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官夫人是邦交場上催生和睦氣氛的溫馨花卉,她們的素質反映著其對應社會群體的文化風貌與文明進程——這種軟實力正是決定其群體是否具備發展潛力的關鍵因素,她們的言行因而令人矚目……

外交官夫人與非洲菊

趙本真
  人氣: 60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11月27日訊】初見孫方琴、溫哥華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前任處長周唯中的夫人,是在台加文化協會舉辦的一個講座活動上。那是個楓葉猶綠、氣候溫潤的初秋上午,溫哥華西區台灣文化中心活動室裡,身穿一襲白底粉花西式套裙的夫人,偕同一眾台加人環繞而坐,娓娓講述她在南非、北美23年外交移民生涯中親歷的奇聞趣事,對於不同民族的文化形態與思維方式的體驗與領悟,以外交官夫人的獨特視角、細緻入微的觀察帶給聽眾耳目一新的感受。聊天現場不時發出愉悅的笑聲與好奇的問語,交談氛圍跟那天的氣溫一樣和暖、宜人。

論經歷,夫人當屬社交專家,1988年就隨述職外派的丈夫長駐南非,1994年又舉家移居北美至今,一直伴隨丈夫出席官方外事活動。與眾不同的是,在夫人身上看不到交際名嬡通常的長袖善舞,也看不到西方政客夫人們推崇的秒殺感染力或曰瞬間征服力,只有用心去感受,才能品出夫人出類拔萃的特質——言談舉止間流淌著的一種精神寧靜感、一種細雨潤物於無聲的綿綿善意……

這種氣質使夫人的神態和語氣呈現出不急不徐的低調、平和,而且隨時都在照顧著周圍人的情緒,即使輪到她做主角發言也不例外,保持一貫尊重他人意願與空間的常態。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她大學時代學的是中文,在人格發展的重要階段,有幸於仁義禮智信風氣較濃厚的環境裡、傚法先賢聖人德行,調養成內秀脈脈的賢淑性情。

夫人端莊秀氣的面龐上總是洋溢著溫暖的笑意,即使正在談論「青年背井別鄉、中年妻離子散、老年兩袖清風」那種外表風光、個中艱辛不為他人知的外放生活。

當年夫唱婦隨初到南非時,他們的兒子剛滿兩歲,正是亦步亦趨、頑皮纏人的年紀。夫人相夫教子,打點家頭細務,每天都要忙到夜深,才有自己的時間去查閱英文單詞,學習當地歷史、地理知識,預備來日出席官式場面所需。那時,丈夫還是一名資歷尚且不深的年輕公務員,薪水本就有限,且那個時代的外交駐員,還不像現在這樣可以拿到一定補貼。

夫人既要顧及外交形象的體面,又要平衡家庭收支,於是開動腦筋節省開支。譬如學著動手為自己做髮型,把省下來的錢用到點子上,諸如置辦出席各種活動的服裝。這類開銷可是省不下的,如果穿著不得體,不被當地風俗習慣與審美眼光所接受,就很可能會給人留下怪異與格格不入的印象。

「自己做頭髮好處是省時省錢,不好處是容易與審美潮流脫節……」夫人淡然笑言。她那天為自己梳理了一款經改良的東方味髮髻,既不顯前衛誇張或刻板過時,照顧到身份、場合,又順應了時下講求展現自由心態的審美觀。

夫人以「父親的壯闊胸懷」生動地描述南非的地貌景觀,無意中透露出旅居南非時安之若泰的心理。能夠擁有這種心態在一個發展中國家裏常住,不禁讓人感到好奇,她的世界觀和價值取向究竟幫了她怎樣的忙?

南非民族在生活方式上與華裔的確有很大差異。當地廠家都存在一個普遍現象,工人一般來說週一都不回廠開工,要到週三,廠裡的人氣才會旺起來。換句話也就是說,到這時工人們上週掙的錢花完了。

南非人的這種生活態度,或許在一些華人看來難免有點「遊手好閒」的味道。對此夫人有自己的看法:南非民族不刻意經營人生、順其自然的性格,一定自有其形成的文化背景。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不同的文化自然會帶來不同的生存狀態、不同的邏輯思維方式。

其實剛到非洲時,夫人也經歷過文化的水土不服。她還記得收到第一份南非禮物時心中的那份詫異——來家裏做客的當地友人送給她一捧白色非洲菊,這類野花在南非比比皆是、隨手可拾。夫人嘴上道謝著心裏還是不免覺得納悶,以前在台灣好像從沒聽說過有誰送人非洲菊、尤其是白色非洲菊吧?心想也許事屬偶然,也就沒太往心裏去。不想一週之後,竟然又收到來自另一訪客的黃色非洲菊!「或者,這就是南非人表達友好的風俗方式吧,自己是不是不應該用個人的固有思維、用負面的想法去懷疑客人的善意,跟別人又跟自己過不去呢?」這麼一想,夫人心中釋然……

