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壩建成究竟是福是禍?王維洛解析《三峽工程36計》

文/王維洛博士
三峽工程,能在短暫幾十年間,將三十六計悉數用上,實非易事。(STR/AFP/GettyImages)
  人氣: 63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點我看《三峽工程36計》上天給三峽工程的判決:凌遲

前言

詞源解釋,古語中有三十六計語,三十六計本為虛數,乃極多之意,後好事者附會,取四字(或三字)成語等立名目,湊足三十六實數。它們是:瞞天過海;圍魏救趙;借刀殺人;以逸待勞;趁火打劫;聲東擊西;無中生有;暗度陳倉:隔岸觀火;笑裏藏刀;李代桃僵;順手牽羊;打草驚蛇;借屍還魂;調虎離山:欲擒先縱:拋磚引玉;擒賊擒王;釜底抽薪;渾水摸魚;金蟬脫殼;關門捉賊;遠交近攻;假道伐虢;偷梁換柱;指桑罵槐;假癡不癲;上屋抽梯;樹上開花;反客為主;美人計;空城計;反間計;苦肉計;連環計;走為上計。

第一個對三十六計進行系統科學研究的,不是中國人,而是瑞士人(註:現任德國法萊堡大學的沈格教授。)藉由其書,使三十六計走出了中國,進入世界。中共決策者機關用盡一九八六年,中共中央與國務院,決定對長江三峽工程進行工程可行性論證。

一九九二年四月三日,中共第七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五次全體會議,通過了國務院關於興建長江三峽工程的提案。儘管興建長江三峽大壩遭致許多來自國內外的反對,但為讓工程上馬,中共決策者們可說是機關用盡。四川是鄧小平老家,當年老鄧最擔心的是三峽工程造成四川移民數量過多,因此長江水利委員會特地「瞞天過海」,為鄧小平制定一個正常蓄水位海拔一百五十米的低壩方案,防洪功能不減,但移民人數只有三十三萬人(連同縣城一起搬遷的移民一共五十萬人)。之後,鄧小平便為三峽工程開了綠燈,贊成一百五十米方案。

二○○六年十月,三峽水庫蓄水至海拔一百五十六米,為此搬遷一百二十三萬移民。這時的水位只比一百五十米方案高出六米,但與五十萬移民相較,整整多出了七十八萬人。二○○七年,重慶市提出城市發展戰略,再次搬遷三峽庫區居民二百三十萬至四百萬人,其中很多是已經「安置完畢了」的三峽工程移民。

無中生有

建設三峽大壩,大壩上游的重慶市和四川省受到的損害最為嚴重,最直接的損失就是水庫淹沒土地與城鎮。三峽工程的蓄水位越高,淹沒損失就越大。但出人意料的是,重慶市委書記肖秧,一九八四年竟向中共中央政府提出要求,將蓄水位從海拔一百五十米抬高到一百八十米,活脫是一齣現代苦肉計。

為此,中共中央三峽工程籌備組組長李鵬,帶領一批「專家」到重慶考察。一九五六年,毛澤東曾寫下「高峽出平湖」的詩句;而李鵬,這位留學蘇聯歸來的「水電專家」,在考察後向中共中央撰寫的報告中認定:三峽壩址處蓄水位海拔一百八十米,距離三峽壩址六百多公里之外的重慶朝天門碼頭處的水位,也是海拔一百八十米。因此,長度超過六百多公里的三峽水庫,是一個沒有水力坡度的平湖。從中央到地方,從專家到普通百姓,都相信這個「無中生有」的高峽平湖。如果說,黃河三門峽工程的失敗是由於迷信「聖人出,黃河清」,以致忽視泥沙淤積的問題;那麼長江三峽工程的失敗,便是由於執意實現毛澤東「高峽出平湖」的夢想,而忽視了水從高處向低處流這個最簡單的道理。

圖為一艘船正在長江三峽上行駛。(Photo by Andrew Wong/Getty Images)

三峽工程 福兮禍兮?

中國古代兵法策略三十六計,在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和決策過程中,竟得到充份利用。反觀過去發生於中華幾千年歷史長河中,關於三十六計運用的實例,不少只是湊數而已;而三峽工程,能在短暫幾十年間,將三十六計悉數用上,實非易事。筆者好事,將其事記錄在此。

一九九三年筆者發表《福兮禍兮──長江三峽工程的再評價》一書,指出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以及工程決策程式的錯誤。其實早在一九八四年,中共國務院便已原則批准三峽工程建設,因此一九八六年才開始的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根本是欲擒先縱。

同時,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不是論證三峽工程是否可行,是否應該上馬;而是論證三峽水庫的蓄水位高度,是一次建成、還是分幾次建設。更有甚者,許多具體工程技術資料,也是在可行性論證之前就已經確定了的,比如:三峽水庫的防洪庫容、三峽船閘的年通過力等等。其實,參加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的科學家與工程師的任務,就只是為政治家的決策作注釋而已。

