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工程36計(五十九)

王維洛博士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23 指桑罵槐:妖魔化中國,罪名何其大

「指桑罵槐」,為兵法三十六計之第廿六計。
原文:「率數未服者以對敵,若策之不行,而利誘之,又反啟其疑;於是故為自誤,責他人之失,以暗警之。警之者,反誘之也:此蓋以剛險驅之也。或曰:此遣將之法也。」

政治氣候轉變

在中國,自從一九八四年國務院原則批准三峽工程之後,國人對三峽工程、特別是中央政府草率的決策,多有意見。當時胡耀邦和趙紫陽主政,強調寬鬆的政治環境,中共中央和國務院在一九八六年十五號檔中,也提到該聽取不同意見。那時,批評三峽工程的話能在會議上講,批評三峽工程的文章,能在報刊雜誌上發表,批評三峽工程的書籍,也能夠出版。比如李銳的《論三峽工程》,田方和林發棠主編的《論三峽工程巨集觀決策》,戴晴主編的《長江,長江》,都能付梓成書發行。

但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之後,政治形勢發生變化。據筆者調查統計,從一九八九年六月到一九九二年四月,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批准三峽工程期間,中國的報刊媒體雜誌,一共只發表過一篇反對三峽工程的文章,為全國政協副主席錢偉長先生所寫的〈海灣戰爭的啟示〉。

人防安全

一九九一年初,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多國部隊,在海灣戰爭中,充份利用先進科學技術的優勢,打敗伊拉克的侯賽因(註:薩達姆‧侯賽因,臺灣譯為薩達姆‧海珊,伊拉克前獨裁者)。

當時,錢偉長在報刊上發表文章,針對海灣戰爭與三峽大壩建設中人防安全的關係,進行論述。在海灣戰爭中,埃及如同世界上大多數國家,支持聯合國懲罰侯賽因,並派兵參加聯合國多國部隊,打擊伊拉克。侯賽因惱羞成怒,威脅以導彈炸毀埃及阿斯旺大壩,但伊拉克所擁有的蘇聯製導彈,射程達不到阿斯旺大壩,侯賽因故而想把導彈調到埃及的鄰國蘇丹去(阿斯旺水庫位於蘇丹和埃及交界處)。

當時,聯合國多國部隊嚴正警告侯賽因,如果伊拉克把導彈調往蘇丹,多國部隊在導彈調動途中,將堅決予以擊毀。由於導彈調動逃不出美國衛星和預警飛機的監視,侯賽因才不得不作罷,最後向以色列和沙烏地阿拉伯發射了幾枚導彈,算是出了口氣。當時西方一些軍事分析家認為,只要條件充足,侯賽因的確會以導彈炸阿斯旺大壩,這點從他命令以導彈轟炸以色列和沙烏地阿拉伯的非軍事目標,就可證明。只是侯賽因手中的蘇製導彈命中率不高,射程不夠遠。假使侯賽因在海灣戰爭爆發之前,便把導彈調到同盟國蘇丹去,如此一來,埃及將不敢公開支持聯合國懲罰伊拉克,其他的阿拉伯國家和非洲國家也會跟在埃及之後,不敢加入聯合國多國部隊,海灣戰爭的結局就可能是另一樣,或者根本打不起來。

錢偉長文章的第二個背景是,當時主建派利用有利的政治氣候,將三峽工程再度推到國家議事日程上來,三峽工程的上馬,看起來是萬事俱備,只等待完成審批程式上的例行公事。但錢偉長從個人的知識和經驗出發,對三峽工程持保留態度,他以三峽大壩人防安全的角度,再次進諫中央決策層,「決不能花了幾百億或幾千億人民幣來修世界上最大的大壩,給我們子孫背上包袱,成為外部敵人敲詐勒索的籌碼。這裏啟示我們,在和平還沒有保障的國際形勢下,三峽工程是千萬不應上馬的。」

