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音樂的愛和熱情就是最大的天賦」

專訪入選澳洲頂級古典鋼琴賽華裔學子

入選2010年澳大利亞國家鋼琴比賽(Australian National Piano Award)的墨爾本華裔學子張弛。(鋼琴比賽主辦方提供)

  人氣: 7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9月1日訊】(大紀元記者方曉澳洲墨爾本採訪報導)「我要把自己最想做的事情做到最好。」熱愛鋼琴藝術、出身於藝術之家的華裔古典鋼琴演奏者張弛,在接受採訪時表達了他的心願。張弛今年25歲,13歲時喜歡上鋼琴,接觸到古典音樂,從此一發不可收拾。他認為,對音樂的愛和熱情就是最大的天賦。由於他對古典音樂精敏的領悟力、表現力及創造力,而入選每兩年舉辦一次的澳洲頂級古典鋼琴大賽——2010年澳大利亞國家鋼琴比賽(Australian National Piano Award),於下週同來自主要省會城市的其他11位好手同場競技,角逐前三名和幾個單項獎。依照比賽章程,選手需要演奏風格多樣的曲目,展示其全能技巧和表現力。

年輕帥氣而又坦誠謙遜的張弛,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他未來更想做一名好的音樂家,而不僅僅是一名好的鋼琴家。

愛上鋼琴和古典音樂

張弛出生於藝術之家,父親是南京很有造詣的傳統中國畫畫家,父母都在藝術學院任高職。在濃厚的藝術氛圍中成長的他,在13歲之前,並沒有想當音樂家。張弛表示,家庭給了他早期的藝術影響,但家人中都沒有演奏樂器的。「我喜歡看偵探小說,我也受父親的影響喜歡繪畫。我過去常常畫我父母的肖像素描,特別是他們的手。對我來說,手是人身體上最富有表現力的一部份。可能這也是為什麼我後來決定彈鋼琴。」

13歲那年,他聽到磁帶上當時非常流行的理查德‧克萊德曼的鋼琴曲,「他的音樂不屬於古典音樂,屬於流行輕音樂那一類,但當時我很喜歡。我就問我媽媽,可不可以讓我學鋼琴,給我找個老師。我就是這樣開始學鋼琴的。」

張弛對鋼琴藝術情有獨衷,「作為一個樂器,鋼琴可以同時演奏不同的樂音,能夠彈奏出極其美妙的充滿色彩的音樂。由於它與眾不同的音色音質,所以鋼琴彈出來的音樂特別吸引人。」張弛回憶說,「那時只是想把一些比較流行、通俗的曲子彈出來就很滿足了。但在學琴的過程中,我的老師讓我接觸了一些古典音樂。」

「我發現古典音樂很有挑戰性,古典音樂的內涵有很大的感染力,從此就愛上古典音樂,一發不可收拾。」張弛認為古典音樂是「非常深、非常廣闊的東西。它包括不同的派別,就像不同的語言,有不同的表述方式。有些很細微的東西非常吸引人。」

高精度圖片
入選2010年澳大利亞國家鋼琴比賽(Australian National Piano Award)的墨爾本華裔學子張弛。(鋼琴比賽主辦方提供)


打過退堂鼓

「我的家庭很支持我,無論是經濟上還是精神上。我父母理解藝術的價值,他們也知道成為一個藝術家的困難。他們很尊重我的選擇。」

張弛學琴較晚,開始學琴的時候,也有很痛苦的經歷,曾經也打過退堂鼓,由於對鋼琴藝術的熱愛使他堅持了下來,並一路走到今天,取得了矚目的成績。「一開始學鋼琴的時候,聽那些音樂,覺得很好聽,急於求成,一下子就想把這些東西彈出來,但是一開始肯定是要練習基本功的,要讀譜、練習手指、琴鍵找準等等,要把這些東西琢磨出來,所以我一開始覺得學鋼琴還是很難的,有點打退堂鼓,但最後還是堅持了下來。當後來自己彈出一首曲子,那種喜悅感和滿足感真是無法形容的。」

張弛學鋼琴的第二年很匆忙參加了考級,並考到七級,「當時我覺得還不錯,但現在想想,其實那時候在短短的時間裏就學到那麼高,並不是一件很好的事。因為許多東西只是為了考試去做,並沒有踏踏實實一步一步提高自己。」張弛表示,自己13歲才開始學琴,手的靈活性比那些4、5歲就開始學琴的人肯定要差很多,自己肯定要比他們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把基本功練好。「很多音樂家都對我有啟發,特別是那些學鋼琴晚,或者雙手並具備優勢的演奏家。」

張弛認為,對音樂的愛和熱情就是最大的天賦,在這個基礎上努力就容易成功,不論手的大小、彈奏的快慢。

從「半吊子」成長為全才演奏者

張弛2004年來到澳洲,2006年考入Monash大學,攻讀音樂和貿易雙學位,師從澳洲著名鋼琴家和作曲家Darryl Coote學習鋼琴。張弛認為澳洲的學習範圍很廣,老師較親切和藹。

