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個北京人的生死劫 (上)

2000年11月,法輪功學員在響堂山用油漆噴出的「法輪大法 真善忍」。(明慧網)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1年10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文華採訪報導)您聽過人「死而復活」並多次「死裡逃生」的故事嗎?我們這裡講述的就是正在中國首都北京發生的真人真事。不過為了採訪者的生命安全,我們把她稱為李明玉。她今年50歲,原是哈爾濱的服裝設計師,丈夫出軌離婚後,她帶著年幼的兒子和女兒來到北京開了家服裝店,生意很紅火。眼看就要拿到她夢寐以求的北京戶口時,她卻因為一句話而扔掉了全家的北京戶籍。接下來的十多年裡,她無數次死裡逃生,在別人都認為她「死定了」的時候,她卻平安逃出來了。凡是認識她的人,都稱之為奇蹟。

不過這種類似神話的故事在大陸還很多,只是不讓人看而已。當歷史翻過這一頁後,您可能會發現,在您的城市或就在您身邊,就有無數個這樣走在修煉路上的人。大紀元將分上中下三篇,連續報導李明玉的故事。

在死去4小時後

1997年5月28日,北京某醫院的急救室裡。

在盡力搶救後,醫生發現李明玉已經停止了呼吸,也沒有了脈搏,於是宣佈死亡,讓人把屍體推到太平間。此時,李明玉的兒子和女兒抱著媽媽的身體一邊哭一邊喊:「不!我媽媽沒有死!她經常昏迷,醫生,您看,我媽媽身體還有熱度呢!她沒有死!」孩子哭喊著、緊緊地不鬆手,醫生沒辦法,只好同意在走廊停屍。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就見兒子跪在母親身體邊訴說著:「媽媽快醒過來呀,我17歲了,等畢業了上班,我還沒有孝敬您呢,你不能走啊,蒼天吶,給我一個機會,讓我來孝敬我媽媽吧!佛祖啊,求求您,救救我媽媽!」

4個小時過去了,在孩子不懈的呼喚下,李明玉突然活過來了,醫生都覺得很震驚、很意外。

不過活過來的李明玉依然是重病在身。她生兒子時得了月子病,還有腎炎、風濕性心臟病、腦血管痙攣、眩暈症、神經炎、胃潰瘍,她的風濕性關節炎令她手腳骨節疼痛,全身浮腫,乳腺炎也讓她疼痛難忍,痛不欲生。

醒來第二天,她家樓上的趙大姐來看她,並給她帶來一本《轉法輪》。不過李明玉說她頭暈得直吐,無法看書,只能聽,於是趙大姐給她帶來一套李洪志先生在濟南的講法錄音帶。

說來也奇怪,李明玉覺得李大師的聲音很親切,她一邊聽一邊流淚。就聽李大師講到:人都是業滾業滾過來的,人活著就是造業。要想好病、去難、消業、就得修煉,返本歸真,這是在各種修煉中都是這樣看的。只要你把自己當作修煉人,師父就給你淨化身體,把身體上帶的各種不好的東西全部給清理掉,真正往高層次帶人。

那天夜裡,李明玉一邊聽一邊拉肚子。她聽到第三盤後,上廁所拉出的就是帶血的尿。她有時還吐,吐得胃腸都要出來似的。天亮後她接著聽,同病房的人發現她像換了個人似的,一夜沒睡,但精神特別好。

等趙大姐再來看她時,李明玉拉著她的手激動地說:「姐,帶子不還你了,我請了,為啥?這是修煉大法啊。」大姐說:「是的,可你是重病人啊!」李明玉急得哭著說:「師父講,真修弟子就管嘛。」「你要真修,我送給你。」「給您錢,我不能再造業。」於是給了50元人民幣。相比她過去在廟裡請的上千元的佛經、佛樂,這點費用只是磁帶的工本費。

