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民主黨的中流砥柱何德普

陳樹慶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1年01月15日訊】中國古代有「撼山易、撼岳家軍難」的傳說,記得見證與總結拿破侖戰爭的瑞士著名軍事學家約米尼在《戰爭藝術概論》一書中說「一支軍隊能在失敗的環境中挺立不倒,其價值遠超過在勝利的環境中奮勇爭先」。中國民主黨就是一支具備這種品質的「軍隊」,以和平理性的方式為中國實現民主法治而不畏強暴、不懈「戰鬥」。如果將此種品質具體到個人身上,那麼何德普先生當之無愧。

中國民主黨自1998年全國性的公開創黨之初,就被李鵬、江澤民等中共政治反動勢力為維護其封建特權與既得利益,信誓旦旦地要「將一切政治不穩定的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緊接著1998年末和1999年的兩波大鎮壓幾乎將各省中國民主黨率先公開的骨幹力量大都送進了監牢。與此同時,我們民運內部對組黨有疑慮或反對意見也更加盛行,並以民主黨所遭到的沉重打擊來證明他們的「先見之明」,甚至有人對各地被分割包圍還在孤軍奮戰的民主黨人散佈流言,當時我聽到最多的就是:「別人都進去(坐牢)了,為甚麼他沒事?會不會是中共的線人?」,「這是誘餌,共產黨就是要用組黨這個圈套來誘捕民運人士上當」。

在「四面楚歌」之中,中國民主黨並沒有像有些人預料甚至希望看到的「土崩瓦解」和「煙消雲散」, 用我們義無反顧的堅韌行動消除來自民運內部的誤解,不屈地堅持了下來並將中共當局阻礙人民政治結社自由的「黨禁」捅出一個事實上已無法彌補的大窟窿。在奮勇前進的同時我們也不斷總結自己的不足,克服人性的弱點,提高素質尤其是對黨內不同派系組織和民運內不同意見的寬容、理解與協作,直至今日已呈蓬勃發展之勢,欲將中國民主黨建設成一個對人民和國家負責任、對時代有擔當的民主政黨。這不僅要歸功於廣大創黨人員為民主黨打下了堅實的基礎,歸功於社會各界的同情與支持,歸功於中共內部開明力量的包容與保護,也要歸功於幾乎所有民主黨人都有「多黨制是建設與保障現代民主憲政的一個重要支柱與必由之路」、「歷史上人權事業的進步,從來都靠人民的爭取而獲得,不會產生於統治者對懦夫的恩賜」、「任何進步力量的產生與發展,唯有不怕犧牲、累敗累戰地不停進攻才能擴大影響、壯大力量,得以實現從無到有、從弱到強」的政治常識與堅定信念,也要歸功於中華先烈給我們遺傳下「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民族性格以及「楚雖三戶,亡秦必楚」的宏偉氣魄。雖然對民主黨的創立、堅持和發展做出了舉世矚目的成就還是默默無聞的奉獻,幾乎每個人都有充滿艱辛、苦難同時也精彩難忘的故事可以講述,但在何德普先生即將從共產黨的監獄坐牢8年3個月後重返他所深愛的人民、所信任的同志們中時,作為見證他不屈戰鬥經歷的戰友,我最想說的就是在最低谷、最低潮時期,何德普先生仍高舉中國民主黨旗幟而屹立的那段事跡,僅以此文權代「鮮花」作歡迎之禮。

何德普,男,1956年10月28日出生於北京,中等身材,外表質樸,具有強烈社會責任感。上世紀七十年代末,何德普曾在北京有機化工廠中試車間作技工,他和一些朋友編輯出版了民刊《北京青年》,發表了一系列具有獨特見解的文章。1980年正趕上毛澤東死後迎來的首次區人民代表換屆選舉,何德普與《北京青年》編輯部同仁龔平一起積極參與該項競選工作,兩人同在一個選區互相協作,壯大了聲勢,極大地提高了所在選區選民(廠區主要由工人組成)的投票與參選熱情,通過卓有成效的選舉動員,何德普還一度獲得了廠裡第一輪人民代表候選人的提名。雖然最終由於當時選舉程序的不完善受到「內定」因素的干涉而落選,但由此贏得了廣大工人的信任在隨後的職工代表大會選舉中被選為職工代表,並對所在工廠提高生產效率、減少損耗與浪費、改善職工勞動保障和福利提出不少書面建議並被採納、實施。在選舉活動中,何德普宣傳民主意識和人權理念,擴大了民主運動在社會上的影響。1981年5月,北京市公安局根據中共中央發佈的9號文件精神,對北京的民辦刊物進行取締,何德普這個工人代表組長、《北京青年》編輯部的負責人,經歷了他的第一次政治打壓。

