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工程36計(五十八)

王維洛博士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22 拋磚引玉:意下毛毛雨,實成落湯雞

「拋磚引玉」,為兵法三十六計之第十七計。原文:「類以誘之,擊蒙也。」

媒體宣傳

一九九○年三月二十四日,李伯甯等政協委員向政協七屆三次會議,提交了「建議將長江三峽工程列入『八五』計畫」的提案,同時也將提案直接交給政協副主席王任重。王任重則再將此提案交給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希望中央常委能抽出幾個半天的時間,聽取有關三峽工程的彙報。此提案促成「國務院三峽工程論證彙報會」,並審查通過了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報告(註:參見盧躍剛《長江三峽:中國的史詩》)。

一九九一年政協七屆四次會議期間,李伯甯對「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十年規劃和第八個五年計劃綱要」、以及「政府工作報告」中,未強調三峽工程,表示不滿,因而給王任重寫了封措詞激烈的長信,王任重再將此信轉給江澤民、李鵬和鄒家華。江澤民在信上批示:「看來對三峽工程是可以下『毛毛雨』,進行點正面宣傳了。」但事實上,在中共中宣部的組織下,對三峽工程的片面宣傳,實是一場狂風暴雨。

中共中央宣傳部常務副部長徐惟誠,根據江澤民和李鵬的指示,在首都新聞單位三峽宣傳工作通氣會上,對「毛毛雨」作出如下闡述:「三峽工程的提出和論證時間已經很長了,有關專家和有關部門進行了大量的工作,現在國家還沒有作最後決策。過去新聞界有個習慣,工程沒有決策的,不進行宣傳。另外,對工程也有一些不贊成的意見,內部進行了討論;也有的不講紀律、出書,發表文章。前幾年就是這樣,給人的印象是:搞三峽是錯誤的,不科學的。現在我們說三峽工程要宣傳,首先要使大家瞭解。……三峽工程決策之前,人民需要足夠的材料,瞭解足夠的情況。不管今後哪一級決策,要進行這項工程,按一九九○年價格計算需要五百七十億元,牽動都非常大,必然要有全國人民集中人力、物力、財力的支持才能幹成。三峽工程要建設十八年,二十年,是跨世紀的工程,必須進行宣傳。」

受中宣部委託,水利部組織了陣容龐大的首都新聞界三峽考察團,分兩批開赴長江三峽及中游防洪重點地區:第一批是各新聞單位的負責人;第二批是文字和攝影記者。人民日報和其他報紙雜誌連篇發表三峽工程支援派的文章,中央電視臺也邀請三峽工程的支援派,到電視臺接受採訪,論述三峽工程的偉大意義。

通過暴風雨般的正面宣傳,中國人對三峽工程的「偉大意義」是瞭若指掌,什麼「長江滾滾流,流的都是煤和油」,三峽工程能「照亮半個中國」,「萬噸巨輪可從上海直達重慶」,「可以避免長江中下游的滅頂之(洪)災」,「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等等。

萬噸巨輪達重慶?

由於中國新聞媒介對三峽工程暴雨般表面式的宣傳,使中國百姓,包括許多基層幹部,對三峽工程無法正確認識,乃至對三峽水庫蓄水之後未達工程目標,表示不理解。最典型的事例便是:重慶市副市長和南京副市長,為了保證「萬噸巨輪從上海直達重慶」,是否要炸毀南京長江大橋而爭吵。

二○○六年一月,重慶市副市長黃奇帆,在上海舉辦的「長江黃金水道開發與洋山保稅港區功能」會議上,批評南京長江大橋阻礙重慶發展,使萬噸輪船不能從上海直達重慶,應該考慮將其拆除;參加會議的南京市副市長蔣裕德則予以反駁,他指出:把長江上的幾座老橋拆掉,實際上恐怕很難做到。現在南京長江大橋淨空為二十四米,萬噸輪船沒法通過大橋開往中上游,使得南京港吞吐量大增。他還說,南京長江大橋再用五十年也無問題。

這件事在網上公佈後,線民討論熱烈,有支持炸橋的,也有反對炸橋的。參與討論的人都以為,建造了三峽大壩之後,萬噸巨輪可從上海直達重慶;但問題在於南京長江大橋和其他幾座長江大橋淨空太低,阻礙萬噸巨輪順利通過。爭論的一方主張:拆除南京長江大橋和其他幾座長江大橋,再建新橋,以保證萬噸巨輪通航;另一方則認為,拆除南京長江大橋和其他幾座長江大橋的代價太大,不如等到將來再新建橋時,注意保證萬噸巨輪通過的淨空,把萬噸巨輪從上海直達重慶的目標,再推遲幾年實現。

可是沒有人注意到的事實是,把南京長江大橋和其他礙航的大橋全部炸毀,萬噸巨輪也無法從上海直達重慶。理由極簡單:第一,三峽大壩下游武漢至宜昌的航道水深不夠。一九五八年通過的三峽工程蓄水位是海拔二百米,水庫的庫容量比現在批准的大許多,水庫調節水流的能力也大。要保證上海至重慶的長江航道終年通行萬噸輪船,三峽水庫枯水季節的下洩水量必須超過一萬一千立方米/秒,以增加大壩下游,尤其是荊江河段的枯水水深,但是規劃的三峽水庫枯水季節的下洩水量只有五千立方米/秒,根本不能保證荊江河段的航道水深。

