一起走,我們終於平安的到了對街,這時老奶奶帶著感激的口吻說:「多謝喔,妳這女孩真有愛心!」我很心虛,明明是她帶我過馬路嘛!

過完馬路後就是要去買東西吃啦。我住清大四人一間的宿舍,室友之間常互相幫忙。那一次外出,室友要我幫她買3Q雞排,我不好意思告訴她不知道3Q雞排在哪裡,她們常幫我忙,我怕說了會被誤以為不想幫她買,心想,走到「消夜街」再問別人就好。

「請問『3Q雞排』怎麼走?」我問一位路人。「就在『維多利亞麵包店』的隔壁。」她說。

維多利亞麵包店我去過,很容易找,就是看起來很豪華、光線很亮的那一家;但當我走到麵包店隔壁時卻完全聞不到炸雞排的味道,怎麼看都不像賣雞排的店;於是我又沿街往前走一段,感覺走遠了,又問路人,「3Q雞排是在『維多利亞麵包店』隔壁嗎?」她說:「對、對、對」,於是我又走回麵包店;這時麵包店的隔壁有人排隊點東西,我就跟著排隊;但前面的人一直點「豆花」,我心裡有一點質疑,「怎麼不點雞排而點豆花呢?」可是,這不是一個講究「多元化」且「跨領域」經營的時代嗎?可能賣豆花之外還有賣雞排吧!輪到我時,我鼓足勇氣跟老闆說:「我要買炸雞排。」

老闆回答:「小姐,我們這裡是豆花店,只賣豆花。」這個場面實在很窘,老闆額頭一定冒出三條線;既然已經來了我只好問:「請問哪裡有炸雞排呢?」老闆很不耐煩的說:「隔壁、隔壁、隔壁。」我想老闆一定覺得我是來亂的。

哦!原來3Q雞排店在豆花店的隔壁,在「維多利亞麵包店」的隔壁再隔壁,我之所以沒聞到雞排味是因為櫃檯和廚房都在店裡面。

從那一次起,我問路就很怕聽到「隔壁」兩個字,實在太模糊了。

不過,平常買東西也需要一點學問。我看不到招牌上的價錢,當然可以問,有時老闆乾脆拿Menu給我看,這簡直白搭。於是我研發了兩個新招:第一招就是跟老闆說:「不好意思,我忘了戴眼鏡,請你告訴我價目表好嗎?」第二招就是,聽旁邊的人點什麼我就點什麼,這樣就一定沒問題,也不會餓肚子啦。點完餐之後就要付錢了,付錢也得小心,由於一百和五百顏色很接近,不容易區分,我常誤把五百當一百用。有一次,我要付一百塊,竟然拿出五百塊轉身就走,還好老闆叫住我,不然就虧大了。後來我索性把所有五百元全部換成一百元鈔票,才避掉五百、一百分不清的問題。

由於每次出門買東西都危機重重,而買完東西總要「翻山越嶺」才回得了學校,為了不造成自己和別人的麻煩,我只好學煮東西囉!

我住的宿舍有廚房,媽媽會幫我準備一些食材,教我水滾之後,將麵條放下去煮,大約五分鐘後再放青菜、雞蛋和調味料,如此一來就可以解決一餐了。一般視障朋友煮東西會將掌心懸在鍋子上方感覺熱度,用來判斷水滾了沒;我還有些微的視力,就直接探頭靠近鍋子看東西熟了沒,此時突然聞到一股燒焦味,我立刻熄火,猜想是燒焦了;不過吃的時候倒還好,吃完後洗鍋子,鍋子也沒燒焦,燒焦味卻如影隨形,我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烹調過程中究竟出了什麼問題,等我梳頭髮時才發現,是頭髮燒焦了!原來燒到頭髮了,而且燒掉一撮,超難看的,我只好把它剪掉,如此一來兩邊頭髮不對稱,只好另一邊的頭髮也剪了。有了那一次的經驗,下一次下廚時我一定把長髮綁起來。

比起外出和下廚,走在校園裡似乎比較安全;事實卻不然,我卻遇到另一種狀況。

大家都知道,清大的狗不會隨地大小便,卻很愛躺在路中間;可能這些狗認為清大的學生都會閃過,所以牠們很少移動,有時甚至睡大頭覺,偏偏我不是普通的學生啊!