為了中國能夠早日實現民主選舉制度使其成為多黨制的民主國家, 何德普曾說:「中國共產黨用一黨包辦的選舉形式,代替了十二億中國人民的政治選舉,而老百姓極度盼望在各級選舉中,實行有政治競爭的選舉,應即刻廢除一黨包辦的選舉制度;人民盼望著一個政治反對黨崛起,通過非暴力的方式(選舉)登上中國的政治舞台,將我國帶入憲政民主的社會」。大丈夫言出必行,1998年何德普與徐文立、查建國等人組建了中國民主黨京津黨部。同年,何德普、高洪明、王志新公開地以政治反對派群體的形式(中國民主黨北京天津黨部基層選舉委員會)參加了北京區縣級人民代表的選舉。在以國家機關、街道、工廠為劃分的各選區,他們設立了5個宣傳站,6支宣傳隊伍,委託徐文立先生做他們的發言人,共發出11000份宣傳材料,出動助宣員百餘人次,同時,對北京市人民代表選舉辦公室的鍾蔚延先生作了專訪,向官方的選舉委員會提出了選舉中應該有公開競選等建議。在何德普先生參加選舉的100天裡,曾多次受到了單位領導、公安警察的警告和威脅,甚至受到人身攻擊。公安局的警車就停在他家門口,警察隨時跟在他的身邊,把他的宣傳材料搶走並沒收。有些警察還威脅他:「如果你再發放參選材料,就對你實行拘留、處罰。你的參選不合法,不能讓獨立參選人成為候選人,不能讓你勝選。」最後,雖然何德普得到廣大選民的支持,但是中國共產黨政府不透明選舉程序,根本不公佈最後的選舉結果。何德普以一個政治反對派人士介入人民代表的選舉,意在推動中國的民主化進程,這一次的參選,在中國共產黨一黨控制下的基層代表選舉史上是罕見的。

何德普因為參加了1998年的中國民主黨組黨活動及地方選舉,得罪了官方,1999年被當時所工作的單位北京市社會科學院開除了公職,離開了工作近20年的崗位,失去了生活來源。

1998年底,中共當局開始一波猛於一波地鎮壓中國民主黨,重判了王有才、秦永敏、徐文立、劉賢斌、歐陽懿、吳義龍、毛慶祥、朱虞夫、徐光、祝正明、查建國、高洪明、劉世遵、王澤臣、王文江、謝長髮、佟適冬、岳天祥、李志友等各省的民主黨負責人及主要骨幹,已公開身份還沒有被捕的的中國民主黨成員也受到了嚴格控制,想要繼續公開活動已是非常困難。一時間國內民運瀰漫著恐怖的陰霾,一談到組黨,不少人噤若寒蟬、唯恐避之而不及,加上別有用心之人乘機攪混水、潑髒水,「內憂外患」紛至沓來。但何德普先生臨危不懼,雖勢單力薄、內外交困,仍堂堂正正地以中國民主黨的名義不斷發出堅定有力的聲音。

