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鏡:傳統中國有愚民教育嗎?

古鏡

人氣 258
標籤:

【大紀元2011年10月06日訊】時下的很多大陸人在詛咒中共邪黨時,卻是常抱著邪黨的謊言不放,好像不連帶著罵一下祖宗,就不顯得深刻。他們批判中共的愚民教育,卻張口就是中國幾千年的愚民傳統云云,好像是中共的愚民都是從祖先那學來的。這種對傳統的無知與輕慢恰恰就是被邪黨愚弄的結果,馬列邪說的毒素還在其心靈深處揮之不散。在邪黨文妖的文章中,傳統中國人更是愚昧、膽怯、自私、麻木、充滿奴性等等,而這些都是所謂的「封建統治階級」愚民的結果。這種荒唐的論調,是對歷史傳統的歪曲,給中共的愚民政策找了一個歷史擋箭牌,也給它們自己找一個墮落的遮羞布。但卻讓一些頭腦簡單的憤青們如獲至寶,罵起祖宗來唾沫飛濺、苦大仇深,就像一群吃了精神搖頭丸的共產愚民。

只要我們簡單的回顧一下歷史,任何一個頭腦正常的人都不會說中華民族是愚昧的民族,更不會說傳統中國有甚麼愚民教育、愚民傳統。甚麼叫愚昧?把錯的當成對的、把善的看成惡的,把邪的當作正的、把醜的當成美的,把無知當成光榮、把邪說當成真理,這樣的人必定是愚昧的,所謂愚民教育就是力圖培養這種人群的教育。除了中共,中國歷史上從來就沒有這種教育存在過,很多邪黨文妖們津津樂道的那些皇帝愚民的證據,只是它們自己對歷史的妄想而已,或是它們刻意的誹謗,與真正的歷史毫無關係。

三千年前,自周公創製禮樂以來,儒家的教育一直佔據貴族教育的正統。其間雖然有過一陣禮壞樂崩時期,但經過孔子的系統闡述,董仲舒的廟堂進策,漢代以後,得到了官方的大力扶持而成為教育的主流,儒學也被歷代君王尊為立國之本。儒家教育的核心即是:修己與仁愛,教人如何做人,如何做事,如何做一個坦坦蕩蕩的君子。與現在西方社會的公民教育相比,傳統的儒家教育則是一種貴族教育,其教育的內涵充分體現了真正的貴族精神:君子士人內修己心、外泛愛民,齊家治國而功自豐。

兩千多年來,儒家教育為歷史注入了永不枯竭的道義源泉,也為中華民族培養了無數的志士仁人與英雄豪傑。他們居廟堂則心掛萬民,泛江湖則詩酒為鄰,臥山林則德化一方,處窮獨則修心不輟。儒家思想也為我們的民族提供了最為強大的內在凝聚力與文明同化力,使中國成為世界上唯一一個有著五千年連續歷史傳承的國家。儒家教育還塑造了一個由社會精英組成的士人政府,使中國保持了數千年的繁榮穩定,在世界獨樹一幟。歷代君王以儒治國也使傳統中國德被鄰邦,強大卻從不稱霸,文化與科技遠播四方,被鄰國視為天朝上國,禮儀之邦。

傳統中國在政治、經濟、文化、科技等諸多領域,一直領先於世界長達兩千多年,這也是儒家理念治世之功。漢、唐之盛況自不必說,大宋、大明、大清哪一朝不是文明鼎盛、富甲一方!大宋朝時,中國就已經有了施藥局、慈幼局、養濟院、漏澤園等具備城市高級現代化特徵的福利設施;中國的農業、製造業、手工業、娛樂業都是世界最發達的,中國的經濟總量最高時候占當時世界的百分之八十。《馬可.波羅遊記》中的中國元朝時期,在西方人的眼裡,那可是天堂啊。大明朝的海上艦隊天下無敵,海上貿易更是舉世無雙。即使是滿人統治的大清,也取得過康乾盛世的文治武功。

敢問世界上還有哪一個國家有如此輝煌的歷史?古埃及早已湮滅無聞,強大的羅馬帝國不過是幾百年之盛,亞歷山大的征服更是曇花一現;星羅棋布的歐洲大陸,千年之間,有過多少次的戰爭與屠殺?

如果這樣一個輝煌的文明國度是一群愚民創造的,那地球上誰還能自稱智人?難道是那些整天到晚罵祖宗劣根的中共糞民?如果愚民教育能整出這樣一個五千年的燦爛文化來,這樣的愚民豈不是民族之福?如果愚民能使華夏生民在幾千年的時光裡,大部份都敬德行善、崇尚聖賢,民風淳樸、世道安寧,那麼這樣的愚民豈不是治國良方?

有人說: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就是禁錮思想,就是愚民。歷代君王雖然罷黜百家,但並不是滅絕百家,百家思想在民間依然自由傳播,從沒斷絕過,何談甚麼禁錮思想。而獨尊儒術只是官方意識,並非強迫全民接受。連皇家、帝王從小也要接受儒家的教育,難道他們是用來愚己?傳統社會的中上階層接受的幾乎都是儒家教育,難道他們是心甘情願的被愚弄,然後再去愚弄老百姓?而大部份的百姓只是接受了儒家的道德教化,有幾個懂儒學?另外儒家之所尚,乃天地間之正道,只有中共圈養的那些邪惡文妖們才會從中解讀出一大堆莫須有的罪狀來,因為它們都有一顆魔鬼般的黑心,在它們的心裏,唯有黑暗、邪惡才會讓它們頂禮膜拜的。

