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熱點互動】錢雲會慘案分析(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01月14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我們今天談的是「錢雲會命案」,我們在探討錢雲會命案,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發表您的意見,或是您有不同的看法,或是您有什麼疑問要請問我們現場的評論員。我們現在請後台幫我們放這張照片,就是竹博士剛剛所提到的這張照片。

FLV下載收看
WMV下載收看

竹學葉:我記得溫州警方開新聞發布會的時候,為了說明確實是交通意外,不是人把他按下去的,出示了一張照片,說這張照片顯示汽車的保險桿撞上了錢雲會,而且上面撞了有滑痕,特別把這張圖片拿出來,說你看這個地方撞壞了。我仔細的研究了這張照片,使我非常的吃驚。

主持人:現在觀眾朋友都可以看到這張照片。

竹學葉:對。這個照片顯示的不是保險桿本身,而是保險桿再往車的後邊,可以看到一排橫著有幾個圓洞的鐵,那應該是發動機前面的進風口,為了保護發動機的,我的感覺是這樣。那個橫的一塊鐵上面有很多窟窿,最下沿,我們現在看過去就是靠右邊第二和第一個孔之間有一塊缺口,警方說這個缺口就是錢雲會身體被撞的證據。

我們稍微有點常識,或者你做過材料力學的試驗,對材料的強度、硬度做過試驗的人都知道,這個鋼鐵的硬度比人體骨質的硬度是不在一個數量級上的,大家可以隨便試一下,你能不能把鐵撞掉一塊來,所以這個顯然是不可能的。

主持人:而且在那麼低速的情況之下。

竹學葉:即使在高速,當然低速更不行,越高速你的人就會被彈飛的,這個鐵絕對不會出現這個情況,如果你說上面有一些泥被划掉了,這個倒有可能。你想讓一個人體把一個保險桿,我們且就說真的保險桿撞扁進去,那麼一定要把這個人彈出去很遠,如果說把鐵能撞掉一塊,這個人可能要跟鋼鐵同樣的硬度才行。所以警方把這張照片拿出來說這是被撞的證據,我覺得這個是太過讓人吃驚。

主持人:我們剛剛看到那個車子,它那個保險桿的地方,紅色的部分好像也撞了,我看其它有一些媒體在分析說那個地方好像是撞的。

竹學葉:如果是那樣的話,我們知道材料的變形會積攢它的能量,因為外力做功會轉變成硬電能。可是這個鋼鐵彈性是非常好的,你要給它撞成這個樣子,保留成這樣,說明它撞得更深,撞得更深它彈回去以後恢復一部分,它才能恢復這個樣子。

也就是說假如這個凹進去的形狀是錢雲會的身體撞的,那說明當時撞的要凹進去非常之深,那麼錢雲會也一定會被這個鋼鐵彈出來以後彈得很遠,最後就會留下一個痕。所以這種說法從科學上來講是絕對不可能的。

如果非要說為什麼會有一個撞痕?我想非常容易理解,像工程車在工地上面碰到一些混凝土、石頭啊,這個東西都是很常見的,誰的新車往工地上跑兩天,就會撞出很多痕來,這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主持人:所以根據剛剛這樣分析的話,一般的村民很多人說,錢雲會他是被按在地上,被幾個大漢、幾個人把他按在地上,然後這個車子壓過去。這種說法的可信度您覺得怎麼樣?

竹學葉:從我的分析,這種可信度要遠遠高於警方的說法。為什麼呢?因為我們剛才已經分析了這些,就說明不可能是錢雲會跑過來撞的,只能是有外力的因素,使得他在這個地方不能動,然後車子過來以後他也不能走,只有這種情況才能使他(倒臥)在車底下的這個位置。

如果沒有別人來按住他的話,我想除非警方給出另外的說法,有什麼原因使得錢雲會在這地方不動才行,因為他只要稍微一動,他要麼趕不上這個車,要麼被車彈出去很遠。因為駕車人也說當時車速非常快,非常快沒有彈走,這就非常奇怪!因為大家都知道,任何一個交通事故,你車速快的一定是把人撞出去的。

主持人:我想請問橫河先生,剛剛我們聽竹博士為我們分析這麼多,就是這些有蹊蹺、有疑點的地方。那麼這種分析在一般的交通事故上,對交通警察來講是一個困難的事情嗎?在中國大陸目前的情況。