自那以後,何德普先生續編民主黨京津黨部的刊物《資料彙編》,聯繫與穩定各地被打散的隊伍,並在《民主論壇》、《大(小)參考》、《博訊》、《議報》、自由亞洲電台、美國之音、德國之聲等媒體上,幾乎每個月都能看到或聽到幾起何德普代表中國民主黨京津黨部發出的各類聲明和呼籲、接受採訪、組織與簽署聯名信:譴責發生在中國大陸的各類侵犯人權事件,要求中共當局尊重普世文明價值、釋放政治犯、進行政改實現民主等等。正因為何德普先生深知中國民主黨的組織和旗幟能否堅持下去對中國民主運動的價值,深知在國內公開高舉中國民主黨大旗對於中國民主黨的存在與發展的重要性,他發揮非凡的勇氣與智慧,在逆境中「橫刀立馬」長時間守住了當時普遍認為易陷難守的中國民主黨京津黨部陣地,為國內中國民主黨的大旗不倒、度過難關發揮了不可或缺的作用,其風骨可嘉,震撼世人。寫到這裡,我腦袋瓜子裡突然聯想起文天祥、關天培、張自忠、彭德懷等歷史人物,覺得好笑;但靜下心來仔細一想,又嚴肅地意識到,也許這裡面冥冥之中的關係,正蘊含著我中華民族足以永遠屹立於世界之林的力量與光芒。

在何德普先生英勇苦戰期間,四川及重慶的胡明君、王森、何山等以中國民主黨的名義直接替農民減負與維權,2000年歲末代表當地中國民主黨組織聲援萬源市青花鋼鐵總廠陷於困境的工人運動、營救被捕的工人領袖,雖充分維護了民眾權利並造成了比較大的社會影響,但也很快被鎮壓與撲滅,而王森他們的活動情況以及後來被捕的消息,當時也主要靠何德甫與盧四清兩位先生向外界公佈的。2002年3月姚福姚信、蕭雲良為維護東北遼陽地區產業工人的權利經過長達數月轟轟烈烈的數萬人示威運動,我們也是通過他們遭抓捕迫害後網上公佈的消息,才知道原來兩位工運領袖是我們中國民主黨人。在這幾年國內民主黨最艱難的歲月,安徽的王洪學、王庭金等,東北的冷萬寶、寧先華、楊春光等,湖北的呂新華、劉飛躍、胡俊雄等,山東王金波、車宏年等,上海的姚振憲、韓立法、李國濤等,貴州的廖雙元、吳玉琴、莫建剛、黃燕明等,甘肅的李大偉、王鳳山等,陝西的趙長青、付升、鄭保和等,重慶的許萬平,四川的鄧永亮,內蒙的丁貴榮,寧夏的陳曉昶以及湖南、河北、山西等地的中國民主黨國內組織或人員偶爾也會亮一、兩下旗幟,頑強地發出表示當地中國民主黨存在並堅守的聲音。當時我們浙江民主黨雖有單稱峰、聶敏之、王東海、胡曉玲、樓裕根、遲建偉、林輝、毛奇峰、蕭利斌、余鐵龍、余元洪、葉建、皺巍、呂耿松、王富華、任偉仁、王哲軍、高海兵、胡賢煥、賀忠民、王杭立等眾多骨幹人員在民主黨的大旗下團結協作,與何德普先生南北呼應,但其工作力度與頻度比之於何德普獨力支撐的京津黨部,還是稍遜一籌,用王榮清先生與何德普通電話時的說法,就是「我們替你當配角」。直到2002年11月初何德普先生被抓後,我們浙江民主黨人再也不能躲在何德普後面「跑龍套」了,才迫不得已奮起擔當了一波又一波較大的「攻勢」……好在浙江民主黨人多,並且精誠團結、新人不斷,每當危急時刻總是有人能忠勇地站出來、前仆後繼,又有北京趙昕、杭州戚惠民、廣西薛振標等人的大力協助,扛住國內民主黨大旗並使之一直高高飄揚,這已是後話了。

2002年11月4日北京市公安局警察將何德普拘傳,從2002年11月5日到2003年1月26日何德普監視居住期間,國保總隊因為他不認罪,被警察和武警關押在一間沒有窗戶的房間裡,只准許穿著短褲,一天只給一個小黑饅頭和三片洋蔥頭,有時還不給水喝。這85天中,被強制罰站或一動不動地躺在木板上,只允許一個姿勢,不許活動身體,否則被站立在四邊的警察打罵、挨餓、挨凍,身體受到了嚴重的摧殘。何德普先生於2003年1月27日被拘留,1月31 日被捕,2003年10月14日以”顛覆罪”受審。北京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是在上午9時30分開始庭訊,歷時兩個小時結束,對何德普的審判不對外公開,只允許他的妻子賈建英旁聽。當賈建英見何德普被帶上法庭時,這是何德普被抓後她倆一年時間來的第一次見面。在這之前的一年多期間,賈建英不知道丈夫被關押在哪裏,甚麼罪名,甚至是生是死,都無從知曉。她曾經到北京市公安局、各看守所去問、去找,去喊,但是,沒人告訴她,沒人通知她,她的丈夫在哪裏。