有一天我穿著短褲走回學校,在毫無警覺之下,我的腳邊突然有一種奇怪的觸感,在這可怕的一瞬間,我停下來,「咦!會不會踩到了什麼?」過一會兒我發現牠會動耶,似乎就在我腳下掙扎,我還感覺到牠嘴邊吐出來的熱氣呢!接著我聽到一陣哀鳴。天呀!踩到狗了,我嚇得尖叫,蹣跚倒退幾步,愣在那兒不敢動,心臟怦怦地跳個不停;牠似乎也嚇到了,一溜煙地跑走,我心想:「好險!」完全沒跟我計較,真是「大狗不計小人過」;搞不好牠心裡在罵:「在清大橫行霸道多年,頭一遭被踩,真的有夠倒楣!」

其實我對牠滿抱歉的,一般人都是踩到狗尾巴,我卻是從肚子正中間踩下去,從此造成我「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的心理。現在連走在路上看到一坨東西我都很緊張,「那是什麼?」不敢前進,後來發現原來只是一個垃圾袋而已。

我的生活習慣不好,也為自己帶來不少困擾。某個週末我要回中壢,我的計畫是先和朋友逛B&Q,再跟另一個朋友搭火車回家。出門時我的確覺得雙腳怪怪的,我猜可能是腿痠或身體狀況不佳造成的,沒太在意。下午搭上火車後,我隱隱約約感覺坐在對面的人在笑,我視力減弱之後,對於別人窸窸窣窣的低聲竊語感到極度不安,總覺得他們在笑我;也許不是,我就是多心。但笑什麼呢?坐在我旁邊的朋友突然問:「靜潔,妳今天為什麼穿兩隻不一樣的鞋子回家?」不會吧,不要開玩笑了,我為什麼要穿兩隻不一樣的鞋子呢?我馬上提起腳看自己的鞋,因為坐著,看得到。天啊,居然一灰一紅,差異很大咧,我差一點暈倒。這種事,如果沒發現也罷,一旦發現,就好像整列火車的人都知道似的,丟臉死了,真想脫鞋走回家算了。我突然想到,早上還穿它逛大賣場呢,我立刻打電話去問朋友,「妳到底有沒有發現我穿不一樣的鞋子?」她說:「我有看到啊,是有點意外,以為妳走在時代的尖端,趕新潮啊!」我沒好氣地回她,「最好是趕新潮啦!」

照理說,有了一次慘痛經驗,應該要痛定思痛才對,通常我摺衣服時都摺正面,穿時就直接拿起來穿。有一次竟然不小心把衣服摺反,那一次就穿裡層的衣服出門鬧了笑話。有人問我,「難道妳摸的時候沒摸出來嗎?」一般全盲的視障者可能摸得出來;但我有微弱的視力,還沒養成完全依賴觸覺的習慣,所以容易出錯。總之,我是個觸覺還沒開發、視力又不好的人,這是我最大的麻煩,當然這也跟我神經大條有關。還有一次去上瑜伽課,老師小小聲的跟我說:「妳衣服穿反了,要不要到廁所換一下?」原來前後兩面都有圖案,根本分不清楚!

我的娛樂生活偏愛音樂,偶爾也看舞台劇。我在清大認識一位演舞台劇的朋友,為了以行動表示支持,我答應去看他的表演。其實我很少看表演,因為找位置很花時間,台上演什麼也看不太清楚。但我覺得看不到也可以享受舞台的音樂,至於台上的表演好或不好,可以從台下觀眾的互動,例如歡呼、鼓掌……以此感受台上精湛的演出和現場氣氛。

去之前,我特地買了一束花,但上台獻花時出糗了,我根本不知道我朋友站在哪裡,竟在台上繞來繞去,幸好有人發現,帶我到朋友身邊,我才順利地獻上花。

那一次的經驗讓我了解「認人」的重要性,後來我發展出幾個原則。

首先,是以對方的身高、胖瘦、特殊髮型、戴眼鏡與否,屬於哪種「輪廓」來當推論的依據,例如高壯身材的我會往「男生」方向猜,頭髮捲捲長長的會往「女生」方向猜。其次是靠聲音、氣味、走路的樣子來猜測,例如有些人身上有特殊的氣味,有些人聲音高亢或低沉,都是很好的準則。最後是以人、事、時、地、物加以判斷;例如在清大校園會遇到的幾乎就是清大的老師或同學,若是有一天突然出現大票的高中同學,我就認不出來,因為我的推理中,清大校園不會出現他們。去系館,我就會知道是系上的人,如果我弟弟突然出現我也認不出來,因為他不屬於系館會出現的人;又如畢業典禮,我媽沒說要來,就算她出現在我面前我還是認不出來,因為她不在我預期的範圍之內,除非她出聲。

