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抗徵地村官被控9罪 今受審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9月11日訊】(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記者丁小採訪報導)晉江市人大代表、深滬鎮科任村主任呂江波涉黑案本週四、週五兩天開庭。呂江波是在阻止政府強行違規徵地千畝後被捕的。律師譴責當地公檢法濫用打黑打壓維權,也因此受到公安的恐嚇。

晉江市人大代表、深滬鎮科任村主任呂江波今年2月因不配合政府徵地計劃被傳喚後雙規,隨即公安機關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而在案件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時,其涉嫌的罪名由原來的一個變成了8個,移交法院立案時又增加了一個共9個罪名。案件本週四、週五兩天連續審理。

公訴方起訴罪名包括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敲詐勒索罪、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破壞選舉罪、非法佔用農田罪、妨害公務罪、妨害作證罪、職務侵佔罪、聚眾鬥毆共9項。呂江波一律拒絕認罪。

而羅列的所謂罪行,辯護律師劉曉原感到可笑,他說:「指控他黑社會的都是一些小事,包括村民未經批准建房,呂江波帶聯防隊去阻止;說他工作態度不民主,去年60年國慶村幹部買了彩旗插村裡,呂江波說不行,一定要插國旗,這個也作為一個指控,說強迫、控制黑社會成員;還說黨員七一座談會,呂江波沒報銷130元水果費,這樣的事情都給小題大做。我們認為很多指控都不成立,其實背後就是因為土地開發,他沒有聽指揮,把凱歌集團的引進項目給搞掉了,得罪了官員。我在辯護詞中反覆提到,現在全國各地都在打黑,但打黑絕對不能擴大化。我也說了,呂江波的所謂「黑社會」組織反而沒有保護傘,反而因為土地徵用的問題時時遭到你們官員的打壓。在我辯護人看來,他這樣敢於不服從地方政府違法的命令的村官很少。」

兩三百村民冒著暴風雨前往法院旁聽。呂江波的父親認為相關指控荒誕:「他自己一個罪都不認,我們也認為他無罪。他吃過很多虧,房子也被人砸了,在黑夜被蒙面的人打斷手兩次,如果他是黑社會的話這樣也太沒面子了,不是應該他去打人麼?哪兒有老被人打的?不說別的,昨天開庭,村裡三百人(不少是老人)冒著暴風雨在法庭外為他喊冤。我們村離城裡很遠,路上警察還要攔截,昨天開庭開到晚上,又冷又下雨,沒吃飯,他們都一直堅持,如果他是黑社會的話,會有這種場面麼?當村長7年,他每月一千多塊工資全部給了村裡的貧困戶,還自己貼了上百萬蓋學校做慈善。指控說他這幾年接受行賄3萬4千,他一百多萬都拿出來了還要貪那個3萬4?有人就質問,是呂江波頭腦壞了還是你們(執法/司法者)頭腦壞了?」

涉案者9人,包括今年3月為呂江波的事情往北京上訪一下飛機就被以妨害公務罪拘留的他三弟。

與此同時,辯方律師申請證人出庭的要求被拒絕,在庭上反映被告遭到刑訊逼供,更因此在法庭外受到公安人員侮辱和威脅。劉曉原律師說:「說我們律師誰給錢就幫誰說話,說我們很狂妄。他想衝過來我這邊,被公訴人拉走了,後來村民告訴我這是當地一公安。昨天我要求證人出庭,法庭沒有批准,而叫我們控方舉證時,我就說呂江波遭到了刑訊逼供,他當庭把褲子捋下來,兩邊(臀部)全是黑的,都壞死了。我想這是公安人員最惱火的事情。」

在石獅市經營服裝生意擁有上千萬元資產的農民企業家呂江波,1998年因給當時任總理的朱鎔基寫信反映家鄉晉江村民800畝耕地被鎮政府非法徵用的問題,獲得國務院回執、調查,並喊停了相關項目。而這名舉報者本人卻遭公安以涉嫌非法集會刑事拘留,後因證據不足釋放。2003年8月,呂江波回到深滬鎮科任村參選並當上村主任。還被選為市人大代表,並連任至今。今年,當地政府要求科任村出讓1,252畝土地給台資項目,呂江波召開村民代表大會否決了徵地計劃。但鎮政府工作人員和警察進村強迫村民簽字領取補償款,並發生了糾紛,村長呂江波因此被傳喚,緊接著「雙規」後一步步被送上法庭。

週五呂江波的父親對於兒子的遭遇有這樣的感言:「如果不是告告告,向國務院總理寫舉報信的話,呂江波今天還是在好好做他的生意,可能還是一個賺大錢的生意人。但是因為走上這條路,呂江波走到今天,進入牢房,你說慘不慘。如果說我們中國講法律,呂江波是無罪的,甚至有功;但如果講政治的,正如昨晚那個法官所說呂江波不懂政治。」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10-09-11 8: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