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縣立港區藝術中心 史博館中國水墨精品展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09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心慧台灣台中報導】國立歷史博物館館藏水墨畫作近500件,此次特地選出五十多件在台灣台中縣立港區藝術中心盛大展出,以饗中部地區愛好藝術的人士,2010年10月10日前上午9點至下午5點半(週一除外),歡迎民眾蒞臨台中縣立港區藝術中心展覽室C觀賞。

梅、蘭、竹、菊四君子入畫,豐富了中國畫的題材,其借物寓意的藝術表現既富有形式的美感,又可讓人聯想起人類的高貴品格,歷代文人融合文采充分發揮筆墨情趣,在在展現中國水墨化的特色。

梅、蘭、竹、菊被稱為「四君」源於明代的黃鳳池所編輯的《梅竹蘭菊四譜》一書。水墨畫家喜歡採用「四君子」入畫,藉以標榜君子的高風亮節。梅花,較耐寒,在早春即可怒放。南北朝已有人畫梅花,到北宋時期,畫梅成為一種風氣。元代以後,畫梅者更多,自號梅花屋主的王冕畫具有蓬勃生氣的梅畫。明、清的畫梅者更是多的不勝枚舉,如石濤、金農等都是大家。

蘭花入畫比梅花晚,大概始於唐代。到了宋朝,畫蘭的人逐漸多起來。南宋初期,人們常以畫蘭花表示一種宋朝沉淪後不隨世俗浮沉的氣節,當時的墨蘭大家就是趙孟堅和鄭思肖二人最負盛名。清朝畫蘭者眾以鄭板橋最癡。

竹之入畫,也始於唐朝。唐玄宗、王維及吳道子等都是。宋代,蘇軾發展了用水墨畫枝幹與葉方法。元、明、清時代,畫竹的名家輩出,山水、花鳥畫家無不畫竹,而且開始強調竹的整體氣勢。趙孟頫、倪瓚、夏昶等各有千秋。在眾多的畫家中,鄭板橋的畫竹也堪稱為一絕。「成語胸有成竹」就是鄭板橋借助筆墨,揮灑「手中之竹」的最精彩注腳。

菊花是隱士們的最愛,但入畫稍晚,大略始於五代,比起梅、蘭、竹來說,表現菊花的作品相對少了許多。陶淵明的「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詩句是眾人熟悉的菊意像。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黃慶源「美哉!台灣」水墨創作展,目前在台北國父紀念館逸仙畫廊展出中,一百五十幅作品呈現他身為台灣子弟認同斯土斯民,自我意識覺醒的實際行動,和對台灣土地的深情關懷期許。黃慶源一九五七年出生,嘉義縣人,師事黃磊生,現任長遠畫藝學會理事長、墨君堂藝苑、國立政治大學水墨畫教席等職。
  • 為國立歷史博物館館長黃光男推崇為「台灣藝壇的奇葩,自學成功的典範」的李轂摩,目前正在台灣創價學會錦州藝文中心展出水墨創作展,展期到七月九日。這也是台灣創價學會「二00四創價文化藝術系列」第二季展覽。李轂摩世居南投草屯鄉間,自幼就對繪畫產生濃厚興趣,初中畢業後在父親的大力支持下,拜余清潭為師,承繼了民俗畫的功夫;十八歲時入選台灣省第十四屆全省美展,後來師事斗六夏荊山,學習工筆傳統畫。
  • 重陽敬老水墨展銀髮族舞文弄墨樂陶陶重陽敬老水墨畫觀摩展,台南市長許添財獻花給高齡九十四歲的學員陳長漢(前左五)。(自由時報記者吳幸樺攝)重陽敬老水墨畫觀摩展,台南市長許添財獻花給高齡九十四歲的學員陳長漢(前左五)。(記者吳幸樺攝)
  • 【大紀元6月13日報導】(中央社記者郭芷瑄屏東縣十三日電)「我們原本只是街上擦肩而過的行人,但因對水墨的興趣與熱愛,從平行線開始有了交集」,九年前一群水墨畫熱愛者參加救國團研習班,成立了「耕墨雅集畫會」,定期切磋技藝,耕墨雅集水墨畫展即日起屏東文化處展出。
  • (中央社記者李健光台北10日電)水墨畫家王南雄將於3月17日至4月14日,在台北市中正紀念堂舉行「從吶喊到細流-王南雄水墨大展」,期盼藉由推廣水墨畫藝術,提升社會大眾生活美學,讓文化藝術工作向下紮根。
  • 國父紀念館即日起至1月24日止假翠亨藝廊舉辦筆情墨韻陳若慧的水墨意境展,可觀賞金果盈筐、葡陶松鼠、櫚蔭飛雀等栩栩如生作品。陳若慧以書畫作品重新找回自己,原動力來自對生命的體認與生命真締的領悟。
  • 文藝復興是西洋藝術的一個顛峰時期,許多重量級的大師在此時誕生,也留下了許多後人難以超越的成就。當然,一個偉大時代的藝術成就不能只歸功於少數天才,它必然是累積了許多代人的智慧和經驗,才能孕育出成熟的審美觀和精準的表現技法。
  • 西方繪畫題材中,聖母、聖嬰和天使一直是最受歡迎的題材之一。人的天性都是崇尚善與美的,除了宗教的需要之外,畫家也經常藉由聖母子或天使的純潔和神性,來儘力表現他心目中至真至善的美好形象。
  • 連環畫,《浪子歸來》, Murillo, 穆里羅
    在西方藝術中,聖經《浪子回頭》(Prodigal Son)的故事可說是最經典的創作取材,這是關於一個敗家子犯錯、悔改而後受到寬恕的故事。
  • 利奥塔爾, 粉彩畫, 《拉維尼家早餐》, 早餐, 美術館
    乍看之下,《拉維尼家早餐》畫的是一個非常普通的場景:一對母女坐在餐桌前吃著早餐。類似的場景家家戶戶隨處可見。不過再仔細一瞧,您會發現畫中精闢獨道地表現出了人性之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