橫河:這是屬於一種最基本的力學分析,這種分析它不是一個新興產業,不是說電腦新片,你要去把這個面殺掉,然後蓋上印,不是這種技術,它是非常非常傳統的。這種分析方式對於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地區的交警來說的話應該是一個常規操作,就是說這個一般老百姓都能分析出來,只是說沒有人像竹博士這樣詳細的分析,當然也可能有人去分析了。但是作為交警來說的話,他每天的工作就是要復原這些……。

主持人:事發現場的一些情況。

橫河:對,車禍現場的情況。如果他連這樣的情況都不能夠去復原的話,那就是貶低了中國交警的水平,這是一種;再有一種就是,他故意想掩蓋什麼東西。只有這兩種可能性。沒有一種可能性是他根據現場的情況分析不出一個像竹博士這樣的結果來,這是不可能的。

主持人:這一次發生這個情況以後,我們剛剛看到有很多老百姓非常的關心,都紛紛到那個地方去,比較特別的地方是公民調查。您可不可以很簡單的介紹一下公民調查的大概情況。

竹學葉:我注意到有3個所謂的「公民調查」,一個是官方的學者于建嶸,這個于建嶸在以前的節目我們做過,他就是到各個地方去跟地方官講如何防止大規模的群體事件,就是不要搞得太過分,告訴地方官如何去做。這是中科院的一個學者。

還有一個叫王小山,他本人也算是維權方面的人士;還有一個叫「屠夫」的,剛才我們在節目裡也看到他的發言。給我很吃驚的一點就是,這次發生一看就很容易讓人想到有背後原因的這麼一個案件,溫州警方怎麼能夠允許其它民間的人士或團體,在官方之外去進行自己的獨立調查呢?所以我當時畫了很大的問號。

因為在之前我們知道像鄧玉嬌、楊佳啊,還有很多這種惡性的事情發生之後,官方都是絕對禁止它們自己以外的人來到當地了解情況。而這次恰恰相反,很快就有人要去,而且官方好像很歡迎很合作的一個態度。所以我當時就非常吃驚,看來這裡邊可能又有什麼事情。

主持人:好,那麼我們先接聽一下加州吳先生的電話,吳先生您好。

吳先生:你好。從照片看起來如果是被車子前面撞的話,錢雲會應該跟車輪是同一個方向,不應該形成橫向的被撞,所以這個事情有兩個可能,一個就像你們講的有人按在那個地方,壓過去;再有可能的話,是給他打昏了,放在那個地方壓過去。我們大家都是開車的,知道要麼就彈出去了,要麼他就被推倒了,應該是和車輪同一個方向的。謝謝。

主持人:非常謝謝吳先生。那麼我重複一下吳先生講的,吳先生是說如果照我們剛剛的分析,錢雲會如果被車子撞的話,他應該跟車輪是同一個方向,而不是橫向在輪子下面。所以有兩個可能性,第一個就是像人家講的,事先被按倒在地上;再不然就是被打昏了放在那邊壓過去,要不然就會彈得很遠。

竹學葉:我同意。

主持人:那我們再回到公民調查的情況。這次這個公民調查,我想請橫河先生再講一下,比如這些公民調查他們怎麼樣去運作,我們先談一下怎麼樣運作。

橫河:這個公民調查團還有一個名稱叫做「公盟觀察團」。有3個是進去了,而且幾乎都拿出了報告或者發表觀點。而屠夫是一個福建的網友,他自己曾經在「鄧玉嬌事件」當中他自己跑去調查,他這樣出名的。這個人卻沒有真正進去調查,福建的警方趕到樂清要把他押回,叫他回福建,不讓他去,最後達成協議讓他直飛北京,不讓他去。也就是說對於不同的調查團或者觀察團它有不同的待遇,很可能屠夫這個人是預料之外的,或者可能控制不了的。

那麼現在去的3個團,這3個比較有名的團他們自己在臨去之前把名字叫「觀察團」,我們就叫觀察團。第一個出結果的是公盟調查團,公盟就是許志永,許志永大家知道最出名的是在「孫志剛事件」當中他們最先提出來,而且起了很大的作用就是取消收容制度。

他們去了以後非常奇怪的是,在24小時到48小時之間就出了一個報告,這個報告基本上認同這是一場交通事故。那麼奇怪的是什麼呢?奇怪的是他們這個報告,因為這是一個律師支援的組織,而且是非常有聲望的一個組織,結果拿出來的報告並不是從法律的角度,或者是從取證的角度來說的,更多的是推理的角度。這個是不合理的。