「姐,你教我煉功吧」,明玉說著下床穿鞋,發現鞋子變大了。正好醫生來查床說:「鞋大好!說明你消腫了。」眾人一看,是呀,原本粗腫的腿變成了小細腿了。李明玉淚流滿面說:「謝謝大姐救了我!」趙大姐說:「不該謝我,感恩師父讓我來救你!是師父在救你!」

她所經歷的各種「魔」難

從那以後,李明玉就自願走上了修煉法輪功的修行之路。由於生意忙,她沒時間看書學法,只能戴耳機聽法。起初她早上5點至7點到煉功點上煉功,晚上10點盤腿聽法。為了讓更多人得法,她在住家附近開了個義務教功點,每天拎著錄音機到那裏教人煉功,於是她改成3點起來煉功,5點再下樓教功。

「開始我困得不行,我知道這是困魔干擾,不讓人得法,不讓我教大家煉功,我就用涼水沖澡,抑制困魔,冬天出來教功也不覺得冷,風吹在身上是熱的。這樣三個月就突破早上的困魔了,直到現在我還是3點起床。晚上我讀法,拿起書,沒看兩行字就困,用涼水洗臉不行,我就把自己頭髮懸在立櫃上,不能低頭。就這樣折騰半年,終於戰勝了困魔。

一次煉功,我想突破兩小時,差5分鐘膝蓋疼得向錐子紮的一樣疼,我不拿下來,就聽一個低沉而沙啞的聲音說:「疼死你!」嚇得我立刻睜開眼看,眼前女兒在睡覺,窗簾關著,甚麼也沒有看見。我立刻清醒地說:「疼死的是業力。不是我,我要和師父回家!」聲音剛落,腿疼立刻向一股電流、麻著從膝蓋走到腳趾出去了!從此打坐靜功保持兩個小時。

採訪中,李明玉就這樣不斷給新紀元記者描述她的經歷。認識她的人都說她是個思想單純、性格開朗、樂於助人、心直口快的人,她講述的那些神奇經歷,除非讀者親身經歷,或者能從理性上思考認識,否則是很難相信的。不過,她不顧別人是否相信,凡是她經歷過的,她都想說出來。的確,只要是真事,當然就可以講出來與大家分享。

「1997年7月,我剛得法一個多月。一次我在學法時睡著了,迷糊中感覺有人在摸我臉,然後掐住我脖子,使我喘不上氣,我掙扎不了,身體不能動,心叫:師父快救我,師父快救我!立刻那東西就沒了,我嚇得一身冷汗,看看四周無人,繼續學法,一會又睡著了,我又覺得胸前有東西壓著,幾乎快窒息了,我動不了,也喊不出聲,我心想:我是修法輪大法的,魔不許干擾我。醒來後我再也沒敢睡,看法直到天亮。到煉功點講起此事,聽過師父講課的老同修說,你過去到廟裡請的那些東西,趕快扔掉,於是我就燒的燒賣的賣,以後就沒有這種干擾了。」


2002年7月23日,東北某市法輪功學員在市區用橫幅、高音喇叭講法輪功真相。(明慧網)

4·25看到法輪天上旋

「轉眼就到了1999年。我周圍的很多人都知道我死而復活的事,很多人來學功。4月25日,我去了府右街的中央信訪辦上訪。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不讓人煉呢?7月20日,我又到了府右街,被抓到一個小學校後放回,21日我又去了,被抓到石景山體育館,那天我們很多人看到雨後的太陽旁有個大法輪旋轉,我看見無數大大小小的法輪在天上飛,我至今還記得那個壯觀場面。」

接下來李明玉講了一件她很後悔的事。

「7.20後的一天,派出所長打電話說:明天你來所裡,大法書全帶著。我連夜把書藏好,第二天片警(管我們這片的警察)到我家,看見我牆上掛著《論語》,(註釋:這是李洪志先生在《轉法輪》的開篇前言,概括了整本書的內涵)。 他說:大姐,一會你把《論語》拿著,還有書嗎? 沒有?那走吧。他讓我坐他警車去,我說:你先走吧,我騎摩托車,車筐裡裝著《論語》。

