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中奇人

從小天目開尋師40載 勇猛精進修圓滿5

原題:勇猛精進 助師正法
中國廣東淨蓮口述/同修整理

堅信大法出神奇(攝影: 鄭順利 / 大紀元)

  人氣: 43
【字號】    
   標籤: tags: , , ,

(接前文:從小天目開尋師40載 勇猛精進助師正法4)

在修煉過程中我三次撞汽車,都有不同的悟,因為法中的要求也不同了。第一次撞汽車,我肯定的說沒有事,這就過去了。第二次,我被行駛中的大貨車撞了,我從車底爬出來,來到駕駛室,是個香港司機,嚇傻了,口裏喃喃的說:「撞人了!撞人了!」我把他拍醒,說沒事,我就是你撞的那個人。他不信,繞著車仔細瞧了一圈,才放下心。第二次被撞,我就去想別人,不是關心自己的安危了。第三次,我走在行人路上,被車追著撞了,我急著辦事,像沒感覺一樣,理都沒理,忙自己的事去了。(我被汽車撞沒事,而在另外空間,我看到師父的法身真真實實的被汽車碾過去了,實質的東西都是師父為我們承受了。)

給檢察院人員講真相

我當時被關在教育隊。教育隊是最邪的,三年非法勞教我有二年關在教育隊。警察看我經常幫同修,很氣,就把我調到一大隊,她們說一大隊是天堂,二大隊是鬼門關。勞教所還想非法加長我的勞教期。

我寫信給檢察院,揭露勞教所的邪惡迫害。我叫大隊長送信到檢察院,勞教所很怕。我對勞教所說:我又沒有罪,把我關在這裏,到期也不想放我,還想繼續迫害我,說我不「轉化」,又不勞動,要加我的勞教期,這樣加期不行。我就不能承認。

檢察院的人來了,找了我三次,那人也很好。我說:我多冤枉,我就是宣傳法輪功,怎麼不能宣傳了?你說我怎麼錯了?是錯還是對?為何不讓我們講話?哪個地方不能讓人講話?我又沒有放炸彈,又沒有做壞事,抓了我,還勞教我三年?以前勞教我二年。他比較同情的對我說,以後不要來這個廣西。我說我要走。他說:你馬上就到期了,為何不早寫信?檢察院的人還說勞教所:你們怎麼這樣對法輪功?勞教所看我這樣,又把我調回教育隊,說還沒有教育好。

救助邪悟者

勞教所有一些邪悟者。邪悟者給我講所謂佛教的東西,看到他們這樣我難受,我哭了。她們說,你很有善心,學觀音菩薩最好。我說你們記住師父吧,你們得了大法的好處,以前的身體怎麼樣好了,這樣快就忘記了嗎!?神全部都撒手了,只有師父一個度人,我看到另外空間觀音菩薩都學《轉法輪》,真是的,你們怎麼去學觀音菩薩呢?

那裏情形很壞,考驗也是很大的,總是過心性關。邪悟者也不好,整天舉報我。我就想如何跟她們講這個道理,讓她們悟回來。

有一個比較邪的,是醫生。同修沒人願理她,我就跟她打對面幹活。有些同修很恨她,說你為甚麼跟她一起?她整天舉報你?我說我不怕,她們報我就讓她們報吧,這樣她們可以快點出勞教所去,早點明白,這樣就好。那個邪悟的醫生覺得我人很好,她告訴我一個故事(某禪師收養了一個被人拋棄的嬰兒,卻被誣是他的私生子),《神韻》晚會也演過,她說我就像那個和尚。我說:你們都舉報我吧,不要報別人,報我你們都可以減刑,可以早點出去。結果,她們都舉報我,知道我不會怨她們,說其他人會罵她們。

被舉報就會有體罰:關禁閉,打、不讓睡覺,銬、不讓上廁所……,我不怕這些,打我我不痛,拿我無奈何。不讓我睡覺,我比她們都精神,看我的人還打瞌睡。不讓上廁所。夾控人員要幹活到十二點多,很累,有一天晚上我很想上廁所,又不想叫醒那夾控(我上廁一定要她們跟上才行,有兩個人夾控我,一邊一個),她們很累,不忍心叫她們。我就不管了,我要睡覺,就拉了,整個被子都濕了。但第二天起來,甚麼都沒有,乾的,被子連印都沒有。我真的謝謝師父,因為我出的善心,故師父幫我。

那裏很多老鼠,晚上來咬人的腳。我就清除那裏的老鼠,後來我們這個房間沒有老鼠了。邪悟者出來後,都悟回來了,那個醫生也重新學法了,走回來了。師父慈悲,不記眾生的錯,只看對大法的態度。

在三界內做判官

在勞教所三年,我不但在這個空間過關,同時在另外空間做很多很多事情。那時,晚上經常元神去另外空間做事,威德非常大。我在三界內做判官,救人、銷毀邪惡。師父曾經問過我用甚麼形象去另外空間正法?我說要小孩形象,如果形象太威嚴,不好,雖然是做判官,也要考慮別人好不好接受。師父就把我化成一個小孩。

無形的境界是很高的,要修到那,一定要做很多事情,有非常巨大的威德。我在勞教所的三年修到了無形的境界。這次修煉,比上兩次難小些,沒有去求吃苦,沒有太多的執著心,比較順,基本沒有來自高層空間的干擾了。

