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星推手 金牌經理人陳自強

王文君、梁珍
font print 人氣: 1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八十年代開始當上經理人的陳自強,曾捧紅香港數十位八十、九十年代紅透半邊天的影視紅星,不僅開創了香港經理人事業的先河,也與眾巨星結下了不解之緣。

鄭裕玲、張學友、鍾楚紅、張曼玉、王祖賢、梁家輝、趙雅芝、張艾嘉、成龍……一顆顆巨星的成長,都離不開陳自強(Willie Chan)。時至今日,許多人仍然與他親如父子,情比老友,一段段冥冥中結成的緣分在今生展現。今年的第三十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的「專業精神獎」頒給了這位步入古稀之年的金牌經理人,可謂實至名歸。

4月17日,陳自強獲頒香港金像獎「專業精神獎」,娛樂圈的眾好友上臺為他祝賀並製造驚喜。張學友因在紅館開個唱未能到達現場,但就在紅館錄製了一曲〈My Way〉隔空唱給陳自強聽,令他感動得淚水狂飆。

5月26日,亦是陳自強人生中又一個開心的大日子。一班「仔女」和圈中好友,又一次歡聚一堂,為其慶祝70歲壽辰。那天到賀的嘉賓如雲:姜大衛夫婦、葉童夫婦、趙雅芝夫婦、狄波拉、狄龍夫婦、毛舜筠夫婦、陳子聰和何超儀夫婦、向華強夫婦、楊受成夫婦、林建岳、羅啟銳和張婉婷夫婦、泰迪羅賓、Maria Cordero、鄺美雲……連平時不多見的鍾楚紅、張曼玉也都趕來祝賀。至今,陳自強回憶起這兩件大事仍十分開心,對當時的情景感到陶醉,甜在心頭。

緣分所至 星運滾滾來

回憶開創經理人先河的歷程,陳自強說:「李小龍去世後,很多電影公司和製片人都想找第二個李小龍。我覺得很難,但因要拍《新精武門》,我就簽了當時在澳洲的成龍回來拍李小龍這個角色。無意中,大家就進了娛樂圈。」

當時張曼玉和成龍拍一部戲,她剛從英國回來,就委請陳自強為經理人,「曼玉等於是我第一個『女兒』,也是第二個簽我為經理人的。」那時陳自強僱請一位助手照管張曼玉,但她剛拍戲,不是很忙,助手會剩餘好多時間。一次在紅館看演唱會時,陳自強邀張學友簽約,讓助手多點事做。「我記得那是85年,2月簽張曼玉,5月簽了學友,接著就是鍾楚紅。和這四個人在一起的那段時間,可以講是我經理人生涯裡面最開心的一個時段。」


陳自強慨言,與四位巨星先後簽約,是他40年經理人生涯中最開心的時段。(攝影:宋祥龍/新紀元)

那時陳自強沒有想到他們後來會那麼紅,只是講有緣分。「那時大家很合得來,這四個都無麻煩。後來就像滾雪球一樣一直滾。我很少出去找人,都是人來找我,雪球就越滾越大。電影很蓬勃的時候,電視劇也多,趙雅芝、陳玉蓮、Maria Cordero(肥媽瑪莉亞)、鄭裕玲、梁家輝……最多的時候,我旗下有四十幾位藝人。」

有一個比較有趣的現象,就是很多人都是從美國、加拿大回來的。「其實我中文不是很好,我是馬來西亞華僑,英女王時代長大的,讀英文。可能他們回來後覺得和這個經理聊容易些。於是,很容易就有吳彥祖、Maggie Q等後來的一班人。而從美國回來的陳沖、斯琴高娃,當年也是由我這間公司開始的。」

眾星的「大哥」與「老竇」

面對個個脾性鮮明的明星,陳自強有一套相處的原則,「我的門永遠都是敞開的。對於藝人來說,他們不需要約定什麼時間見我,有事隨時到公司,有空我都會和他們聊。大家討論一部戲也好,有什麼要求也好,或者私人感情的事也好,我都會和他們聊。」

四十幾種性格,個個都不同。陳自強說那時辛苦的是沒辦法關電話。任何時間,哪怕夜晚,哪個藝人打來都要聽。「所以,很多人叫我『大哥』,不過早一批的真的是叫我『老竇』(阿爸)。」雖說辛苦,陳自強流露更多的是欣慰。

今年陳自強兩件喜事臨門,「仔女」們不僅忙碌著為「老竇」帶來驚喜,亦都各出奇招,令陳自強開心。本來要飛去倫敦的張曼玉,為了陳自強的生日而推遲行程,來參加這個盛會。和陳自強甜蜜地擁抱在一起的張曼玉笑著說:「我19、20歲出道,很多人生的經歷都是和Willie(陳自強)一起。他教了我很多東西。」

陳自強與張曼玉親如父女。

陳自強也感慨地說:「我獲得什麼獎,這個女兒都會遙遠地發信息祝賀我。我們講心,但我和Maggie(張曼玉)比這個更深厚。」

提起張學友,可說是陳自強的「最愛」之一。由八十年代到現在,「張學友有三個名叫我:好朋友、阿哥、老竇。就算他現在寫封信,或者寫張卡給我,也都是My brother、My father、My friend這樣稱呼我。」

如何評價學友?「人,是一個好孝義的仔,好好的老公,好負責任的父親。無什麼壞的嗜好,只是打打網球……我覺得是個人上人。又有感情,又有feeling,對朋友又好。我可以一路這樣讚下去,我覺得沒有一樣可以說他不好的……」一份濃濃的父子情,的確可見一斑。而學友紅館隔空給陳自強獻唱,亦可見他們之間深厚的情意。

