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錢雲會命案 新年官民博弈仍未停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01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敬一採訪報導)時間雖進入2011年,但在2010年末引發軒然大波的錢雲會命案,官民博弈仍未停,百姓不顧生命護地維權,當局不顧一切強勢維穩。

村民說:「錢雲會不想死,他想活,想為老百姓做點好事。政府想他死,他沒完沒了的上訪,政府討厭。政府這樣遮蓋他的死因,老百姓不服。」

「百姓甚至會被逼上樑山」

樂清寨橋村張姓村民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說:「錢雲會的事件,政府這樣做是不對的,應該合理的把這個事情解決好,處理一個、兩個案犯,老百姓心裏也能平復一點。」

「肇事司機被處理,司機他知道,他開的車,他能不明白嗎?他以後會說出來的,可是以後他有命沒命也不知道。我來猜,他以後還是瘋了,自殺了,這些可能又會出現。」

據新世紀週刊報導:一個知情人士向記者證實,慘禍發生後,錢雲會的手機、手錶被一個村民悄悄收起,這是一隻「功能強大」的手錶,可以錄音、錄像,為村中土地被征和補償款事宜,錢雲會在長達數年的上訪生涯中日漸練就「鬥爭經驗」。

寨橋張姓村民還說:「政府用錢收買社會上吸毒的、勞改釋放的、黑社會的,利用他們來對付老百姓。現在這社會就不用說了,政府是很厲害的,把人抓去,這個人說話就變了,就不敢說了,看見也說沒看見。」

據聯合早報報導:知識界憑藉邏輯力與獨立判斷主動的調查,本來可以彌補民眾口耳相傳的謬誤,但若政府召開記者會是為了佔據輿論先機,卻無法摒除官官相護的習性,懲處違規違法,主動還社會以真相,只會使民間調查成為越來越普遍且必要的手段,到那時,公信力不僅無法挽回,百姓甚至會被逼上樑山。

百姓以命維權 政府以勢維穩

張姓村民說:「錢雲會不想死,他要為村民維權,他沒完沒了的上訪,政府討厭他,政府讓他死,他死了。政府這樣遮蓋,老百姓不服。我和錢雲會是一樣的,為村民維權,惹得政府討厭。他為老百姓維權上訪六年,真的把命送出去了。」

楊府山塗村村委會委員王勝方網上表示,雖然維權路一直艱難,但他已把生命豁了出去,不會因害怕喪命而停止多年來的堅持:「沒辦法,已豁出去了。為了自己,維護自己的權利。我們今後下一代靠甚麼來維持?我們在中國大陸有這麼多的人口,將來失去了土地就失去了生存。沒辦法了,我們都是求生存。」

張姓村民表示:「土地問題要解決,死人的事也要解決。這件事實質上老百姓心裏都有數,疑點太多了,以前是五個疑點,現在是十幾個疑點。根源不解決疑點再多有甚麼用?」

評論人士梁京表示,農民對於自己的土地被剝奪,不會善罷甘休。那些沒有經過他們的認可,被征走的土地早晚會成為地雷。當局以為拖下去就能夠把不公正的結果合法化的想法,是危險的。如果當局聽任地方黑勢力,在各地區任意踐踏法律,則意味著他們已經與全中國的地方黑勢力同流合污。

「維穩成了成績是民族的悲哀」

評論人士認為:被權貴階級佔領或綁架的公權力機構,對於民眾合理的權利訴求總是要扣上破壞社會穩定的帽子,在穩定壓倒一切這塊招牌的掩護下,把一切責任都推給了所謂「鬧事的民眾」,而對於民眾為甚麼「鬧事」,則往往避而不談。

有人在新浪博客寫道:今天的中國式」維穩」的成本可謂是水漲船高,2009年高達5140億。「維穩」也成了很多地方官員考核政績的一項重要指標,把「維穩」與GDP增長放於同等重要地位,「維穩」和虛構的GDP一樣,變成了官員的一項政績。如果有一天」維穩」成了這個國家大書特書的所謂成績,不知是對中國的諷刺,還是民族的悲哀。

權勢強拆房屋強佔土地只為一個「錢」字

據自由亞洲報導:錢雲會事故調查組組長沈強日前被曝曾以低價買下安置房,省下近千萬元巨資,據悉,這份流傳的《多餘安置房按暫定價銷售給外部人員名單》上,沈強擁有一套277.89平方米的安置房,這些房子的價格在四萬塊錢左右一平方米,這些高官購買,卻只需要五分之一的價格,光是這套房子就給沈強省下了900萬元的巨資。

此外,名單中還有溫州市公安局副書記苑衛平,他購買了月光大廈一套134.08平方米的安置房;時任樂清市委書記的黃正強和沈強同為蓮花大廈的業主,房屋建築面積也相同。而這些地段,很多拆遷戶仍然沒有得到安置。

村民說:「不能把老百姓的錢都掏到自己的腰包,不能把子孫後代的土地都賣掉,以後怎麼生存。」

有評論人士表示,17世紀一位詩人說過:當一個政權開始燒書的時候,若不加以阻止,它的下一步就要燒人!當一個政權開始禁言的時候,若不加以阻止,它的下一步就要滅口!這不再是你我或者是某一個人和某一群人的事了。

評論
2011-01-07 12: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