張弛說自己曾是一個學琴的「半吊子」。「剛開始學琴的時候,我算是一個不太聽老師話的學生,不是那種調皮,因為我有我自己很想彈的曲子。當時我學琴的時間很短,我聽了一些古典樂曲,很想學。一些難度很高的曲子,比如肖邦、李斯特的一些曲子,我很想把它們彈出來。但老師給我佈置的都是一些比較簡單的、符合我當時程度的曲子,我就不太樂意,經常就沒有練老師的曲子。」

「上課的時候老師問我,我就把自己練的那些很難的曲子彈出來,當然我彈那些難的曲子,在技術和表現上就很粗糙。老師就很不開心,說你要是不練我給你的曲子,你的水平總歸是個半吊子。」說到這裡,張弛笑了,「就這樣,我一直保持半吊子,保持了相當長一段時間。」直到來到澳洲,他遇到了Darryl Coote老師。

Darryl Coote老師用一種很不同的教法,讓張弛進步了很多。「他非常耐心的教導我。他對我耐心的說,你有那樣的願望非常好,但我們還是從一些基礎的技巧開始做。他覺得他自己就像打太極的人一樣非常有耐心。每當我在他面前彈一首曲子,很熱情的想演奏整首曲子的時候,他就說,停下來,停下來,我們來看看這一小部份怎麼樣,看看你的速度,先放慢,看看你的手臂是不是放鬆……就這樣我的性子也被他磨了很久。」

張弛很感謝他的老師,「他很耐心、很系統的教我技術方面和音樂方面的知識,使我對不同風格的演奏和知識有了更廣泛的理解。」

對於三年前的歐洲音樂之旅,張弛印象深刻,「2007年,我的老師帶領我們幾個學生,一起去歐洲,在當地的一些學校參加考試,並與當地學生一起上課。這個機會非常難得。」

目前張弛在Monash大學攻讀古典音樂碩士學位。他的音樂興趣非常廣泛,從巴洛克時期音樂一直到現代風格,無論是獨奏還是合奏,他都擅長。他也喜歡作曲,才華卓著,曾在國內流行鋼琴網站的作曲比賽中獲過獎。「從接觸不同風格、不同題材的音樂,到現在不僅學習鋼琴表演,對其他樂器的表演我也喜歡聽,或寫一些曲子。」

談到作曲家,張弛喜愛德國作曲家勃拉姆斯和巴赫的音樂,「我總是被他們的音樂感動。他們的創作非常棒。」

張弛對自己的期望是成為專職音樂家,「我不要做彈得最快最響的演奏者,我覺得音樂是有內涵的,演奏一隻曲子,這首演奏出來的作品應該是作曲家的思想與演奏者的思想的一種結合,一種平衡,所以我要做一個有深度的演奏者。」

高精度圖片
入選2010年澳大利亞國家鋼琴比賽(Australian National Piano Award)的墨爾本華裔學子張弛。(鋼琴比賽主辦方提供)


入選澳洲頂級鋼琴大賽

每兩年舉辦一次的澳大利亞國家鋼琴大賽(ANPA)始於1992年。在過去近20年中,這項鋼琴精英大賽,被認為是對於35歲以下澳洲古典鋼琴演奏者最好、最享有聲望的比賽。通過這場比賽可以很全面的展現一個鋼琴演奏者的素質。決賽選手將面對現場聽眾和評委進行鋼琴演奏,展示他們對音樂的理解和全面的技術,及對各種音樂風格的藝術處理。張弛表示,「比賽需要選手具備對音樂全面的認識,比較全能,水準很高。」

今年的比賽將在距離墨爾本兩個半小時車程的維省中部城鎮Shepparton舉行,時間為9月6日至11日。大賽要求參賽選手演奏不同風格的曲目,包括貝多芬、巴赫、舒伯特和德彪西的作品。曲目風格涵蓋很廣,包括巴洛克時期音樂、古典音樂和法國印象派音樂風格,同時還包括現代音樂及一個澳大利亞曲目。

大賽藝術指導Max Cooke教授說:「這項大獎賽給澳洲鋼琴演奏者一個獨一無二的機會,顯露他們的才華,並促使他們走入舞台生涯。」

今年的比賽將有11名年齡在21到35歲之間的選手參加,共同角逐總共4萬5千元現金獎品及音樂會合約,張弛是其中一名。

張弛表示,入選決賽心情很緊張,「因為自己是13歲開始學琴,要跟那些4、5歲就開始學琴的人比,比較緊張,但我還是很信任自己的水準和老師對我的評價。同時(能入選)也蠻興奮高興的,也算是一個小成功。」

本次比賽來自維省的選手有四名,張弛是其中唯一的華人。

張弛希望自己在比賽中能獲得賞識和承認,最看重演出機會,還能認識其他選手,「我將盡我的全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