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古典天地:交響曲中的幽默

人氣: 10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01月10日訊】幽默是一種潤滑劑,適用於人際關係,也適用於海頓筆下的嚴肅交響曲。在他機智、巧妙的設計下,給音樂欣賞製造了許多意外的驚喜。「驚愕」和「時鐘」這兩首著名的交響曲的第二樂章最能表現這種特質,這集就讓我們來發現「交響曲中的幽默」。(錄音)

海頓與交響曲的關係在音樂史上幾乎是可以畫上等號的同義辭。有「交響樂之父」尊稱的海頓是古典樂派奧地利作曲家,一生總共寫了104首交響曲,為交響曲奠定了現代形式的規模。以至於在當時,莫札特曾慕名向海頓討教寫作技法,後來兩人成了好朋友;而貝多芬更是從德國跑到維也納,專門拜海頓為師學習作曲。這兩位後進在後來都成了音樂界家喻戶曉的重量級人物,有部份原因也可歸功於海頓的啟發與影響。

海頓也和其他受僱於王公貴族的作曲家一樣,都是因為任職的工作需求而創作。他是一個嚴於職守的音樂家,為固定僱主服務了30年之久。海頓在伊斯哈齊家族(Esterhazy)的職業態度,讓他在退休時得到了一筆優渥的退休金,甚至在年老體弱時,也由親王的醫師負責照料。這般對音樂家的頂級禮遇與尊重在那個時代是可遇不可求的。

伊斯哈齊親王是一位具有高度文化素養的人,對音樂、藝術的投資不遺餘力,能為音樂活動提供大量的贊助。圍繞著海頓的穩定工作條件,使海頓可以無後顧之憂的全心創作。他有一個專屬的訓練有數的樂團及合唱團,能隨心所欲地讓他發揮作曲理念,藉著每一次曲目的發表,實驗新的作曲技巧。

海頓雖然工作得中規中矩,但面對創作時卻不會墨守成規。儘管他不像貝多芬那樣地急欲跳出框框,走出自己的路,畢竟他是古典形式這個遊戲規則的奠基者,但他卻能在這個嚴謹的古典框框裡,悠然自得地發揮他的創意。也因此海頓的作品中總會看到一些想要來點不一樣的新奇招數。這些新奇的發想,一如他的處事為人態度,在音樂中較少表現內在情緒的複雜面,經常帶著明朗、樂觀的特質,一種海頓式的幽默氣質。

我們今天要介紹的「驚愕」與「時鐘」兩首交響曲,是海頓退休後,接受經紀人所羅門的邀約,到英國倫敦演出所寫下的一系列交響曲中的兩首。這一套12首的交響曲被稱為「倫敦交響曲」,又因這一趟倫敦行是經紀人約翰•所羅門策劃的,所以也有人把它叫做「所羅門交響曲」。

「驚愕」交響曲的標題背後有個想要端正音樂會風氣的理由。海頓打算給經常在音樂會中打瞌睡的英國貴婦們開一個玩笑。當交響曲進行到第二樂章的變奏曲時,他調皮地設計了這樣一段旋律:

平靜、單純的主題開展,卻意外地被樂團及定音鼓以最大的音量震了一下。對瞌睡中的聽眾宛如當頭棒喝,具有警醒作用。就這樣一切按照原定計劃,像若無其事地,主題的下半段旋律由絃樂繼續奏出:

海頓在接下來的第一變奏中將主題交給絃樂,小提琴與長笛則輪番上陣,在主題上方輕鬆、愉快地點綴著裝飾音群:

第二變奏峰迴路轉之下,突然以小調的氣氛出現,斷奏的主題後是一段氣勢不凡的管弦合奏:

第三變奏木管合奏,由雙簧管帶領吹出主題,繼而由絃樂器拉奏主題,長笛則應和著對應旋律:

第四變奏由銅管及木管奏出主題,絃樂急促地追隨其上。中段絃樂與低音管相互呼應出柔和優美的對話。不久活潑的管弦合奏又回來了,在一陣喧騰熱鬧後,靜靜地奏出了樂章的終止。

海頓的最後12首交響曲,也就是「倫敦」或稱為「所羅門」交響曲,是他104首交響曲中較常被演奏的。這些曲子標注了海頓創作生涯的高峰,當時都是為應付經紀人所羅門安排的倫敦音樂會而寫的。也許海頓剛由受僱的作曲家退休下來成為獨立的音樂人,他的實務經驗,再加上面對宮廷以外新的一群外國愛樂者,激發了他更多的潛力。

根據他和經紀人所羅門的簽約內容,這趟倫敦之行包含20場音樂會,每一場都必須安排一首海頓最新譜寫的曲子作為首演。這樣的宣傳加上海頓當時的聲望,在倫敦掀起了一陣預購音樂會門票的熱潮。但倫敦其他的音樂團體對這個從當時的歐洲文化中心維也納來的外國嬌客,卻憂心忡忡怕聽眾流失掉,於是趕緊安排一系列的音樂會打擂台,以鞏固票房。但是最後結果還是實力雄厚的海頓贏得了倫敦聽眾的青睞。

海頓的倫敦之行使他大獲成功,不僅受到威爾斯親王的接見,也獲得牛津大學授予的音樂博士學位。2年後海頓再次回到倫敦表演,這一次比上一次更加轟動。連英王喬治三世都接見了海頓,要求他能長久在英國居留下來。這讓海頓差一點步上韓德爾的後塵入了英國籍。

「時鐘」交響曲的名稱來源於交響曲的第二樂章中模仿時鐘「滴答」聲的固定音型。一開始是由低音管吹奏出「滴答」聲,暗示著時鐘開始走起來了。緊接著小提琴、大提琴、低音大提琴以撥奏的方式持續這個維妙維肖的模仿,同時襯托著輕快流暢的小提琴主題旋律。

接著海頓運用對比的手法,將調性轉成色調較暗的小調,厚重的和聲,緊迫的節奏,彷彿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風雨。原本穩定的「滴答」節奏成了一長一短的附點節奏,時鐘是否開始亂了陣腳,有點狀況了?風雨交加,來勢兇猛,「滴答」聲最後也被覆蓋得聽不見了。

好不容易雨過天晴,暴風雨停下來了。長笛與低音管的二重奏繼續吹出『滴答』聲,小提琴優雅地重新帶入主旋律,彷彿享受著暴風雨後的寧靜。

咦?剛剛是怎麼回事,怎麼突然沒聲音了?喔,原來是時鐘停了。這就是海頓的幽默,不管聽眾是否聽得入神,他都可以來那麼一下,玩弄一下聽眾的情緒,注意力一下子被抓回現實,等明白後,會心一笑,心滿意足地再欣賞下去。

現在時鐘的滴答聲交給第二小提琴負責,不久音樂的節奏改變成輕快的三連音:123、123…就像一首快樂的舞曲。而這個滴答聲仍穩固地在低音重複著,直到結束。

每一位音樂大師都有他們之所以成為大師級人物的一些豐功偉業。他的作品中也都刻畫著根基於人格特質所呈現的獨特風格。在形式為主的古典時代,海頓像個龍頭老大般地堅持這個古典的理念。但在大師的手中,我們可以看出形式並不是一個生硬、刻板的模子,它同樣可以智慧地運用成彈性而創意的表現。

評論
2011-01-10 3:0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