一審法庭上,當四十七歲的何德普告訴大家:「國保總隊抓我的時候,警察用棉大衣(不透氣的布料,特意帶來法庭)蒙住我的頭達三個多小時,要不是我的頑強反抗,恐怕早就被捂死了」,在他繼續講述他在獄中的遭遇時,被法官打斷並拒絕讓他講下去。長時間的摧殘,對他的身心造成了嚴重傷害,體重輕了二十多斤,眼睛的視力已經嚴重下降,在法庭上,當公訴人向他出示證詞時,他已經看不清上面的字了。公訴人提出的「證據」中指控何德普煽動顛覆政府,有兩條罪狀:1.是中國民主黨黨員; 2.在網上發表文章《中國民主黨迎接新世紀宣言》、《中國民主黨北京臨時負責人何德普致美國總統布什的信》、《為民主黨人胡明君、王森而作—工潮、農運的實幹家》、《抗議國家安全局秘密綁架異議人士楊子立》。何德普的兩位辯護律師閻如玉和付可心在法庭上為何德普作了精彩的無罪辯護,例如律師在法庭上質問公訴人:「你們起訴何是民主黨人就是一條罪名,請問民主黨人就犯法嗎?法律有這樣的規定嗎?公訴人說他在互聯網上發表文章,但是沒有舉出任何文章裡的一句話,說哪段是造謠誹謗國家政權?……中國憲法明確規定公民有結社自由,有通信自由。何德普沒有任何犯罪事實,也沒有觸犯法律,罪名根本不能成立。」問得公訴人和法官無言以對、不知所措。最後,何德普在陳述中說:如果今天你們代表共產黨判我的罪,我沒甚麼好說的。但是你們說要代表人民,那你們今天在這裡做的一切就是違法,是對人民的褻瀆,是欺騙,因為你們已經不能代表廣大人民的利益。而我們民主黨的公心至上,服務於大眾,才是代表廣大人民的利益。我們民主黨員心胸坦蕩,光明正大,從來不搞造謠誹謗的事。說我造謠誹謗攻擊顛覆國家政權,那是欲加治罪何患無詞……。

2003年11月6日11時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對何德甫開庭宣判,其罪名「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何德普在法庭上高聲抗議:「公民有言論自由」, 「公民有結社自由」,「中國需要多黨制」,「抗議對中國民主黨的迫害」,「不承認中共的判決」, 「中國要走向民主社會」,迫使法官的宣讀不得不幾次停頓。由於慌亂,法官劉香只好急急忙忙地宣佈:被告人何德普撰寫、發佈大量文章,惡意詆譭、誣蔑、誹謗國家政權和社會主義制度,宣傳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和推翻社會主義制度,以非法組織負責人的身份,長期利用互聯網發表煽動性文章,罪行重大;對辯護人的辯護意見不予採納,判處有期徒刑八年,剝奪政治權利二年。

整個宣判過程僅僅用了五分鐘,也具有諷刺性地開了中國司法史上「宣判效率」之先河。面對這不公平的判決,何德普再次強力抗議「結束一黨專政,走向民主政治,反對政治迫害,實現司法獨立」,正是由於何德普的抗議讓政治迫害實施者顏面盡失、惱羞成怒,法警用手銬把他的雙手反銬在身後。3個小時之後,法警隊的隊長對他大打出手,先用手卡住他的脖子,等他快憋死的時候,用拳頭和巴掌打他的頭部和臉部。何德普被打倒後,該惡警用皮鞋踢他的上身和下身,毆打20分鐘後,還用腳踩住何德普的背,一腳一腳地往下踹,不讓他起身。被打後,何德普的身上多處受傷。最嚴重的部位是左耳處,從那以後,何德普的左耳失去了聽力。

11月6日的晚上,北京下起了暴雪,電閃雷鳴,何德甫的愛人賈建英女士在悲憤中默默祈禱:德普,連老天都在為你鳴不平!你的冤案一定會在不久的將來得到平反,你的理想——中國實現民主化社會、實行多黨制國家很快就會到來!