我看到另外空間的都在學《轉法輪》,但每個空間的內容都不同。

感師恩

勞教差不多結束的時候,晚上睡覺,我的主意識被師父帶上去了。這時我修到了無形,看到另外空間師父法身很多,非常美好。有人圓滿是很大很大的事情,高層生命都來了。師父把我的修煉過程放給眾神看,眾神都很感動,說這個大法弟子真的是悟性非常好,雖然走了些彎路,但沒像其他人掉下來、在一個層次徘徊,都是一直修上來。

師父把我變作一朵巨大的蓮花,擁在懷裏,打手印,舞動著我,感覺很舒服很舒服,都是能量。師父一直落淚,多慈悲。

我這次很穩,很平靜,也不望師父了,師父貼著我說,你還要去修。師父落淚,我也落淚,眾神都落淚,在我修煉過程中師父為我流下的淚水和我自己的淚水,師父把它們合在一起,化成甘露。這些甘露可以帶到我世界裏,一撒,甘露灑落處就生出奇異美妙的花,而且,因為含有師父的淚水,在我的世界裏可以隨時看到師父。

另外空間的神和舊勢力都不平,很嫉妒,這是宇宙歷史沒有過的,更高境界的神也不平──從來沒有過一個神的淚水和師父的眼淚合在一起。他們問師父,為何對我這樣,這樣多好處給我(很多神比我層次更高)。師父說:你們是對我非常敬佩,但你們沒有一個像某某大法弟子一樣用心對我(人間的語言無法形容),而且某某大法弟子流的眼淚跟我流的眼淚差不多,假如你們有一個像某某那樣,我一樣給你們這些。這時,沒有一個神說話了。

這次是師父告訴我還要修。我說修,師父就落淚了,這樣苦我都修煉。我又被打下來,重新修。

再修

這次從頭修煉更難了,從來沒有感到這麼難的。骨頭全身都是硬梆梆的,想搬腿都搬不上。我以前打坐都是一夜的打,身體很軟的,但這次打坐單盤都盤不上。第一次打坐,腳翹得很高,我想怎麼都要打上去,不能這樣。腿壓下去又翹上來,我才體會以前人家打坐是這樣難。我就閉著眼睛咬著牙,「一、二、三」就搬,非要搬上來,這個關不過不行,「叭」,腿就斷了。我馬上想師父的話(一定要想師父的話,想其他一點都沒有用),師父法中講過申公豹頭掉了還可以往回安,我這還只是腿而不是頭,算甚麼?這時師父馬上就把我的腿接上,我就可以打坐了,打得平平的。

修得高就要吃更多的苦,業力壓下來更大。悟性也要好,向內找,修心。師父說:「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

例如,我去一個地方,汽車一過,滿眼都是沙子,我馬上想到不是沙子,是我以前的業力。我洗澡,有時肥皂黏在眼上,我也知道是業力不是肥皂,我都要悟,內找,不能怪汽車,也不能怪沙子。

在修煉過程中我三次撞汽車,都有不同的悟,因為法中的要求也不同了。第一次撞汽車,我肯定的說沒有事,這就過去了。第二次,我被行駛中的大貨車撞了,我從車底爬出來,來到駕駛室,是個香港司機,嚇傻了,口裏喃喃的說:「撞人了!撞人了!」我把他拍醒,說沒事,我就是你撞的那個人。他不信,繞著車仔細瞧了一圈,才放下心。第二次被撞,我就去想別人,不是關心自己的安危了。第三次,我走在行人路上,被車追著撞了,我急著辦事,像沒感覺一樣,理都沒理,忙自己的事去了。(我被汽車撞沒事,而在另外空間,我看到師父的法身真真實實的被汽車碾過去了,實質的東西都是師父為我們承受了。)

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多年來全面運用在法中修煉出來的神通,助師正法。我的交流就到這裏。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合十!(全文結束)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轉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13/–248893.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筆者2002年4月在英國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自2003年開了天耳通和天目,曾看到了金光閃閃的李洪志師父、金光閃閃和紅光閃閃的《轉法輪》經文、自己和太太在另外空間的生活經歷、地球上各地的風光等等…
  • 這一刻,奇蹟又出現了,每尊佛像都出現了三次閃光,四尊佛像就是十二次閃光。
  • 我有兩個哥哥一個姐姐一個妹妹,共兄弟姐妹五人。一九九七年我五十二歲時,我哥哥姐姐妹妹們都相繼去世,只剩下我一個人了,他們走的時候有二十多歲、三十 多歲、四十多歲的,歲數最大的也僅活了五十五歲,其中三人是得乙肝死的。有人建議我也檢查一下肝,以防萬一。於是我到市傳染病醫院,做了乙肝六項檢查,結果是乙肝小三陽。當時我身上還沒有任何症狀。我問醫生這種病的治療前景,醫生告訴我這種病是世界上六大難題之一。目前還沒有特效藥,於是我開始了漫長而艱難的求醫問藥歷程。
  • 明珠經歷過一些超常的事,包括開天目、與靈魂交流…講出來不是要顯示自己什麼,而是證實特異功能等超常現象歷來就存在著。
  • 我是零九年得法輪大法的法輪功修煉人,我修煉過程中經歷兩件神奇事情,寫出來和修煉人以及想修煉的人共勉:一、邪魔干擾恩師為我善解;二、在我身體發生了極大的變化,達到「三花聚頂」的境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