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鄭恩寵:土地財政、微博和東亞政局(三)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01月20日訊】2010年,是中國大陸值得全球關注的一年,民眾用網絡揭貪,用網絡問政,用微博衝破信息封鎖,反抗一黨威權政治的種種潛規則,將手機和網絡無縫鏈接在一起。微博問政:「力不微、勢不薄」。

據研究報告顯示,2009年我國微博註冊用戶只有800萬,2010年底將達7500萬,增速高達837.5%,而明、後兩年我國微博註冊用戶預計將分別達1.45億和2.4億。

微博,是微型博客的簡稱,用戶可以用不同的客戶端,移動通訊設備登陸微博網站,隨時隨地發送每條通常在140字以內的即時短信息。人人可以成為公民記者,這有可能讓中國大陸人民衝破官方壟斷輿論的柏林牆,朝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光明路上跑去。

微博力量並不「微」,這個武器一旦民眾掌握,就變成一個很強大的網絡輿論工具,以爆炸性的速度一躍成為網絡問政的新媒介,考驗著中共政府的執政力。就在4個月前,深陷拆遷之困的江西省宜黃縣鍾家九妹,還不知道一種叫「微博」的東西會改變她個人和家庭的命運,就是這個微博使當地縣官被免職。這個案例讓中國大陸成千上萬因征地、拆遷走上了上訪路的國民刮目相看。若每個公民掌握一台手機上微博,就猶如逆掌握了一桿槍,若一戶人家都掌握它,就猶如這戶人家有了一挺機關鎗,若一個村莊的村民掌握它,就猶如有了一輛坦克,若全國民眾掌握了它,人民手中就有數十枚原子彈,再強大的暴政,都敗在人民的手中。

微博不僅是信息傳播的寵兒,也許成為民眾推出民選政府的利器。事實證明,從廣州亞運會的提問,從曝光常德搶屍到「我爸是李剛」造句運動,在一件又一件熱點議題中,微博都顯示出強大的網絡信息的放大功能。

我也在思考,2010年中國大陸民眾的微博問政運動,為何發源地和主戰場不在北京與上海?每個人都應思考,都應與時俱進,不要落後,被時代所邊緣化。

2010年初,廣西省一個局長日記,啥都寫的帖子出現在天涯海角社區,以第一人稱,日記體的形式記錄了廣西煙草系統一名幹部疑似受賄,發生不正當男女關係。最後證實,這名局長利用職務之便多次受賄,於當年3月13日被批捕。

2010年9月,一封舉報廣東省茂名市副市長的信在網絡瘋傳,發帖者自稱是一名北京女記者,受這名副市長欺騙達7年之久,稱其為「大騙子、流氓、大貪污犯」。隨後這名副市長因涉嫌嚴重違紀問題接受組織審查。

2010年11月14日,以網民發帖「發現醫藥回扣」引發微博圍觀。一發帖者稱在一輛公交車上撿到一個U盤,詳細記錄了今年2月至7月杭州市6家醫院,36名醫院人員上百次收受回扣的詳細清單。網上曝光後一時間廣為關注。無論是被網民曝光的公務員招聘中為官員子女內定,還是起於微博的浙江樂清蒲岐訪民村長錢會雲被謀殺案,都彰顯在網絡微博等新的傳播手段和傳播形式下,中國大陸民眾反腐揭貪、維權抗暴的必要性、有效性、合理和合法性。以網絡為代表的信息公開和全民以及全球傳播的格局,使得包括公權對民權侵犯在內的各種違法、違規和罪惡現象納入一種更加透明化、公開化、規模化的監督體系中,就官方反腐而言,無論是對司法機關的線索獲得,還是對民間的正氣表達,都顯示出2010年中國大陸微博公民維權元年的良好效果和積極意義。

我這裡拍的民間的正氣表達,不僅僅是公民維權對官方腐敗的抗衡,也包括公民維權中也能通過網絡微博便有些真相逐漸理清。雖然網絡和其他事一樣具有兩面性,網絡的「雙刃劍」效應被放大,但是是和證據是最具有生命力的。最大限度使用網絡、微博的工具和「武器」成為爭取中國大陸走向民主和法治,這是所有海內外、體制內外的人們不可輕視的問題。

從「一條微博改變命運」到「微博曝出李剛門」,2010年,成為「80後、90後」的崛起年,成為中國大陸「微博元年」和「微博維權登陸年」。新增微博用戶數千萬,預計2011年用戶量可破億。可以預期,二、三年中大陸人民在維權抗暴方面用網絡、微博搶佔了灘頭陣地,再用四、五年民間輿論就可以喝官方媒介抗衡,數年之後,中國大陸人民的爭議呼聲就可以轉入戰略反攻期。

上海交通大學輿情研究實驗日前發佈了《2010中國微博年度報告》表明,國內微博在分散、下放信息傳播權力的同時,也在加劇信息傳播權的集中,微博信息流和意見流正日益為「意見領袖」所掌握。

中國大陸微博用戶目前有五千萬。眾多社會知名網友、公眾人物網友的主要活動陣地向微博轉移,微博的醜聞爆料成為網友的首選。而官方傳統的媒介、論壇、門戶網站、社論、宣講團、培訓班、新聞發佈會等輿論載體的功能在弱化。

2010年熱點的前50起輿情時間中,由微博首發有11起,占22%。2010年與微博有關並產生重大影響力的輿情案例已達74起,其中五成存在著明顯「意見領袖」群體。新浪網微博排名前三位是當紅的影視明星姚晨、小S、趙薇,她們的粉絲至少各有400萬,這也給了我很大的信心,在民主國家,在台灣藍綠兩大陣營的大選中,歌星、影星的參選和助選使社會穩定劑增強。在騰訊微博上的劉翔、李開復、郭敬明也在前三位,其中劉翔、郭敬明是上海的80後,李開復是台灣的留美學生在大陸工作,大陸上千萬粉絲不去崇拜鄧小平、胡錦濤、溫家寶這些政治名星,這是大陸人民進步的啟程。

相信有一天,中國大陸宗教人士、維權律師也成為公眾喜歡的「意見領袖」,那麼中國大陸又向前邁了一大步。今日中國大陸民眾力量生存條件,已在多方面好於當年的波蘭團結工會。

2010年,中國大陸「意見領袖」即有精英型,更多的是草根型,可分為傳媒、爆料、娛樂、財經等十幾個類別。目前,微博正加劇著向有公信力、人品素養高的「意見領袖」集中,同時一個「意見領袖」的信息和意見很容易被其他「意見領袖」轉發、評論,形成大範圍的「圍觀」,「意見領袖」樂於跨界發言,往往跳出自己的專業領域,對各種社會敏感熱點發表意見。同時大量海內外的信息評論在互動……

近年來,隨著互聯網的快速發展和廣泛普及,網絡監督日益成為一種反應快,影響大,參與面廣的新興輿論監督方式。

過去的一年,許許多多的中國大陸公民本無任何資歷,但在微博中擁有了話語的空間,在現實中求告無門,在微博上感受到古道熱腸。維權公民、只是階層和圍觀網友形成良性互動。值得欣慰的是,以記者、律師、學者為主的知識階層的介入,雖然數量有限,但成了中堅力量,這也使得維權行動趨於理性化、健康化、持久化。微博是媒介,不是烏托邦,它是建立現代法治社會催化劑和推力。微博正改變著中國,也改變著每個人的命運。

評論
2011-01-20 1: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