同學都知道我的狀況,有時會故意逗我,例如走在路上跟我說「嗨!」我也跟人家「嗨!」打完招呼之後馬上考問:「我是誰?」這下就尷尬了,我只好硬著頭皮猜,猜錯了,他們會說:「不對,再猜猜看!」直到我猜對為止。

我得承認,這方法的確讓我比較容易記住朋友的名字。

如果要我回憶大學四年做過最瘋狂的事,我會挑大四下學期騎摩托車的經驗。

我一直想騎車,大家都會騎我也想試一試。有一天,我心血來潮就跟朋友說:「我可以騎一下你的車嗎?」他一聽,整個人呆掉,瞪大眼睛問:「妳是在說笑嗎?」我保證絕對不會騎上路,但他還是很擔心,我猜他的確擔心我,但恐怕更擔心他的車子吧!拗不過我的苦苦哀求,他終於答應了,還不忘耳提面命,「妳要慢慢催油門喔,剛開始先催一點就好。」我竟然很快就上手。

那是一個空曠的地方,我騎得還挺順的,心裡有點得意,接著說:「上來,給我載!」他大叫,「不要吧!」我說:「快點上來,你不相信我嗎?」我提醒他,「我們是朋友對不對?朋友就要互相信任。」他非常勉為其難的說:「好吧!」一上車,他就一路尖叫,「停!不要!停!」可是我一點也沒有畏縮的樣子,勇往直前。

他一直想阻止我,我好不容易上了車怎麼肯善罷干休?我愉快地說:「安啦!安啦!」那空地是新竹火車站附近的一個停車場,場地很直很長,盡頭還有一排古老的柵欄,一點都不危險;當天沒人,根本不必擔心撞到人;快到達欄杆前他再次大聲喊「停!停!」我停住了,他嚇壞了,趕緊下車,直說:「太恐怖,連心臟都快跳出來了!」

但我非常開心,感覺很新鮮很刺激,因為我當天就會騎摩托車了,真希望可以騎摩托車到任何想去的地方。

至於我的下一個目標嘛,當然是開車囉!這話一出口,我朋友裝出一副要暈倒的樣子,我說:「放心啦,我只是把它當作一個願望而已,常常越不可能做的事,你會越渴望做到,不是嗎?」@

摘自《點亮幸福微光》 寶瓶文化出版社提供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莊子穿著一身補了又補的破衣服,鞋子也是破得套不住腳,只有想辦法用一股麻草將鞋子繫在腳上。一身破衣服,一雙破鞋子,就這副樣子,莊子去拜訪魏王。
  • 建安文學是中國文學史上的一個光輝時代,而曹植則是建安文學的集大成者,對後世文學具有深遠的影響。
  • 很多時候,在與寶春師傅的聊天當中,除了專業知識範疇之外,我們聊的最多的應該就是人生成長的心路歷程!
  • 首次從日本歸來後,我將心態歸零,開始重新學習麵包的一切。我也認清一點:我的學習心態必須歸零,才能真正把學問深深學到骨子裡。
  • 社會既然有人為了爭「名利財貨」這也是社會上的正常現象,因為社會的財富不均,勞力不平衡的關係。為什麼有人已開始要虛名?有人收藏財貨呢?
  • 歷史上動員最多雪橇犬的一次極地救援!
    在長達700哩的白色險路上,由人類與雪橇犬共同締造的奇蹟!
    這個故事比任何人所能想像的都更為悲傷,但也給人積極面對的勇氣。
  • (shown)「野人」比爾.夏儂準備打破「四十度的法則」。這條法則警告趕狗人避免在華氏零下四十度以下和四十度以上時驅趕狗隊。超過華氏四十度,哈士奇容易體溫過熱,有脫水的危險……
  • 「要把我們帶到哪裡去?」母親開口哀求。「我的女兒在巴黎出生,是法國人,你們為什麼也要帶走她?究竟要去哪裡?」
  • 很多人一定會問:靜潔為什麼做得到?她在書中寫出了原因,努力讀書不但是為了讓父母以她為傲;也想讓父母安心,證明以後可以靠自己的力量過得很好、活出精采的生命。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