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王與琉璃獸的傳說

翔龍
  人氣: 62
【字號】    
   標籤: tags:

相傳,在很久以前天下突發一種專門針對孩子的瘟疫,十戶裡就有七、八戶的孩子突然發病,孩子們得病後又接二連三的死亡,整個世界籠罩在一片恐怖之中。

皇帝趕忙派御醫一起研究治療這種病的方法,可是幾十個御醫研究了很長時間,也沒有拿出一個真正對付瘟疫的辦法來,皇帝沒有辦法只有張榜懸賞,尋找能醫治瘟疫的能人。

一天,皇宮外來了一個老道人揭黃榜。待道人走進皇宮後大家才看明白,這是一位鶴髮童顏的老者,年齡在六、七十歲,雖然身穿一身粗布藍色道袍卻很乾淨整潔,背後背著一只扁籃,籃子裏裝著一只銅葫蘆和一把鶴嘴鋤,手中牽著一隻似犬非犬、似虎非虎的怪獸。

皇帝問揭榜的這位老者姓名,老者回答自己只是一個無名的採藥人,聽聞發生瘟疫特來為天下百姓效力。

皇帝問老人有什麼辦法治療瘟疫時,老人回答自己手中所牽的是一隻能夠辨藥味藥性的琉璃獸,但這隻是三萬八千歲尚未長成的琉璃獸,等它長到四萬二千歲時全身毫毛將會脫盡,渾身透明透亮,它吃下藥後就能從外觀看清藥所走的筋脈肺腑情形和療效。

皇帝問老人現在有什麼應急的辦法解決時,老人說到如果這琉璃獸現在能吃到,用皇帝的一片肝和皇后的幾滴膽汁所製成的龍肝鳳膽丸後,也會蛻光毫毛、全身透明,這樣再帶它到山上採好一百味藥,製成百寶靈丹便可平息這場瘟疫,而且以後永遠也不會有這種瘟疫了。

老人見皇帝面有難色,便說:「老朽常聽聞皇帝愛民如子,今天看來也只是徒有虛名罷了,既是這樣小民告辭。」皇帝見老人真的要走,便急忙對老人說:「老人請留步,如今孤封你為藥王並賜給你龍袍、龍褂和半副鸞駕,那麼你就有資格代替孤受這點苦了,不知能否同意?」

老人回到金鸞殿跪拜皇帝後說:「既蒙皇帝賜封,老朽在這裡替天下的百姓謝過皇帝,但還需皇帝齋戒七日後設壇祭天,這樣最終才能為黎明百姓徹底清除這瘟疫之災。」皇帝答應後,老人身穿龍袍、龍褂與皇帝一起設壇祭天。

經過了祭天儀式,老人便取出兩粒藥丸,自己吞下一粒後讓官人拿刀剖腹取肝,隨後又給皇后也吞下一粒藥丸取了幾滴膽汁,終於製成了龍肝鳳膽丸。

琉璃獸吃了龍肝鳳膽丸後,果然毫毛脫盡、周身透明得能看清五臟六腑。藥王帶琉璃獸走遍很多名山大川,終於採到了九十九味治瘟良藥,只差一味平火掃毒藥便可以製成百寶靈丹了。

沒想到藥王帶琉璃獸採藥快要製成百寶靈丹的事情,被瘟神知道了,便栽了一棵斷腸草毒死了琉璃獸。琉璃獸死後,藥王背著採好的九十九味藥來到老君山中的古柏庵,熬製了藥丸,從而平息了這場瘟疫。

瘟疫平息後,藥王再也沒有離開過古柏庵。後來藥王修煉飛升,人們為了紀念他,就在他熬藥的窩棚處蓋了一座藥王廟,塑了藥王金身和琉璃獸像。@*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中國古代,每當發生大災大難時,總會有人與死神擦肩而過,能夠幸免於難。而且在劫難發生之前,神明還會通過託夢等方式,警示世人。那些信神者,按照神說的去做,免遭劫難的例子也有不少。
  • 雖然他偷改功名簿,功名卻偷不來;偷鄰居一隻雞,陰曹地府清楚記載斤兩,還了債,紀錄也銷掉了。
  • 世人有的人是天上來的,他們與生俱來神通功能,有時也顯露給人知道。這些人的生命歷程啟示人生命的奧妙無窮,側證了修煉的無限神奇。
  • 功名財錄天註定,命中有時自然來,命中若無追不來。唐玄宗之朝在位最長的宰相李林甫拆大門為何蛇現身?明代中期蘇州周秀才拒絕不義之財,把元寶拿去海上丟了,元寶怎能自動歸來?
  • 清朝乾隆年間,有一書生棄文就武,參加武科考試。半途,遇到一個生命垂危的人。眾人害怕麻煩,書生心甘情願給自己「找麻煩」,主動承擔了別人不敢承擔的事。在他的眼中,善良沒有條件,善良不是負擔,更不是麻煩,而是他的天良。
  • 清朝繁華的「鬼子街」,專做兌換銀錢的生意,一場災難降臨後,街道瞬間蕩然無存,唯有她倖存;明朝時,強盜打家劫舍,專搶富豪,唯獨不搶金家當鋪……他們為何能歷劫而倖免?
  • 色慾從來就難以被滿足,只會讓人迷失,《閱微草堂筆記》記載了一個狐狸與人相會的故事,頗發人深省。寧波有個姓吳的人喜歡涉足歡場,後來他認識了一個狐狸幻化成的女子,兩人雖常幽會,然而他仍常常徘徊於青樓之間。
  • 唐高宗顯慶年間,蜀郡青城有個採藥人,人們已經不知他叫什麼名,他曾經有過一次採藥奇遇,誤入桃花源。仙境別有洞天,和人間時間不同,回到人間已經人事全非。不過他倒是得到仙緣,得以二次來回,記得回去的路。
  • 他說,一紙離婚書讓人形同陌路。一天,得知好友將要結婚了,而新娘曾是自己的未婚妻。然而,結局出人意料。君子的成人之美,讓一對新人珠聯璧合,如願履行了最初的婚約……
  • 有一人因受到牽連,被發配充軍,戌守邊關。他從江南千里迢迢走到了關口外。一眼望去,找不到驛站。差役打算在別人家的大門外,借宿一晚。原本是戴罪之旅,卻因十多年前的一件事,改變了自己的命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