第二是,他簽了一些不該簽名的人,就是有些人並不知道,因為公盟是中國一個比較有名的法律援助的組織,這是公盟,公盟後來就離開了。所以公盟是以法律援助的方式到那個地方去的,它並不是去調查真相的,但它卻很快的出了一個報告。

王小山這個觀察團它走的是刑偵路線,他想去調查,如果你去看他的調查結果你會發現,他一去就向溫州市委宣傳部申請要求配合,於是警方就配合,把他們所需要的,他提出來要3種證據,這3種證據警方都向他提供了,或者警方都提供了方便,那麼他就得出來一個結果。官方非常讚賞,說這個調查團公正迅速,所以很讚賞,當時樂清和溫州的官方表示讚賞。這個後來大家也提出很多質疑。

對於第一個調查團我的質欵,公盟調查團我的質欵就是,這個調查團是不是獨立的?因為你知道,在中國實際上沒有一個真正的不是官方控制,就是民間獨立的研究,就是非政府組織,所以公盟在建立非政府組織的時候遇到很大的障礙,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成立的是公司,正因為成立了公司,所以公司和非政府組織,也就非營利組織的稅是不一樣的。那麼官方就抓住這個把它整了一下,整一下就說他偷稅、漏稅。實際上就是說拿公司稅來要求一個非政府組織,因為你成立的是公司,所以這樣的團體也就是說它是在官方的控制下的。

主持人:如果它在某方面不配合的話,官方還有其它的方法。

橫河:有很多方法可以收拾你的。在中國不存在一個…一旦成立組織以後,當然作為個人來說的話,很多人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像屠夫,那些官方就不信任他了。那麼你等於有小辮子抓在他手裡,所以他去了以後太快的拿出結果來,對這個結果,既然他沒有提出進一步能讓人信服的證據,那麼我認為這個結果是值得懷疑的。

王小山調查團問題就更大,他拿的全是警方給的證據,或警方帶他去的,甚至說警方帶他到樂清保安公司去,見那幾個所謂當時在場的穿黑衣的人,穿黑衣服的說是保安,是警方帶他們去的。也就是說如果我們相信這個調查團的結果,我們還不如相信警方的結果,因為警方已經有一系列很好的結果出來了,然後警方再把二手的證據提供給一個民間的調查團,讓他根據你給的東西來做結論的話,那不是跟得到警方的結論是一樣的?甚至還要二手一點。

第三個就是于建嶸調查團。于建嶸觀察團去的時候就說明了,他並不是去觀察這個事件本身的,而是去幫助當地的政府去找到解決可能發生群體事件的方法,所以他實際上是站在這個角度,因為他是一個群體事件專家,他觀察了很多群體事件,他的觀察可以說是很準確的,也是很客觀的。但是他的出發點是幫助政府怎樣來處理,這在他在所有群體事件發生以後去進行調查就知道他是替官方想辦法,因此他去本身就不是為了找到事件的真相,他是在確認了警方的這個結果以後,去找如何從維權的角度,從群體事件的角度,從維穩的角度來達到警方的平衡。所以這根本不能算是一個觀察團。這是這3個團的情況。

主持人:好,非常謝謝。那我們先接聽一下上海彭先生的電話,彭先生你好。

彭先生:你好,主持人好,兩位老師好。我想問兩位老師一個問題,「李剛門」的事件不是也爆發出來了?人家以為錢雲會案是不是也這樣?因為壓死了大不了就是賠點錢,反正也不用償命嘛!中國就是要是壓死的是一個高官,要是壓死的是一個央企的領導可能又是另一回事了。

還有一種情況就比如說中國的農民工討薪,我的朋友就說因為農民工的素質很差,他們就不值得同情。我就反駁他們,我就說農民工不用同情,難道農民工就沒有好人,難道當官都是好人嗎?所以這也就是中國的這個等級制度,從上到下一個深遠的等級制度所造成的,他們就認為有錢的人,反正我就給你賠點錢就完事了。我想請兩位老師做一個解析。

主持人:彭先生對不起,因為我們今天耳機有點問題,我想彭生生可以跟我們後台工作人員描述一下你的問題,那麼我們等一下進一段度告,開始以後我們後台人員把問題再重覆一下,因為我聽不太清楚您的問題,抱歉。我們剛剛談到這個,您覺得為什麼政府要讓這些公民團進來?

竹學葉:我覺得政府,溫州也好,地方政府也好,已經明顯的知道他們自己在民眾方面是沒有公信力的,所以它想借助其它的方式來增加自己的公信力。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直播】錢雲會慘案分析(上)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直播】錢雲會慘案分析(下)

評論
2011-01-14 10:4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