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竹:炊煙升起的地方

一竹
  人氣: 18
【字號】    
   標籤: tags:

我的生活中已經不見炊煙很久很久了。炊煙於我,早已成為了記憶,但每想到炊煙,都會有一種溫暖與期待油然而生。

炊煙,是從什麼時候離我而漸漸遠去的,似乎已經記不清楚了,大概是五歲,或是六歲的時候吧,我的家從農村遷往城鎮,而確切的說,那時,我對炊煙也沒有任何特殊感覺的。後來,每年都可以回到老家,和夥伴們去上山、去下河,每當炊煙升起,那便是暮歸的時刻了。這也許就是我對炊煙的最初記憶吧。再後來,上了中學,加上外祖母的去世,就很少回到農村去了,也就淡忘了那無聲消散了的炊煙。而實際上,那時家裏燒煤,煤煙從煙囪裏冒出,在我記憶中留下的都是嗆人的味道,所以,我並不把它和我記憶中草木燃成的炊煙等同。

忽然想起炊煙,是在駐留城市之後,每逢假日回鄉,因為趕時間,乘晚車,一路掠過,望見遠處的村莊,稀落的燈火,幾縷炊煙,而對於奔波在路上的我,那遙遠的炊煙與燈火,便分外的令人感到溫暖與渴望。這時才感到:炊煙,我已經久違了!

於是,再回故鄉時,不論何時,我都會首先望一眼那些煙囪,儘管有時並沒有炊煙升起,但卻有一份期待與踏實,有一份溫暖與親切。因此我以為,人間最美的風景,當是一處村莊,傍晚時分,暮色降臨,炊煙升起,喚歸之聲處處可聞,所有的門都敞開著,接納著一切生靈的回歸。你只管歸去,總有迎接你的門,總有包容接納你的一室溫暖。

炊煙是有靈性的,輕煙嫋嫋,孤煙勁直,雖然最終飄散,飄散……卻是飄散成一種無聲的期待,飄散成一種永恆的溫暖。這種期待,是期待遊子有一天記起回家的路;這種溫暖,是溫暖著疲憊的心靈的港灣。

在炊煙升起的地方,我與這個世界就深味著一種親近;炊煙不在的地方,就多了一種冷漠。

在炊煙升起的地方,我對這個世界就平添了一份盼望;炊煙不在的時刻,就多了一份孤獨。

如今,炊煙還在,離去的是我們紅塵中迷失的腳步;炊煙還在,遺忘的是我們物欲中蒙昧的心靈。所以,即使身在家鄉,心亦如漂泊的遊子,荒草叢生,不知歸往何處。

如果,我們可以把心靈的荒草,攢聚在人生的歷練與鍛造中,燃燒為灰燼,昇華為炊煙,那時,我們純真的心靈,是不是也能夠真正傾聽到家的呼喚——那是心靈的家園傳來的喚歸聲聲,那是生命永恆的期待! @*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據明慧網報導,2009年2月,遼寧省法輪功學員盧廣林在盤錦監獄絕食抗議期間,全身多處被燙傷,牙齒被打掉,在醫院搶救無效死亡。獄方為了推脫責任,說是:「為了提高盧廣林體溫,護理時,不慎將他燙傷。」
  • 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有這樣一種特別的職業,被稱作「五毛」,大概他們自己是叫做「網評員」的,原本對此類人我是沒有什麼印象的,後來終於在我的視野裡發現了他們,並且看得很清楚。靜靜的看著他們的一言一行:可恨?可鄙?可笑?可悲?可歎?可憐?大概所有的「可」字詞中,唯獨缺少了「可愛」一詞。
  • 忘卻的事,往往是因為逝去太久;遺憾的事,常常是因為無法改變。十年時間,足可以讓人遺忘許多事情,也會留下許多遺憾。但,面對曾經發生在我們身邊的,而且現在仍在發生著的事情,我們如何能夠忘卻?面對曾經無視與無知,或是曾經錯過或做錯的事情,如果我們還有機會彌補或改變,我們又怎能再留下遺憾?
  • 在內蒙古草原上有一種花,叫斷腸草,又叫狼毒花。這種花開的時候,預示著這片草地已經開始沙漠化了;如果不及時治理,繼而長出狼針,就表明這片草地已不可救治。
  • 柔柔的風中彌散著雨潤的微香
    晶瑩的草尖閃映著清澈的珠光
    無塵的小徑傾聽著足音的沙響
    我多麼希望 這一刻
    能夠分享這個世界的寧靜與安詳
  • 不是我偏愛雨
    偏愛這個雨季
    每個雨絲串起的都是
    從天上到人間的一段經歷
  • 總想將我的詩意收起 收在任誰也觸不到的心底 可是,當夜晚的風 搖落了窗前簌簌的微雨 我仿佛聽到了 夜吟的和聲中有你
  • 常言道:早知今日,何必當初。這其中既包含著對曾經所為的悔之晚矣,又有對命運不可知的無奈慨歎。那麼如果我們知道明天會發生甚麼,也許今天的選擇就會使我們免於明日追悔莫及的慨然長歎!
  • 多少輪回來了又去 演繹了多少的是非與悲喜 曾經的恩怨與情仇 不過歷史舞臺的一場大戲 何必刻骨銘心的在意 究竟 那個時候啊 哪一個是我,哪一個是你
  • 綠葉的苦澀,有黃葉的乾香,加上秋陽的暖味。那時從不覺秋有蕭瑟與凋殘之味,反而覺得充滿了沉靜與祥和,甚至有一種特有的暖意。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