那以後的數年裡,夫人的生活中充滿了美麗的非洲菊。她也說不清收到過多少菊花了,重要的是她贏得了南非人的喜愛,而南非也給她留下了數不清的美好記憶。那些笑臉迎人的各色非洲菊在捎給她友愛的同時,也告訴她:置身變化莫測的大千世界,如果能夠不帶固有思維和觀念去看世界,如果內心依然能夠保持正向思考的能力,無疑是在給自己機會去擁抱美好與喜樂。

正向思維讓夫人常常處在燦爛陽光之下。例如在跟隨丈夫駐美國加州那段時間,夫人曾猶豫過是否去補習英文,擔心做無用功,因為當時完全無法預料丈夫的事業能夠去到甚麼程度。後來夫人還是做了正面選擇,而英語果然在她隨後的人生中派上了大用場。

並且,正向思維方式也把燦爛帶給了家人。美國的教育傳統非常重視孩子高中畢業,可兒子卻在高中畢業典禮時哭起了鼻子,因為傷心自己竟沒有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那時,兒子的唯一希望就是進大學與大學畢業能夠在同一所學校。夫人循循善導,以行千里路勝讀萬卷書的道理從正面鼓勵兒子。現今,留在美國的兒子是個自信心澎湃、陽光氣息十足的大學生。

在非洲菊帶來的輕鬆氛圍中,時間飛快地過去了,這場命題為「外交官夫人西遊記」的講座臨到了尾聲。夫人向眾台加人鄭重道別。年底,她就要隨丈夫離開加拿大,派駐到瑞士——丈夫剛接到新的委任,2011年12月將要赴日內瓦、升任台北駐世界貿易組織(WTO)副代表。離開熟悉的朋友們,離開環境猶如「母親溫柔懷抱」的溫哥華,夫人有不捨也有期待嚮往。到環保文化底蘊深厚、景色恍如夢境天堂之地,到那個寧靜而廣闊的思考空間裡做深度旅遊,探索永駐美好世界不壞不滅的真經至律,這正是熱愛閱讀思想史喜歡思考的夫人多年的夙願。

被夫人的非洲菊故事打動,也是出於職業習慣驅動,筆者懷著好奇心上網搜索非洲菊花語,竟意外發現一個很有意思的巧合,這個巧合與夫人的故事擺在一起更是相映成趣、別具意味……20世紀初葉,非洲南部有個少女從小就愛種值非洲菊這種莖枝微彎、花骨朵低垂的野花,所以出嫁時也要求用非洲菊佈置結婚禮堂。婚禮上,親朋載歌載舞,頻頻相互祝酒。新郎哥酒量不深,酒過三巡就陶然入醉了。他低垂著頭,東倒西斜,新娘於是攙扶他進臥室休息。眾人見這對新人的姿態與滿堂非洲菊的形態何其相似,忍俊不禁,異口同聲地說:噢!扶郎……非洲菊……真像啊呵呵!於是,非洲菊就有了扶郎花這個別名。扶郎花的故事也不脛而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旅居台灣3年的前法國駐台外交官夫人滿里子,今天帶著新書「台灣,一個驚喜」中日文版在台北國際書展亮相,深入介紹台灣文化;告訴大家,台灣不只有故宮博物院與台北101。
  • (中央社記者陳舜協台北17日電)「我一輩子沒看過那麼多泥巴」,以色列駐台代表夫人甘蜜荷日前到屏東災區,賣力為災民清理住家。她說,災民沒有太多怨天尤人,還不斷對她說謝謝,「這是我最感動的一件事」。 駐台北以色列經濟文化辦事處代表甘若飛(Raphael Gamzou)與夫人甘蜜荷(Michal Gamzou,也是辦事處文化組組長)駐台兩年多,第一次碰到台灣發生88水災這麼大的災難,第一時間就想著要如何幫助災民。
  • (大紀元記者李佳華盛頓DC報導)2月15日晚上,在美國首都華盛頓DC著名的肯尼迪藝術中心,神韻紐約藝術團一週六天7場的演出在觀眾熱情掌聲和歡呼中落下帷幕。純善、純美的藝術風格令首都觀眾為之震撼,好評如潮,人們期待明年能再次看到神韻晚會。
  • (中央社記者馮昭台北5日電) 日裔法國前駐台代表夫人潘柏甫滿里子因為對台灣的熟悉與喜愛,今天發表新書「台灣一個驚喜」,將駐台經驗彙集成冊,推薦精緻化的中華美食,也介紹文化、藝術、有創作力的台灣。
  • (大紀元記者岳芸台北專訪)我們將看得見中共的崩潰,但我們期待什麼才不會給中國大陸與全世界帶來太大的震動呢?當這個最後的共產主義堡壘瓦解之後,這個世界將會有什麼樣的景象?中國大陸如果沒有共產黨又會如何?
  • 大紀元4月2日訊】(法新社華盛頓二日電)搖滾巨星麥可傑克森一日在華府接受非洲裔外交官夫人頒獎,頒給他一座人道獎盃,在此同時,加州一個大陪審團仍在調查他被控性騷擾一名十二歲男童的官司。麥可傑克森在衣索比亞駐美大使館的一項不開放採訪的聚會中,接下一呎高的金象獎盃。十多名歌迷試圖擠入有四百名賓客的這場聚會。
評論