文章發表不久,便遭大批反對文章圍攻,其主要觀點是,中共有原子彈,有洲際導彈,有足夠軍事威脅力量,敵人若摧毀三峽工程大壩,必然受到中共報復,而報復的目標乃無空間與時間限制,因此摧毀三峽工程大壩將付出更大代價。同時指責錢偉長是長敵人志氣,滅自己威風,要檢查錢偉長的立場。由於一些反對錢偉長的文章頗有來頭,因此錢在得知後,便親自到三峽工程工地,表示道歉。從此,錢偉長偃旗息鼓,不再對三峽工程發表反對意見。

一九九八年長江洪水之後,中國國內新聞媒體,似乎逐漸發表針對三峽工程之不同意見的文章,如:陸欽侃關於一九九八年長江洪水災害原因的文章,三峽水庫水污染的報導,以及中國人民解放軍舒為群所寫,關於三峽水庫水污染的報導等等。這些文章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只談出現的問題,而很少涉及造成問題的根本原因。

曲解西方媒體

在國際上,特別是西方國家的報刊雜誌與電視電臺,對中國長江三峽工程多抱批評態度。二十世紀四十年代開始,把大型水利工程建設,作為一個區域或者一個國家經濟發展的火車頭,為一十分時興的模型。此經濟發展模型到了二十世紀六十年代,便漸漸被發達國家所拋棄。原因在於,大型水利工程帶來的生態環境和社會問題,遠遠超過所謂的經濟利益。埃及阿斯旺大壩工程被作為經驗教訓的一個典型例子。在德國中小學的地理、環境生態學和社會學的教材中,都有關於埃及阿斯旺大壩工程的內容。

由於受基礎教育的影響,西方工業國家中的民眾對中國長江三峽工程,多抱置疑、或者批評的態度。中國媒體把西方國家科技人員、民眾和媒體對三峽工程的批評,定義為「妖魔化中國」。李希光和劉康等著的《妖魔化中國的背後》一書,把「妖魔化中國」上升到理論高度。作者以在美國工作、學習和生活的經歷,闡述了「妖魔化中國」的目的和手段,此書在中國的發行量甚大,流傳也廣。有下面一段文字:

華盛頓郵報記者手冊規定:「我們避免捲入任何黨派事業,無論是政治活動、社區事物、社會行動或者遊行示威,因為這類活動有損我們報導和編輯的公正性。」但是,凡是讀過美國報紙的人都知道,美國媒體有根可怕的鞭子,就是給扣上共產主義的大帽子。凡是美國記者仇恨的東西,他們都要給扣上共產主義的帽子,以煽動公眾的情緒。例如,一九九六年初,「紐約時報」駐京記者邰培德從三斗坪發了一篇關於三峽工程的報導。為了引起美國社會公眾對三峽工程以及建設者的反感,他在稿子裏有兩段是這樣寫的:「一旦長江被截斷,江水被開挖的岩石所形成的巨大排水溝導流後,大批工程師和工人就要開始安裝當今這個星球上最大的水輪發電機組。由蘇聯培養的中國工程師兵團的夢想就會變成現實,成為中國共產主義者征服自然和落後經濟的勝利象徵──有人說這是妄自尊大,而環保主義者的失敗成為無情的事實。長江水利委員會是擁有七千名專業人才的國家機構。它全面負責三峽大壩的規劃和設計。該委員會的一位一流科學家楊國煒告訴記者:『作為水利工程師,對能夠參加這一工程感到驕傲。』楊先生表現出共產黨人的堅定信念,相信有完成這一使命的能力。」

由於美國新聞界有強烈的反共情緒,在意識型態上對共產主義實行高壓政策,美國人最怕別人把他跟共產主義和共產黨國家聯繫起來,一旦一個人被指控同情共產黨或與共產主義國家有密切聯繫,就等於他在社會上被孤立了,甚至會找不到飯碗,任何人都沒有膽量向他伸出援助的手。(註:李希光和劉康等《妖魔化中國的背後》,第十六至十七頁。)

中共過去有反黨、反社會主義、反毛澤東、反革命的罪,是大罪;現在最大罪是顛覆國家政權,其次是洩露國家機密,再者是擾亂社會治安,最後還有一個不愛國的漢奸罪。把西方人對三峽工程的批評上升為「妖魔化中國」,這並不是做給西方人看的,也不是要封住西方人的嘴,而是針對國內三峽工程反對派──指桑罵槐。外國人批評三峽工程是「妖魔化中國」;那麼中國人反對三峽工程,便起碼是不愛國的表現。

「顛覆國家政權」?

