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工程36計(一)

王維洛博士
三峽工程36計
《三峽工程36計》書封(博大出版社提供)
  人氣: 307
【字號】    
   標籤: tags: , ,

1

瞞天過海:低壩方案,請君上船

「瞞天過海」,為兵法三十六計之第一計。

原文:「備周則意怠;常見則不疑。陰在陽之內,不在陽之對。太陽,太陰。」

拍板決策

文化大革命期間(一九六九年十月),湖北省革命委員會和水利部,向毛澤東提出修建長江三峽工程的建議。毛澤東本來是竭力支持以建設大壩和水庫來治理中國河流的想法,但黃河三門峽大壩工程的失敗,使毛澤東火冒三丈,以致對大壩工程的熱情驟然大減,便以戰備為由,拒絕修建三峽工程的建議。

但是到了一九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毛澤東卻欣然接受武漢軍區、湖北省革命委員會、和水利部為他準備的生日禮物──長江葛洲壩水利樞紐工程,並做出莫名其妙的批示:「贊成興建此壩。現在設想是一回事。興建過程中將要遇到一些現在想不到的困難問題,那又是一回事。那時,要準備修改設計。」從此,中國基本建設開始執行毛澤東在建設中隨時修改設計的方針,並給中國留下了無窮的禍害。直至目前為止,中國的黨史專家們,對毛澤東這個指示的本意,還不能做出解釋。

毛澤東去世之後,華國峰按照毛澤東生前的安排接班,華有一個宏大的經濟發展計畫,建設十個大慶、以及十個鞍鋼……,同時也包括了三峽工程,而當時提到的三峽工程,還是一九五八年中共中央批准的正常蓄水位二百米的方案(比較方案一百九十五米和一百九十米)。但如今,中共面對三峽工程歷史,從來不提華國峰,因為華國峰下臺原因之一,就恰恰是這個宏大的經濟發展計畫。

華國峰在權力鬥爭中失勢,鄧小平又回到了權力的中心,成為中國經濟改革開放政策的總設計師。誰也不否認,這位總設計師是掌握實權的「天子」。一九八○年六月底,鄧小平在女兒的陪同下,經西安、成都,回四川老家省親,而實際上,鄧小平此次出訪的一個重要任務,便是親自到長江三峽地區看一看,為三峽工程決策拍板做個「調查研究」。

七月十一日,鄧小平從重慶朝天門碼頭登上「東方紅三十二號」輪船,沿水路出川,陪同的人員有湖北省委第一書記陳丕顯、四川省省長魯大東、長江水利委員會(當時稱長江流域辦公室)副主任魏庭琤、宜昌地委書記馬傑、葛洲壩工程局局長廉榮祿等(註1)。

在輪船上,鄧小平主要聽取魏庭琤關於三峽工程的彙報。魏庭琤在彙報中極力誇大建設三峽工程的效益:在防洪上,能保護中下游地區免遭滅頂之災;在發電方面,將是世界上最大的水電發電站,年發電量一千一百億度,相當中國年發電量的一半;在航運方面,能使萬噸輪船從上海直達重慶;有利於南水北調,解決北京和華北地區的缺水問題,並且促進三峽地區經濟發展,等等。

其實三峽工程的防洪、發電、航運、南水北調和區域發展幾個目標,定義不準確,諸多目標之間根本是相互矛盾,不可能同時實現(註2)。

鄧小平的老家是四川,三峽工程造成四川省移民過多,是他最擔心的問題之一。為此,中共水利部和長江水利委員會調整了他們的策略,不再堅持兩百米方案,而是採取分幾步走的方法,首先爭取中央最主要領導人做出對三峽工程上馬的決策,然後再一步一步地提高正常蓄水位和大壩壩頂高程。他們提出了一個低壩方案,正常蓄水位海拔一百五十米,移民人數不超過五十萬(需要實際移民三十三萬,有些縣城因為大部分被淹沒,要求全部搬遷,移民總數可能達到四十至五十萬(註3))且主要淹沒區域在湖北省,而不是四川省。為保險起見,甚至還做了預備方案,正常蓄水位海拔一百二十八米,壩頂高程海拔一百四十五米,基本上不淹四川省。

於是,一九八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鄧小平在聽取國家計委彙報時對三峽工程進行表態:「我贊成搞低壩方案。看準了就下決心,不要動搖」。至此,鄧小平為三峽工程開了綠燈。

註1:參見張愛茹、劉金田《鄧小平視察紀實1957-1994》,江蘇教育出版社,南京,二○○二年,第三五一至四○四頁。
註2:參見王維洛《福兮禍兮──長江三峽工程的再評價》。
註3:參見李銳《關於三峽工程的六個問題》。

博大出版社授權(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宣統三年初度支部上全國豫算章程。禦史胡思敬劾憲政編查館,言新官不可濫設,舊官不可盡裁;起草應用正人,頒行當採眾議。下其章於政務處。度支部右侍郎陳邦瑞、學部右侍郎李家駒、民政部左參議汪榮寶協纂憲法。
  • 民國成立了,可是當天真的革命黨人放下武器,以為西方式的民主議會制度可以在中國順利運行而積極組黨參加競選的時候,袁世凱卻在暗中準備復辟帝制了。
  • 在先天不足的民國處於四分五裂、步履維艱之時,一股最邪惡的力量趁虛而入,並逐漸的控制古老而遼闊的中華大地。那就是中國共產黨。
  • 中共第一次代表大會通過的中國共產黨黨章是由共產國際主持制定的,宣言依據的是馬列主義、階級鬥爭、無產階級專政和建黨學說,以蘇共黨綱作為重要依據。
  • 蔣先生一生犯下的最大錯誤,也與孫中山先生一樣,那就是聯共。雖然蔣先生是被迫的,于西安被迫答應下來的,可也不能不說是一生中的最大遺憾。
  • 抗日戰爭爆發時國民黨有一百七十餘萬軍隊,十一萬噸排水量的軍艦,各種飛機約六百架。共產黨加上1937年11月改編的新四軍,總數仍沒超過七萬人,內部還爭權分裂,已弱小到只需一戰便可根除的程度。
  • 天下之事,沒有比漢字的繁(正)簡之爭更為無聊的了。卻偏偏有人熱中此道,麈尾論道,長論不衰。某祇得俯首馬槽,再將那些草料胡亂咀嚼一通,尤其是那些含砂量高的草料。
  • 不合理的簡化,還包括了偏旁。譬如「言」字旁兒,被印刷成「點橫豎鉤」,共計兩筆。這雖在古人行草手書中屢見不鮮,但是沒有用到刊印上的。
  • 說到正體豎排本,來插一段題外話:「直行書」。我們知道,漢字的結構,是自上到下安排的。所以漢字若不是「亭亭玉立」,便是「正襟危坐」。自倉頡造出字,就適合直行書寫。
  • 我們都有一個國家,我們都是一個國家的一份之。我們每個人在討論我們的歷史問題、現實問題和前途問題的時候,如果我們每個人都把國家、民族、人民放在自己的立場之上,我們的心,我們的態度,我們的感情都是以自己的國家、民族、人民放在第一位來討論歷史追求未來的話,我們就不會犯太大的錯誤,我們就不會相信謊言,我們也不會自我誇張,因為國家、民族、人民對一個國家的人來說她永遠是我們心中最重要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