第二,三峽水庫庫尾部份,特別是接近重慶港的航道水深不夠。過去批准的蓄水位為海拔二百米,現在批准的蓄水位為海拔一百七十五米,過去方案中的航道能滿足萬噸巨輪的水深要求,目前的方案就不行,一部份航道沒有得到足夠的改善,不能滿足萬噸巨輪的通航要求。

第三,三峽五級船閘和葛洲壩船閘的水深,不能滿足萬噸巨輪的要求。三峽五級船閘和葛洲壩船閘的最大水深為五米,除去保險水深,只能保證三千五百噸江輪三點五米的水深要求,而萬噸輪船要求的水深為九米。

第四,進出三峽船閘和葛洲壩船閘引航道的水深不足。意下毛毛雨 實成落湯雞中國新聞媒介對三峽工程的片面宣傳,其勢力之猛,也影響到臺灣許多人。一位聲望很高又堅決反共的學者認為,共產黨只幹一些追求個人名利的事,因而對三峽工程表示反對;但想到大陸百姓飽受洪水災害之苦,聽到三峽工程的防洪功效,也顫顫抖抖地舉起雙手表示贊同。

再說三峽工程能「照亮半個中國」,讓人以為三峽工程發電,能滿足半個中國之需;其實不然。三峽工程發電輸入的電網,的確覆蓋半個中國,但三峽工程計畫每年發電八百四十億度的電力,僅僅只能滿足北京市二○○七年的需求。

「拋磚引玉」,為三十六計中的第十七計。相傳唐朝進士趙嘏,能寫一手好詩,唐朝的另一名進士常建十分仰慕趙嘏的詩,常建聽說趙嘏要到吳地遊覽靈岩寺,便想了一個辦法,他自己先到靈岩寺前牆上題了半首詩句:「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竹徑通幽處,禪房花木深。」當趙嘏來到靈岩寺,看見這首未寫完的詩,便在後面加了「山光悅鳥性,潭影空人心。萬籟此俱寂,但餘鐘磐音。」後半首詩比前半首詩要好,所以當時人們稱常建的做法是「拋磚引玉」。其實,常建是唐玄宗開元時的進士,趙嘏於唐武宗會昌二年進士及第,當時常建早已經死了。所以常建「拋磚引玉」讓趙嘏補詩是不可能發生的。

江澤民的批示:「看來對三峽工程是可以下『毛毛雨』,進行點正面宣傳了。」看起來是拋磚,只是要求進行「和風細雨」般的宣傳;但實際上根本不是「毛毛雨」,而是傾盆大雨,是狂風暴雨,這是引來的玉。在這樣的宣傳攻勢下,中國的老百姓和基層官員都成迷失方向和判斷能力的落湯雞,不知東南西北,不知正確謬誤。以致於直到二○○六年,重慶和南京的兩位副市長還以為「萬噸巨輪可從上海直達重慶」呢!
博大出版社授權(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考慮任何問題,都不能忘記建設三峽工程的目標。建設三峽工程的第一目標是防洪。
  • 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主要結論之一為:「建比不建好,早建比晚建好。」具體來說,三峽工程早建方案的費用總現值最小,比不建、晚建分別少一百一十點一億元和七十二點七億元,相當於三峽工程費用總現值的百分之七十點二和百分之四十六點四。
  • 歷史上,長江中下游地區「洪水過程不明顯,江患甚少」,主要是因為:長江中下游地區有大片連綿不斷的湖泊和沼澤。
  • 水庫區還開闢許多游泳場,暢遊長江,極目楚蜀,白日當空,湖光泛銀,遊人似潮,笑聲四起。水庫兩旁山上,將建起朱樓畫閣,山亭水榭,斗拱飛簷。
  • 如果政治家認為,八十年三峽庫區沖淤基本達到平衡,三峽水庫的泥沙問題已經解決,那麼「重慶」,便是他們為此付出的代價。
  • 千將坪滑坡是一古滑坡體,正是三峽水庫的蓄水促使了這個古滑坡體的復活,從而造成特大山體滑坡災難。
  • 三峽工程涉及移民人數眾多,如何安置、以及於何處安置等問題,為三峽工程論證中最為重要的一環。
  • 來個「瞞天過海」,先上報一個低壩方案,保證三峽工程上馬,以後再想辦法加高大壩。因此,南水北調中線方案也必須被分成兩步走,即一期工程和二期工程。
  • 三國時期,王允通過連環計殺董卓;赤壁之戰中,龐統假意向曹操獻計,將戰艦以鐵鏈勾連,再由周瑜、黃蓋演出苦肉計,最後以火攻之,使其無法逃脫,使用的也是連環計。
  • 三峽大壩的水庫規模,比目前東南亞所有的水庫加起來都大,因此排放出的溫室氣體量將更為驚人,可能引起更嚴重的溫室效應。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