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山中孫 : 重新領悟「九評三退」運動

大仁、大義、大智、大勇的精神內涵和其重大的歷史現實意義

山中孫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9月1日訊】在我自己剛瞭解和接觸到「九評三退」的信息和後來勸導別人「三退」時,都面對過這樣的疑問,即:這樣做有意義嗎,這樣做起作用嗎?共產黨是可惡可恨,可你「三退」就能把它退倒嗎?說實話,我自己聲明退黨時,也更多的是出於一種義憤的情緒以及抱著對那些為自由而抗爭人們的一種精神上的支持,並沒有特別深刻的思想和理論認識。也認為「三退」這個事似乎也只有形式上的意義而已,難以起到什麼實質的效果。然而這些時日以來,隨著視野的擴大和思考的深入,我突然領悟到了「九評三退」運動所蘊含的大仁、大義、大智、大勇的精神內涵和其必將發揮的重大的歷史現實意義。

我們撇開法輪功的宗教色彩不談,僅將其作為與共產黨抗爭的一股力量,此一策略無疑是佔據了道義的制高點,用一種最和平、最溫和、最低限度的犧牲來與最兇殘、最狡詐、最擅長用別人的生命與鮮血來達到自己目的的一股強大的邪惡力量做鬥爭,這完全符合了以至柔克至剛的自然定律,這種滴水穿石的行動必然會產生那些短視者所無法想像的奇蹟。

中國自古以來政權的更迭都是以極端暴力的形式完成的,而暴力往往也是達到鬥爭目的最有效率的手段。然而這一次「九評三退」運動的倡導者、執行者、支持者們在面對人類有史以來最暴力的暴力集團放棄暴力,這不能不說是一種以天下蒼生為念的大仁者的胸懷。當然或許有人會說這只是一種無奈的選擇吧,然而行為往往是由思想決定,本拉登相較美國其力量之懸殊無疑更大的多,但卻絲毫不影響他選擇暴力,對殘暴者來說,選擇暴力並不存在條件允不允許的問題,同樣對於仁者來說,放棄暴力也不存在條件具不具備的問題。

法輪功以復興中華民族博大、深邃、內斂的傳統文化,匡復中國人道德善良的本性,以及戰勝人性中惡的力量對人性中善的力量的侵蝕為追求,而不只是單單爭取自身的生存和利益,這無疑是大義之舉。(我一直以為中國的文化是一種向內求索更關注人本身的精神和身體,也更注重人自身能力的開發,無論是精神層面的還是生理層面的,因此便不太熱衷於對外部世界的開發或曰索取,這是中國文化與西方文化最根本的區別。比如道家的修煉、儒家的修身養性便是這種文化在精神層面的體現;而琴棋書畫等藝術形式便是這種文化在情感層面的體現;而氣功、武術、經絡穴位、針灸等等又是這種文化在生理層面的體現,總而言之我們的文化是一種儘可能地減少對身外之物依賴的內斂的文化。經過400多年工業革命的實踐,西方的那種過分張揚,過分依賴外部物質的文化無疑顯現出了極其致命的弊端,即便有民主制度為保障,以科學技術為依托,也無法解決目前人類面臨的種種問題。唯有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弘揚人性善的作用與西方政治制度制約人性惡的功能相結合,或許才是人類走出困境,避免毀滅的唯一可能。)

中共自產生之日起,便給自己樹立了各種各樣形形色色的「敵人」,並一一將其成功消滅或改造,包括了台灣的國民黨現也已被共產黨「朋友」了,已忘了其復興基地應承擔的歷史責任。唯有今天的法輪功,是越打越旺,越打越強,中共一切用來對付其「敵人」且久經實踐的那些手段,包括血腥鎮壓、恐怖威脅、謊言誣蔑、思想異化、利益誘惑、統戰收買在法輪功面前統統失效,也難怪它在面對法輪功時那種歇斯底里的狂暴、恐懼和無奈導致完全變態的行為。如果說中共是至惡、至邪的力量,那麼唯一能對付它的便只有至善、至正的力量了,法輪功無疑找到並擁有了這種力量。「三退」則是使用這種力量的具體做法。面對中共這樣強大的邪惡力量,玩暴力、玩陰謀誰又能玩過它呢,反而會因此失去道義的優勢,讓受盡了謊言欺騙和暴力欺壓已經開始懷疑善意和真誠是否存在的中國人徹底絕望,他們會認為所有人都是這樣,都是為自己的利益而已,管他呢,活一天算一天。目前有這種想法的人就不在少數。所以我對法輪功這一具有大智慧的策略而感到欽佩不已。