而一九八九年結束的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關於三峽工程對於生態環境影響的結論是:三峽工程對生態環境的影響是弊大於利。但為了避免和決策層的正面衝突,科學家在可行性論證之後添了一句:許多不利影響可以通過人工措施加以限制。

一九九一年,中共國務院審查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時,以三峽工程生態環境影響報告大綱未經批准為由,否定了對生態環境影響弊大於利的結論,重新組織第二個關於三峽工程對生態環境影響的報告。數月後,以方子雲為首的生態環境二組,在原有資料的基礎上,得出了讓上級滿意的結論:三峽工程對生態環境的影響是,利大於弊。從弊大於利,到利大於弊,這不是「偷梁換柱」,又是什麼?三十六計全本上演綜觀中國三峽工程幾十年歷史,絕不僅僅只是幾齣摺子戲,而是三十六計,全本上演。至一九九五年,筆者已經收錄近二十條計謀在三峽工程決策過程中的運用,比如聲東擊西、調虎離山、擒賊擒王、趁火打劫等等。但還有十多條計謀沒有記錄,比如假道伐虢、關門捉賊、打草驚蛇等等,當時也曾產生一個主意,用其他相似的計謀來替代,如田忌賽馬、按圖索驥、大題小做、避實就虛,湊足三十六實數,但總覺不是十分理想,所以也就拖了下來。然經過十多年的努力,至今終於有了結果。

本書的目的在於拋磚引玉,相信有更多的人,會從更廣泛的角度來分析三峽工程決策的過程,或者從三十六計的深層含義出發,找出更適切的案例、作出更加深入的分析。筆者將按照三峽工程的論證、決策、建設、運用的發展歷史,將三十六計的應用穿插在這一過程之中,而不是按照一般研究三十六計的書那樣,按照計謀的分類和次序來寫。

全書連載點我看

旅居德國的國土規劃專家王維洛博士。(博大提供)
三峽工程36計》。(博大提供)

──博大出版社 授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家都看到了,一是鬥,二是騙,這是邪惡的特徵。不管共黨如何像變色龍一樣的千變萬化,概括的說也就是這兩個特徵。
  • 世人關心這樣一個問題:三峽工程是否成為第二個黃河三門峽工程?筆者以為,上天給黃河三門峽工程的判決是:立斬;而對三峽工程的判決是:凌遲。
  • 洪水無情官更無情,自2006年以來,貴州省銅仁市碧江區環北辦事處居民密集區黑松塘地段北關村、板橋村、市計生局老宿舍區及城市居民三四十戶人家,另加上各類於此的臨時租賃居住戶,共計百餘戶,連年飽受春夏雨季時節大雨洪水內澇之苦,若再加上出行及生活不利的影響,受災群眾高達二、三千人之多,百姓連年反映收效甚微。
  • 據大陸媒體報導,近日江西80個縣市區遭暴雨襲擊;今年以來,大陸20省分遭暴雨洪澇災害,致108人死亡、失蹤21人,經濟損失350億,為歷年罕見;今年長江或現流域性洪水。
  • 今年入汛以來,長江流域經歷多輪強降雨,多地發生嚴重洪澇災害,截至目前已經造成4900多萬人受災,222人因災死亡失蹤。而7月13日開始長江流域將迎來新一輪強降雨過程。
  • 洪災不再是自然災害,而是人為調控失誤或者是由於工程失敗的人禍,上述2016年的四個案例均屬來自人手中的洪水災害。
  • 違反自然的東西,首先得認識到人和自然之間的關係,怎麼來看待洪水,從哲學的層面來看,就像法輪功講的天人合一、宣傳的真善忍,真善忍這個東西不但是人和人之間,人和自然之間也是有一個真善忍的問題,你不能和自然處處是爭鬥的。 歸根結底說洪水是哪裡來的?是因為人佔了水的地盤,所以水就不高興了,它就要發大水,他要佔回他自己原來的空間。和我一起做博士論文的德國同事,他現在是德國防洪方面的專家,他寫過一本書,他說,什麼是洪水,洪水就像一個婦女的冽假,這是它必須的、是為它生存所必須的,為了河流系統的更新所必須的,人類是不可能消滅洪水的,只能和洪水共生,你不能採取的辦法是進攻型的,往往你只能是退讓型的,比如,我們佔了河道,像寧鄉這裡,就是佔了溈河的河道,把溈河的河道掐的很窄很窄。
  • 進入7月,大陸南方已進入主汛期,長江、太湖出現今年第1號洪水。持續的暴雨,已造成近2000萬人受災。
  • 近期以來大陸暴雨成災,官方称今年上半年的洪澇已導致26個省(區、市)1770.7萬人受災。不過外界認為中共一貫掩蓋真相,大陸真實的受災情況可能遠比中共公布出來的要嚴重。 另外,7月6日,湖北潛江市啟動防汛一級應急響應,武漢排澇應急響應從三級升至二級。重慶啟動洪水防禦三級響應,安徽暴雨應急響應提升至二級。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