長江後浪推前浪 為仔女驕傲

講起一班「仔女」,恐怕陳自強幾天幾夜都講不完,但在短短的採訪時間裡,他不忘提起自己的幾大驕傲。「我有一班仔女,很開心Maria Cordero做得那麼成功,有經理人公司,又做了奶奶。」看到「仔女」們的成就,令陳自強最大的感慨是,長江後浪推前浪,青出於藍勝於藍。他由衷地為他們開心和驕傲。

陳自強的另一大驕傲,是後期曾簽約他旗下的藝人吳彥祖。吳彥祖也開了經理人公司,「剛剛上個禮拜尹子維(Terence)出碟,正好也是吳彥祖的生日。我就發了一個信息給他,問他會不會去Terence那邊,好同他飲一杯,恭祝他生日。他答覆給我說:『我好多謝您恭祝我生日,但今晚是Terence出碟,我不想搶了他的風頭。』」「聽到他這樣講,我好開心!見到面後,我小聲對他講:『Happy Birthday!我好開心,在我的心目中,你已經是一個成功的經理人啦。』因為他可以不為自己,而為藝人著想,這就是一個成功的經理人的祕訣。」

黑社會臨門 日日心驚膽跳

八十年代及九十年代初,是香港電影最蓬勃發展的黃金時期,然而由於電影易賺錢,成為黑社會覬覦的目標,使得一些經理人日日都處於擔驚受怕中。曾有同行被黑社會用槍指著給檔期,陳自強說他幸運點,沒被槍指過,但也什麼都經歷過了。被人在公眾場合丟劇本、羞辱、威嚇……

陳自強說,當時的環境是那樣,吃這口飯,必須要忍。反倒是忍完後,回去還要面對為了趕戲幾乎沒有時間休息的女兒,那才真不忍。

點滴花絮見情義

和陳自強交談,感受到他的和藹友善,多情多義。他一生交遊廣闊,成為許多紅星的「伯樂」和恩人的金牌經理人,並海闊天空地提攜後進。他的一班「仔女」如今各有所成,各奔前程。儘管也許物是人非,在片片花絮中,仍可一睹當年的情與義。這些珍貴的片斷重新回味,也能印證生命過程中的變幻與永恆。

--轉載自《新紀元》周刊249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儘管金穗獎首獎的光環加身,王承洋彷彿仍是當年那個拿漫畫給同學看、愛說故事的男孩,歷經許多峰迴路轉的歷練及一連串對夢想的苦苦追尋,他說故事的渴望絲毫未減。
  • 她的父親是得過十幾個金馬獎的資深電影工作人、前南強電影文化企業創辦人祁和熙,大弟是八十年代紅極一時的台灣電影明星向雲鵬。出身電影人家庭,旅美四十年,祁德萍在走過近半人生道路之後,最終回歸影視事業,推動《葉問》在美國上映、發行,間接宣揚中華文化。
  • 今年獲得這份榮耀的哥倫比亞芝加哥學院(Columbia College Chicago)教授曹雯華,則是協會自1974年成立以來,第一個獲得這項殊榮的台灣導演。
  • (shown)兒時編織故事的靜止時光,少時狂索知識的生命探求,蓄積成金士傑源源不絕的創作之泉。像是歷史上修煉的苦行僧,也像追求真道的詩人,不管外在世界如何快速運行,金士傑以他一貫中等偏慢的速度,掀開了臺灣舞臺劇歷史新頁。
  • (shown)廖安麗,她是《神雕俠侶》裡的經典版郭芙、《楚留香》中永遠的宋甜兒。淡出娛樂圈28年,她把所有的愛給了家人。去年,在丈夫出家的剃度儀式上,當丈夫三次跪拜在她面前時,廖安麗忍不住淚如雨下……對愛,她有了更深的理解:「不要對任何人或物愛得太深太沉溺。人生始終都有生離死別。太愛,到分離或失去時,會很痛苦。
  • 觀察到全亞洲的都市都在作色彩計畫,全世界都有色彩研究機構,唯獨臺灣沒有。「一個沒有文化色彩提案的臺灣臺北,是無法成為國際『設計之都』的!」秉著這樣的信念,徐莉玲架起色彩文化平臺,期望進一步推動臺灣美學經濟。
  • 阿基師引用古語「滾石不生苔」期勉求職者,在職場中不要計較,要有進階概念,先求有再求好。他指出,在餐飲產業中工作守則要有「三忠」,忠於老闆、忠於消費者、忠於自己的專業,加上時常觀察、反省,要有自覺,以做好餐飲工作。他期勉大家,在每份工作中盡可能為自己創造多點附加價值。
  • 過去2年裡,贊助了35個電視劇的婚紗,引領時尚潮流的韓國婚紗設計師具滋連說,下功夫為所有新娘找出各自的美,讓新娘聽到「最高」的讚美,是婚紗設計師的職責。作為設計師,面對新娘,不論胖瘦高矮,具滋連都有一個明確的設計方案,不過16年來她已從堅持專業判斷,漸漸體貼地照顧到新娘的想望。(攝影:Spoensha婚紗和諮詢 /新紀元)
  • 洪中海去年把畢生的積蓄新台幣600萬元捐給榮民遺孤、照顧弱勢,雖然他年事已高,生活條件非常簡陋,捐款還是不落人後,一個月只有1萬多元,卻能夠累積到百萬一次捐出來。
  • 美國哈佛大學才女朱莉牽手中國小保安劉士亮的異國戀曲,被海內外媒體熱炒。哈佛畢業的朱莉,會說一口流利的中文。她1998年到中國撰寫旅遊書籍時,在安徽合肥遇見在郵局做保安的劉士亮,交往產生感情,就在二人準備結婚時發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