當然持陰謀論者一定會說,這都是美國策劃的,法輪功是被美國利用來對付中國的棋子而已;但我們要看到一個事實,即美國政府本身在和中共打交道的過程中都不具備此等智慧,常常中招,試問他控制的棋子反而能更高明了?或許他還可以說,導致美國的吃虧的決策是因為受到了國會中的親共勢力的影響所致,那麼既然如此,親共勢力難道會對法輪功這個中共最為敏感的問題視而不見?更何況在美國這個連總統和哪個女人同床共枕、連在阿富汗軍人誤殺平民這樣的事情都無法掩蓋的環境下,美國政府或政府中的一小部份勢力能在全世界都不發現的情況下,為法輪功提供超過國際法規和人類文明允許範圍以外的某些別有用心的支持?再說美國真要如此下功夫栽培一支打擊中共的力量,那麼當初的台灣國民黨無論從哪方面的條件來說,都比法輪功更合適。當然不排除美國政府裡面的部份力量有這個想法,但民選政府的本質決定了他不具備將這樣的陰謀進行到底的條件。這也是為什麼民主社會害怕獨裁政權的原因,因為民主政權做什麼是有規矩可循的,是可以商量、可以協調的,可獨裁政權往往其首腦的個人情緒反應就能引發重大的決策改變,試想是和一個講道理的大塊頭同住一屋還是和一個心理變態的小個子同住一屋更有安全感些,大個子即使霸道點但至少還可以和他正常講道理,而變態的小人你卻不知道他會什麼時候會發作,他連傷害自己都毫無感覺,你說他傷害起別人來會有所顧忌嗎?更何況現在這個變態的還是個大個子呢。能不讓和他同處一個屋簷下的人缺乏安全感嗎?當然,法輪功當然得到了美國乃至全世界正義力量、正常人的幫助,但這不是恰好說明了這個信仰團體對正義的感召力嗎。

一個人能超越自己的恐懼已是勇者,如能超越仇恨便是大勇,而我從法輪功這個信仰團體和這個信仰團體成員的個體身上看到了這種氣質,他們面對苦難、承受折磨所表現出來的平和及面對世俗利益所表現出來的淡然豈是以持利益論者所能領略到的一種境界。

「三退」從精神上具備了大仁、大義、大智、大勇的內涵,那其現實意義呢,如果僅僅是精神上的成功,對於普通大眾是不具備說服力的。長期以來,中共打擊迫害過很多群體,有地主富農、資本家、知識份子、學生、民主人士、維權人士等等,但從來沒有遇到過強有力的抵抗更別說反抗,所有它的「敵人」不是匍匐在它的腳下乞求饒命,就是頂多站起來請求它平反道歉,從來沒有人跟它說你要負責、你要賠償、你要改變、你要接受審判。但這一「神話」到法輪功這裡破滅了,法輪功從當初的請求生存走到今天要求審判,並在形式上和現實中確確實實地把中共的最高代表者送上了審判席。這是一個從量變到質變的勝利,這也是一個劃時代的勝利,或許我們現在還不能感受到其深遠的歷史意義,但若干年後,則必然會成為人類史書中濃墨重彩的一筆。然而這個勝利和全球浩浩蕩蕩的「三退」大潮是分不開的,「三退」讓全世界看到了中國的民心所向,看到了中共的無德無道,看到了中華民族在遭受到了共產主義運動80多年的洗劫後道德正義仍然有著龐大的支持力量。而這正是所有為正義而奮鬥的人們精神動力的來源,也是希望所在。這是一種比甘地的不合作更積極、更高明、更有效的行為策略。這也是幫助更多人戰勝恐懼、擺脫麻木的最有效的行為方式。8,000萬人的「三退」數據即便不完全準確,但也足以讓人歡欣鼓舞,更何況這個數字還以每天5~6萬的速度快速增加著。這說明佔據中國總人口6%的人已覺醒,一旦時機成熟這些人無疑將會成為戰勝邪惡、普及正義的先鋒力量。並且從國人對中共的恐懼程度以及我個人和身邊人的心路歷程來看,若沒有比較深刻的思想認識和勇氣是不會走出這一步的。所以這8,000萬的「三退」大軍是一股實實在在的力量,是一股從思想到理論再到行為都已擺脫了中共控制的力量。這也是中共從思想到理論再到行為控制能力急劇萎縮的明證。當某一天數量的累積滿足了質變的條件,所有的一切便會在最平和的狀態下,在最小的犧牲中水到渠成。中華民族將完成歷史上第一次以和平或最小的暴力解決最殘暴的政權的社會轉型,中共總是說中國社會正處於歷史的轉型期,豈不知正是如此。@

2010-8-31凌晨寫於「三退」人數即將突破8,000萬大關之際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10-09-01 10: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