王小寧是中國大陸新一代反對三峽工程的代表人物。一九九九年五月,王小寧在其主編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網刊上發表了〈違背大自然規律必然受到大自然的懲罰──三峽工程不可行報告〉一文。王小寧在文章中指出,三峽工程根本不存在防洪效益和航運效益,三峽工程將造成重慶等地區,於每年汛期嚴重被淹的惡果。解決問題的根本辦法,就是停止三峽工程建設。

文章發表三個月後,《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網刊即被北京市公安局查抄。二○○一年「五一」前夕,王小寧再次受到北京市公安局傳訊,對其提出警告,甚至反覆追問王發表在網路上的十幾篇政論文章,審問中首先提到的就是這篇—〈三峽工程不可行報告〉。之後,王小寧被判處十年監禁,罪名就是:顛覆國家政權。

「指桑罵槐」是三十六計中的第二十六計。「指桑罵槐」原意在於比喻:指著張三罵李四。《三十六計》將它演繹成強者制服弱者,以警告第三者的辦法,來使其臣服的謀略。

將西方國家的科學家、政治家和媒體,對中國長江三峽工程批評視為「妖魔化中國」,採用的便是「指桑罵槐」謀略,罵外國人「妖魔化中國」,是為了讓中國內部反對三峽工程、或者對三峽工程持懷疑態度的人明白,三峽工程是中國決策層的樣板工程,體現領導人的正確和偉大,批評不得。如果不能自律,那麼對王小寧的處置,將也可能成為他們的命運。

博大出版社授權(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九九○年三月二十四日,李伯甯等政協委員向政協七屆三次會議,提交了「建議將長江三峽工程列入『八五』計畫」的提案,同時也將提案直接交給政協副主席王任重。
  • 考慮任何問題,都不能忘記建設三峽工程的目標。建設三峽工程的第一目標是防洪。
  • 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主要結論之一為:「建比不建好,早建比晚建好。」具體來說,三峽工程早建方案的費用總現值最小,比不建、晚建分別少一百一十點一億元和七十二點七億元,相當於三峽工程費用總現值的百分之七十點二和百分之四十六點四。
  • 歷史上,長江中下游地區「洪水過程不明顯,江患甚少」,主要是因為:長江中下游地區有大片連綿不斷的湖泊和沼澤。
  • 水庫區還開闢許多游泳場,暢遊長江,極目楚蜀,白日當空,湖光泛銀,遊人似潮,笑聲四起。水庫兩旁山上,將建起朱樓畫閣,山亭水榭,斗拱飛簷。
  • 如果政治家認為,八十年三峽庫區沖淤基本達到平衡,三峽水庫的泥沙問題已經解決,那麼「重慶」,便是他們為此付出的代價。
  • 千將坪滑坡是一古滑坡體,正是三峽水庫的蓄水促使了這個古滑坡體的復活,從而造成特大山體滑坡災難。
  • 三峽工程涉及移民人數眾多,如何安置、以及於何處安置等問題,為三峽工程論證中最為重要的一環。
  • 來個「瞞天過海」,先上報一個低壩方案,保證三峽工程上馬,以後再想辦法加高大壩。因此,南水北調中線方案也必須被分成兩步走,即一期工程和二期工程。
  • 三國時期,王允通過連環計殺董卓;赤壁之戰中,龐統假意向曹操獻計,將戰艦以鐵鏈勾連,再由周瑜、黃蓋演出苦肉計,最後以火攻之,使其無法逃脫,使用的也是連環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