再過10天,即2011年1月24日,何德普先生就要從北京市第二監獄釋放了,本文特附何德普的妻子賈建英的有關信息如下:

住:北京市西城區朝陽庵大院9-1-5號,郵編100044;

聯繫電話:中國-北京-68355230,13161769766;

Email:hejia111@hotmail.com

陳樹慶

2011年1月14日,完稿於中國杭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1月4日賈建英女士在北京、賀信彤女士在美國、孔識仁先生在台灣加入絕食接力聲援
  • 11月1日祝寶華、11月2日黃勇、11月3日李瑞加入絕食接力聲援 (海外絕食聲援已經進入第91—93天)
  • 法國八人絕食團,今天參加絕食接力聲援的是許世華先生。由於法國絕食團原來只打算依良心以默默絕食方式表示與劉賢斌先生同心同德,後經過勸說,也只發表了共同聲明。
  • 國內在絕食聲援劉賢斌的活動中,出現了非常感人的事跡。年邁的張先癡(70多歲)和楊文婷夫婦在2010年8月1日聽聞接力絕食聲援劉賢斌的活動,已在家中自行絕食一日。後聽說要發佈公告,便執意在8月11日再絕食一日。如此高齡絕食兩次,如此義無反顧。實為維權民主運動的模範。
  • 我與賢斌兄見過兩面,笫一次是1999年初我去成都見民主黨的朋友們,兩次十幾人一塊飲茶,賢斌在其中,但印象已模糊了。第二次是今年初,幾個人來我家,其中一人首先開口:「劉賢斌」,倆人再沒說話,手已緊緊握在一起。因他來去匆匆,這次也未深聊。但我贊同他的政治理念,佩服他的勇氣,並驚嘆他的年輕與活力。
  • 中國:通往黑暗的長征
  • 中國民主黨美國西部黨部西雅圖支部於二O一O年三月一日正式宣告成立。發起人們是繼民主黨美西黨部於拉斯韋加斯二月份勝利召開的喜訊,給中國民主黨和希望和要求民主的中國人民與朋友們帶來的又一佳音。與會者情緒飽滿,志氣昂揚,決心為中國的民主事業在西雅圖地區打造出一片新的,生機勃勃的天地。
  • 2011年是中國偉大的辛亥革命和亞洲第一共和誕生100週年的紀念年。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決定在全世界各地主辦「走向共和,薪火相傳」紀念辛亥革命和亞洲第一共和100週年的全球接力活動。百年相傳的民主接力在中國內外,將充分利用現代傳播手段,初擬:於2011年1月1日從廣州黃花崗開始,傳向香港、澳門、臺灣,傳向亞洲、大洋洲、歐洲、北美洲,從美國華盛頓DC到三藩市、夏威夷傳回中國北京、上海,將途經南京中山陵,往中國西南、 西北、東北,2011年10月10日抵達華中辛亥首義的武昌。衷心歡迎中國大陸、臺灣、香港、澳門以及旅居海外的華僑和留學生及全世界各界朋友不分黨派、民族和信仰共襄此盛舉。
  • 中國不少維權人士受打壓入獄後,其家人仍持續受到當局的騷擾逼害,處境非常困難。河北維權人士郭起真的妻子趙長芹,不堪長期壓力,忍痛協議離婚。而山東失明維權人士陳光誠的妻子袁偉靜,及中國民主黨成員何德普的妻子賈建英,亦長期背負沉重的壓力。

  • 你在北京的中共大陸獨立建立暴政六十年黨慶不久,在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的中華民國九十八年雙十國慶前夕,來到民主歐洲五國訪問,已在布魯塞爾出席「歐羅巴利亞-中國藝術節」開幕式,今到法蘭克福出席國際書展開幕式,這次進行的主要是文化經濟之旅,顯示中共國「軟實力」,爭取國際的「話語權」。為此,我們寫這封公開信,敦促你已參與執政的中共最高當局:順應廣大民意和世界潮流,開放言禁報禁網禁黨禁,還各民族自由民主人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