我啥也沒想,潛意識中覺得能把書保護下來就行了。快到派出所了,車子刺一下急轉掉頭。我下來一看,後車帶扁了,紮漏氣了,《論語》落在地上。啊,我明白了,我眼淚下來了:師父,我錯了,《論語》也是法的全部,不能交啊。於是我推車上修理店,把《論語》寄放在修理店裡保存,過後我取回保存好。為這事,我還在明慧網上做了聲明,我不該把任何大法的東西交出來。 」


2001年4月19日,山東菏澤國際牡丹節期間出現的法輪功橫幅。(明慧網)


被警察打破頭 巧遇神奇大媽

「2000年4月9日,我女兒背著書包哭著回家說:因修煉法輪功,不放棄修煉,學校不許她再上學了。那天剛好有十幾位從哈爾濱到北京上訪的同修要去天安門,我們就一起去了。我剛打開橫幅,就被警察亂棍打暈,後面的事都不知道了。等我醒來,已經是兩天之後了,發現我和同修們被關在哈爾濱駐京辦事處那個半地下樓裡。我醒來後頭很暈,一動就吐,不能吃、不能喝,臉部頭上好幾處腫塊,而且右半邊身體麻木,右臂、右腿、右腳都沒有知覺。

醒來看到我身邊坐著一位大媽,正盤著腿背法呢,大媽說:孩子,你放下心起來煉功,閉上眼睛,啥事都沒有。說完,她繼續背法。我聽了就哭了,感覺我比大媽差得太遠了。大媽接著說:我們修煉人要放下情。我問大媽來幾天了,她說11天了。

大媽快七十歲了,是黑龍江虎林某郵電局長的媽媽,一個字不認得,在市裡住醫院時得法的。臨出院時,輔導員幫她請了一本《轉法輪》,大媽不認字,急得直哭啊。一天大媽給師父上完香,捧著書哭著和師父說,我這睜眼瞎,我怎麼教左鄰右舍得法啊,大媽哭著睡著了,在睡夢中聽見師父教大媽唸書,醒來大媽就會念第一講了。大媽一天一講念九遍,給鄉親們念,第二天夢裡師父又教她念第二講,醒來她就念第二講九遍,就這樣連續九天,師父教會大媽念《轉法輪》了。後來大媽把其他大法的書也全會念了,書上的字顯現得很大,大法資料她全都會念了,於是老人家做了當地輔導員。

一天大媽給師父上香,香火燒一半就齊刷刷地滅火了,她說,這是斷絕人心的時候了。她就上北京助師正法。大媽到路上截個馬車拉到市裡,問到火車站,請人買了上北京的火車票,下了火車站問上天安門。於是,從來沒出過遠門的大媽,就這樣被警察關押到了這裡。

第二天大媽說她要走了:「我做個夢,說是我兒子領著我從小門走的。我兒是局長,能不走後門嗎?」果真上午11點她兒子和當地公安局來接她。大媽臨走說:「在這關好過,回去情難過!最難過的關就是情,放下情誰也擋不住你!」最後我感恩流淚合十送走大媽。

我在看守所一直絕食抗議,到第六天,一個老警察把我叫出來,說當地公安不來接我,因為我不是在東北學的法輪功。警察問我你家在哪裏,要送我回家,我說:我不能告訴你,怕的是連累我住的派出所所長,我死也不能告訴您。我告訴他我死4個小時醒來後得的法,講我如何身心受益,我還說:警察大哥,您放一個大法弟子功德無量,你要掙錢時,麻袋裝不完!害一個大法弟子,下地獄而不止,還連累家人受罪!後來他說,我給您倒杯水去,手指那個門。我看他上水房,我就走向他指的那門,然後就逃出來了。」

評論
2011-10-16 8:2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