也有人說,科舉考試就是愚民政策。這叫欲加其罪,何患無辭。古今中外,任何一個政府要想選拔人才、任用賢良無外乎選舉、考試兩種模式。傳統的中國,早期的舉孝廉由於可操作性效率太低而逐漸淡出,代之以科舉考試這樣一個公平的用人模式,它使得社會的精英人士能最大程度的得到善用,也使社會各階層都能平等參與政府運作,政府也能體現各階層的民意。歷代的許多能臣賢相能起於草莽之中,靠的就是科舉。但任何一種制度都有其弊端,時間一長更是流弊日甚,這並不是設計制度者的初衷。

還有人說:儒家思想就是愚民,孔子的「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即是證據,這種說法是經不住推敲的。不管在甚麼社會,教人向善、修心、仁愛、忍讓都是對社會有益的,同時也能使人真正的獲得智慧。若說教人做好人就是愚民,只能說持這種論調的人自己的變態。孔子若真的主張愚民,何必在民間辦學?何必有教無類?何必說:自天子以至於庶人,壹是皆以修身為本?「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是一些庸師的斷句錯誤,正確的斷句應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其大意就是,對道德高尚的民眾,只要讓其去做就行了,對道德普遍衰敗的民眾,你必須要使他們知道為甚麼要這樣去做才行。這與愚民根本扯不上關係。

歷史上,中國的儒家文化也輻射了周邊的許多鄰邦,使得這些國家也紛紛以儒家的教育作為國民教育的中心。難道他們也是拿去愚弄其國家的民眾嗎?至今韓國、日本及東南亞的一些國家依然以把儒家教育作為其公民教育的一部份,他們的國家不照樣繁榮富強嗎?其民眾一點也不愚昧。而拋棄了儒家教育的中國大陸,中共的馬列邪說洗腦造就了億萬個精神殘障的愚昧國人,他們還反過來對儒家百般謾罵,其荒謬與愚昧足以證明中共愚民之成功。

本人並不否認在中國歷史上有一些黑暗的事件,古代的宮闈政治也有其殘忍的一面,幾千年來也出過不少惡類、邪類,歷史也沉澱了許多負面的因素。因為人類社會不是天堂,人心是善惡同在的,在慾望的追逐中,有的人就會幹出邪惡的事來。但這並不是文化造成的,而是人心不正造成的;一種優秀的文化能最大程度的抑制人心的惡念,卻無法完全消滅人心的惡念。況且這些糟粕的東西與傳統文化的輝煌相比是微不足道的,放在五千年的歷史長河裡,更是滄海一粟。

而中共的洗腦卻是顛倒因果,把所有歷史上的一些極端事例誇大渲染,說成是傳統文化與儒家的愚民教育導致的。為此中共的御用文妖們還捏造出了「封建統治階級」這樣一個歷史標籤,貼在歷代的君王與政府頭上。歷史上,在一個正常的社會裏,人群有分工、國家須治理,有政府、有皇帝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但在中共的嘴裡,他們都成了剝削階級,都是吃人的。於是乎,「封建統治階級」做了壞事是罪大惡極;做了再好的事,也只是為了維護統治階級的利益,是別有用心,是為了長期的剝削民眾。用這種流氓邏輯來看歷史,中國五千年曆史都是黑暗的,傳統社會分成了兩個水火不相容的對立階層,沒有共同利益,老百姓永遠都是水深火熱,皇帝官員永遠都是壓迫者。

如果說傳統中國有愚民政策的話,那只有秦始皇的焚書算是一例,但那僅僅是黑光一閃的十幾年光景,也算是給後來的君王們留下了一個邪惡的見證。不過中共是從來不會留意甚麼見證不見證的,它們就是一群魔獸,它們的愚民比秦始皇要甚於萬倍。中國人從小就被灌輸了無數是非顛倒的人生理念:歐美都是邪惡的、歷史都是黑暗的、神佛是不存在的、皇帝都是凶殘的、信仰都是愚昧的,只有中共是為人民服務的,為黨獻身是應該的、跟黨作惡也是正義的……。許多的國人都被其愚弄成了認賊作父、認魔作媽、不要祖宗、不要人權的人間至愚。他們咒罵當今代表普世價值的美國精神,他們抵毀代表人類正統文化典範的中華神傳文化,他們不信神佛、不講道義,成了一群沒有民族歸屬、沒有靈魂歸所、沒有道德旨歸的孤魂野鬼、一群游離在文明世界之外的共產教民。

傳統中國沒有甚麼愚民教育,傳統教育的權利其實是掌握在讀書人的手裡,皇帝也得遵守儒家的天道觀,犯了大錯還要下罪己詔。英明神武如唐太宗、康熙帝這樣的君主也沒搞出甚麼李世民思想、康熙大帝理論,他們只是誠心實踐儒家的治國理念。而中共邪黨這個人間巨魔才是愚民教育的集大成者,愚弄中國人的罪魁禍首,才短短六十幾年,它們就搞了一大堆愚弄民眾的xx思想、xx理論來,妖言惑眾,流毒不盡。只有徹底的拋棄邪黨灌輸的一切謊言,才能跳出中共挖的末日陷阱,回歸華夏的正道。

相關新聞
魏京生:中共高調宣傳煽動種族仇恨 意在愚民
中國愚民的幾個聰明問題
周安娜:順民,賤民還是愚民?
陳泱潮:從谷歌維護普世價值看中共愚民政策終必為道義和互聯網技術進步所粉碎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香港大抓捕 中共測各國底線
【十字路口】黎智英被抓內幕 美台會建交嗎?
【有冇搞錯】共機越中線 距戰爭爆發只差30秒
【重播】川普8·11發布會:新增病例驟降至4萬
【紀元播報】中共高調宣傳北斗導航 疑竊全球數據
【紀元播報】印度將查孔子學院 涉清華等十所中國高校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